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方言家住张庄,地处北地,坐落于良柳县边。张庄前朝是张姓地主的农庄,后发生战乱,地主携家眷南逃,也不知定在了南方,还是死在了路上,左右这些年都没再回来。后来新朝建立,改革土地政策,这里的田地便分给了农户耕种,每亩田收税两斗。
      
      张庄到县城不过十里路,如今方言腿脚尚好,步行一个多时辰就可以到。
      
      这回去县城请柳大夫,自是不能步行来回。方言便到里长家借了驴车,往返县里一个来回不过一个时辰。
      
      张庄的里长名唤张文,乃是张武的亲哥哥。
      
      张文年逾四十,为人圆滑,平日里做事稳重,与弟弟张武性格大不相同。张文有一娘子,方言唤她张大娘,亦是圆滑世故,虽性格泼辣,办事却甚是妥帖。张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随了父亲的性子,在张庄种田,娶了一个哥儿;二儿子非常聪慧,好读书,已中了秀才,正在县学。
      
      张大娘心知方言家的境况,见他来借驴车,也不多问,只道:“你且用吧,用完还来便是。”
      
      请到柳成为方老二看诊,方言则站在一旁候着。
      
      方老二靠躺在炕上,面容憔悴,嘴唇泛白。
      
      柳成坐在炕边诊了诊脉,瞧了瞧方老二的舌苔,又将原本用来固定断腿的木条拆开,看了看,摸了摸,先是问道:“方二叔,这几日可感觉胸闷?”
      
      方老二点了点头,道:“是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
      
      前几日柳成也听闻方亮没了,心知方老二中年丧子定是心里不快,这才郁结于心,便道:“方二叔,人死不能复生,你且想想言哥儿,莫再多思虑。”
      
      他见方老二怔了怔,便一边将木条重新绑好,一边又道:“腿断了还能长好,你这断掉的地方已经复位,近三个月莫要干活,若是再断开可就不易好了。这药方……”
      
      听闻柳成提到药方,方言赶紧自怀中拿出老大夫开的药方,递给柳成道:“柳大夫,你瞧这张方子,可还对症?”
      
      柳成接过药方,瞧了瞧,这药方本也对症,只是不大地道,想到方言家的境况,他的眉头微微蹙起,道:“同一病症不同大夫所写方子不尽相同,这方子虽然对症,但其中几味补药,于断腿无甚益处。”便将药方还了回去。
      
      斟酌了一下,他又看向方老二道:“方二叔,这方子一副药就少不得一两银子,需连续吃至少三个月。你若信我,我这就回去与我师父商议一番,重写个方子与你,总可以便宜些。”
      
      原来的药方,吃上三个月至少得百十两银子,无论如何也是吃不起的。方老二便点头道:“柳大夫,这些时日家里确实困难,若可以便宜些医好我的腿,来日定有重谢!”
      
      “方二叔,”听闻方老二如此说到,柳成站起身道:“快别这么说,我原也是张庄的汉子,即是同村,举手之劳,我自是能帮就帮。您也别起来了,且让言哥儿与我去草堂走一遭吧。”
      
      方言望向方老二,只见方老二自怀中掏出个布包,递给方言,道:“言哥儿,你且随柳大夫去一趟吧!”
      
      方言接过布包,攥了攥,沉甸甸的,里面应当是全部家当了,他点了点头便转身跟着柳成出了门。
      
      待二人坐着驴车到了草堂,柳成一指大堂的小凳,对方言道:“你且坐那等着,我去寻师父。”便走进了里间。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柳成手拿一页纸走了出来,见方言站起来,递过药方道:“这是新方子,我与师父一同开的,先吃上半个月,到时我再为方二叔瞧瞧。”
      
      方言不识字,看着药方,只能看出比原来那张少了许多字。拿着药方,稍微思索了一下,他便问:“柳大夫,这诊金也还没有付。”
      
      柳成闻言摆摆手,“诊金不急,不若等方二叔腿好了再付。”
      
      自古就没有医好病再付诊金一说!方言自知柳成有意帮忙,许是不好意思做的太明显,才如此说。
      
      方言抬头看柳成,这柳大夫今年刚满二十,因从小学医,说话又妥帖,有种让人信服的气质。从他身上感受到莫大的善意,方言便深深作揖,道:“柳大夫,谢谢你!待我爹病好,必要再来感谢!”
      
      柳成没料到他会如此,生生受了这一揖,赶紧虚扶一下,道:“莫要折煞了我,我只虚长你几岁,受不得你如此大礼,你且去抓药吧,我再去取几贴外敷的膏药与你。”
      
      方言抓了半个月的药,总共不到五两银子。
      
      柳成折返递给他几贴膏药,道:“这膏药可消肿止痛,是前一阵子我自己配的,也不收你的钱,你且拿去!那草药每日三碗水煎成一碗,早晚各服一次即可,你且回去吧!”
      
