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宠你一人(快穿)》盛世清歌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0-08 08:00: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4 ...

  •   
      “明珠公主,你瞧这里是我们大尧的猎场,这一片林子都被圈起来,除了父皇到了春秋两季会带人来狩猎,其他人是不准进入的。里面的猎物都保持着野性,昨日我还猎到了一头熊瞎子,待会儿带你去瞧瞧……”
      
      三皇子领着一位身穿异国服装的公主,边走边介绍着,他始终面带笑意,看起来就十分温柔又有担当。
      
      这位明珠公主乃是邻国公主,此次随使臣入境,不仅是献礼,还有和亲增进两国邦交的意思。
      
      之前三皇子对这位明珠公主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最近几日却大献殷勤,并且还不让人反感,始终保持着礼貌的距离。
      
      “三皇子年纪轻轻,就能猎到熊瞎子,果然不愧是天家少年。我儿时有偏见,一直以为中原的男人白斩鸡居多,最近看见陛下与三皇子,才知道是我目光短浅……”
      
      明珠公主长着高鼻梁,面部轮廓很深,充满了异域风情,同时说话的时候就比较露骨了。
      
      而且他们二人相处比较投机,竟是甩下一群人,相约去骑马狩猎比赛了。
      
      两匹汗血宝马并驾齐驱冲了出去,从背后看,隐隐有几分夫唱妇随的架势。
      
      被甩下的刘素儿,气得咬着牙,抓紧了卫沉鱼手腕泄愤。
      
      “什么狗屁公主,就一□□还差不多,大庭广众之下,跟别人的夫君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凑那么近做什么。蛮荒之地出来的野丫头,连我们这里小妇养的女子都不如!”
      
      卫沉鱼一巴掌拍掉她的手,瞧见自己的手腕上清晰的布着几个手指印,不由得挑了挑眉头。
      
      娘的,亏了亏了,待会儿得让蠢皇子再拿十块黄金来补偿她。
      
      “素儿,不至于吧。你之前不是与明珠公主交好的呢?还跟我说,不愧是异国公主,性子就是直爽明快,跟我们大尧一些柔弱娘们儿完全不一样,快人快语,讨人喜欢。”
      
      卫沉鱼揉了揉手腕,放柔了声音道。
      
      把明珠公主推出来,是她给三皇子出的主意。
      
      这位明珠公主来大尧有一段时日了,与刘素儿交好,还给刘素儿出过主意,明里暗里挤兑过许莺莺。
      
      说许莺莺是没什么用的金丝雀,整日遇事儿就知道哭,并且走路遇上还狠狠地撞过她几次。
      
      许莺莺本身是个傻妞,还有点自卑,被这么霸凌之后,也不敢说什么,跟刘素儿抱怨,刘素儿只会让她忍,还故意在她面前夸赞明珠公主。
      
      卫沉鱼可都把这些账一笔一笔记着呢,当初明珠公主是给圣上做了宠妃,一直跟刘素儿交好。
      
      有时候刘素儿恨着许莺莺,不好出手的时候,都是明珠公主出手整治她的。
      
      可以说许莺莺嫁进刘家,死得那么快,其中有明珠公主很大的功劳,每次许莺莺进宫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当然刘素儿那些龌龊心思,为何那么争对许莺莺,明珠公主都一清二楚,但是为了搭上刘素儿这个三皇子妃,她不仅替刘素儿隐瞒着,还变本加厉地折磨许莺莺。
      
      卫沉鱼觉得,明珠公主既然跟刘素儿喜欢沆瀣一气,那还是共用一个男人比较好。
      
      “呵,莺莺,我就说你单纯。我们都被她骗了,这个明珠公主表现得爽直,实际上心思才多呢。不行,一定要看紧三皇子,不然这女人肯定要坏事儿。你跟我一起盯着,千万不能让她得手啊。”刘素儿又激动地掐了她一把。
      
      卫沉鱼都被掐得打了个哆嗦,说话就说话,掐人做什么。
      
      “素儿,表哥又不是我夫君,我看着名不正言不顺啊。况且表哥是皇子,肯定会有别的女人,不是明珠公主也有别人,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刘素儿被她气得话都说不出了,只是浑身颤抖地看着她。
      
