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花花桃桃 ...

  •   唐淼被仝芳抱在怀里,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就能看清那小破孩,他穿着一身绛红的小袍子,雪白的脸,黑溜溜的眼,脸在她眼前晃悠。
      让唐淼无法接受的是,自己那般努力不顾性命地救了他,他竟然也穿了!
      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张稚嫩的小脸,他同样瞪着她,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唐淼用眼神可怜他:没想到你也穿越了。
      他无动于衷,依然专注地研究着她。
      唐淼想可能只不过是相似而已,哪里就那么巧合呢!随即她的视线被他脖子上的长命锁吸引住,黄澄澄的,保管是赤金,下面还镶着块美玉,想来应该是真的。
      看这架势,怕不是大观园出来的小宝玉?
      
      仝芳见唐淼瞪着眼睛盯着儿子看,不禁笑起来,高氏取笑女儿道,“你们小少爷太抢眼了,连这么个小丫头也被迷住了。”
      仝芳掩口轻笑,看了儿子一眼,“小山,妹妹喜欢你那个好东西,给妹妹吧!”她指的是萧朗脖子上的长命锁,以为婴儿的视线被亮闪闪的东西吸引,才会那般看着儿子。
      
      萧朗忽闪着黑亮的大眼睛,突然抿了抿小嘴,抬起粉嫩的小手握了握自己的长命锁,在仝氏笑着说“我们小山可大方的时候”突然小手往下一滑,在自己下面小鸡鸡的位置上摸了一把,学着一些老婆子逗小男生的样子,将手飞快地在唐淼嘴巴上一捂。
      
      唐淼登时就哭了,嗷嗷嗷大哭,就这样被猥亵了,天理何在啊!
      萧朗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又看看母亲,再看高氏,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手,似乎很是不解,为何那么多奶奶都来摸他,可是妹妹会不喜欢。
      
      仝氏笑得脸颊通红,跟高氏道,“我们小山看上你们丫头了,对别人从来没这么大方过,前两天他姑家的丫头来家,摸了摸他的脸,便将人家推倒。”
      唐淼直翻白眼,吐着舌头,谁要他看上,太下流了!因为太过激动,她又无法控制自己,一下子发现自己尿了,又开始哇哇大哭。
      
      高氏忙道,“怕是尿了,给我吧别弄你身上!”
      仝芳却笑道,“我又不是没奶孩子,”说着将婴儿放在炕上,又从一边拿过干净的尿布,动作轻柔地给她换上。
      唐淼虽然极力抗议,嘶声大哭,却肯本不管用,那个小屁孩还很好奇地看着她,竟然爬过来用手摸她的脚,真是好过分啊!
      萧朗摸着婴儿的小脚,然后又开始脱袜子,摸自己的雪白的小脚丫,摸了一下又去摸婴儿的。
      唐淼郁闷得啊,连哭都不会了。
      
      仝芳问他,“小山,妹妹好不好玩啊!”
      萧朗傻笑起来,突然趴下咬了一口婴儿的小脚,然后在炕上嗤嗤笑着打滚,滚进高氏怀里去。
      高氏看得窝心,将他一把抱进怀里,心肝地哄他。
      仝芳也笑得开心,唯有唐淼哭也不是,又不高兴,只有皱着眉撅着嘴,恨恨地瞪着小小的傻傻的罪魁祸首。
      
      突然萧朗将脖子上的长命锁摘下来,扑过来塞进婴儿的怀里,仝芳怕金锁划破婴儿的肌肤,忙接过去。
      高氏拦着,“这是小山的,可别摘下来,快戴回去。”
      仝芳笑道,“小山长命锁,寄名锁,还有护身符的多得是呢,难得他这么喜欢一个妹妹,快给我们小猴子戴。”说完便给唐淼戴上。
      唐淼倒不哭了,喜上眉梢,小手虽然抓不住,却勾住了长命锁的项圈。
      
