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宠你一人(快穿)》盛世清歌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0-07 08:00: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3 ...

  •   
      刘志被抬走的时候,树上流着一摊血,他之前是脱光了裤子蹭的,当时在场的人都看到他烂成了什么样儿。
      
      “刘志,许莺莺呢?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她在哪儿?”
      
      刘素儿几乎要被他气的吐血了,她浑身的血液都往头顶上涌,身上发寒。
      
      完了完了,原本想看许莺莺不检点,结果变成了刘志光屁股,刘家的名声完了。
      
      “我的树,你们不能把我和树树分开。它就是我的正妻,还有地上的小花小草是我的爱妾,你们怎么能这么残忍!我的贤妻……”
      
      刘志根本听不到刘素儿说什么,只是疯狂地挣扎着,前面都被树皮刮成烂肉了,他嘴里还叨叨着不要分开。
      
      最后是其中一个带刀侍卫看不下去了,一掌把他劈晕了。
      
      “臭小子,喊什么喊。得亏老大不在,不然他得弄死你,丢光了刘家的脸!”
      
      皇上身边的带刀侍卫,不少都是有本事的世家子弟,他口中的老大显然是刘崇光了。
      
      在刘素儿的强烈要求下,这群侍卫又在附近绕了一大圈找人,但是并没有看见卫沉鱼的身影。
      
      最后刘素儿不甘地带着人回去了。
      
      此刻的卫沉鱼正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几十米高的树顶上,上面好冷啊,用匕首抵住她脖子的人更冷,跟个大冰块一样。
      
      等底下恢复成一片寂静,他才抓着卫沉鱼一跃而下。
      
      “你是什么精怪变的?为何会蛊惑人心?”男人皱着眉头。
      
      卫沉鱼摇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不爱女人,不爱男人,就爱花草树木和蛇虫鼠蚁。这句话是你说完之后,刘志就疯了,他最好色。怎么可能对着一棵树动情?我都看见了,不要狡辩。”他压低了嗓音,眯起眼睛看着她。
      
      卫沉鱼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娘的,这大兄弟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正好在她给刘志催眠的时候赶到。
      
      像刘志这种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男人,理应得到烂掉的下场。
      
      爱护花草树木,人人有责。
      
      她虽说法力不在,神魂不稳,但是好歹之前也是修士,仅存的那一点力量,都用来给刘志那小畜生催眠了,结果还被人给抓到了。
      
      而且还偏偏遇上了刘崇光,这大兄弟悄无声息的,真的跟鬼魂出没一般。
      
      “看着我的眼睛,我什么都没看见,只是恰好遇到了迷路的许莺莺,带她回去。”
      
      卫沉鱼没办法了,只好再来一次催眠,她真的是用命来蛊惑人心了,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魂力,全都用给刘家的混蛋们了。
      
      她的眼睛里一下子变得漆黑,带着他沉沦,只有一点荧荧烛光,照亮前程的路途。
      
      他跟着那点烛光往前走,似乎是一个漩涡,即将要深陷其中。
      
      卫沉鱼看着他这傻乎乎的模样,不由得轻松了一口气,幸好她的催眠还是管用的。
      
      “好了,背着我走,我好累啊。连匹马都不留下来,等待会儿出了林子,再放我下来。”她毫不客气地吩咐道。
      
      她刚想抓着他的手臂,让他把匕首放下,结果匕首却反其道而行之,往前送了几分,与她的肌肤更加亲密地接触。
      
      “你还想蛊惑我?狐狸精?”刘崇光丝毫不为所动,还是一副冷面杀神的模样。
      
      卫沉鱼愣了一下,她的催眠竟然不管用了!
      
      是她的魂力太弱了,还是眼前这男人意志太过坚定?
      
      “你,你怎么不能用?”她一下子慌了,眼看刘崇光一副要杀了她一了百了的架势,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反驳道:“胡说八道,我要是狐狸精的话,你怎么还好好的?”
      
