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冰封之龙 ...

  •   从空中俯瞰,天山也是漫山雪白,只是苍茫云海间,几座宫殿雄伟壮观。一只雪白的鸟儿扑闪着翅膀,东躲西藏,方才飞向一座矮小宫殿时,被两个仙门弟子看到,幸亏闪得快,否则想是被捉去烤着吃了。 
      
      原以为幻做小鸟,便能自由出入宫殿,却不知这海拔几千丈高的天山上原是没有飞鸟的,幸亏那两个仙门弟子只是想捉她烤了,要是遇上道行高的看出她的真身,怕是要惹大麻烦了。
      
      乱飞一通后,终于觅得一处无人的小院落,梨霜停在树枝头歇口气,脑袋晕的慌,想来鸟儿最高能飞的那点距离,她还是承受的住的,只是方才那番无头苍蝇般乱窜让她下定决定,今后干脆变个蝴蝶飞蛾较为妥当。
      
      在天山上空闲逛了一番,发现,天山其实也就是一座仙人较多的雪山而已,并无其他特别的地方。正想着,离开也好一会儿,应当回去了,振动了两下翅膀,准备飞走,却不料,身后一道杀气逼近,回头一看。娘哟!这不是阿年的大鸟坐骑吗?怎的如此这番凶神恶煞?倏的想起,自己此番也是一只变幻的小鸟,莫不是......糟了,莫不是这大鸟将她当成它的盘中餐了?!
      
      说时迟那时快!梨霜一个机灵闪开了鸿鹫的攻击,鸿鹫狼狈的栽入树枝堆里,梨霜见势趁机奋力扑扇着翅膀逃走。可惜鸿鹫片刻就脱了身,又是一番穷追猛打的攻击。梨霜气急败坏中又不免害怕起来,故而便忘记自己应该幻回人形。
      
      逃窜之际,发现自己竟身处一片没有宫殿的竹林中,正叹然于冰寒天山竟有此番世外竹林时,却见身后鸿鹫仍不甘放弃,追着梨霜飞进了竹林。
      
      眼看四周都是翠绿拔高的竹子,前方一片茫然看不清。焦急之下,梨霜闪过杆杆笔挺的大竹,飞进那片茫然中。大鸟见之,凶猛之势不减,也一头窜入。却不料,还未进得半分,便被无形的结界强力反弹,重创落地。
      
      飞入结界内的梨霜才不管后头有什么动静,她只知晓,若是慢下半分,那骇人的大鸟就要将她裹入腹中了。飞了片刻,梨霜开始觉得身体有膨胀之感。莫不是术法失效?要变回人身了?
      
      才这么想,就一个急坠落地,生生砸在一片坚硬的土地上!
      
      “这次真真是疼死本仙了。”
      
      梨霜跌坐于地面,摇头晃脑一番,将全身各路筋骨掰回原位后,才细细打量四周陌生的风景。身后是方才那片不惧严寒的竹林,这身前却也是别有洞天,满目山石瓦砾中,亮堂堂一个冰洞赫然入目。
      
      原来这天山上,也同雾仙山那般是有冰洞的,只是不知天山的冰洞,跟雾仙山的冰洞有何不同。既然是出来长见识的,那就应该好好进去打量一番,若是发现比雾仙山中更加了不起的奇珍异宝,回去跟义父交代的时候,也好证明自己此番出来是来对了。思及此,她便踏步走进了冰洞。
      
      “啊嚏!!啊嚏——嚏——嚏——” 一个喷嚏响起,冰洞毫不客气的回应她好几个喷嚏的回音。
      
      这天山也不比雾仙山寒冷多少,怎的这冰洞的寒气却是毫不逊色,甚至比雾仙山的冰洞更胜一筹。梨霜紧了紧衣裳,掂量着应不应该继续前行,却见洞中明亮澄澈,坚冰垂帘,晶莹的水滴顺着冰柱尖端滴落的瞬间散发耀眼流光。
      
      果真是连景致都更甚一筹,理当继续前行。于是,耐着寒气,她走到了冰洞最深处。前方像是另一个洞口,梨霜快步疾走,想着快点瞧瞧。不敢跑,是因为冰洞地滑,她怕一个不小心摔倒。
      
      “哇!!”
      
      终于走出洞口,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五彩琉璃般夺目的坚冰,想她几千年来,还没见过彩色的寒冰,这外界的事物果真是不负所望的奇特啊!
      
