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从李大娘家学了手艺之后,方言便用了几日的时间,将菜园里的部分菜做成了干菜。
      
      这一日,方言刚翻了翻木板上的菜,便见李大娘挎了个菜篮子来了。
      
      “言哥儿,真是能干,”李大娘左右看了看,“这干菜不错,都能闻到香味了。”
      
      听到表扬的话,方言有些不自在,“都是李大娘教的好,”见李大娘挎着篮子,便问:“可是要去西边的林子?”
      
      “恩,今日天气凉爽些,咱们去林子里转一转。”李大娘答道,“你且去拿东西,我在这里等你。”
      
      闻言方言进厨房拿了个大菜篮子,并一捆绳子。
      
      李大娘见到他拿着绳子,有些不解,“怎么还拿着绳子?”
      
      “顺便捡些柴回来。”方言道,说罢便冲着东屋喊道:“爹,我与李大娘出去一趟!”
      
      听到肯定的答复,便跟着李大娘往外走。
      
      方言家在张庄的东边,与西边的林子有一段距离。
      
      二人沿着土路走,路上偶尔见到行人,简单的打过招呼,便错身过去了。
      
      正值收获季节,土路的南边是大片的田地,金晃晃的迷了人眼。
      
      望着这成片的金色,顿时感觉心胸开阔,人也轻松了许多。
      
      “李大娘,可是快收秋了?”方言问道。
      
      李大娘望着自己家的那片田地,面带欣喜:“是啊!也就这几日了。”
      
      行了约半个时辰,二人终于到了林子的边上。
      
      这林子延伸到很远,靠近村子这一面大多是杨树,间或有些别的树种,树叶大多掉光了,可以看见光秃秃的树杈和地上厚厚的黄叶。远一些的地方地势偏高,可以望见一片松树林,虽然已近秋末,那一片地方却仍是郁郁葱葱,绿如墨。
      
      “言哥儿,你且跟好我,注意脚下。”李大娘说完,便抬脚进了林子里。
      
      这片林子,前些日方言来过,只不过没有走进深的地方,只在边缘徘徊捡了些烧火用的干树枝。
      见李大娘从地上捡了根树枝,不时的扒拉扒拉地上的黄叶,方言也有样学样,自地上捡了根树枝。
      
      行了约半个时辰的样子,李大娘停下脚步,叹了口气:“有些时日没下雨了,这蘑菇也不知都藏到了哪里,咱们往北边走走,那边阴一些,说不得会有蘑菇。”说罢,转了个方向,往北方走去,边走还便道:“若是这边也没有,就得去松树林子里了,那边定是有的。”
      
      于采蘑菇一道,方言是第一次,自是没有意见,便只跟着李大娘走。
      
      林子的北边,树木要密一些,没行多远,李大娘就喊方言过去:“言哥儿,快来看,这里有蘑菇。”
      
      方言快赶了两步,果然看到地上三三两两的有几朵小蘑菇,棕黄色的蘑菇上面扁平,边缘微微上翘,下面的部位不过小拇指粗细。
      
      “这是草磨,可以晒成干蘑菇,也可以炒菜、炖菜,味道都很好。”听着李大娘的解说,二人各采了几朵放入了菜篮子。
      
      又走了一段,方言发现树脚下有零零散散的有几朵蘑菇,颜色要比筐里的惹人喜爱,便叫李大娘:“李大娘,你过来看,这里也有。”
      
      李大娘走到跟前一看,赶紧扯住要采蘑菇的方言,“言哥儿,这蘑菇可不能吃。”
      
      “不能吃?”同是蘑菇,还有不能吃的?
      
      “这种颜色发红的,特别上面还带着小点的蘑菇,是有毒的,千万不能吃。”李大娘嘱咐道,“好些漂亮的蘑菇,都是有毒的,再见到定要问我一问。”
      
      这个小插曲过去后,二人分别捡了小半筐的蘑菇。
      
      低头找了半天,方言有些累了,他站直身子,四下里看了看,见远处有一个形似石头的东西高高的挂在树上,想到此次出门还想找块石头压缸,便抬手指着那处对李大娘道:“李大娘你看那树上挂着的石头,用来压缸怎么样?”
      
      树上还能挂石头?李大娘闻言疑惑的看像那处,这一看可不打紧,那哪是什么石头啊!那是个胡蜂窝!
      
      李大娘赶紧拽着方言往反方向走,“我的老天哪,言哥儿,那可不是石头,那是个胡蜂窝,若被胡蜂蛰了,可是要死人的!”
      
      听闻这话,方言也吓了一跳,还好没去要那块“石头”。
      
      看了看天,出来好一会了,篮子里也采了不少蘑菇,李大娘道:“言哥儿,咱们往松树林那边去吧,那边土比较软,应该还有不少松蘑,两个林子中间那里有条土沟,我家腌酸菜的石头就是那里找的。”
      
      在两片林子中间,横着一条土沟,约有三尺多深,沟里没水,若想去松树林,必须爬过土沟才行。
      
      二人在沟边寻了半天,只见几块约四、五斤重的石头,没有李大娘家那种大石头。
      
      方言有些泄气,这几块石头小了些,算到一起还差不多。想到这里,他忽然问道:“李大娘,可否用俩块石头压缸?”
      