      “那是你功力太弱,刚修成人形?尾巴都露出来了。”刘崇光眯起眼,还冲她身后看。
      
      卫沉鱼冲他翻了个白眼:“我不是狐狸精,我也没有害人啊。我天生福气旺盛,谁想欺负我谁倒霉。方才若不是刘志想要轻薄我,根本不会出现那种事情。还是说你们刘家的男人都是一个鼻孔出气,帮亲不帮理,要联手欺负我这个弱女子?”
      
      最后刘崇光还是把匕首收了回来,并且将她带出了森林里,毕竟她说的事实,的确是刘志罪有应得。
      
      “刘素儿她哥,我不与你一起出去了,以免惹麻烦。素儿不喜欢你身边有别的女子。”在密林的出口前,她停了下来。
      
      刘崇光皱皱眉头,冷声丢下一句:“你老实点,不要被我抓到你做坏事。”
      
      他抬脚就要走,身后的女子又喊住了他。
      
      “你是不是猎了很多野物,你帮我保守秘密,我给你做野味吃。要那种大雁或者野兔,肉嫩而且紧实,烤起来特别好吃……”
      
      她说着自己都开始流口水了,自从她辟谷开始,就不能再吃这些东西了,反正这个世界不要修仙,野物体内有杂质也没什么关系,就当是美容养颜了。
      
      “喂,我手艺很好的,保管你吃得舌头都能咽下去!”卫沉鱼追着他喊,前面的男人都没任何反应,脚步也没停一下。
      
      “切,不识好歹。”卫沉鱼嘀咕了一句。
      
      当天晚上,刘崇光换防回来的时候,几个兄弟坐在篝火旁,正大口吃肉,一人一小碗酒,小口小口地抿着。
      
      他们这些侍卫一天也只有这一点时间消遣了,酒还不能多喝,只能碰碰嘴唇解馋。
      
      “哪来的烤肉?”他的鼻子很灵,大老远就闻到一股异香,显然是用了什么特殊调料做的。
      
      “今儿在林子里迷路的康阳郡主让人送来的,说是感谢我们进去找人。说实话这姑娘会做人,我们当时都去救人了,没顾上找她,后来还是她自己出来的。”
      
      其中一个侍卫大剌剌地开了口,结果就被人咳嗽着阻止了,要知道救的那个人可是老大的堂兄弟,喊他们去找人的是老大的继妹,这两人可都没送东西给他们,只有这位不姓刘的康阳郡主会做人。
      
      “哈哈,许家的厨子手艺可真好啊,这肉香的很。就连望京最好的酒楼大厨都做不出这手艺来啊。”那个人立刻干笑了两声岔开话题。
      
      “对啊,老大。康阳郡主的丫鬟还特地包了两个说给你与副统领,是你们二人统领有方呢。这个是你的。”
      
      侍卫挑出了一个树叶包递给他,他也不客气,席地而坐,直接打开。
      
      就见里面是一个长了嘴的野鸭头,一个鸭舌,和两个鸭脚。都烤的干瘪瘪的,一看就没什么吃头,最多尝尝味儿。
      
      副统领正好也开了属于他的那个树叶包,里面是几块撕好的鸭肉,与其他侍卫分到的量差不多。
      
      “哈哈哈,老大你得罪人了吧?”周围的兄弟毫不客气地嘲笑他。
      
      刘崇光勾了勾唇角,想起之前出林子之前,卫沉鱼对他的恳求,隐隐有了几分笑意,又怕人看见,立刻抿抿唇,将那抹笑纹隐藏起来。
      
      他一把抢过副统领手里的烤肉,狠狠地咬了一口撕下一大块,面无表情地道:“我得没得罪人不知道,反正你得罪我了。”
      
      “啊,老大你太过分了!”
      
