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卖了田的第二日,方言早早的起了床,梳洗干净后,煮了一锅粥。他先是盛了一大碗稠的送到方老二的房间,才给自己盛了一碗汤水多的,坐在厨房的小凳子上,吸溜溜的喝了起来。
      
      喝过粥,方言架上小陶罐给父亲煎药。
      
      煎药是个费时间的活计,需要先倒水将草药泡上一段时间,再用大火烧,待锅开了之后改小一些的火,不时的搅一搅药汤,省得糊底,直到剩下一碗药汤为止。
      
      方言边煎药,边思考着接下来的日子。做早饭前他去小仓房看过了,还有两袋子稻米,一袋子磨好的麦粉,并一袋子黄豆,总共约四石粮食。过些时日,两亩旱田收割后,大约能有五石粮食,这些粮够他和方老二吃一年了。
      
      粮食够了,但是过冬没有菜,没有肉,柴也快烧光了。
      
      往年刘芸在的时候,只会晒些菜干,但是方言曾见过邻居李大娘家做的酱菜,或许可以去请教李大娘。
      
      肉是没有的,家里的鸡圈都空了,方老二断了腿,应当吃点好的,改天得去县城问问柳大夫。
      
      村里人烧的柴,不是庄稼的秸秆,就是从树林里捡的树枝,这个活儿方言便可以做。
      
      东想西想了一会儿,待药煎好了,盛出一半端给方老二,方言道出了自己的想法:“爹,家里的柴快没了,我想出去捡些回来。”
      
      方老二喝了药,嘴里有些苦,指挥着方言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道:“捡柴只能去西边那片林子,莫要走的太深。东北边的那座山上不能去,那山阳面甚是陡峭,走不好容易摔倒,太过危险。”
      
      方老二说的那座山在张庄的东北边,离方言家不远,自小村里的孩子们就被告知不能靠近那座山。
      
      据说以前村里的猎户上山打猎,远远的见到一头熊,吓得赶紧往回跑,谁知山路太陡,一下子从山上滚了下来,没多久人就没了,自此张庄就没了猎户,村民也不怎么去爬那座山。
      
      听到方父的嘱咐,方言应了声,便拿了两圈麻绳出了门。
      
      方言出门没多久,方家便来了一位客人。
      
      方言的姑姑方淑,年近四十,长发盘着,斜里插着一根细细的银簪子;脸上铺着厚厚的粉,眼梢向上吊着,嘴上不知涂了几层胭脂,红的渗人,身上着一件棕色衣服,手里拎着一条帕子。
      
      推开方言家的院门,在堂屋转了一圈没见人,她便喊了声:“方仲!”
      
      方老二在东屋应了一声,没有出来迎。
      
      方淑是听说方老二腿断了,才特意来看的,不过她并不是来看望病人的。
      
      “呦!怎么家里连个人儿也没有啊!”方淑边开门走进东屋,边问道:“你这家里的人都哪里去了?”
      
      进到屋里看到炕上面色憔悴的方仲,她心里一阵快意。
      
      方淑年轻时有几分姿色,干活又爽利,本想嫁到县城里,过过太太的日子,奈何爹娘为了给方仲凑聘礼,不顾她的意愿,愣是把她许给赵村的卖油郎。
      
      好在卖油郎的爹娘很是能干,又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帮衬着过,日子富富裕裕的。
      
      虽然日子过的不错,但方淑这口气却怎么都咽不下去。这些年来方淑很少回娘家,这次听说方老二家倒了霉,才来看热闹。
      
      方淑语带讽刺道:“你那芸娘哪里去了?”
      
      方老二心知方淑这些年对自己和刘芸有怨恨,连带着也不喜欢方言和方亮。但成亲之事都是爹娘决定的,他也身不由己。只得答道:“芸娘回娘家了。”
      
      方淑在屋子里左转右转,觉得哪也不舒服,最后捡了炕边的凳子,搬到离方老二远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
      
      “哼,回娘家了?”说着拿起帕子掩了掩唇,“我以为逃了呢!早些年村里的老刘家不就是,汉子瘫了,他娶的那个哥儿怀着孩子就跑了。我看那刘芸也不准就回不来了。”
      
      方老二紧皱眉头,虽然刘芸确实是走了,但是听闻她如此说,仍是想辩上两句:“大姐,我知道当年是我对你不起,但刘芸她……”
      
      方淑一听他为刘芸说话,立马截住了话头,换了话题道:“这一个家啊,没有个女人、哥儿的,这日子真没法儿过,你看看你这屋子,冷冷清清的,连点烟火气儿都没有。”
      
      见他不再接话,方淑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说到这个成家啊,可得像我们家的哥儿一样,得找个县城的才好,我都相看好了,就等年底那汉子着人上门提亲了。”顿了顿又道:“对了,你们家言哥儿,也不小了,许了人家没呢?”
      
