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小记者(伪):兔作者,听说你今日要双更,可是因为周末给大家送的福利?
    兔作者微笑脸,义正言辞道:“记者同志说的对啊!我初来乍到,自然要与同志们打好关系,请大家多多照顾。”
    待记者同志走后,方言道:兔作者,今天“作者有话说”都跑正文前面来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对手指,兔作者低头道:“我双更,我有罪,主要是这两章的内容写得太种田,我怕被嫌弃。”
    PS:你们会嫌弃我吗/(ㄒoㄒ)/~~
  •   
      “意中人?”还真没有。
      
      方言这些年过的甚是单调,方老二在外种田,刘芸在家绣花,方亮个汉子还小,自是满哪乱跑。家里大部分的活计都落在了方言身上,别说相中个汉子,村里与他相熟的同龄人,也就只有木雨和张水两个哥儿。
      
      “没有”方言摇了摇头道。
      
      听到意料中的答案,方老二也只能在心里叹气,他经历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日子过的并不好,如有机会,他还是愿意让方言自己挑一个中意的。
      
      奈何方言没有中意的人,他只能道:“恩,既是没有,爹自会给你相看个好的,你且去做饭吧!”
      
      方言闻言站起了身,想到上一世张武的逼迫,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便道:“爹,我才十二岁,尚有两年的时间,若是遇到合适的,我自会说与你。”想了想,终是不能辜负方老二的爱子之心,便又道:“或者待爹的腿好了,再为我相看也不迟。”
      
      见方老二点头,便去做饭。
      
      午饭在东屋吃的,米饭并一盘炒青菜。
      
      吃罢饭,方言对方老二道:“爹,这天已近秋末,菜地里的菜都熟的狠了,趁这几日太阳尚好,我想晒些干菜,再做点腌菜,留待冬天吃,你看可好?”
      
      “好,当然好。”方老二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自家哥儿真是能干,定要找个好人家。
      
      收拾了碗筷,方言站在东屋门口,对方老二道:“爹,我去李大娘家,让她教教我做腌菜。”
      
      方家住在张庄的东头,只有一户邻居,平日里两家关系不错。
      
      昨天方言说他去秋收,方老二打心里是不同意的,这两天正琢磨过找个短工帮着秋收,听闻方言去邻居家学做腌菜,便对方言道:“请你李大伯过来一趟,爹有事与他商议。”
      
      李大伯和李大娘成亲近三十年,家里有一个哥儿和一个女儿,都已经出嫁。两口子本来还想生个汉子,奈何天不遂人愿,这些年一直没再有孩子。
      
      方言推开李家的院门,喊道:“李大伯、李大娘在家吗?”
      
      “唉,在呢!”便见一老妇从堂屋走了出来,那妇人见来人是方言,便笑道:“是言哥儿啊,快进屋来坐。”
      
      方言走在院子里便一阵感叹,这李家的院子里纵横牵着几条线,上面密密麻麻挂的都是菜,地上架着几条木板,上面摆着菜干,褶褶皱皱的样子,似是快要晒好了。院子的角落里还放着一小堆大白菜,看着倒不像干菜的样子。
      
      方言边看边走,到了堂屋,见屋里坐着李大伯,便道:“李大伯,我爹说有事请你过去商议。”
      
      李大伯把桌上的半碗水一口喝干,站起来道:“你爹可说什么事了?”
      
      “没说。”方言摇摇头道。
      
      李大伯点了点头道:“那我过去一趟。”边向外走边对方言道:“言哥儿,你在这与你大娘歇会吧。”
      
      见方言仍是站在那,李大娘道:“言哥儿,过来这边坐着说话!”见他不动,又道:“你幼时还来玩过,怎么如今这么生分。可是长大了,不好意思了?”
      
      摇了摇头,“李大娘,”方言看着李大娘,思索着怎么开口,顿了一下道:“我想跟你学做腌菜。”
      
      听闻方言的话,李大娘笑了起来,“你这个哥儿,说个话吞吞吐吐的,我以为什么大事呢。这干菜、腌菜都是自家做来冬天吃的,教给你也不打紧”
      
      闻言,方言面露笑容,真挚道:“谢谢你,李大娘!”
      
      “这点小事儿,谢什么谢。”李大娘赶紧摆了摆手道。
      
      李大娘想着这做菜也没有个菜谱,自己和方言又不识字,与其说与方言听,不若让他动手做一做,便道:“正好过了晌午我还要再晾些干菜,再做些腌菜,你且帮我的忙吧!”
      
      过了晌午,二人到李大娘家的菜地里摘了几趟菜。
      
      方言和李大娘对坐在院中,一边放几个着装菜的筐,另一边放着一个木盆,用来盛放已经择好的菜。
      
      李大娘边手脚麻利的择菜,边对方言道:“别看这都是做菜,不同的菜做干菜的法子也是不一样的。”
      
      乍一听,方言有些疑惑, “干菜还有不同做法?”
      