      正迈出步子上前,却听脚下咕噜咕噜碎冰掉落的声音,原来,梨霜站的只是洞口的一方冰崖,她小心翼翼的跪在冰面上,轻轻的探出脑袋,虽然自小就怕高,但此时此刻,怕高的情绪远远影响不了她好奇的性子。
      
      “这...这是什么?” 冰崖离地面不高,只是这数丈高的冰谭底中,竟然是一只巨大虫兽盘身封于潭底,方才令她惊叹不已的五彩坚冰,原是这潭底四周五个不同颜色的珠子折射而上的光芒。
      
      她抬眼望了望,四周寻来,却无任何走下冰谭的路子,看来应当再次使用变幻术。片刻后,便见一只素色白蝶翩然落于冰谭之上,幻成少女。
      
      梨霜蹲下身子,使劲睁大双眸,隔着这不知几尺厚的冰谭瞅着,恨不得在冰面上盯出个窟窿来,却愣是看不出潭底的虫兽是什么物种。
      
      依稀可见的是虫兽身上熠熠生辉的晶亮鳞片,锋利爪尖透着光芒,头上那对白玉琉璃的犄角璀璨。一双眼眸紧闭,恍若是一个活物沉睡于冰谭而已。望着那冰潭之中紧阖的双眸,她的心居然有些砰砰跳,奇怪...莫不是自己竟好色到人畜不分的地步...
      
      “本仙活了几千年,从没见过在如此争光耀眼,身如白玉的漂亮虫儿,此番出来真真是长大见识了!”
      
      梨霜这头趴着看完,又挪到另一头。阿年说过这天山是门派之山仙人众多,想必这稀罕的大白虫定是哪个仙门高人的宝物,不料此番却被她误打误撞发现了藏宝之地,如此稀罕之物想必定有非同寻常的功效,只是如此庞然大物她也只能多看几眼解解眼馋了。
      
      “都怪义父一直不肯教我仙术,否则,此番定能施个仙法将这稀罕白虫收入囊中,啧啧,可惜啊可惜!”
      
      正摇头叹息之际,眼尾余光突然捕捉到一枚晶亮。
      
      差点忘了,方才在冰崖往下望时,就见这几颗光彩夺目的琉璃珠子!
      
      “嘿嘿,此番也不尽然失望而归,这里有五颗珠子,就送我一颗。”
      
      冰谭周围悬着五颗彩珠:金,赤,青,朱,蓝五个颜色,颗颗璀璨透亮,不相上下。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梨霜选定那颗泛着红光的珠子准备下手,本想不应不问自取,只是想起阿年说过这天山仙人貌似并不大度,若先告知定然不肯相赠。故而,先取后求,方是上策。
      
      “哟!好一颗沉甸甸的红珠,带回去给烟姐姐她肯定欢喜。” 言罢,便将夺目的琉璃珠藏入随身的布兜里。
      
      收好珠子,她再次不舍地走向冰谭,如此罕世珍物,叫她怎能不多看几眼。
      
      “漂亮的白虫儿,可惜我术法不精,想来此番咱们定是无缘了,若你有灵性听得到的话,就自己破出潭底,跟我走罢。”
      
      一番自言自语后,梨霜转身,满足的颠了颠布兜里的珠子,正作势施法时,却感到周身一阵轻微晃动。惊望四周,却见并无任何异常,难道是自己做贼心虚产生心理作用了?此地应是不宜久留。
      
      梨霜收回视线,定了定心神,竖起二指再次做法,却不想,冰谭底,一双紧闭的黑眸骤然睁开!
      
      口诀还未念完,一股强烈冲击力将她整个人甩向冰壁。梨霜瘫落在地,一口鲜血吐出,五脏六腑皆被震荡一番,忙抬头瞧,不由得目瞪口呆,震撼万分!~
      
      只见五彩琉璃的洞顶,方才潭底那条白色大虫已然破冰而出,盘旋于半空之中,周身流光四溢,仙气逼人,巨大的身形竟是比沉睡潭底时还要大上几分。
      
      白龙身形矫捷,四只大爪所到之处,无一不是冰碎柱毁,山塌墙裂。
      
      梨霜处于震惊中久久还不了神,遂见白龙飞至谭面,将周围四颗璀璨琉璃珠吞入腹中,又绕着冰潭盘旋一圈,遂又发现什么一般,朝梨霜所处方向来势汹汹扑面而来!
      
