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戾龙续尾2 ...

  •   “好狠的心,明明那小家伙是那样的喜欢你。”陈文智嗔怪。
      “哪是,哪及得上你,这玩意下过咒吧?连神魂都能伤,非常危险的呢。就算是你也免不了。”在拾的指头钩动,那根铁链就以防卫的姿势围绕在拾的身边,与对面几根铁链成对峙的姿态。
      正是因为这条铁链的特性,才逼得他从顾明辉身上出来。恁的阴毒,被这玩意划伤,真是身神俱痛。所以拾在令那铁链刺向顾明辉心脏的时候稍稍把尖锐的头部卷了一下。所幸,对方没这胆子赌一把。
      “你是什么人?”陈文智轻轻拂过身旁的铁链。
      “你不说也没关系,结果都一样。”呼呼呼,陈文智手指一指,三条铁链齐齐攻向拾的,既快又狠。拾身边的那条铁链瞬间冲上去。叮叮,几声下来擦出了耀眼的火花,闪得人眼睛生痛。
      拾一方的铁链矫勇善战,总在紧要关头险险挡下近身的一击。双手难敌四拳,免不了总有几个漏网之鱼。每每这时,拾就像浑身长眼一样,翻腾跳跃,身姿灵活,每次都在快要碰到她的惊险一刻及时动作,躲开,动作流畅,潇洒如意,如蝴蝶翩跹穿梭在暴雨般的攻击之中。
      一条铁链横扫而过,拾脚尖一踮,轻盈地跃上半空中,那个攻击落空!就在她落下之时,
      突然,一条铁链从斜角刺插过来,直直的刺向拾的脖子,护卫拾的那条铁链来不及回头!眼看着就要刺穿拾的脖子!
      电光火石间,“嗷呜!”一条黑影撞向那条铁链,嘭的一声,铁链被甩开老远,撞向墙,震落了一层石灰。混乱定下来时,看见一只大头怪猫就在拾脚边舔着爪子,绿幽幽的威胁的看着陈文智。“嗷呜,嗷呜…….”朝着他低叫,却隐隐透出轻蔑之意。
      被一个畜生小瞧,陈文智怒极而笑,双手打开,掌心向上。轰轰,从地底下又冲出5,6条较之前粗的铁链,也较之之前更为灵活,更为冰冷,而尖端甚至泛着紫黑色的光。不用交手,从森森的杀气中都能感受到它们的危险。
      众链齐发,目标一致的冲向拾。作为第一道防线的拾的那一条铁链瞬间被碾压成渣。
      “役!”拾右手往下朝火柴头一伸。火柴头往上一跃,在空中翻腾个圈,黑光一闪,落到拾的右手心,定睛一看,黑猫没了,只有一把黑扇子。铁链至,拾一下子就被铁狂龙淹没,粉身碎骨,形神俱灭似乎已成定局。
      而出于中间的拾却是另一番景象。她一笑,眼睛弯弯,手执黑扇子,手臂外展,一挥,打开,挡在胸前,她的周围瞬间张开一个2米的球状结界。无论外面的攻击多么的暴虐,结界稳稳的,不受丝毫影响。就像水族馆的玻璃一样,看似柔弱易碎,实质无坚不摧。在密密麻麻的铁龙缠绕之中,拾感受到从上面传导过来的强烈情感和惆怅无助。
      拾立起左手掌,“尔所愿,具象显。”往跟前一抹,起了一阵白雾。
      “谁教你的?”一个蓝缎绸裙黑色上衣绣花的妇人惊恐地按住一个4,5岁小男孩的肩膀。地上涂鸦着一个又一个八卦阵,层层叠叠,杂乱却有规律的排列。
      “书上学的。”小男孩扬扬手中的书,十分的得意。
      “可是它说的有些不对。应该是这样才对。”小男孩十分认真的指着自己地上的“大作”。
      “不要看这书,不要跟别人说这个,娘求你了!”妇人一把抢过小男孩手中的书,疯了似地撕了起来,扔进火盆里。
      小男孩吓得哭喊起来。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我就剩你了,我就剩你了。”妇人心痛的抱着小男孩呜咽,悲切凄惨。
      “娘,别哭,我错了,我不看这书了,我会好好听话的……”小男孩不哭了,用袖子轻轻擦着母亲的眼泪,可是越擦越多。孩子的懂事更让她心酸无助。
      “娘不能没有你呀!我的孩子。为什么…..”
      …….
      一年,两年,景象不断更替,小男孩的成长历程通过影像点点滴滴展示。有母子相依的温情,有陈家冷漠孤立的心酸,有开心的,悲伤的,有幸福的,不幸的,有希望也有失落。
      到后面,就是阴暗潮湿的石牢。怨恨,不甘,诅咒都化成指尖的动力,刮出一道道冰冷的痕迹。演算,推理,定位,花了十三年的时间,用偷偷藏起来的破碗片在铁链墙角处挖了一条三米长的一条隧道。
      在月圆的一个晚上,圣洁的月光从小小的缝隙中照下来,照到他的脸上。这时的他十分的平静纯净,曾经的疯狂暴虐消失得无踪影。他虔诚的跪在那条隧道前,双手举一块尖锐的碎碗片,对准心脏。就像唱赞咏词一样,“潜龙吸水福荫子孙万代?那我就用戾龙续尾来血债血偿!”