      李大娘出来这大半天也有些厌了,听闻方言的话,一拍手,“还是言哥儿聪明,捡两块回去自是可以的。”
      
      说罢,二人挑了两块沉一些的。
      
      方言把菜篮子里的蘑菇都倒了出来,将两块石头装进去,却又装不下蘑菇了,想到李大娘带自己出来一趟,便想将蘑菇送与李大娘。
      
      李大娘自是不肯,怎么也不能占一个孩子的便宜。她便也将蘑菇倒在地上,自方言的菜篮子里拿出一块石头放到自己的篮子里,又将蘑菇收进去。
      
      方言也收了蘑菇,甚是感动。
      
      这下篮子都满了,二人便决定往回走,方言用胳膊挎着菜篮子,一边又弯腰捡起了树枝,想要带回去当柴烧,才走了几步,他的动作有些吃力。这近十斤的菜篮子对于十二岁的方言来讲,还是有些沉了。
      
      李大娘见状,叹了口气,养家的哥儿不容易,也弯腰帮忙捡。
      
      方言见状,心里不好意思,怎能让人帮着拿石头,又让人帮着捡树枝!遂将几根捡到的树枝扔掉,道:“李大娘,我不捡了,咱们回去吧!”
      
      闻言,李大娘也将树枝扔到了地上,“下次来再捡吧,不过靠近边缘的树枝都有人捡,可以扯了树上能够到的树枝。”
      
      回去的路上,方言抱着菜篮子,远远的看见离家不远处的山上似是有黑烟冒出,便急道:“李大娘,你快看!那东北边的山上有烟,可是走水了?”
      
      李大娘抬起头,皱着眉,眯了眯眼看了半天,摆了摆手道:“没事儿,应是那卖炭翁在烧炭呢!”
      
      “烧炭?用木头啊?”方言问道。
      
      李大娘笑了笑,道:“你这哥儿,木炭木炭,可不就是用木头烧的。”
      
      闻言,方言也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儿,他又忽觉不对,“那山不是很危险吗?怎的还有人去?”
      
      李大娘点了点头,“是危险,你可不能去。”许是看出方言还有疑问,她又道:“早年村里有猎户的时候,是有一条上山的路的。但是山里有陷阱,有野兽,出入都得由那猎户带路才安全,所以自那猎户没了,这上山的人也就少了。”
      
      “猎户的故事我倒是听过,可是说摔死了?”听到这里,方言好奇道。
      
      只见李大娘摇了摇头,“我也不甚清楚,有说死了的,也有说失踪的,那猎户本就独身一人住在山下,后来山下的房子没了,大家也就说他死了。”
      
      方言点点头,便不在言语。
      
      待到李家门口,李大娘道:“言哥儿,我先将蘑菇倒出来,一会便把石头给你送过去。”
      
      将采到的蘑菇倒在木盆里,李大娘提着菜篮子往方言家去,刚出自家院门,便见方言蹲在方家院门口。
      
      李大娘有些诧异,“言哥儿,你怎么的蹲在门前,可是累了?”待走近一看,方言面前放了两个菜篮子,一个装着蘑菇,另一个里面装了块肉并几个鸡蛋。“哪来的?”
      
      方言摇了摇头,“我也不晓得,刚走到门前就见它放在地上”
      
      “莫不是你家亲戚送来的?”
      
      “我也不知道,爹在家呢,若是亲戚,应当拿进去才是。”
      
      想想也是,李大娘便劝道:“送的都是好东西,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人。别蹲在这里了,拿进去问问你爹。”
      
      方言将菜篮子拿到东屋,看了看倚躺着的方老二道:“爹,今日可有客来?”
      
      方老二躺在那里甚是无聊,刚不知魂游到哪里去了,突然听见声音,惊了一下,答道:“自你出去,便不曾有人来。”想想又问:“怎么这么问?”
      
      方言抬了抬手里的菜篮子,示意方老二看,“院门外有人放了一篮子东西,也不知是谁送的。”
      
      方老二点了点头,村里也还是有些好心人的,便道:“且先收着吧!”
      
      谁知方言出去不过一会儿,又拿了块布进来,“爹,你看,在篮子下面垫着块布,好像是块新布。”
      
      听说有一块布,方老二不知想到了什么,急着对方言道:“拿过来,给我看看!”
      
      接过方言递过来的一尺见方的褐色棉布,方老二颤着手摸了摸,没有再说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方言:(*@ο@*) 哇~ 兔作者果然双更了!
    兔作者自豪脸,点头。
    方言:人家一尺才二十多厘米,你那三尺的坑,有什么用?
    兔作者戴上眼镜,研究员状,“明朝的时候一尺已经与现在差不多了,约有三十三点三三三厘米。”
    方言一脸惊诧,“难不成兔作者你是历史考据派?”
    兔作者一脸懵逼,“我不是啊,为了写一个非爽的古代种田文,我与度娘成了好友。”
    方言:希望兔作者你之后不要打脸,特别是快完结的时候,我要静坐围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