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过年(1) ...

  •   H市的冬季很是漫长,气候阴冷潮湿,又没有集中供暖,对陈桔来说,就有些难熬。
      所以下班回家后,她就不愿意再出门,喜欢开了暖气,躲在舒服的被窝里上网、看电视,甚至是吃东西。
      哄着叶以庭洗过澡,陈桔把他抱到主卧大床上,与他玩了一会儿后,叶以庭就吵着要找爸爸了。
      “爸爸在工作呢。”陈桔盘腿坐在他面前,捏捏他的小脸,“铃铛,你也该睡觉了。”
      叶以庭撅着嘴,有些闷闷不乐:“爸爸很久没陪铃铛玩了。”
      “小傻瓜,马上要过年了呀,爸爸很忙的。”陈桔把叶以庭抱到怀里,理着他的头发,说,“等爸爸忙完这阵子,他就放假啦,到时,我们要去D市看爷爷奶奶,还要去P市看外公外婆,P市会下雪呢,爸爸会陪着铃铛堆雪人,逛庙会,铃铛喜欢吗?”
      叶以庭似懂非懂,咧着小嘴笑起来:“喜欢。”
      然后他转了转眼珠,又问,“妈妈,过年,是不是可以见到阿理爸爸?”
      陈桔大笑:“当然,阿理爸爸也很想你呢。”
      “我也好想他啊,阿理爸爸还要教我游泳呢!”
      叶以庭从小就很喜欢秦理,虽然他坐轮椅,但是小家伙一点也不害怕,见到他就亲近。论辈分,叶以庭该叫秦理“大表叔”的,但因为大家都叫秦理为“阿理”,又因为那首可爱的歌“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芝麻开门,芝麻开门……”一来二去的,几个小孩子都开始叫秦理为“阿理爸爸”。
      见儿子越来越兴奋,陈桔只得亲亲他的脸蛋儿,“宝贝儿,很晚了,咱们去和爸爸说晚安,然后睡觉,好不好?”
      叶以庭没有再闹腾,乖乖地回答:“好。”
      
      书房里,叶思远正靠在椅背上,两条长腿搁在书桌上,灵活的脚趾正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字,见到陈桔和叶以庭进来,他立刻放下了脚,坐正了身体。
      “爸爸!”叶以庭欢快地跑过去,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叶思远的大腿,叶思远坐得端端正正的,动也不敢动,生怕小东西会不小心摔下去。
      不过叶以庭已经爬得很熟练了,他坐在爸爸的腿上,小手抱着爸爸的身体,仰着脸说:“爸爸你在做什么?”
      “爸爸在工作啊。”叶思远低头微笑,他小心地抬起右臂残肢,隔着衣袖碰了碰儿子的小脑袋,“铃铛好香啊,是洗过澡了吗?”
      “嗯,洗过了,还擦了香香。”叶以庭抬起肉嘟嘟的小手,凑到叶思远面前,他立刻就闻到了幼儿润肤乳的奶香气,笑道:“那你是不是该睡觉啦?”
      叶以庭点点头,小手又抱住了爸爸:“我来和爸爸说晚安。”
      “晚安,宝贝。”叶思远声音温柔,“过几天,爸爸带你出去玩,好吗?”
      “好啊。爸爸晚安。”叶以庭仰着脖子,亲了下叶思远的下巴,陈桔就过来将他抱出去了。
      
      哄着叶以庭睡下后,陈桔回到书房,走到叶思远身边。
      他又恢复了办公时的姿势,衣袖垂在身边,两只脚在键盘上打字飞快。
      陈桔伸手抚上了他的脚背,书房里虽开着空调,但他穿得不多,脚背摸着就有些冰了。
      陈桔皱起眉:“你白天那么忙,晚上还加班呢,身体要不要了。瞧你两只脚都冷成什么样了。”
      叶思远抬头朝她笑:“一会儿就好,有一些文件要传给一峰。”
      “我怕你脚生冻疮呀。”陈桔的双手一直捂着他的左脚,帮他揉搓着,一会儿又去捂右脚了,“以前又不是没生过,脚趾头又红又肿的,痒起来多难受。”
      “都习惯了,你不是常帮我用生姜搓脚么,已经很久不生了。”叶思远叹口气,终于妥协,“行啦,别捂了,我去洗澡,行了吧?”
      陈桔这才满意:“我去房里等你,早点休息。”
      
