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雪山藏仙 ...

  •   银装素裹,仙雾缭绕,一座座白皑皑的山峰层叠。山峰脚下,有一片万年长青的老树林,正值春日雪化,镀上那层的白霜已然在消散。
      
      几个似顶着雪帽的小茅屋,零零散散般坐落在见不得厚度的雪地上形成村落。雾仙村的生活男子,白天进林子打猎,女子便在家凿冰制水,兽皮为衣,肉为食,年复一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脚有四季,山中却是万年裹素装。虽是万年积雪,却长满了依寒而生的奇珍异草以便山脚凡人上山求取。
      
      村落里炊烟渐次,升起又飘散,沿着炊烟飘去的方向,只见一个正值及笄之年的少女身着宽松衣袍在山间踱来踱去。她头扎小发髻,皱着眉苦着脸,将一张绝色天姿半掩在俏皮面具下。手里拿着红萝卜一口一口地咬着,每叹一口气便带出热乎乎的白烟,小模样很是焦虑。
      
      只见她小身板动了动望向山脚一眼,将头上面具拉下。最后奋力闭眼默念口诀,小身体便缩成一团雪球,从半山腰滚了下来。
      
      这山路越发长了,难道随着年岁竟也长了身高不成?少女心中碎碎念着:快到吧,快到吧!我头要晕死了。忽然‘砰’的一声!雪白团子撞上了山脚的老树干。
      
      “我滴娘哟!疼死本仙了。” 少女蹲坐在地,用手揉了揉痛的发麻的额头。望了望四周,起身理了理鬓角,转身仰望山顶,嗤嗤笑了几声,便直奔林中而去。
      
      她是雾仙山上的小仙子,梨霜。
      
      ....
      
      厚积雪地上被她带出一行深浅不一的脚印,她一边啃着萝卜一边朝树林走去。她在雾仙雪山里整整生活了五千年,每十年方才能下山一次,而每次下山只是为了接她那个最亲最爱的赤蛇姐姐回山。
      
      “烟姐姐!烟姐姐出来,春天到啦!” 她扯着稚嫩的嗓音大喊。只觉微风拂过,林中传来沙沙作响声,良久后,一条赤色蟒蛇赫然出现树林半空。
      
      “傻梨子,肯定又迷路,姐姐的洞府你都来多少回了还记不住。” 赤蛇大口一张一合吐着话语。
      
      梨霜愣了愣,惊愕道:“烟姐姐,才十年不见,你怎吃的如此肥壮?”
      
      “姐姐原就是蟒蛇啊,如今已成年又加上师傅授我修仙之道,遂真身不比从前,只是比一般蟒蛇大了些许。”
      
      “原来如此。” 梨霜丢掉啃了一半的萝卜朝赤蛇奔去,不多时,便见赤色蟒蛇背上坐着娇俏少女朝雪山飞去。
      
      .......
      
      “烟姐姐,咱们这么快要回山了么?要不再去凡人村里玩玩吧?” 少女抱着赤蛇粗大脖颈,撒娇问。
      
      “万万不能!你忘记上次的教训了吗?你这贪吃的丫头带我去吃什么喜宴,结果咱俩在那村长的喜宴上都喝醉了酒,我还显出了原形,还好没伤到凡人,否则你姐姐我再修个五千个年也飞不了仙。”
      
      “烟姐姐,那是失误啊,我不知道你不胜酒量。你是不知道,如今村里都传出了谣言,说咱俩只蛇妖假装仙人到处骗吃骗喝。这下可坏死咱的名声,我觉着咱们应该去补救补救,怎么说咱们都是正规正统的仙人。”
      
      “好了你,我可不陪你胡闹,这会儿那个作为你义父,姐姐师傅的仙人,肯定守在山门口等着咱们回去,你哪儿别想去。” 赤蛇道完奋力朝山顶飞去,梨霜砸吧砸吧嘴失望垂头。此时,天际传来一声刺耳的鸟鸣,梨霜循声回头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只体型庞大的棕鸟朝她们这边扑扇而来。
      
      “烟姐姐!好大的鸟!飞向我们了!”
      
      “什么?!” 赤蛇闻言迅速扭摆蛇尾,那急速飞来的大鸟便被她这用力的一甩,从空中下坠。
      
      “姐姐,我好像听到有人喊救命!”
      
      “怎么可能?你听错了吧?”
      
      “真的,从那只大鸟身上发出来的!” 梨霜一脸惊奇。
      
      “山中修炼成人的鸟兽不多啊,咱们须回去跟师傅禀报。”
      
      “恩恩!”
      
      二人飞向山顶篱笆小屋处,孰知那被蛇尾从空中拍下的大鸟身上正好载着前往雾仙山求取仙药的年轻男子,此时一人一鸟从空中摔落纷纷跌入河流之中,十分狼狈。
      
      .........
      