      李大娘指着菜筐里六、七样菜道:“你看咱们摘的这些菜都能做干菜。像菠菜、油菜这种叶子菜,得先在滚水里面过一遍,晾在阴凉处。像萝卜、黄瓜这种菜,直接洗净切成片,放在木板上晒即可。”
      
      以前刘芸在时,只会晒些萝卜条、黄瓜片、茄子干,这回听李大娘这么说,方言才知道,原来这种叶子菜也可以晒成干菜。冬天又可以多几种吃食了。
      
      择完了菜,二人又合力将菜洗干净,分了类。
      
      李大娘烧好火,将菜放入滚水里,边拿着根棍子不断的搅,边对方言道:“这种叶子菜,在滚水里烫一遍,得搅一搅,待到七、八分熟就得捞出来,要是完全煮熟了,可就不好晾了。”说着,将煮的差不多的菜捞出来放到一边。
      
      “这菜刚煮出来烫手,等一会儿凉一凉,咱们把它挂在那边的绳子上,”说着,李大娘抬手指了不远处的挂好的绳子,“天气好的话,晾四日左右就即可。”
      
      等待叶子菜晾凉的时间,李大娘又把黄瓜和萝卜等菜切成厚片,“这种菜切好放到木板上或者藤条编的架子上,晒上一段时间。”
      
      方言一边听着李大娘的讲解,一边帮忙将切好的厚片,一片片的放到木板上,摆整齐。
      
      待到这面忙活完,二人又将晾了半天的叶子菜,一颗颗倒扣在绳子上。
      
      做完这些,李大娘叫上方言到屋里歇一会。
      
      为方言倒了杯水,李大娘边喝水边又道:“干了这么好一会儿,可是累了?”
      
      比起去田地做农活,这样的活计着实轻松很多,又学到了不少东西,方言喝了口水,摇摇头,笑了笑道:“不累。”
      
      虽然平时走动不多,但是也知道方家现在就剩两个人在,看着方言的样子,李大娘不禁想起自己家的哥儿,越发觉得方言不容易。便又叮嘱了两句:“晒在木板上的菜要不时的翻一翻,省得发了霉,太阳下山后,得把干菜都收进屋子里,省得被蚊虫祸害了去。”
      
      点了点头,方言道:“恩,这个我晓得的。”
      
      休息了一会,见方言确实不累,李大娘又问:“你可是还要学做腌菜?”
      
      提到这个,方言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道:“恩,记得幼时在大娘家吃过,滋味甚是不错,想做些留着冬天吃。”
      
      听到这话,李大娘高兴的很,“好吧!我正好要做一缸酸菜,其他腌菜的法子,跟这个差不多,你且跟我来。”
      
      说罢,李大娘带着这方言将院子角落里的十几颗白菜搬到了厨房。
      
      又从厨房角落里,搬出一个约两尺高的小缸,李大娘指着白菜道:“这白菜我上午择了烂叶、黄叶的,放在院子里晒了半天,”又指了指小缸,“这缸是前两日用水洗过,在太阳下晒过的。”
      说着把白菜,一棵一棵放进缸里,边按压着白菜,边道:“这白菜得码结实,不然这菜腌了也是不能吃的。”只见李大娘码好两层便撒一把盐,码完白菜后,又撒了一把盐。
      
      将白菜都码好后,李大娘从厨房的角落里,搬出来一块大石头,方言见状,赶紧上去帮忙,与李大娘合力将石头压在了码好的白菜上。
      
      用手指点了点石头,李大娘道:“这是为了腌菜特意找的石头,我用刷子刷了刷,又在太阳下晒了好几日。”
      
      方言看着那石头,很是惊讶:“这石头可真沉,“又望向李大娘面带疑惑,”李大娘,这得去哪里找啊?”
      
      李大娘道:“这是我在西边的林子里找的,走了挺远段路,还是你李大伯用筐给我抱回来的呢!”
      
      听到这话方言,不禁皱了皱眉,先不论能不能找到,就是找到了,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搬回来啊。
      想起方老二还躺着呢,方言一个哥儿,可怜的紧,李大娘便道:“过几日,我要去西边林子里采些蘑菇,你可要与我同去?”
      
      听闻这话,方言立即点了点头:“自是要与大娘去的,我也试试能不能捡回来一块大石头,到时一定要记得叫我。”
      
      见方言点头,李大娘向缸里倒了些水:“我这是十五棵白菜,用了三两盐,水只要没过白菜即可。”
      
      “最后一步,”李大娘手里拿着几块布,一层层盖在缸上,又拿绳子绕着缸口下面一些的位置,缠了几圈,系紧。“这样就好了,待一个多月以后就可以吃了。”
      
      稍稍动了动小缸,把它转到不碍事的地方。李大娘又带着方言回了堂屋休息,唠了会儿家常。
      
      待到方言准备告辞回家的时候,李大娘道:“言哥儿,大娘也是看着你长大的,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说与大娘。”
      
      “恩,知道了。”听着李大娘的话,方言感动非常,自然的露出了笑容,凡是对自己好的人,来日定要报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