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偶遇离山 ...

  •   留下姐姐,让她自己来采药。师傅要对姐姐做什么呢?好邪恶...一想到这里她脑子尽是偷看到的凡人男女的画面。梨霜甩了甩脑袋,采好地心草放进篮子里。山路赶来已久本就乏得很,想着先坐会解解乏,她便找了块没有被积雪掩盖的石头打算坐下来。走近却发现一只通体晶莹,微微散发着寒气的小虫,正努力在粗糙的石面上奋力的蠕动着。
      
      冰蚕!
      
      梨霜心中惊喜不已,这雾仙山上奇珍异宝不少,但这冰蚕却是难见的,离上次捉到的那条已经时隔几百年了。随后捻了一片叶子幻做器皿,她蹑手蹑脚的靠近,酝酿一番作势捉拿时,那冰蚕却是一个神速窜到雪地上。
      
      “呀,好狡猾的家伙,看你往哪跑?”那冰蚕想是颇为有灵气了,见梨霜不罢休,轻盈的小虫身频频跃了三次,最终躲进小溪岸上的一堆衣裳里。
      
      梨霜追赶而来,见那小虫藏入布堆里,她得意之际恍惚回过神来。奇怪,怎么会有衣裳在这里?沿着地面的衣服看向小溪,却见一个裸着上身的男子站于溪中,手中拿着衣袍在水中漂干净。
      
      男子背对着他,一头墨发用白玉簪随意束起,背部肌肤白皙如玉,肌理分明,水滴从背脊滑落滴入溪中,这景象委实让人心旷神怡。
      
      上次凡人上山求药已经好些年了,这个凡人肯定也是来求药的吧。梨霜歪着头偷偷打量着他,身形跟义父差不多,虽不壮硕却也是高大挺拔的,肤色白皙,就是脸看不清。她怔怔的看了许久,突然觉得面上有些发烫。
      
      良久,她轻声问道:“你是谁呀?”
      
      忽闻稚嫩的女声传来,男子慌忙转身,先是一愣,又立即回过身去。梨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岸边的包袱和衣裳。便见他急忙上岸,拾起地上的青袍衣裳慌忙穿上。见男子穿上衣服,似是想到什么,梨霜作势就要上前。
      
      “姑娘莫要过来,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男子赶忙穿好衣裳转过身,只见这人面容清俊,气质温润,眉宇间透着清雅,骄阳之下那双眼眸闪过一丝蓝光。 梨霜顿时一惊,使劲眨眼再看,却见那男子的眼眸与凡人无异,自己看错了?
      
      他轻轻一笑,拱手对梨霜作了个揖,那一笑如浴春风,欲化冬雪。梨霜活了几千年都没见过这么儒雅好看的男子,比义父还要好看许多。
      
      “姑娘可是仙?”男子谈吐斯文,语调温和。
      
      “是啊!你怎么知道?”
      
      “山脚凡人告知,这雪山之中居住仙人。”男子笑道。
      
      “哦!那你是上山求药的吗?”
      
      “正是,上山求取雪莲。”
      
      “你是哪里来的?”
      
      “从洛邑而来。”
      
      洛邑是什么地方,从来没听过,想是外界之人。雪莲花,义父的冰冻里很多。可义父经常嘱咐,凡不是从山脚凡人村里来的人,都不能轻信,十有七八是个坏人。
      
      她正估摸着主意,却见男子的衣襟处探出一个白嫩的虫脑袋,不就是那方才逃窜的冰蚕嘛?
      
      梨霜一个激灵,伸手就是一揪!那冰蚕虫身敏捷,赶忙缩回脑袋,在男子衣内蠕动。
      
      梨霜只想着,这冰蚕要是被激怒,咬了这凡人一口,那可就不得了!
      
      “姑,姑娘你这是做什么?”男子显然被吓到了。
      
      梨霜却是听不见般,她一个眼疾手快,用力将男子的衣袍从衣襟处从两侧扯开,蠕动在男子腰间的冰蚕见到光亮,瞬间窜入地面隐入雪中。
      
      梨霜气馁,抓着衣裳的手却忘记放开,见那男子面色绯红,这才不好意思的松了手。
      
      “那个,嘿嘿,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你没被咬伤吧?”
      