      梨霜惊慌失措中尖叫出声:“大神饶命!大神饶命!小仙只是路过此处,无意冒犯,打扰大神好眠,大神饶命!大神饶命啊!” 她吓得求饶声中甚至夹杂着哭腔。
      
      “是你放我出来的?” 白龙靠近她,龙须拂过她的脸颊。
      
      “小仙不是故意,大神...别吃我...” 她抬起手捂住脸,白皙手腕上系着银白透亮的手绳。
      
      白龙双眸瞪大,开口温和道:“我不吃你,过来。我带你出去。”
      
      “哦...哦...” 梨霜讷讷点头。
      
      白龙将她抓上背转身飞于洞顶,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仰天长啸,破开冰洞冲天而去。梨霜紧紧捂耳闭眼,再睁眼时自己已经坐于竹林之外。
      
      “你叫什么名字?” 白龙四只大爪落于地面,龙尾高高扬起,龙须在她眼前飘荡着,这感觉还真有点熟悉。
      
      “我...我叫梨...霜..”伤势过重,突然一阵眩晕袭来。只见眼前的白龙忽然变成好几个,梨霜一个白眼终于晕了过去。
      
      “竟如此不济。” 白龙前爪一扬打算将她一并带走,却忽闻身后急促追赶之声。望了望地上面色惨白的小女子,张开龙口吐出仙气渡与她,继而飞身腾跃没入云端。
      
      “小梨子!” 鸿鹫大鸟在载着方君年扑扇而来。不待鸿鹫落地,方君年急切地跳下地面,扶起梨霜,只见她面色惨白,嘴角淌血,心中更加慌乱痛惜,探了探她的印堂,方君年刻不容缓将她抱起越上鸟背:“鸿鹫,回洛邑!”
      
      方才硬被那元玑子留于殿中听他惊叹万年雪莲的灵力妙处如何胜过天山雪莲,长篇大论一番下来愣是耽误了不少时间,也难怪小梨子初来乍到耐不住。当他一路寻来无人时却听一声石破天惊的龙吟传入耳畔,心下顿时大惊。
      
      ------------------------------------------------------------------------------
      
      “这是怎么回事!?”鹤发童颜的天山掌门元玑子神色震惊飞出大殿。
      
      “报!!!禀报掌门,后山竹林禁地结界被破!”一个仙门弟子神色慌张跑来。
      
      “什么!?那结界是创派师祖陵墓之地,是谁破了那万年冰咒界?” 元玑子大惊失色。
      
      话音未落,遂见愁云暗天之上,一抹白光飘过,急如星火,转瞬即逝。
      
      “那!那是什么!?”四下众人无不大惊失色。
      
      ......
      
      九重天上沧澜大殿,八卦道袍的鹤发老者,战甲披身的威武神将,手持经卷的偏偏公子,还有那身姿婀娜的美貌仙子,各路神仙依次排列辉煌壮阔的大殿两侧。
      
      “今日各路仙家聚集前来所谓何事啊?”
      
      大殿上方一人头戴金冠,身披黄白锦衣袍,浓眉细眼。身为三界之主,神情却十分萎靡。众仙皆知,天君贪图享乐荒废朝政,若不是神龙族已无后人,而天君背后又有四海龙族之力,众仙怎会服从。
      
      “启禀天君,昨夜主星位移,人间传来震天龙吟。” 一个鹤发长须,手执拂尘的老者,从列仙中走出。
      
      “震天龙吟?估计地海龙族又兴风作浪了...若是没什么影响就随他去吧!” 帝诸道。
      
      “陛下,地海龙族虽驰骋人间四海却未归入仙班,那声龙吟声势浩大,这世间各处生灵皆闻之。老臣夜观星宿,发现诸多陨星移位,觉得此事非同一般,陛下应当派兵到人间巡查声源。”
      
      “是啊!此事非同小可!非同小可。” 众仙议论纷纷。
      
      “嗯...老君所言极是,斐策星君何在?”
      
      “臣在!” 一个样貌俊秀的年轻男子,身着墨色官服,低头拱手。
      
      “你司掌星宿方位,可知陨星移动是何未数?”
      
      “这...星位挪移并不能肯定未数,但昨夜星象却是大凶之兆。”
      
      “什么?大凶之兆?如何大凶快些道来!” 帝诸惊愕,“世主之星移位十重天!天下将至浩劫!” 斐策正色言辞。
      
      世主星决定六界生态起伏,传闻上古神界覆灭时,世主星从九十九重天上掉至九重天,然而此番移位,又会是什么景象呢?
      
      “启禀陛下!天山元玑子求见!”
      
      话音刚落,便听得殿外小兵通报,帝诸蹙眉:“快宣!”
      
      不会儿,便见一个鹤发童颜的道人疾步入殿。
      
      “小仙元玑子参见天君!”
      
      “免礼!你便是天山现任掌门元玑子?何事快些报来!”
      
