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过年(3) ...

  • 作者有话要说:  《明知故爱》正式上市,今天当当网半价哦,喜欢的姑娘不要错过啊,只要11.4元!附链接(2013年4月23日)
  •   时间差不多了,叶惠德见人已到齐,就张罗大家入席,准备上菜。
      三张大圆桌,也没见有人分配座位,可是大家似乎都知道该往哪儿坐。
      叶以乔跟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坐在了最左边的一张桌旁,宋昊、叶思颖带着女儿欢欢与他们坐在了一起。
      叶思颖客气地与刘满双聊着天,宋昊则给大伯叶惠祥和一直沉默的叶思禾递了烟。
      他低声问道:“最近身体怎么样?”
      叶思禾微微一怔,回答:“挺好的。”
      “那就好。”宋昊拍拍他的肩,心中恻然,当年潇洒不羁的小伙子,如今已是年近不惑的中年人了,经过了当年的事,叶思禾早已褪去了嚣张狂傲,为人处事低调内敛许多。他受过严重的伤,身体一直不太好,十几年来从未断药,这时看着面容就有些憔悴,眼底黯淡无光,只有低头看着身边稚气的叶以乔时,脸上才会显露出一丝笑意。
      大家客气地说了几句,举了举杯子就动了筷,气氛并不太好。宋昊抬头望向另外两桌,似乎只能从那边感受到一些过年的喜气。
      
      叶惠珩夫妻、叶惠德夫妻和叶惠琴夫妻陪着叶老爷子坐一桌,叶惠琴还负责照顾东东,何棠管不了两个孩子,毕竟她还要照顾秦理。
      叶老爷子耳背眼花,行动不便,脑子倒还是清醒的,看着大包厢里自己的四个子女及孙辈都来了,心里高兴不已,一边吃着饭,一边就开始唠叨过去的事,忆起老伴后就老泪纵横了。叶惠德长年与父亲一起住,了解他的脾气,立刻开始调动气氛,大家纷纷向老爷子拜年祝福,说些吉利话,总算是让叶老爷子又乐呵起来。
      
      右边那桌则是最热闹的一桌了,三个年轻的小家庭挤在一起,连上小西西和叶思炎,足有11个人,他们也不嫌挤,说说笑笑间,一餐饭吃得格外开心。几个孩子年纪小,吃了大半个小时后就坐不住了,吵着闹着要去玩。
      秦琪的脾气像齐飞飞,活泼话多,屁股底下像是抹了油,一会儿窜到秦理身边,粘着“阿理爸爸”发嗲,一会儿又溜到叶思远身边,缠着“思远爸爸”撒娇,秦勉头都大了,看看儿子秦奋倒是规规矩矩地坐在桌边,晃着腿,乖乖地吃着爸爸喂的饭菜。
      陈桔乐坏了,扯着叶思远的袖子说:“你瞧奋奋那小模样,一本正经的样子和阿勉好像!”
      叶思远也笑了:“琪琪就像妈妈了。”
      “咱们铃铛也像你。”陈桔说着就把脑袋靠到了叶思远肩上,他的脚已经放下了桌,吃了一轮,大家已经开始聊天了。
      叶思远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咱们要是真有了女儿,肯定就像你了,不过我从小就得教她,女孩子呢要摆点架子,谈恋爱这事儿可不能像她妈妈,轻轻易易地就被男孩子给骗走了。”
      “讨厌!你什么意思呀!”陈桔懊恼地推了他一把,想到自己和叶思远初识时发生的事,她略微失神,真快啊,这都十多年了。
      
      另一边,秦理正在让秦琪表演节目,琪琪也很大方,一边唱歌,一边就跳起舞来,小女孩子细细的童音引来其他两桌人的目光,表演完毕,大家纷纷鼓掌,叶思炎开始起哄,让小侄子叶以庭也表演一个。
      叶以庭比秦琪小一岁多,陈桔把他推出去:“铃铛,给大家唱个歌吧。”
      叶以庭也不扭捏,唱起了幼儿园里学来的儿歌,一会儿比着小兔子耳朵跳来跳去,一会儿又比起了大花猫,喵喵地叫,唱完之后,大人们都夸赞不停,叶以庭有些害羞了,一头冲到了叶思远身边,把小脸蛋埋到了爸爸腿上。
      叶思远低头看着他,眼神里的宠溺完全都藏不住。
      
      叶以乔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他扭头对刘满双说:“妈妈,他们唱的歌,我都会唱的。”
      “嗯。”刘满双摸摸他的脑袋。
      “我还会唱其他儿歌呢。”叶以乔一边咬着荞麦饼,一边认真地说。
      可是,并没有人叫他表演节目,他很失落。
      