      听到方淑炫耀家里哥儿的亲事,方仲忽得想起这一年家里乱糟糟的,着实是忘记了。心里对方言产生了一缕愧疚,同样是哥儿,自己家的真是受了委屈。
      
      闻道方淑发问,方老二只能接话道:“这事也怪我,是我的疏忽,你若不提,我一时都想不起来。”
      
      “哼!”不知哪句话刺到了方淑,她又想起了当年的事,阴阳怪气道:“想不起来更好!做爹娘的指的婚事,也没甚好的。你看你那芸娘是长的好看了些,一看就是不老实的,干活什么的哪能比得上秀哥儿……”
      
      方言捡了两捆柴,用绳子捆好背回家,刚走到院门口,正听见方淑说芸娘不老实的话。方言心想,她怎么来了?
      
      在方言印象里,姑姑方淑这些年总共回来不超过三次,每次说话都没个好声气儿,而自己的爹娘都不是善言的。儿时不觉得,现在想想,总觉得爹娘受了欺负似的。
      
      把柴放在院子里,拍了拍身上的灰,方言推门进了东屋,朝着方淑叫了声:“姑姑。”
      
      方淑看见方言身上的灰,把手里的帕子挥的都带了风声,“你干什么去了这是,一个哥儿,一天弄的灰头土脸的,像个什么样子!”随即嫌弃的掩了掩鼻子。
      
      见姑姑这个样子,方言往方淑的方向走了两步,使劲拍了拍身上的灰,笑了笑道:“捡柴去了,姑姑来,可是有什么事?”
      
      方淑掩了掩鼻子搬着凳子往后闪了闪,“听闻你爹摔断了腿,我这不是来看看嘛!你赶紧出去拍,弄得这屋里乌烟瘴气的。”
      
      听闻这话,方言也不拍了,气她一下,出出气就好,总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的。
      
      方淑见他不拍了,也放下了帕子,开口道:“言哥儿啊,姑姑说话直,话要是难听了,你也别往心里去……”
      
      方言听见这开头,就知道后面的话必是不好听的,便截断话头道:“既是难听话,那就别说了。”
      
      骤然被打断,方淑楞了一下,随即瞪起了眼睛,道:“你这是什么话,姑姑与你同姓,自是为了你好,我家哥儿年底就要定亲了,你都十二岁了吧,婚事都还没定……”
      
      料想下面也不会是什么好话,方淑今日前来,怕也不是为了看方老二的腿伤的。忽的想起上一世众人的冷漠,方言拉下了脸,道:“我爹娘还都健在,就不劳姑姑费心了,”又转头看方老二,“爹,你说是吧?”
      
      方老二深知自己姐姐的性子,心里仍是向着自家的哥儿,便道:“大姐,言哥儿的婚事,我已经上心了,你便莫要多说!”
      
      “你们这一家子,真是不识好人心!”方淑腾的一下站了了起来,指了指方老二,又指了指方言,气的不轻。
      
      她狠狠的喘了两口气,掏出一两银角子举在那里,微微抬起下巴,道:“今儿个来,也没带甚么东西,这一两银子你们且收着,留作求医用吧!”
      
      想到方淑的秉性,若收了这银子,说不得出了方家门,她会再说出什么尖酸刻薄的话,方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扫了眼方老二,见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方言便道:“姑姑,家里不缺钱,你且留着吧!待到你家哥儿成亲,给他多添一两的嫁妆。”
      
      听到这话,方淑又是火起,啐了一口道:“你这小哥儿,说话难听的紧,真是没教养。”
      
      心知再这么下去,必是不能善了了,方老二赶紧开口送客道:“大姐,我就不留你午饭了,你且回去吧!”
      
      方淑恨恨的瞪了方老二一眼道:“哼!下次你若可怜死,我也必不会再来。” ,遂收起那一两银角子,往外走,边走边拿眼白了方言好几下。出了院门后,隐约还有咒骂声。
      
      东屋里,待方淑走后,方言蓦得松了口气,他不是个善吵架的人,其实刚刚也非常紧张。
      
      方老二看到方言的样子,不禁失笑,言哥儿以前性子随了自己,话少,受了欺负也不还嘴,今个儿真是头次见他这样牙尖嘴利的样子,真是长大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方老二向方言招了招手,道:“言哥儿,你过来。”又往炕里让了让,拍了拍边上,示意方言坐下说话。
      
      “爹,可有什么不妥?”方言坐下后,忙问道。
      
      “你姑姑怨恨的是我,对你其实没有什么恶意,”说到这里,又顿了顿,“算了,左右都过去了,不过你姑姑有件事说的是对的,你已经十二岁了,哥儿与女人若是十四岁未婚配,是要受罚的。你可有意中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方言:兔作者一两银子够干嘛的?
    兔作者一脸正直道:“一两银子够你和方老二生活一、两个月了,不要不知足!”
    方言: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小天使愿意跟你说话了。
    见方言走了,兔作者边抹眼泪边码字,“方言家徒四壁,连一文钱都没有,每日只能喝西北风充饥。”
    PS:真的没有小天使来爱我吗?(ˇ?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