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萧家萧朗 ...

  •   
      唐淼躺在襁褓里,每日就是吃奶睡觉,然后便不受控制地拉尿,这让她无比郁闷。幸亏高氏细心,几乎每次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她的要求,并没有让她在巴巴和尿中多呆一秒钟。
      唐淼知道自己有个大哥,叫唐景枫,有个大姐叫大梅,有个二哥叫唐景椿,见过最多的,就是二姐杏儿,还有个爱哭鬼叫景森的。
      唐景枫虽然才十二岁,但是颇有大人架势,因为读书所以有一股文人的儒雅气质,温柔安静。
      大梅更是和气安静,不是大家闺秀,却也是小家碧玉,细声细语,唐淼最喜欢她抱自己。
      她最讨厌的就是杏儿,总是好奇地趴在唐淼脸前,一会揪揪婴儿的胎毛,一会按按小鼻子,还喜欢拱在她脖子底下逗她,如果唐淼不笑,杏儿便用指头戳她的嘴,唐淼只好放声大哭。
      那个二哥不是很喜欢说话,只黏着大哥,在一边怯生生地看了唐淼一眼,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
      
      出生后六日上,唐淼觉得自己耳朵好使一点,能听清楚声音,朦朦胧胧也基本能看清楚东西。
      从昨夜开始杏儿就嚷嚷着说姥爷姥娘还有舅舅舅妈要来送汤米做客,很是激动,还说萧朗要来。唐淼寻思萧朗可能是个小毛头,这杏儿还真不是一般得早熟。
      
      还没到天晌,高氏娘家的父母、大哥大嫂,二弟三弟便带了礼物来。有扎了红线的红鸡蛋,还有一篮子生鸡蛋,两条五花肉,一大方豆腐。姥娘妗子给婴儿做的小花袄,小花被,还有一只小其他礼物若干。
      姥娘还将一对带铃铛的银手镯送给女儿,让她以后给外孙女戴上。
      
      杏儿没见着萧朗,有些心不在焉,撅着嘴谁也不理睬。
      小舅舅逗她,“杏儿,看大家都稀罕妹妹,不乐意了吧!”
      杏儿翻了个白眼,“才不是!”
      小舅舅笑道,“还说没有,你别不乐意。你那时候比妹妹还招人稀罕呢!”
      杏儿坐在门槛上,双手支着下巴,“小舅舅,萧朗怎么不来玩?娘不是说他要来的吗?”
      小舅舅笑了笑,挠挠头道,“可能得晚点吧。你要不要跟我们去?”
      有大半年的时间,高氏身体不好,将杏儿放回娘家看了一阵子,小舅舅对她比别个亲一点。
      杏儿点点头,“有了小猴子,娘和爹都不喜欢我了。我和你们去。”
      小舅舅寻思她孩子气,没当回事,笑着将她扛起来,放在肩头上坐着,去天井玩。
      
      高氏和娘说了会体己话,见娘眉眼间有些不愉,问了一声,她只说这两日熬夜编蒲扇来着,没什么事。李氏请亲家母去说话,姥娘便让大儿媳妇陪着女儿说说话。
      看着娘和婆婆出去,高氏轻轻地拍着婴儿,问大嫂臧氏,“嫂子,咱娘怎么回事?我看心里好像有事啊。”
      高氏有一个嫂子一个弟媳,因为嫂子嫁过来的时候她还未出嫁,跟嫂子感情很好,弟媳因为性格原因,心底里就疏远一些。
      
      臧氏笑了笑,安慰她,“能有什么事?咱娘你放心,心里向来不担事儿,想得开。”
      高氏依然担心,臧氏知道她比别个细腻点,只得告诉她,“你大姐姐这次回娘家,不知道怎么的,倒是埋怨起娘给她找的好亲事,哭鼻子抹泪的,给娘堵得够呛。”
      高氏皱起眉头,按理说大姐那门亲事应该也不错,虽然不是什么富户,但是也算殷实,跟高家门当户对。姐夫也能干,脾气不错,知道疼人。
      “过两日,她来看孩子,我问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臧氏说好,寻摸着过两日她就该来的。
      
      这时候外面传来孩子的哭声,高氏从窗户往外看了看,是景森在哭,杏儿站在一边数落他,“就知道哭,就知道哭,真是没出息!”
      高氏忙大声呵斥,“杏儿,你怎么跟哥哥说话呢!”
      王氏已经快步走了出去,一把将景森拖开,拍了他两巴掌,“哭哭,哭什么哭。让个女娃子打得哭,你也不害臊!”
      高氏叹了口气,臧氏忙从炕上带来的礼物里抓了几块糖,“我去哄哄他。”
      
      臧氏笑着出去了,将糖递给景森,“哟,怎么哭鼻子了。”景森一把将糖抢走,忙不迭往口袋里塞,王氏气得又要打他,臧氏忙拦着,“孩子嘛,没不这样的,天天扭吧扭吧的,我们不去管他们,他们这会还恼着呢,回头就好得蜜里调油的!”
      王氏勉强地笑了笑,“嫂子,还是你们省心。”
      臧氏笑起来,“我们孩子都大了,可我们也老了啊!哪有你们还年轻。”
      