      骤然,手一缩,碎片深深的插进了心脏处,用力一咬舌头,朝那条隧道口喷出一口鲜血。血沿嘴角流到下巴,滴到地上,平添几许妖艳,诡异。双唇翕动:“货精血,易魂魄,立誓愿,陈家世世代代不得善终。”
      就像耗光了一切,他的身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身下的血有意识一样慢慢汇聚,慢慢流向那个黑幽幽的洞口……
      这个晚上,陈家的风水流向就改变了,陈家大宅的上空开始笼罩着一股肉眼无法察觉的煞气。戾龙的禁锢,消失了!戾龙续尾风水阵,已成!
      “拾小姐!”眼前的镜像破碎,消失,目之所及是结界里面。
      啊,刚才太乱,以防万一,将顾明辉也弄到结界中来了。想不到这是他醒了。
      顾明辉还不是很在状态,他的记忆停留在昨天晚上。只是眼前的状况让他无暇顾及其他。
      “你祖宗呢,在那!就是那个第十一。他要杀你来着。”拾简明扼要的,重点突出。
      “为什么?”顾明辉看向结界外那个狰狞的脸,呆呆的问。
      “你们陈家对不起人家,这不是来报复了吗,他要陈家断子绝孙。”拾慢悠悠的笑道。好像讲的不是什么要人命的事情,而是在谈论今天天气很好,适合野餐,我们去野餐吧!一样轻松随意。
      “那怎么办?”顾明辉胆战心惊,也无心计较太多,只想活命。那些铁链每攻击一下,这个透明的结界就震荡一下,摇摇欲坠的感觉令他的心跟着摇摇欲坠。没准下一刻那些铁链就会落到他的身上,他也只有接受变成肉泥的下场。
      “恶灵嘛,找个办法满足它的执念就好了。”
      “所以?”顾明辉倾身向前,生怕自己听漏了什么。
      “我想想。”拾扇子一合,抬起手臂,以自己为圆心,由左向右,快速有力的一划,成一个半圆。刚才还嚣张暴虐的铁链在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下四分五裂,节节震断,落得满地都是。水蛭一样,断成一截截的铁链还在挣扎蠕动,顾明辉混身冒鸡皮。
      连同铁链四分五裂的还有拾的结界!顾明辉和拾完完全全的暴露了!
      而地上的铁链碎片蠕动蠕动着又连起来!而且更粗大了,更多了!更危险了!上面还萦绕着肉眼可见的黑色烟雾,十分的不详的感觉。看着几条巨大蚯蚓似的东西在面前摇摆,蜷曲,翻滚,毛骨悚然。断了还会接起来,好像无穷无尽,令人疲惫绝望。
      顾明辉哆哆嗦嗦:“快,快……”下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如果是噩梦,赶紧醒吧!
      “啊,结界支撑不住的。”拾又张了一个结界,可是在它出现的一刻就被打碎,连几息的时间都争取不了。
      “你看,像这样子。”不,我一点都不想看。顾明辉别过头。
      带着顾明辉左躲右闪,有好几次铁链都是擦着脸而过,太考验心脏了。
      “啊,”拾抓着顾明辉衣领的手一滑,顾明辉掉到地上了,两人立马被铁链阻隔。拾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手,头转向向顾明辉一点,自求多福的意思不明而喻。
      马上的就有几条铁链瞄准了他,万幸他运动神经过得去,或者说铁链的主人纯粹的只是逗着他玩,跟旁边的追着拾的铁链比起来无论是速度,力度,还是数量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不如说,落单了好像更安全了。他躲得轻松惬意。
      在他松一口气,心情稍放松之时,拾那边的一条铁链毫无预兆的将头转向顾明辉的背后!察觉不对的顾明辉回过头,铁链已经来到了跟前!尖端森森的寒意直逼脸面,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着他全身,巨大的恐惧让顾明辉呆呆的站在那里,手脚冰冷顿时失去知觉,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的逼近。一道白影一闪,挡在他前面。顾明辉的眼睛一花,突然心脏感到一种强烈疼痛,痛的呼吸难以为继,徒劳地张着口,喊不出点声音。腿一软,倒在地上,双手捂住心脏,痛,撕心裂肺也不过如此,意识偏偏清晰无比。他的身体应激性的抽搐,却无法可施,手拼命的抓地面,指甲都撕脱,留下一道道血痕。
      谁来,谁来,杀了我,泪水滑出眼眶,视野白茫茫的一片。
      等死去活来的阵痛过去之后,游离的意识逐渐回笼,入目的是拾穿雪纺白色上衣,卡其色七分裤的纤弱身影。
      她坚定从容的站在顾明辉跟前,左手前伸平举,手上拿着一个奇丑无比的稻草人!这个东西顾明辉熟悉无比。而偷袭顾明辉的那条铁链正中贯穿那个稻草人,停住了。就在顾明辉看向那个让他吐槽多次的稻草人时,那个稻草人的头突然转向了他!
      它类似眼的位置直直的“盯”着他,顾明辉心跳到嗓眼。只见它微微冲他点了一下头,然后,像流沙一样,粉碎,散落,化成一堆粉末。风一吹,痕迹全消。
      这个空间好像被谁按了停止一样,陈文智怔怔出神,那几条凶悍的铁狂蟒竖起身体安静不动,沉睡般的乖巧听话。拾仍是维持站立的动作。
      “平息了吗?”拾拍拍手上的粉末。
      “它是你的替身,傀儡,□□,某种意义上的另一个你。”拾解释。
      “有备无患的留一手,果然用上了。真好,关键时刻救了你一命,呵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