      “启禀天君!昨日天山禁地结界不知何故被破,那禁地本是小仙师祖陵墓之地,昨日却不知为何突现白龙神迹!小仙惶不知措前来禀报!” 俯首之人迟迟没有抬头,只因上方那人未作任何表态!
      
      帝诸面色乍青,片刻后颤然起身:“可有详见其身?”
      
      “回天君,神龙如白光乍现,一瞬而逝,小仙未能详看。”
      
      “白光!?”
      
      “陛下!陛下!”
      
      帝诸颓然落座,举动惊吓各方仙人。
      
      见众仙面色疑惑,殿中一时议论纷纷,帝诸赶忙从震惊中回神,抚了抚金冠下的额头。
      
      “朕今日身体不适,元玑子,朕自会派兵下界查探,你且先回去。众仙也都回各自府邸,等事情查探原委后再商议吧!”
      
      “这...这...此事非同小可...怎能...”
      
      殿中虽仍有疑虑的争议,却都还是碍于天君颜面不敢直言。于是便有几个仙人带头恭送,众仙也就纷纷俯首作揖。
      
      ....
      
      浪拍礁石,潮声如曲,阵阵拔动着他的心弦。海风将玉白锦袍的袖摆吹的呼呼作响,一个傲岸高挺的身影凛然屹立在千山一碧的悬崖之巅。
      
      那人负手而立, 白衣染雪,绝净出尘,身后墨发遇风而飞逸。
      
      面若冠玉,目光清冷,一双黑眸沉静如夜,仿佛要将眼前一方海域看穿。
      
      思绪空如白纸,亦不知他是要这么长久的站在崖岸上,还是该做些什么?
      
      可是如今,又有什么,是他能做的。
      
      九重天上已是他人之所,四海八方也被各持一方。
      
      如今天上地下,四方地海,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他就那么淡然平静地站在崖岸,望着一方海水。
      
      昼夜更替,潮涨潮退,直至树上最后一片枯叶掉落,直到鸿雁飞尽,直到初雪飘零......
      
      “殿下....殿下!”高亢的叫喊声从远处传来,打破他多日来的沉寂,却未见有人现身。
      
      洛衡终于移开望海的目光,随着喊声转头。只见一个墨绿衣袍,身高却甚是矮小的小胡子老头,恨不得化作圆球一般连滚带爬的朝他而来。
      
      小老头盯着洛衡的脸端详许久,最终像是确定什么了一般跪倒在地,嚎啕大哭:“真的是洛衡殿下!真的是洛衡殿下!殿下居然还活着!”
      
      “起来说话吧。” 洛衡弯腰扶起跪在地上的溟卜,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苍天有眼,殿下居然还活着!” 老龟溟卜激动不已。
      
      “恩...你过的可好?” 洛衡问道。
      
      “承殿下恩福,老奴过的很好,很好。天帝逝世后,夫人也不知所踪,老奴这几千年来,一直守着潋水宫寸步不离。数月前那声龙吟,老奴还以为是自己年老体衰出现幻象,若不是天界故友透露消息给老奴,老奴如何也不敢相信,殿下居然还活在这世上!殿下.....”
      
      “潋水宫还在?我母亲没死,那她如今在哪?”
      
      “老奴也不知情,天帝逝世后不久,夫人也失踪了,老奴派手下一些小妖四处打听也没找到,后来天界向外宣称夫人已随天帝而去,老奴才....”
      
      “母亲...若父神不在,她定然是不会独自存活。溟卜,可知父神是怎么死的?”
      
      “据天界传报的消息,天帝是因为殿下当年之死抑郁而终。”
      
      “什么?因我的死抑郁而终?” 洛衡神色复杂,终于抑制不住那份激动。
      
      “哈哈哈!”
      
      “殿...殿下...殿下节哀,天帝逝世已久,殿下莫要自责啊...”
      
      “抑郁而终...” 他面上带笑,笑中却是一番道不破的凄楚哀凉。
      
      “殿下...”
      
      “我父神,乃天界至尊,万龙之首,就算我的死带给他伤痛,也绝不会令他痛苦到不顾天下苍生散手而去,他爱这天下,爱这四海八方每一个生命。一生为天下共荣和平做了多少事情!可这天下苍生,却都相信他仅是因为丧子之痛伤心而死!”
      
      “殿下....”溟卜再次颓然跪地。
      
      及腰墨发随风而起,风开始起的大了些,将他一番动容尽数吹散。
      
      他轻笑一声,转身望向那方海水,神色恢复如初,紧阖双眸,将所有情绪收进眼底。
      
      “殿下...您?” 溟卜小心翼翼的问着。
      
      “回潋水宫吧。”
      
      “是,殿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