      张庄的房子皆是坐北朝南,方家在庄子的东边,有三间向南的正房,东边一间原住着方老二和芸娘,西边一间原住着方亮,中间则是堂屋,会客吃饭都在这里。堂屋的后面有两个内间,一间住着方言,原是方老二爹娘的屋子,另一间则是厨房。
      
      正房的南面用树枝圈出一个小院子,院子的一角有一个泥土混合干枯枝叶搭的鸡窝,现在里面一只活物也没有,院子的另一角有一间小仓房,里面放着着几袋粮食,还有一些散落的农具。
      正房的北面有一大片菜地,与邻居李大伯家的菜地隔着一条田埂。稍远一点的地方则是一间简陋的茅房。
      
      方言抓药回来,先将驴车送还里长,表示了感谢,才拿着草药往家走。
      
      回家进了东屋,将抓的药拿给方老二看,顺便归还了布包。
      
      这布包里原本装着六两银角子,这会儿剩一两还多,见方言拿回来的十几包草药,方老二便问道:“言哥儿,怎么拿了这么的药,银子还有剩?”
      
      “柳大夫给开的新方子,一副药只要三钱银子。”提到这新方子,方言很是开心,与原来的药方相比,便宜太多了。
      
      方老二一听,甚是惊讶,“竟然便宜了这么多?”
      
      想到年纪轻轻的柳成,他又有些担心,这药方也不知能不能医好自己的腿,便问道:“这方子可是柳大夫开的?”
      
      知道方老二担心什么,方言道:“是柳大夫的师父开的,爹,你且放心吃吧。柳大夫不仅没收咱们诊金,还送了几贴外敷的膏药。”
      
      “什么?”听闻柳大夫如此好心,方老二顿觉不好意思,“这怎么好,人家来给咱瞧病,不收诊金还送药,白占人便宜,这不妥……”
      
      方言见方老二似是要说什么,赶紧截住话头,道:“爹,咱家今日这样,想要报答也无甚底气,待到你的腿医好了,家里富裕,再感谢也不迟。”
      
      听了方言的话,方老二只能沉默。
      
      方老二虽然话不多,却是个肯吃苦受累的,家里三亩上好的水田、三亩旱田,他一个人起早贪黑,打理的井井有条。刘芸是个绣娘,虽然绣活一般,但也能补贴家用。四口之家虽算不上富裕,日子过的也不错。
      
      早几个月方亮得了风寒症,家里花光了积蓄,还卖了两亩上好的水田,到底没有救回来。后来方老二摔断了腿,没钱请大夫,刘芸便贱卖了一亩上好水田,得了三十两银子。请大夫瞧病并七天的药钱,一下去了十几两,剩下的十几两银子,又被刘芸收走带回了娘家。
      
      如今家里的银子自是不够使的。
      
      东想西想,方老二不由得叹起气来。
      
      “爹,怎么叹起气了”方言见方老二叹气,开口问道。
      
      如今家里就剩两个人相依为命,心里的话,也只能说与方言听,“言哥儿,家里就剩这一两多银子,过些时日该秋收了,咱家请不起短工,那三亩旱田可如何是好啊!”
      
      方言听到这里也皱起了眉,他一个哥儿,平日里都是在家做些家务,偶尔跟刘芸学学绣花,农活只有上一世穷困潦倒时做过。这一世他想医好方老二的腿,不想重蹈覆辙,遂道:“爹,卖掉一亩旱田给你医腿,待到秋末我去收粮食。”
      
      看着方言脸色变化,听着他说出来的话,方老二大感欣慰,自己家的哥儿,如此孝顺,即使再困难也要撑下去不是!只要有自己这个爹在,方言就能有个依靠。
      
      “你个哥儿,体弱又无甚力气,怎么能让你去做农活!”方老二笑了笑,接着道:“不过,你说的对,爹必须养好腿,以后咱们家的日子定是能过好的。”
      
      看到方老二想通了,方言也觉得开心,不由得嘴角也带上了笑,“爹,等你腿医好了,地还可以再买回啊。
      
      方老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你且去里长家一趟,告诉他咱们卖掉一亩旱田,请他带着文书来一趟。”
      
      正值要秋收的时节,带着庄稼的田地甚是好卖,方言家的一亩旱田卖了十两银子并一石粮食。
      
      

  • 作者有话要说:  方言:兔作者,你不觉得物价有点低吗?
    兔作者一脸自信道:“古代一家五口一年才花二十两,你凑活着过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