      高氏没法,只能代孩子道谢。仝芳又问,“孩子可有名了?”
      高氏摇摇头,“都一直管她叫小猴子,因为还没到满月,小名也还没起呢!”说完看着萧朗,“小山,来,你觉得妹妹叫什么名字好!”
      唐淼顿时头疼,开始踢腿,嗷嗷哭。
      仝芳便将她抱起来,下地一边走一边哄她。
      唐淼头大得那个大啊,眼前感觉轰黑轰黑的啊,一个才两三岁的屁孩子,他会起什么名字?
      突然萧朗指着窗外的桃花,向阳的一枝颤巍巍地吐出一丝妃色,“花花,桃桃!”
      唐淼嗤之以鼻,什么花花桃桃,这么大了连个桃花也不会说,真是笨蛋!
      高氏笑道,“你要说桃花吗?妹妹叫桃花吗?”
      萧朗点点头,抿着嘴露出浅浅的酒窝,“嫩嫩的,粉粉的,花花桃桃!”
      唐淼说不出话,只能用更凶的哭声来抗议,你才嫩嫩的,粉粉的,你才花花的,桃桃的,你才……
      仝芳忙抱着孩子到外间对东间的李氏他们说道,“婶子,我们小山给你们丫头起名字了,你们有了梅花,杏儿,如今又添了朵桃花!”
      李氏笑嘻嘻地走过来,“啊哟,小少爷真有学识,名字都会起了,还怪好听的。”
      
      仝芳抱着婴儿走到炕前,又对萧朗道,“小山,把你小玉佩也给桃花妹妹吧!”
      萧朗低头看了看,乖乖地摘下来,很大方地送过来,唐淼见那玉佩成色很好,登时笑开眉眼。
      萧朗专注地看着她,突然低头飞快地在她脸颊上很用力的啵了一下,然后嘿嘿地笑着滚进高氏的怀里。
      唐淼这次连哭都忘记了,只能苦着脸。
      这一天可真倒霉,先是被小屁孩下流猥亵,如今又被吃豆腐,太可恨了,她一定要报复回来!
      你等着!她恶狠狠地瞪他,萧朗却以为她是表达谢意,竟然站起来,理了理衣襟,有模又样地作揖,“不客气!”
      他娇憨的样子逗得屋里人哈哈大笑,只有唐淼抗议地踢着腿放声大哭。
      
      过了些时候,仝芳看了看天色便告辞,高氏想起身去送,她忙按住,“我的傻姐姐,你还跟我客气,快好好将养着,可别落下月子病。我这就走了。等你搬月子,我去娘家看你。”
      高氏依依不舍地说了几句,仝芳便领着萧朗离开,婆婆和王氏去送。
      
      萧朗一直恋恋不舍地看着婴儿,唐淼得意地看着他,你是不舍的这长命锁和玉佩吧,可都是我的了,小破孩,小破孩,你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萧朗走到那门口,突然小声道,“娘娘,我们带花花桃桃回家吧!”
      仝氏很认真地给他讲了道理,说明妹妹是高姨家的妹妹,是景枫家的妹妹,现在还小,不能四处乱走,要长大了才行。
      萧朗又很认真地问妹妹什么时候长大,惹得大人们说笑了一番。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喜欢,请收藏吧,撒花吧,我会努力更新的。
    关于几个问题的说明:
    1.关于那个吃小家雀,实际是这样,在北方家雀是麻雀。但是这个话的原话不是家雀,而是另外一个叫小chen子的东西,那个小chen子也就是麻雀。老人用那个代指很小男孩的小jj。哈哈。老奶奶们都喜欢男孩子,会用给吃一个你的小chen子,来逗他。小男孩习惯了就会自己抓一下,然后类似飞吻……囧啊囧。哈哈。
    2.萧朗比较笨一点,哈哈,走路,说话,都比别个孩子晚点。闷骚啊闷骚,屁孩就看得出来。
    3.因为唐淼还没有大名,现在还是前世的名字唐淼,以后会叫唐妙。这不是bug。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