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宠你一人(快穿)》盛世清歌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0-08 08:00: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1.5 ...

  •   
      卫沉鱼过了一段非常惬意的生活,没事儿就跟三皇子和刘素儿要点宝贝和钱财,还能看三皇子与明珠公主谈恋爱现场。
      
      从风花雪月到诗词歌赋,从骑马射箭到拳脚功夫,这两人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什么话题都能聊得开。
      
      三皇子每天都一脸喜滋滋的模样,说实话看起来都像是要假戏真做了。
      
      不过卫沉鱼知道,这男人是真贱,都跟明珠公主好成这样了,每次去找她的时候,还跟她说是为了刘素儿,让人连骂他都觉得是浪费力气。
      
      至于刘素儿,那真是从气到暴跳如雷,到天天诅咒明珠公主不得好死,再到现在破罐子破摔了。
      
      “莺莺,我想明白了,他只要不娶明珠公主,我就能忍。反正爱调情就调情吧,我也累了,真不想看见他那副骗我的模样……”
      
      她说着说着,都开始拿起锦帕擦眼泪,显然是真伤心。
      
      卫沉鱼没接话,继续嗑瓜子。
      
      您老累了正好,还怕您不累呢,方便她接下来的行事。
      
      为期一个多月的狩猎活动总算是结束了,皇上奖赏完一众狩猎优秀的子弟之后,就下了一道赐婚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三子与庆国明珠公主,郎才女貌,情投意合,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特赐明珠公主嫁于三皇子为侧妃,择吉日完婚,钦此。”
      
      这道圣旨是在赏赐完众人之后,皇上身边的大总管出来宣读的。
      
      当时庆国使臣和明珠公主,以及大尧的臣子和内眷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大家同时跪下来恭贺三皇子,卫沉鱼轻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让她求仁得仁了。
      
      她身边的刘素儿被震得面色黑沉,要不是她拉了一把,兴许还傻乎乎地站着呢。
      
      三皇子也被震住了,还是一旁的明珠公主喜笑颜开地提醒他一句,他才浑浑噩噩地上前领旨,脸上还得带出几分笑来,他可不敢甩脸子给皇上看。
      
      刘素儿看着他与明珠公主携手谢恩,感觉有人用刀剜她的心一般,等旁人都起来了,她还跪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
      
      附近的女眷,都对她投以同情的目光。
      
      虽说明珠公主的名分为妾,但绝对是侧妃,而且还是皇上亲自赐婚,刘素儿这个三皇子妃,怎么看都不稳当。
      
      “素儿,高兴点儿,皇上看着呢。”卫沉鱼把她从地上拖起来,还趁机狠狠地掐了她一把。
      
      刘素儿打了个哆嗦,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真被她吓唬住了,总算是从地上站了起来。
      
      之后就是点燃篝火,开启了宴会模式。
      
      帝后还在,因此三皇子只能跟明珠公主在一起,哪怕是做给庆国使臣看的,他也得表现出对明珠公主的在意。
      
      但是他一直心不在焉,甚至还偷偷看向刘素儿。
      
      刘素儿更是魂不守舍,始终低着头,拒绝跟任何人交流。
      
      卫沉鱼抬头看看三皇子,再低头瞧瞧刘素儿,心情大好。
      
      再让你们作啊,这么喜欢拉扯别人给你们的爱情当催化剂,她自然要多努力一番,让这个催化剂来得更猛烈些。
      
      她真是个大好人,把明珠公主这样强的女人送到他们身边,好让他俩毁天灭地的玩虐恋情深。
      
      从小就有人教过她,做好人好事要不留名。
      
      她今晚这顿饭吃得非常香甜,打嗝都是一股烤肉味儿,哎,可惜回去了就没有这样新鲜的野味了。
      
      当晚,卫沉鱼回了自己的帐篷都准备睡了,结果三皇子连滚带爬地来了。
      
      她本来想撵他滚蛋的,哪怕是给她送银子,也不能耽误她睡觉啊。
      
      “郡主,三皇子哭了,这怎么办啊?”丫鬟不敢去传话。
      
      卫沉鱼皱了皱眉头,问道:“外头人都睡了吗?”
      
      “没,今晚皇上心情好,允许一夜不睡庆祝,不少世家子弟都在空地上喝酒吹牛呢。”
      
      她点了点头,主要是怕影响到自己的名声,这大半夜钻表妹帐篷,再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三皇子,您怎么在这儿?”
      
      “大哥,你来了啊。我怎么办啊,素儿把我撵出来了,不要我跟她一床睡了……”
      
      三皇子喝了不少酒,看见刘崇光过来,直接扑上去就开始激动地嚎。
      
      卫沉鱼听到他的声音,顿时计上心来,吩咐了丫鬟几句,丫鬟就出去请人了。
      
      “三皇子是为了让我们郡主劝皇子妃的,但是毕竟天晚了,有些话不好说。正好刘统领来了,还请您在外面当个见证人。”
      
      就这样,三皇子终究被请进去了,帐篷的帘子撩开,让外人能一眼看见里面的情况,刘崇光也在外面笔直地站着,摆出一副光明正大的架势来。
      
      “表妹,你说我怎么办啊?早知道当初我就不找明珠公主掺和了,结果她当真了。她说反正要和亲,嫁给谁不是嫁,还不如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我,我这当时万万没想到是这种情况啊。父皇给我们赐婚了,我推都推不掉,素儿已经恨死我了。我明日就跪在母后面前,求她给我求情,让父皇收回成命……”
      
      三皇子也不知是醉酒了撒酒疯,还是本身很激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
      
      卫沉鱼坐在旁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直到他哭够了,嗓子都哑了,她才把手里吃了一半的石榴放到旁边。
      
