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过年(2) ...

  •   叶以乔很不喜欢去太爷爷家里。
      他是个未满6岁的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正在念幼儿园大班。在自己家,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很宠爱他,在幼儿园里,老师和小朋友们也都喜欢他,叶以乔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在太爷爷家里,他会那么不受欢迎。
      太爷爷年纪已经很大了,行动也不太方便,他一直与叶以乔的三爷爷一起住,三爷爷的女儿叶思颖和女婿宋昊偶尔也会回家小住,他们有一个女儿与叶以乔是同辈,叫宋瑜欢,不过这时已经14岁,念了初中,她喜欢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从来不和叶以乔一起玩。
      所以,叶以乔每次跟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去太爷爷家时,总是会觉得无聊,三爷爷三奶奶对他极冷淡,堂姑与堂姑父对他也是很疏远,每一次,爸爸妈妈与他们聊天时,总会渐渐冷场,然后一家子人就早早地找借口回了家。
      叶以乔稍微有点儿懂事了,他隐约知道,那些人似乎不喜欢他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连带的,也不喜欢他。
      
      叶以乔知道在太爷爷家里,除了宋瑜欢外,他是有好些同辈的兄弟姐妹的,还都和他差不多年纪,但是长到现在,他很少见到他们,更别提与他们一起玩了。
      有时,他会听爷爷说到什么铃铛、琪琪、奋奋,他便好奇地追问几句,比如他们是谁啊,他们都在哪里念幼儿园啊,可是爷爷总会敷衍他,因此叶以乔一直搞不明白,那些一年顶多见一次面,连话也不会说两句的小朋友,究竟谁是谁。
      可是叶以乔知道,那些小孩子之间,似乎处得很好,他曾经见过他们一起玩得开心,他也想去参与,可是却被妈妈抱住了,妈妈一直管着他,不让他与他们一起玩。
      叶以乔真的非常非常不明白,所以,他很不喜欢去太爷爷家。
      
      这一年的年三十,很意外的,叶以乔得知,他们一家子人要与太爷爷一起吃年夜饭,三爷爷已经在酒店里定了个大包间,足足摆了三桌,听爷爷说,这一次,是有许多许多人一起吃年夜饭。
      去吃饭前,爸爸妈妈有些沉默,爷爷奶奶的脸色也不太好,叶以乔就有些害怕了,他紧紧地缩在妈妈怀里,不知道气氛为什么会这么凝重。
      然后,他们就到了酒店,叶以乔跟着妈妈进了包厢,见到了太爷爷、三爷爷、三奶奶、堂姑、堂姑父和宋瑜欢,他乖乖地叫了人,拿了红包,一会儿后,就有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赶到了。
      
      叶惠珩与庄文玲先到,进了包间,他们径直去给叶老爷子拜了年,随后便和叶惠德夫妻聊了起来。叶思颖上前叫了二伯、二婶,又拉过欢欢向他们拜年,庄文玲原本冰冷的面孔立刻舒缓了许多,她摸出红包递给宋瑜欢,摸着她的脑袋夸赞起小姑娘越大越漂亮了。
      一会儿后,三爷爷过来给了叶以乔一个红包,他面无表情地说,这是二爷爷给他的。
      叶以乔默默地收下了红包,低声说:“谢谢。”
      过了一会儿,叶以乔依旧躲在妈妈怀里,他想下地去玩,可是妈妈一直抱着他不放。
      他悄悄抬头看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个个都面色沉重,不言不语,另一边的几个大人聊得热火朝天,似乎当他们不存在一般。
      叶以乔心里就有些难受了,他扭动着身子,对妈妈说自己想尿尿。
      刘满双终于放他下了地,对着丈夫叶思禾说:“我带乔乔去洗手间。”
      “嗯。”叶思禾微微点头,刘满双就牵着叶以乔出了包间。
      