      男子整了整衣衫,绯红的面色缓和了许多:“在下不知姑娘在说什么,虽然在下玉树临风,可是姑娘此番委实...委实急切了些。”
      
      梨霜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急切?方才那番局势,我怎么可能不急切啊?”
      
      若是她慢一步的话,眼前这男子,怕已经命丧冰蚕毒下了。不过嘛,这人生的皮白肉嫩,星眸皓齿,若能娶回山...对呀!她差点忘记自己的小愿望了。
      
      “你可有成亲?”
      
      男子疑惑皱眉,摇了摇头。
      
      “如此正好,不若你便从了本仙吧。雪莲本仙这里多的是,你爱取多少取多少,权当是给你的聘礼,如何?”
      
      男子惊愕地望着她,想是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如此大胆的女仙。
      
      “不可以么?雪莲花珍贵的紧,给你当聘礼可是重礼,你要知道轻重。就你这凡人之躯,本仙子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你绑回去。” 梨霜得意地摸着下巴。
      
      原来这小丫头把他当凡人了,看来修为很是一般啊。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
      
      “梨霜,梨花的,霜花的霜。你呢?”
      
      “方君年。”
      
      “恩...如此,跟我回山吧?”
      
      方君年垂眸思忖了会儿,没有答话。片刻后拾起自己的包袱,笑道:“姑娘请带路。”
      
      ..........
      
      回山路上,小丫头叽叽喳喳喋喋不休,方君年则一脸温和的笑时不时附和几句,时不时点点头。
      
      “到了!进来吧!”
      
      院内,气氛尴尬的景易师徒被脚步声带回了神。
      
      见陌生男子随后而来,景易忙将梨霜拉到身后,赤烟也提起戒备上前。
      
      “两位不必如此,在下没有恶意,只是来求一株雪莲。” 方君年连连摆手,笑道。
      
      “公子气质不凡,不知从何而来?” 景易严肃道。
      
      “在下是修真之人,自人间而来。”
      
      景易将他一番打量,随后遣身后俩人进屋。屋内,梨霜耳朵贴在门板偷听。
      
      “听不见的,师傅早就走了。” 赤烟道。
      
      “什么?走了?”
      
      “是啊,应了那男子的要求,去冰冻取雪莲。”
      
      “烟姐姐好厉害,我怎么就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呢?”
      
      “你修为不够呀!平日里尽偷懒。”
      
      “才不是,是雾仙山太冷太沉闷了,不适合我修炼!要是咱们能搬出去就好了,我好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断不可以,念叨了这么多年还不死心,别说师傅不同意,就算师傅同意,你觉得你能走出山外那片迷雾林么?” 赤烟调侃道。
      
      “总有办法的嘛,方君年不就进得来么?他一定有办法!”梨霜顿悟。
      
      “你是说那个男子?” 赤烟恍悟,说起来,如果那男子是个凡人的话,他是怎么走进来的?
      
      谈话间,景易已经推门而进,手中多了一个小盒子。
      
      “义父?方君年呢?”
      
      “走了。” 景易拿着小盒子拐进炼药房,很是兴奋。有了如此珍贵的药引子,他定能让汐淘早日醒来。
      
      “走了?怎么可以?” 他明明说要留下来的。
      
      “梨子,见到陌生人的感觉很特别,姐姐也知道,不过那终归是个凡人,他们要来求药定要回去治病救人的。”
      
      “可是...” 梨霜一脸惆怅。
      
      “梨儿,地心草取来。”里屋,景易声音响起。
      
      “哦...”她失望地出门,望着远处茫茫大山与薄雾,顿生一计。
      
      “义父,我采错了,我再去采一次!”
      
      ....
      
      “方君年!方君年!” 她飞快地朝山门跑去,远处山门之外,方君年行走的背影闻声而止。
      
      “梨姑娘?”
      