      齐飞飞终于答应带坐不住的秦琪出去玩了,这下子,叶以庭也跳了起来:“我也要去!”
      “走吧,你和琪琪姐姐一块儿去外面玩。”齐飞飞牵起两个孩子往外走,秦奋抬头看爸爸,说:“爸爸,我也想去。”
      秦勉微微一笑:“去吧。”
      秦奋立刻爬下椅子,追了出去。
      秦勉叮嘱着齐飞飞:“飞飞,看着他们呀。”
      “放心————”
      
      这家酒店大而豪华,年夜饭的生意也很好,来来往往都是客人,端着盘子的服务员也不停地走来走去。齐飞飞怕外面冷,也不带三个孩子出去,只是在酒店二楼大厅外面的小空地放他们玩。
      那里有一组沙发,齐飞飞坐在那里,打开手机看起了新闻,不时地抬头瞄一下眼前跑来跑去的三个小孩,嘱咐他们小心一点,注意安全。
      
      念幼儿园的小孩已经可以自己给自己找乐子了,没有玩具也没有游乐设施,他们也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游戏。
      秦琪俨然是一个大姐姐,她与叶以庭站在旋转楼梯上,玩着剪刀石头布,赢了的人往上走一步,看谁先到终点。
      就这么一个无聊的游戏,两个小孩也玩得不亦乐乎,秦奋还不太懂,只在他们周围钻来钻去,看着哥哥姐姐不停地猜着拳。
      玩了一会儿后,叶以庭感觉有人在看他们,他抬头往楼梯上看,原来是叶以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溜出来了。
      叶以庭盯着他看,突然想起他之前看到自己爸爸的空袖子时,害怕的神情,他依旧不痛快,就扭过头没有理他。
      秦琪也注意到了叶以乔,她倒是很大方,冲着他喊:“喂,你要不要一起玩?”
      叶以乔看看叶以庭,又看看秦琪,轻轻地点了点头,秦琪就跑上去把他拉下来了。
      “我以前见过你。我叫秦琪,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我叫叶以乔。”
      秦琪很惊讶:“你的名字和铃铛好像啊。”
      “啊?”叶以乔不明白。
      秦琪拉着叶以庭的手说:“这是我弟弟,他叫叶以庭,大家都叫他铃铛。我今年6岁,铃铛4岁半,你几岁啊?”
      叶以乔扭着手指,老实地回答:“我也6岁。”
      “咦?那你比我大还是比我小啊?”
      “不知道。”叶以乔是真的不知道,见叶以庭一直板着小脸在瞪他,他也不以为意,“你们在玩什么?”
      “剪刀石头布!你会吗?”秦琪简单地给他讲了游戏规则,他立刻就明白了。
      “会啊。”叶以乔笑起来,“我也想玩。”
      
      第一局游戏,秦琪和叶以乔玩,叶以乔胜。
      第二局游戏,还是秦琪和叶以乔玩,依旧叶以乔胜。
      叶以庭带着秦奋站在一边观战,这时有些看不下去了,老是大呼小叫地帮秦琪出主意,秦琪也不恼,干脆换了人,让叶以庭来玩。
      齐飞飞一直注意着楼梯上的情况,她自然看到了叶以乔,但是她向来豁达,也不清楚叶家多年前的恩怨,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叶以庭开始和叶以乔比赛,第一局,两个小男孩几乎齐头并进,临到结束前,叶以乔两次猜拳都赢了,终于第一个踏上了台阶。
      他很高兴,连赢了秦琪和叶以庭三把了呀,自然是得意的。
      叶以庭却不服气了,当即拉着叶以乔再来,这一次,他运气比较好,赢了比赛。
      这时,秦琪有些尿急,跑上了楼梯去沙发处找妈妈了,叶以庭和叶以乔就开始了第三局游戏。
      比到一半时,叶以乔领先,他连着猜赢了两把,离终点只有三个台阶了,叶以庭还落后他四个台阶。
      两个人都是聚精会神地看着对方,嘴里喊着“石头剪刀布”,一次又一次地出拳,好像在应对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
      因此,谁都没有注意到秦奋。
      