      上完厕所,刘满双带着儿子在盥洗台边洗手,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家三口。
      她透过镜子看到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一下子便愣住了。
      叶思远也看到了她,陈桔正在帮叶以庭洗手,洗完后,她抬头小声说:“思远,我帮你洗脚……”
      一句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刘满双紧张得不行,他牢牢地扣着自己儿子的肩膀,转过身来,局促不安地说:“你……你们来了。”
      陈桔瞅瞅叶思远,又瞅瞅刘满双,再看到刘满双身边一脸好奇的叶以乔,她突然就镇定下来,拉过叶以庭说:“铃铛,叫堂婶婶,还有,这是你的堂哥,乔乔。”
      “堂婶婶好,堂哥哥好。”叶以庭对他们完全没有印象,也就听妈妈的话叫了人。
      刘满双终于也反应过来,对叶以乔说:“乔乔,这是你的堂叔叔、堂婶婶,这个小弟弟就是铃铛哦。”
      叶以乔也乖乖地叫了人,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面前高大的男人身上,咦?这个堂叔叔的衣袖为什么是空空的呢?他的手到哪里去啦?
      叶以乔从没见过没有手臂的人,他有些害怕,不由地躲到了妈妈身后,叶思远和陈桔对于小孩子这样的反应已经习惯,刘满双很是尴尬,倒是叶以庭,他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刘满双带着叶以乔先回了包厢,陈桔则帮着叶思远挽起裤腿,洗净了双脚。
      她没有说话,刚才的见面真是满尴尬的,两家人明明是嫡亲的堂兄弟,却已经很多年没打照面了,叶以庭和叶以乔年纪差得不多,却是一句话都没说过。
      叶思远的身体微微后仰,他的脚/交替地搁在盥洗台上,陈桔帮他擦干后,他才开了口:“就是吃顿饭,别那么紧张。”
      “我没紧张,实在是……”陈桔纠结了半天,“思远,我实在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些什么。”
      “那就不要说了。”叶思远轻轻叹气,低头穿上了鞋,“都那么多年了,还记着这些干什么。”
      陈桔屁股贴着盥洗台站了一会儿,低头看着身边一脸懵懂的叶以庭,她突然说:“铃铛,一会儿吃饭时,你不能乱跑知道吗?尤其……不能和刚才那个小哥哥一起玩。”
      “小桔!”叶思远一听这话,眉就皱了起来。
      “为什么呀?”叶以庭什么都不懂,好奇地问道。
      “你听妈妈话就是了。”陈桔垂下眼睛,把叶以庭搂到身前,她的声音很闷:“思远,你别怪我,我……我害怕的……”
      叶以庭抬头打量着妈妈,不明白她的身子为什么有些发抖,叶思远不再说话,他重重叹气,说:“走吧,进去了,阿理他们也该来了。”
      
      去到包厢,陈桔发现,秦理一大家子果然已经到了。
      秦理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只是身子依旧很瘦。出门在外,他没有坐电动轮椅,而是坐着一架普通的黑色低靠背轮椅,轮椅看起来很小巧精致,他细弱的右手搁在同样细弱的大腿上,不能帮着转动轮椅,行动只能靠妻子在身后推。
      扭头看到叶思远,秦理立刻扬起左手,笑着打了招呼:“思远,小桔!”
      叶思远与陈桔向他走去,叶以庭更是欢快地扑到了他的腿上,开心地大叫:“阿理爸爸!”
      “哎,小铃铛!”秦理眉开眼笑,掏出红包递给叶以庭,然后摸着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说,“小伙子都长这么大了,我们家东东和西西才那么点大,真是愁死我了。”
      他的妻子何棠站在身边,忍不住就笑出了声,陈桔早已来了兴趣,拉过何棠就要去看两个小东西。
      秦理的母亲叶惠琴和父亲秦树已经抱着两个小宝宝走过来了,小家伙都才一岁出头,脑袋圆圆,眼睛大而明亮,胖嘟嘟的可爱得要命。他们还只会叫简单的“爸爸妈妈”,其他话基本不会讲,陈桔看着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娃娃,觉得又稀奇又有趣,抱过一个宝宝就逗了起来:“哈哈,这个是东东,还是西西?”
      “是西西。”何棠站在她身边,指着小家伙的眼睛说:“瞧,西西的左眼下面有颗痣,东东没有的呢。”
      陈桔一脸羡慕:“哎呀呀,双胞胎真是好玩死了,你们运气怎么会那么好啊,阿理和阿勉是双胞胎,你们也能得一对双胞胎。”
      何棠的脸有些红,抿着嘴微微地笑起来,转头就看向了轮椅上的秦理,秦理本来在和叶思远聊天,这时候,他也正巧在扭头看她,四目相对,秦理立刻笑了。
      何棠回过头来,有些羞涩地对陈桔说:“你也别羡慕,再要一个嘛,我和阿理是没机会要女儿了,两个臭小子都快忙死我啦,你和思远还可以再努力呀。”
      陈桔立刻把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我们正在准备呢,的确是想要个女儿呢。”
      何棠眼睛亮了:“真好,你们要是有了个女儿,就能像阿勉和飞飞那样儿女双全啦,那样才好呢。”
      