      “等等我!”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身旁,兴奋问,“你食言!你说过要留下来做我夫君的。”
      
      “我...方才已经跟令尊提过了,令尊差点将我十根手指都剁了...” 方君年抬起两手,只见左手尾指荡然无存。
      
      “我的娘,我义父剁了你的手指?” 她惊呼。
      
      “正是,取得了雪莲,可令尊认为在下好坏难分,于是要我砍下一指以示真身。”
      
      “好可怜啊呀...那你以后没有一根指头,很伤心吧?”
      
      “唉...想我方君年,走南闯北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梨姑娘这么可爱美丽的仙子,只可惜如今看来有缘无分了。” 方君年摇头叹气的,看得梨霜一脸纠结。
      
      “你留下嘛,我会跟义父好好说的。”
      
      “若他剁了我十根手指,那我岂不...残废了...在下虽身无分文,却也凭一双手脚不让姑娘饿着,若是梨姑娘不嫌弃,咱们私奔如何?”
      
      “私奔?” 梨霜诧异,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可是抛下义父和烟姐姐,还有汐淘姑姑...”
      
      “外面的世界多姿多彩,比这单色雪山好看多了!放心!带你玩一趟,如果你玩腻了我再送你回来,来回不过几日功夫,令尊不会责怪你的。”方君年感叹道。
      
      “多姿多彩啊...”
      
      “是啊,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应有尽有。”
      
      “都有些什么?” 她一脸兴奋。
      
      “三言两语说不清,反正,没有你想不到,只有你吃不到。当然,有我方君年在,你想吃什么有什么,想要什么有什么。” 方君年贼笑,他说的可是人间,仙界之中他还是没那个能耐滴。
      
      “那你带我一起走吧!”
      
      “好!” 方君年转身念决,梨霜正诧异着他竟会术法时,便听得天空一时啼叫传来,一只毛发棕黑,尖嘴利爪的大鸟,双翅昂扬,直面扑来。
      
      这来势汹汹的大鸟正是当时被赤烟从半空打落的棕鸟,敢情她听见的那声救命不是幻听而是方君年的呼喊。棕鸟落地扑扇着,吓得她两步并跳,躲到了方君年身后。
      
      “梨姑娘莫怕,这是我的坐骑鸿鹫。来,我扶你上去。”方君年执起她的手,走向已经收翅落地的大鸟。
      
      “这大鸟好生可怕,我不坐,我不坐,它吃了我怎么办?”
      
      “哈哈哈,梨姑娘如此胆小。放心放心,我这坐骑不吃人的,若是吃人,我哪里驾驭得住它。”
      
      “你胡说,你刚刚明明使了召唤术大鸟才飞来的,你不是凡人,你是仙人。”
      
      “我可没说我是凡人哟。”
      
      “哼...”
      
      梨霜心中雀跃不已想要去外界,但还是迟迟不挪一步。地上的大鸟似乎也不耐烦了,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抖了抖翅膀。
      
      方君年见她还是害怕,无奈之际,便道:“咱们也出来好久了,你若不跟我同骑这大鸟,怕是你义父此刻若赶来,你就走不了了。”
      
      这话正中梨霜下怀,若是景易此刻赶来,真的是功亏一篑了。遂,她便僵硬着由方君年将她抱上了大鸟后背。
      
      “别怕!有我呢,不会掉下去的。梨姑娘也是仙人,怎的也怕高呢?”方君年见她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笑道。
      
      “我虽是仙人,却只会变幻之术,而且还是时间长了会打回原形的幻术。义父一直不肯教我其他术法。平时滚下山的时候,我也是闭着眼睛,心里是极害怕的。”
      
      “如此...害怕就抓住我的手,今后有我,不会让你一直用滚的,咱们有大鸟,可以飞。”
      
      方君年坐在梨霜身后,伸手环住她的腰,拍了拍大鸟的翅膀。大鸟起身,扑腾了两下,便载着二人,朝天山方向飞去。
      
      “梨姑娘莫怕,睁开眼看看,景色多美。”
      
      方君年的声音温和动听传入梨霜的耳畔,但她还是摇了摇头。
      
      大风吹着她的面颊,刮得有些疼,大鸟的背上虽软滑软滑的,却坐着不安实,就怕一不小心掉下去。
      
      方君年见她摇头心中一阵莫名,真是个奇怪的小仙子,什么术法都不会,竟然还怕高。欲作罢,遂又发现什么,便再次引诱她:“那是什么好漂亮啊!”
      