      秦奋一个人在楼梯上跑上跑下,这时他正跑到叶以庭身边,两个孩子一起站在楼梯的中部。
      秦奋拉拉叶以庭的袖子,说:“铃铛哥哥,我想尿尿。”
      叶以庭正在思索接下来要出剪刀还是布,有些不耐烦地说:“去找你妈妈啦。”
      还小小地推了秦奋一下。
      秦奋的小身子晃了晃,抬动小腿就往楼梯上跑,他憋得有些急了,走得就不稳当,迈了一个台阶,就趔趄了一下,接着小身子就往下栽了下去。
      叶以庭吓了一跳,伸手就去拉,叶以乔站在他们上方三个台阶处,也冲下来要拉,他叫了一声:“小心————”
      可还是来不及了,叶以乔眼睁睁地看着叶以庭和秦奋一起“骨碌骨碌”地滚下了楼梯。
      
      一阵闷响后,楼梯转角处响起了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齐飞飞一下子就认出了儿子的声音,她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只看到叶以乔呆呆地站在楼梯中部,叶以庭和秦奋已经摔在了楼梯下的小空地上,叶以庭似乎懵了,秦奋却是躺在那里,哇哇大哭。
      “奋奋!铃铛!”齐飞飞慌张地冲了下去,秦琪也傻了,她立刻冲回包厢喊大人,很快的,所有人都赶了过来。
      陈桔冲到叶以庭身边,看着坐在地上傻呆呆的儿子,一口气都要提不上来,她小心翼翼地摸着儿子的脸颊、头发,又去看他的小手小脚,声音颤抖地问:“铃铛,你告诉妈妈,你有没有哪里痛?”
      叶思远也在他们身边蹲了下来,他仔细地观察儿子,又抬头看那楼梯,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谁都不能保证会没事。
      “铃铛,铃铛,我是爸爸。”他凑到叶以庭身边,柔声地唤他,叶以庭终于反应过来,看到爸爸妈妈在身边,他才开始感觉到身上的痛,小嘴一咧,就大声地哭了起来。
      秦勉已经抱起了秦奋,准备去医院了,秦奋脑袋上磕破了一个小口子,流了不少血,这时候正哭得脸蛋发紫,齐飞飞自责不已,也是不停掉眼泪。
      
      叶思炎去停车场拿车,庄文玲陪在陈桔身边,看着她怀里的叶以庭,还是一脸惊恐的模样,她抬头瞟了一眼人群外的叶思禾,突然问叶以庭:“铃铛,告诉奶奶,是不是有人推你和奋奋?”
      叶以庭茫然地睁着眼睛,没有回答,叶思远和陈桔却是急了。
      “妈,别这么说!”叶思远盯着庄文玲,语气严肃。
      “哼。”庄文玲只是望向叶思禾,又望向他抱着的叶以乔,“没人推,铃铛怎么可能自己摔下楼梯。”
      一句话,令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叶思禾的母亲王位红第一个跳起来:“庄文玲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庄文玲不咸不淡地丢下一句话,再也不开口了。
      叶思禾和刘满双站在那里,看着众人的视线像刀子一样射到他们身上,叶思禾突然就皱起了眉,他一把把叶以乔放到地上,厉声问:“是不是你推的他们?!”
      叶以乔从未见过爸爸如此生气,他吓坏了,眼泪已经流了下来,连连摇头说:“我没有……”
      “还要撒谎!”叶思禾已经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啪”的一声,叶以乔粉嫩的左脸上就印上了一个掌印,他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刘满双急着挡在儿子面前:“思禾,问清楚再说呀!”
      “走开!”叶思禾却没有停手,推开刘满双后,他一把捞起叶以乔,狠狠地打起了屁股,王位红去劝,他沉着脸推开,刘满双抱着他的身子拉他,他也不理。
      其他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看着叶思禾的大手,一下一下地挥向叶以乔的小屁股,力道很大。
      小男孩跑也跑不掉,哭得声嘶力竭,嘴里只是叫:”我没有推他!我没有推他!呜呜呜呜……妈妈我没有推他!……”
      
      叶以庭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傻了,不知道叶以乔为什么会挨揍,他躲在陈桔怀里,随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下了楼,一直到了楼下,都能听到叶以乔的尖叫声,叶思禾的怒喝声,还有“啪啪啪”的打屁股的声音。
      叶以庭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小屁股,自己的爸爸从没打过他,这样打屁屁,一定很疼吧,他想。
      
      终于安静下来,叶以乔哭得喉咙都哑了,叶思禾把孩子交到刘满双怀里,麻木地看着留下来的人,目光最终集中到了秦理身上。
      他走到秦理面前,低头看他,深深地喘气,沉声说:”这样子,你们该满意了吧?”
      秦理坐在轮椅中,看着叶思禾有些狰狞的表情,他叹了口气,朗声道:“思禾,你何必这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