      卫沉鱼怕她又来掐自己,连忙道:“咱们就算亲姐妹也得明算账,你请我做事儿,得给报酬的。”
      
      她最近赚钱赚上瘾了,三皇子之前真的把夜明珠给了她,从蠢皇子手里抠东西的感觉,简直太爽了。
      
      “你要什么?我头上这支凤钗给你?”刘素儿气得当下就要拔下头上的发钗。
      
      “我不要,这是宫里的东西都有定数的。之前你过生辰,皇后娘娘是不是赏了你一匣子珍珠,那东西没什么标记,谁都能用。我正好最近的绣鞋面上缺好珠子配,要不你把那匣珍珠给我串在鞋子上?我帮你一起看着表哥。”她信誓旦旦地道。
      
      刘素儿当场脸色都黑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给你给你!你给我看好了!”
      
      “放心吧,表哥跟我是无话不说的,这还是素儿你告诉我的呢。怎么会错呢?”卫沉鱼喜滋滋地道,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嘻嘻嘻,既蠢皇子给她送银子之后,蠢皇子妃也加入啦。
      
      她真是为了他俩百年好合煞费苦心,这才有一家人的样子嘛。
      
      刘素儿闭了闭眼,她真怕自己看到这贱蹄子得意的样儿,会忍不住上手撕了她的脸。
      
      她回了帐篷之后,刘素儿就让人送来一匣子珍珠,大小都有,但是品质极好。
      
      她选出十几颗不大不小的,吩咐丫鬟道:“这些去找匠人磨成珍珠粉,我晚上睡前要敷脸。这些小的串在鞋面上,鞋头上缺两颗大东珠。待会儿等表哥来了,我跟他要。”
      
      卫沉鱼挑挑拣拣,还拿出几颗赏给身边的大丫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这一匣子珍珠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妥妥当当。
      
      她刚分完珍珠,三皇子又来报道了,他满脸都是喜色。
      
      一进来就对着卫沉鱼千恩万谢:“莺莺啊,还是你有办法,让我对明珠公主表现出关心和重视的样子,素儿果然开始吃醋了,并且一直旁敲侧击在打听公主的事情。”
      
      卫沉鱼立刻点头道:“表哥,信我的没错。你之前都用错法子了,一直让素儿以为你和我之间有什么,素儿根本漠不关心。因为她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就一个傻乎乎的小丫头,根本对她造不成威胁。像明珠公主那种艳若桃李还身份尊贵的女人,才能引起她的警惕和嫉妒心理,你再接再厉啊。”
      
      三皇子点头,略微有些迟疑地道:“公主今日隐隐打听我对她抱着什么态度,又在打听我与素儿的感情,她此次是要和亲的,我是不是得避嫌啊。”
      
      卫沉鱼一听,立刻有些着急,这怎么行啊。
      
      你们这些恋爱脑不凑一起互相折腾,单出来就得祸害别人了,可不能这样。
      
      “不行啊,你这刚有成效,就让明珠公主给跑了,那去哪儿找这样优秀的女子,让素儿吃醋呢?可不能前功尽弃啊。表哥,你瞧这都是素儿因为吃醋,掐出来的。我手都快被掐烂了,下次不陪她一起去了。”卫沉鱼立刻添上一把火,露出自己被掐得青青紫紫的手腕。
      
      “不行,你得陪着在一旁敲敲边鼓,不然没有效果啊。我已经很父皇把红珊瑚要来了,等之后就让人送你啊,你快生辰了吧,就拿这个当理由。”三皇子立刻示好。
      
      卫沉鱼勉强点头,道:“我还缺几对大东珠,要串在鞋面上的。”
      