      “义父!我们回来啦!” 梨霜挥舞着小手朝篱笆院外站着的高挑男子招手,他便是当年姑瑶山中的杨仙,景易。
      
      赤蛇落地,梨霜从蛇背跳下。红光乍现,赤色巨蟒已然不见,只剩一绯衣女子,身姿卓然,一头青丝披在身后,面容绝丽,一双星眸带着笑意。
      
      “拜见师傅。” 十年未见师傅,赤烟心中激动不已,她抱拳跪地。景易面色严肃望了二人一眼,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转身回屋。
      
      “姐姐,起来吧!义父进去了!”
      
      他竟走得无声无息,赤烟扬起苦笑,二人进了屋。
      
      “姐姐,这是我晒的茶叶,可香了!这是我晒的萝卜干,可好吃了!这是我偷偷在凡人拿的面具,你瞧!两个脸蛋画的红扑扑好可爱,姐姐喜欢吗?”她献宝似得把自己的宝贝都搬了出来,一脸期待地托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睛。
      
      “梨子真厉害!还会晒茶叶了,姐姐很高兴,但这面具虽然好看,你却不问自取是不对的。记住,今后不许这样,不是你的东西想要得到必须经过别人同意。”
      
      “我拿的时候正好没人,我用萝卜抵押,没事的!”
      
      赤烟捏捏她的脸蛋一脸苦笑不得,按仙龄自己年长梨霜多岁,加上梨霜身体长得慢,于是当赤烟都凡人十八娇女时她却还是个咿咿呀呀的小娃娃。自己看着她长大,陪着她长大,加上汐淘姑姑(景易的妹妹)仙体为凝,于是梨霜自幼便缠着她,对她好不亲近。
      
      “那好!吃的姐姐现在就吃了,面具你自己留着,这么可爱的小面具,应该让我这么可爱的梨子妹妹戴着。”
      
      “嘿嘿!那...那好吧。” 梨霜娇羞地捧起面具,很是欣喜。这面具她确实十分喜欢,只是再喜欢她也想跟姐姐一起分享。
      
      二人就着篱笆院里的小桌椅言话聊天,景易则关在屋内研究草药。
      
      “姐姐,义父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经常关在房里炼药。话说汐淘姑姑的肉身不是已经成型了么?只要时机到了自然能醒了,为何这次你回来,义父也不出来跟咱们说说的,好奇怪啊。” 梨霜一脸莫名,话说以前赤烟每次回山,景易都跟准备什么大事似得张罗吃食,床铺,连自己一身旧衣裳都会折腾干净的。这对名义上的师徒,在梨霜眼里,反而更像是朋友了。
      
      “这个,也许他还在生气吧。” 赤烟咬着萝卜干,一脸尴尬。
      
      “为何?”
      
      赤烟拨了拨发丝,慢悠悠道:“当时正是我蜕皮成人时,师傅怕我出什么差池,于是下山助我,岂料被林中毒蛇所伤。 我寻得师傅时,他已然昏厥,遂抬回洞中,施法散去师傅身上毒性。彼时,我自己也耗尽元气打回原形,怕师傅受寒,于是蜷于师傅身躯盘踞而眠。孰料休眠时又恢复人形,师傅醒来想是被我惊得不轻,气的面上发红,骂我时竟也结巴起来。”
      
      “竟有这等事,义父怎的从未提起过,他又骂你作甚?可是你救了他啊!”
      
      “凡人一向遮衣蔽体,那次我实属意外。师傅却骂我妖性难除,趁他昏迷之际轻薄于他。带着那张气红的脸回了雾仙山,至此之后他生了我数十年的气,在山中时每每见到我便借话避开。” 近几年来师傅对她的态度真的叫人捉摸不透呀。
      
      “这个啊...应该是义父脸皮薄,故而才避着姐姐的,没关系,你们是师徒呀!这有什么的,待会我跟义父说说去。”
      
      “不可!” 赤烟急忙道。
      
      “为何?”
      
      “梨子,你还小,你不懂的。”
      
      “我...” 其实她懂,不就男女之间那点事儿么?她平日里逮着下山的机会就溜进凡人村里,每逢夜晚上方揭瓦都能瞧见。瞧个一次两次还不明所以,瞧多了她就来劲儿。于是她如今唯一的心愿,就是找个乖顺听话的丈夫,娶回山。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二人赶紧噤了声。
      
      “梨儿。”
      
      “是!义父!” 梨霜赶紧起身。
      
      “怎...怎么办?”赤烟慌了神。
      
      “没事呀姐姐,你坐着,有我呢!”梨霜小声道。
      
      景易带着一身药草味踏出门,假意咳了两声,道:“梨儿,去山门外帮义父采点地心草,带上手巾,地心草毒性不容小觑。”
      
      “哦...好的!烟姐姐,咱们去采药吧!” 她挎起篮子蹦跶出门,却听身后景易说了句。
      
      “烟儿留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