      大半夜掰个石榴吃挺好玩儿的,就是太甜了,不能多吃。
      
      “表哥,你别怪人家明珠公主,是你假戏真做了吧?我在旁边瞧得可清楚了,你对人家大献殷勤,嘘寒问暖的。我还以为你真喜欢上人家了。”卫沉鱼不急不慢地说了一句。
      
      “表妹,我这辈子只爱素儿一个人,我对她的心日月可鉴。若是没有素儿,我与明珠公主还可能在一起,但是我已经有了素儿啊,终究是孽缘。”他长叹了一口气,一副扼腕叹息的模样。
      
      卫沉鱼立刻后悔她刚刚吃石榴了,有点想吐。
      
      这不要脸的玩意儿,还真以为自己是雄孔雀了,只要开屏就招人喜欢。
      
      “无论如何,你是无法悔婚的。皇上下的圣旨,抗旨不尊是要掉脑袋的。为了素儿,你就忍一忍吧。”
      
      三皇子沉默了片刻,任命地道:“我知道,可是无论我怎么跟素儿解释,她都不相信我与明珠公主只是逢场作戏,她认定了我就是与明珠公主珠胎暗结了。”
      
      卫沉鱼心痒痒,其实她有很多话可以忽悠三皇子,但是刘崇光也在外面,她说什么都能被听见,所以就不好开口了。
      
      “那能怎么办,日久见人心。终究是表哥做得太过分了,让人产生了误会。”
      
      她反正是不会承认是她一手促成的,这时候所有锅都得三皇子来背。
      
      三皇子心乱如麻,他看着烛光下冷静的卫沉鱼,眼眸一亮:“我有个主意,不过要委屈一下表妹了。”
      
      卫沉鱼一看他这副蠢样儿,不由得眉头跳起,这蠢货不会又起心思了吧?
      
      “不如我去求父皇,把表妹一同纳为侧妃,这样素儿就不会认为我一心喜欢明珠公主了。你进了府,正好可以与素儿继续做手帕交,平日里还方便劝她。”
      
      卫沉鱼真想抄起茶盏往他脸上泼,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三皇子,万万不可。郡主一心为你与皇子妃考虑,你怎可让她以身犯险?”
      
      她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倒是候在外面的刘崇光开口替她说了话。
      
      “表哥,刘统领说得对。我嫁过去的话,素儿就不会再相信我说的话,以后我也更不能再劝你们和好了。毕竟身份不同了,我说什么都会显得另有企图。”卫沉鱼继续冷静地劝道。
      
      “表妹说得也是,妻妾没有一家亲的道理。”这傻缺终于反应过来了。
      
      “其实表哥纳妾也是有好处的,你不喜欢明珠公主,那自然不能把她当妾。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相处便是,日久见人心,素儿自然能察觉出你的真心。况且你莫要忘了,你跟我说的话,素儿她——”
      
      她说到这里,自然不好再说,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示意他素儿心里有别人。
      
      “明珠公主都在你身边了,你有什么想试探的,或者想让素儿在意的,都方便进行。”
      
      三皇子拍了拍手,激动地道:“你说得对,我要回去找素儿理论理论。凭什么她可以想着别人,我就不行?她还敢撵我出来,真是给她脸了,她算什么东西!”
      
      他说完这句话,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哎,表哥!”卫沉鱼心里为他鼓掌,面上还得装作一副担忧的模样,直接追了出来。
      
      不过她肯定是追不上的,还站在门口长叹了一口气,对着刘崇光道:“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要不然他怎么那个反应?”
      
      刘崇光摇摇头;“你还是不要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了,我看他自己就挺糊涂的。”
      
      卫沉鱼耸了耸肩道:“糊涂是真糊涂,我不想掺和也得掺和,你以为表哥和素儿会放过我吗?除非我找个人嫁了,说起来上回素儿想撮合我和刘志的,哪知道他竟然喜欢一棵树。”
      
      刘崇光眉头紧皱,脱口而出道:“刘志不能嫁,他不是良配。”
      
      “不是吧?素儿明明跟我说,他是你们刘家最好的男人啊,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卫沉鱼不相信地反驳道。
      
      她得给刘崇光上点眼药,总觉得这位大兄弟是干大事儿的,而且她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得保证刘崇光跟自己是一国的,至少不能去帮刘素儿。
      
      刘崇光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几分,有些恼怒地道:“他就是草包,刘家靠他迟早杀人放火。还有刘素儿说的话,你最好别信,她——”
      
      他停顿了一下,才道:“也不是个好人!”
      
      卫沉鱼沉默了片刻,低着头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再抬头的时候,眼睛已经红了一片。
      
      “其实我是知道的,素儿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喜欢我,甚至还有点讨厌我,希望我过得不好。可是我只有她一个手帕交,表哥还总让我劝她,我能怎么办?若是我的名声再毁了,这辈子恐怕真的嫁不出去了。”
      
      她说完这些话,眼泪就落了下来,她立刻抬手擦过去。
      
      冷风吹过,卫沉鱼似乎冷静了一点,她抬起头冲着刘崇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跟你说这些做什么,让刘统领见笑了。天晚风凉,回去的路上小心些。”
      
      她冲着他福了一礼,目送着肩宽腿长的男人离开。
      
      看着那道挺直颀长的背影,卫沉鱼不由得舔舔嘴唇,双眼冒光:可惜了,她上辈子都没体会过双修的滋味,眼前这男人看着好像还不错,特别是眉间那颗小红痣,不知道激动的时候,会不会充血?

  •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二十个红包掉落~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