      正说着,秦勉一家到了。齐飞飞见到陈桔和何棠,立刻就蹦了过去,她年纪最小,也最活泼,几个小女人许久没见,立刻热络地聊了起来,叶思颖也很快地加入进来,聊起了彼此的近况。
      秦勉左手牵着6岁的秦琪,右手牵着3岁半的秦奋,看着自己妻子在那儿指手画脚地说个不停,不由地摇头苦笑。
      他先去与一群长辈拜了年,接着就走到了秦理和叶思远身边,三兄弟关系向来要好,无奈现在各自成家,平时见面就少了许多。秦勉话虽不多,见到叶思远还是有些激动,当即就给了他一个大力拥抱。
      趁他们聊着天,叶以庭闲不住了,蹦蹦跳跳地窜到了秦琪和秦奋身边,他拉着秦琪,亲热地叫:“琪琪姐姐!”
      “铃铛!”小姑娘秦琪见到叶以庭也很高兴,两个孩子从小就很亲,每次见面都能很快玩到一起去,现在秦奋也大了起来,可以与他们一起玩了,见大人们都没管着他们,三个小孩立刻就在包厢里追追打打起来,捡过大圆桌上插着的气球和鲜花,玩得不亦乐乎。
      
      这时,叶思炎姗姗来迟,他已经23岁了,长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他忙不迭地向长辈们拜年,接着就凑到了宋瑜欢身边,在这个大家庭里,他和欢欢的年纪离得最近,欢欢向来喜欢和这个小舅舅一起玩。
      老一辈的几个人都围着叶老爷子在聊天;几个年轻女人则凑在了一起,叽叽喳喳地说着话;男人们聊着各自工作上的事;宋瑜欢和叶思炎头碰着头坐在一起,刷着微博玩;三个年纪相仿的小孩则在周围上蹿下跳,玩得满头大汗。
      热热闹闹的包厢里,只有一个角落是寂静冷清的。
      
      叶思禾和刘满双安静地坐在那里,刘满双紧紧地抱着叶以乔,身边是他们已经六十多岁,同样沉默的父母亲。
      叶以乔看着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他们都笑得好开心,还有那几个小朋友,他们在玩游戏。
      叶以乔又打量起那边的两个叔叔,其中的一个刚才见过,他袖子空空,没有双手,端坐在椅子上与另两个人说着话,另外一个叔叔,坐在带着轮子的小车上,脸上一直带着笑。他很好奇,不知道他们是谁,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和别人不一样。
      他小小的脑袋瓜里想了许多许多,可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来和他们说话,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来抱抱他,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送出去的红包要靠三爷爷转交,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亲自把红包交给他,他想不明白啊,为什么,那些人,他们连看都不往这里看一眼。
      好像他们一家人,与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为雅安祈福,四川的读者姑娘们要注意安全啊。
    另:这个番外出场人物很多,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像我一样分得清楚,不过只要仔细看了《叶思远》,应该对这一大家子人不陌生,除了几个小孩,都是出场过的。
    关于何棠和齐飞飞,她们的故事会出现在《何秦合理》中,总之我一定是写的he,所以这也算是剧透了。
    最近留言实在是太少了,感觉很木有动力,也许大家都没收藏番外,没看到,不过看到了的姑娘,还是希望能冒个泡,给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要不然,这个过年番外完了,我就想把思远的番外完结掉,再也不写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