      “没问题。”三皇子答应了之后,心满意足地走了。
      
      卫沉鱼长舒了一口气,哎,就靠这一对作精恋爱脑夫妻过好日子了。
      
      他们越玩儿虐恋情深,她的荷包就越厚。
      
      不是自夸,她真的是太聪明了,连这样一条偏门的财路都被她找到了。
      
      傍晚时分,她因为赚了太多钱,一高兴吃得有点撑,顺便出去散散步。
      
      结果就遇到了冷面阎罗刘崇光,卫沉鱼撅撅嘴,她对着这人莫名的有点发怂,还是绕着走吧。
      
      她往左,人家也往左,她转成右边,人家也跟着转。
      
      “刘素儿她哥,你究竟走哪边啊?”她瞪着眼睛看他。
      
      “跟你同一边。”刘崇光低声道。
      
      “我去茅房,你也进女茅房啊?你们刘家男人果然都下流。”四周都是巡逻的侍卫,因此她也不害怕。
      
      反正如果他敢动粗,自己喊上一嗓子,就有人来救她了。
      
      刘崇光挑挑眉头,从靴子里摸出一把匕首,直接就拔了出来,在夕阳的映射下,刀锋刺眼得很。
      
      “你要干啥?”她后退了两步,暗想着拔腿就跑能成功的几率。
      
      她现在武力没恢复,好不容易存了那点精神力,还都用来蛊惑刘志去干大树了,剩下的那点对刘崇光根本不起作用,所以她才怂。
      
      “有个苍蝇飞过。”他匕首往前一挥,几乎贴着她的脸,还刮过一阵细小的冷风,把她的汗毛都吹起来了。
      
      “看,死了。”他挥了挥匕首,刀尖上扎着一只苍蝇,一动不动,死得透透的。
      
      卫沉鱼咽了咽口水,道:“我跟素儿是手帕交,有话好说。”
      
      “你跟三皇子走得太近了,名声不利。”刘崇光直接道。
      
      卫沉鱼愣了愣,才明白过来,这位大兄弟是来提醒她。
      
      她真是比窦娥还冤,她根本不想凑近那对夫妻,是三皇子夫妻俩跟狗皮膏药似的贴着她,还想害她。
      
      “不知刘统领这话是站在谁的角度说的?替素儿打抱不平,还是怕我心怀不轨?”卫沉鱼也沉了一张脸。
      
      刘崇光皱皱眉头,明显感觉到她压抑的火气。
      
      “善意的提醒。三皇子已有正妻,不是良配,离他远一点儿。郡主应该找个清白的男子,给他做烤肉吃,而不是委曲求全做妾。言尽于此,是刘某多管闲事了。”
      
      他是护卫首领,因此各个帐篷发生了什么事儿,他都得了解。
      
      自从上回吃了她送去的烤肉,就忍不住多看顾一二。
      
      结果三皇子频频进出她的帐篷就被他知晓了,虽说那两人是表兄妹,但年纪都这么大了,三皇子没与刘素儿成亲之前,许莺莺可是三皇子妃的最佳人选,肯定是要避嫌的。
      
      不过此刻,他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有些自讨没趣,冲她抱了抱拳,就准备离开。
      
      “哎,慢着。”卫沉鱼听出来他不是找自己算账的,反而是考虑她姑娘家的名声,觉得这人还不错。
      
      刘家那贼窝里,还真的出了个刚正的男人。
      
      “我与表兄自小一起长大,只有亲情,是不会产生男女之情的。打个比方,就好像我养了一条懂事的小黄狗一样。刘统领大可放心,至于他最近频繁找我,也是因为他跟素儿吵架了,不知道该如何哄她,我是素儿的手帕交,又是三皇子的表妹,自然得当个和事佬。表哥和素儿可都是给我好处的,我就相当于他俩之间的媒人,做媒得给银子,所以他俩也得哄着我。”
      
      卫沉鱼提前给他上眼药,毕竟连三皇子出入她帐篷,刘崇光都能一清二楚,那三皇子给她送东西,他肯定也会知道。
      
      与其从别人口中听到,不如她坦白交代了,还给自己找个遮掩的盟友。
      
      “不过刘统领提醒得很对,我毕竟还没定亲,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为了避免有人乱嚼舌根子,我得提前跟皇后娘娘提一提当和事佬这事儿。”卫沉鱼冲他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来,福身行了半礼,才转身离开。
      
      当晚,刘崇光再次收到了郡主派人送来的烤肉,只不过这回只有他一个人有。
      
      而且还是一整只烤大雁,再也不用跟人抢了。
      
      显然是给对他的感谢,他吃着异常香的烤肉,很是满足了一番口腹之欲。
      
      没有外人在,因此这次他直接笑了出去,也不用偷偷的藏起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依旧三更,老规矩,二十个小红包随机掉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