      梨霜被他惊讶的语调吸引,悄悄的睁开左眼。只见前方,一道弧状虹桥,横跨云海之上。
      
      “哇,彩虹!”
      
      梨霜双目睁圆,想来着几千年来,也不过在雾仙山见过两次彩虹,却不极眼前这般五彩缤纷,光芒万丈。
      
      叹完彩虹的美丽,她便收回视线,小心翼翼的朝下望去。
      
      只见依稀白云下,山川河流,青丘碧海,好不壮观,美得她的小心肝,一个劲儿逛跳,她赶忙捂住胸口,这种又欢乐,又害怕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没有初始那么害怕的感觉,梨霜便大胆了些不去抓方君年的手,遂低头看了看他环着她腰际的手,她惊奇的发现,方君年左手的尾指居然好好的。
      
      “方君年,你的尾指又回来了!”
      
      “恩...在下自带生长技能。”方君年赧然一笑。
      
      “咱们现在去外界了对么?”
      
      “咱们先去一个叫天山的门派。”
      
      “那是什么地方?”
      
      “也是一座雪山,同那雾仙山不同,天山上有门派,仙人众多。我本是上天山,向天山掌门求取雪莲丹一枚,可那天山掌门过于小气,说那雪莲丹乃他们门派宝物,一颗要聚两株天山雪莲凝练,若我要取,须拿一株万年雪莲去换。我寻遍大江南北,问遍仙人妖兽方才晓得,极北一处的雪山中有万年雪莲,想来这应是注定的缘分,不然我和梨姑娘,怎么可能相遇,梨姑娘又怎么会对我一见倾心呢?”
      
      “一见倾心?我有么?” 哪有人一见面就献出自己的心,那不是笨蛋么?
      
      “到了!”
      
      一阵寒意袭来,薄云下,竟是一座银装素裹的雪山。鸿鹫在山顶一座巍峨的宫殿大门前落地,二人跳下鸟背,鸿鹫展翅便飞走。
      
      两位守门的仙门弟子,上前来打量了他们一番,“请问两位是哪家仙友,上天山有何事?”
      
      “这位仙人有礼,在下方君年,半月前与贵派掌门有过协定,今日特地取来万年雪莲换取天山雪莲丹。”
      
      “仙友稍等片刻,我这就回去通报。”
      
      梨霜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只见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这天山也是雪山,却没有雾仙山那番灵秀沁心的感觉。
      
      不会儿,方才一个通报的仙门弟子回来,领着二人进了大门,一路上,梨霜的眼睛一直忙个不停,左转完右转,上转完下转。到了大殿前,仙门弟子示意梨霜在门外等候,方君年叮嘱了梨霜两句,便跟着其中一人进了大殿。
      
      等的有些久了,梨霜便耐不住好奇的性子,看着眼前这个严肃的仙门弟子,思索了一番,便客客气气的走近。
      
      “这位公子,阿年是不是还要很久才办好事情?那我可不可以去别的地方走走?我看看就回。”
      
      “姑娘抱歉,仙门重地,非本门弟子不能随意走动。”
      
      如此,我变只鸟儿飞进去,你也是不知的。梨霜心中暗自打算,只是这里耳目众多,要变也要找个没人的地方。
      
      “公子,其实我是想解手,不知哪里有茅厕?”
      
      “这....”仙门弟子显然被她坦然的言辞噎到了,面上窘迫,“如此,姑娘便随我来。”
      
      窘迫的仙门弟子将梨霜带到一处小屋子后,便在门外等候,梨霜四望无人暗喜,即刻立刻化身鸟儿,朝反方向飞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