      副统领立刻怨声载道起来,不过却也不敢虎口夺食了。
      
      刘崇光尝了一口之后,就彻底停不下来了,看样子那精怪小丫头没说谎,口味的确很好。
      
      ***
      
      刘志光天化日之下,玷污了一棵大树,并且把自己的根都搓烂了。
      
      这事儿闹得太大,根本遮掩不住,很快便传得满城风雨。
      
      皇上震怒,这次事件影响太不好了,更何况此次狩猎是与邻国使臣一起的,让别人都看了笑话。
      
      刘素儿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等刘志好不容易被太医救醒之后,刘素儿根本没顾上安抚他,反而破口大骂。
      
      “你个蠢东西,我特地给口脂里下了药,她身子一软,还不是任你施为,你竟然却对着一棵树发情,你还是不是男人?”
      
      刘素儿那药是特地跟自己娘亲要的秘药,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回去也不好跟婶娘交代了,简直可恨。
      
      卫沉鱼自然知道那口脂有问题,不过她很快就拿锦帕擦干净了,还趁机将那一小盒口脂从刘素儿的身上顺走了,以后肯定能用得上。
      
      她正把玩着这小小的口脂盒,就听外面传来喊声。
      
      “表妹,你在吗?”三皇子来找她了。
      
      卫沉鱼眉头一挑:“表哥,我在,进来吧。”
      
      “表妹,庆国进献的夜明珠,刘国上供的红珊瑚,楚国呈上的猫眼石,你喜欢哪个?喜欢哪个表哥就给你哪个。”三皇子进来之前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不过面对着卫沉鱼的时候,脸上再次戴上温文尔雅的面具。
      
      卫沉鱼撇了撇嘴,好家伙,这不要脸的还不放弃,又想拿她来刺激刘素儿了。
      
      “表哥开什么玩笑,你若有这些好东西,都应该给素儿啊,她最近应该心情不好吧?”
      
      “不管她,给她她也不会高兴,让她忧愁的事儿又不是这些身外之物。”三皇子赌气道,他之前又不是没送过,送了无数好东西,的确能搏美人一笑,可是笑完就忘,对他依然不咸不淡,还是偷偷想着她自己的心上人。
      
      他堂堂三皇子必定是不能认输的,她有心上人,他也得有白月光,好好地气气她。
      
      “表哥送这些东西给我,是想让素儿吃醋吧?”她眨了眨眼,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
      
      被猜中心思的三皇子,莫名有些心虚,干笑道:“表妹说什么呢,没有的事儿,表哥从小就疼你啊。”
      
      卫沉鱼挥挥手:“我晓得表哥的心思,表哥说的三样东西,我都喜欢。表哥看着给吧,我最了解素儿了,完全可以给表哥帮忙。不过我也得看表哥有几分诚意了,诚意越多,我给表哥的帮助越大。”
      
      她眼珠子一转,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既然三皇子和刘素儿这夫妻俩,硬要拉着她玩儿三人行,那她索性就顺了他们的意。
      
      不过三个人的世界,就得承受她的明枪暗箭。
      
      三皇子一怔,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喜。
      
      他之前试过许多次,但是卫沉鱼都避他如蛇蝎,根本不配合,让刘素儿吃醋的功效也大打折扣。
      
      如果她愿意扮演白月光,那也让刘素儿尝尝枕边人心有他人的滋味儿,以后肯定会更加珍惜他。
      
      “莺莺,你真好!放心,等我与素儿真的两情相悦时,表哥定给你选个好夫婿,坚决不会让人欺侮了你。”
      
      三皇子喜笑颜开地走了,临走之前还放下大话,差点让卫沉鱼把口水啐他脸上。
      
      不要脸的东西,她若是没有好夫婿,也是被三皇子两口子闹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三更啊啊,大佬们别忘了留个爪支持一下大福歌,我极度缺爱中~
    你们多爱我一点,明天继续三更约啊~
    本章随机掉落二十个小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