      叶思远洗完澡,陈桔叫他趴在床上,帮他的腰背部做起了简单的按摩。
      以前读书,现在工作,双臂截肢二十多年来,叶思远时常要保持着双腿搁在桌面的姿势,大腿与身体形成一个很小的锐角,久而久之,他腰背部的肌肉就会僵硬,脊椎也不太好。
      年轻的时候还没有太大的感觉,现在他已经快要35岁,自己也觉得身体有些拉警报了。
      陈桔心疼不已,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他日常生活就靠两只脚,永远不可能像健全人那样做事、办公。
      她只能劝他时常站起来走动走动,扭扭腰,压压腿,到了晚上,她就给他做半小时或一小时的按摩,帮他放松蹦了一整天的肌肉。
      
      两年前,叶思远就被诊断出腰肌劳损,有一次,他腰疼得厉害,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才缓过劲来。
      那一次真把陈桔吓得够呛,她照顾着他所有的饮食起居,完全不允许他自己用脚做事。叶思远很是无奈,当时铃铛才两岁多,幸好有叶妈妈帮着一起带,陈桔喂叶思远吃饭时,他情绪有些低落,又一次对陈桔说起了那个多年不曾触碰的话题。
      “小桔,如果有一天,我的脚都抬不起来了,什么事都不能自己做了,你和铃铛该怎么办。”
      说这话时,他的腰依旧疼着,仰着身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只是侧着脑袋凝视着床边的女人。
      “我带着孩子改嫁去。”陈桔睨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哀哀,她终于不敢开玩笑了,“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呀,好好保重自己身体,就当做是为了我和儿子,不要那么拼了,行不行?”
      “嗯。”叶思远没有再逞强,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他真的开始注意身体的保养,腰背部的病痛也渐渐好了起来。
      
      陈桔帮叶思远按摩了四十分钟,直按得他的后背发了红出了汗才停手。
      “睡吧。”她关了灯,替他盖上被子就钻进了被窝里,贴紧了他的身体。
      陈桔闭着眼睛,手绕在他的腰上,脑袋贴着他的肩膀,感受到身边男人的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一阵一阵地起伏。
      她终于感觉到了他的异样,睁开眼睛,发现他果然没有睡,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缓慢地眨动着,陈桔能看到他眼中暗沉的光。
      “思远?”她问,“你是不是有心事?”
      叶思远沉默了片刻,终于扭头看她,说:“今天我爸给我打电话,跟我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呀?”
      他轻叹了口气,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了许久才说:“爷爷……已经87岁了,这几年,身体越来越不好,你是知道的。”
      “嗯。”
      “爸爸电话里说,爷爷有一个心愿,他希望……过年时,我们所有人都能回家,吃一顿团圆饭,大家拍一张全家福,他说奶奶在世时,就一直有这个念头,但是没能等到这一天,爷爷,他想要替奶奶完成这个心愿。”
      “……”陈桔不说话了,这本来是挺简单也挺美好的一件事,可是她知道,叶思远在担心什么。
      所以,她立刻回答:“不就是拍个照么,我没意见,只要爷爷高兴就好。”
      她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但叶思远还是没能释怀:“其实,我更担心的,是我妈……”
      陈桔翻了个身,更紧地环住了他的身子,她的手一路往上,触到了他的手臂残肢,叶思远微微抬动残臂,末端摩擦着她的掌心,就像是在与她执手。
      “你知道,我妈一直都放不下,那么多年了,还是没能放下。唉……”
      他重重地叹气,又说,“我知道,这个要求对你来说,也是委屈了你。小桔,如果你不愿意,千万不要勉强。”
      “思远,我没有不愿意,你都放下了,我们谁还有资格放不下。”
      听她这样说,他终于不再说话。
      陈桔却已经攀上了他的身体,她的身体那么柔软,轻易便令他动了情。两个人在黑暗中开始纠缠,叶思远知道,她是想用行动,叫他放心。
      
      年前两天,A.R.终于开始放假,陈桔与叶思远收拾了行李,备了一后备箱的年货,带着叶以庭回D市。
      陈桔在开车,叶思远陪着叶以庭坐在后座,他一直在和儿子说话玩闹,陈桔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们,心里有些忐忑。
      这些年,他们几乎没和叶思禾打过交道,哪怕是去看爷爷,都是特意地错开时间,陈桔知道叶妈妈的想法,等到爷爷过世,他们就再也不会和叶思禾有任何来往,可没想到,年迈的爷爷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团圆饭、全家福……
      叶以庭靠在叶思远身上睡着了,车厢里陷入了沉默,叶思远扭头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回到老家,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未完,求冒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