      王氏砸吧两下嘴巴,眨了眨眼睛,“我们就一个孩子,自然是吃亏的。天天被杏儿打得哇哇哭,还见天儿价追着她闹。这鳖孩子,就是欠揍!”
      臧氏劝了劝她,孩子没有不闹的,都是闹大的,他们转脸就好。正说着,只见景森跟在杏儿屁股后头,两人嘴里鼓囊囊地含着糖。
      臧氏哈哈大笑,王氏也气得笑起来,又骂了景森一句。
      
      饭后他们也不耽误,家里还有孩子牲口的,得赶紧回去,都去亲了亲婴儿便告辞。杏儿见他们要走,眼泪汪汪地望望爹,再看看娘。高氏看她可怜的小样儿,寻思她想去姥娘家,便让父亲带她住两天,等过些日子,反正还要搬月子。高老头爽快地同意,他稀罕杏儿伶俐泼辣,小舅舅见父亲发话,立刻将杏儿扛在肩头上。
      
      杏儿示威一样看着婴儿,挑衅地嘟嘟嘴,似是说她没这么好的待遇坐小舅舅的肩头。
      唐淼斜眼瞅了一眼小舅舅,长得敦实憨厚,她又瞥了杏儿一眼,表示自己才没兴趣。
      杏儿竟然似读懂她的眼神,哼了一声,骄傲地搂着小舅舅的脖子要骑颈颈,然后耀武扬威地出去。
      老唐头领着家人送出村口去,才说笑着回来。
      
      高氏不能出屋,下炕在墙角布帘后面的马桶里小便,盖好马桶盖起来发现婴儿皱着眉头,吸着鼻子,不禁笑道,“好你个小猴子,嫌娘骚,娘还没嫌你骚呢!”
      她也不是真以为婴儿因为这个吸鼻子皱眉头,只是觉得女儿跟以前的孩子都不同,是以开玩笑。
      哪里知道婴儿竟然咧嘴朝她笑起来,高氏心里软软的,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在炕前里走来走去,突然婴儿脚一蹬歪,高氏知道她要尿尿,把了一泡,又将她放回炕上。
      
      亲家一走,老唐头又领着三个儿子去地里看看,准备分派活,过几日种春地,秧地瓜。李氏又开始她每日洗洗涮涮擦擦抹抹的工作,文沁和大梅去那屋绣花。
      
      王氏领着景森进了高氏的屋,高氏让她坐,她摆了摆手,就在炕前站着。高氏便将娘家人带来的果子拿出来给景森吃,他立刻便往兜里揣。
      景椿进门看到,皱了皱眉头,立刻跑出去找大哥,“哥,哥,鼻涕虫又在揣小妹的东西。”
      景枫笑了笑,摸摸他的头,“那是给你们吃的,小妹才吃不动呢。你也去吃吧。”
      景椿摇摇头,“夫子说了,不可以无礼。我才没那么粗鲁呢!”
      景枫看着六岁的弟弟跟小大人一样,不禁笑起来,拉着他的手走进里间,景森见他们进来,立刻扑身压住那堆果子,推开景椿伸过去的手。
      王氏有点尴尬,立刻拽儿子,将他身子底下的果子拿出来,递给景枫。
      景森立刻哇哇大哭,“杏儿呢,杏儿呢,我要跟杏儿玩!”
      王氏扬起巴掌就要打他,景枫忙拦着她,然后牵起景森的手,“景森,我们去那屋玩,让妹妹睡觉好不好!”
      高氏也忙说孩子家家的,就是这样,让王氏别随便打孩子,又把果子都给景枫,要他拿出去跟大梅他们一起吃。
      
      王氏羡慕道,“景枫真懂事。我们娘家他舅舅家那孩子,也是特懂事,模样好,带出去,人家都不说庄户人家,都说是大户里出来的吧。”
      高氏笑了笑,“景枫都读了好几年书,再不知道点什么,要被他爹揍了。”
      
      王氏磨蹭了一会,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多半是她听说谁家如何,怎么怎么的,高氏已经习惯她如此。王氏一般想要说个什么事情,就会绕个大弯子然后说这家那家,怎么怎么的,经常开头语都是人家说,实际是她自己的意思。
      高氏只是静静地听着,也不怎么接话,王氏后来觉得高氏可能太笨,便也不再说了。
      
      晌饭之后,高氏正跟婆婆李氏说话,外面有人喊门,景枫去开门,回头跟屋里喊,“娘,是我仝姨来了。”
      赶紧着请她进屋,看到后头跟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奶娃,不禁笑道,“仝姨,杏儿整天念叨萧朗呢,结果她前脚刚跟着我姥爷他们走,您就来了。”
      仝芳家是后西旺有名的富户后来嫁给了镇上的萧家,也更是了不得的人家。按理说怎么都轮不上来看高氏。高氏在娘家为闺女的时候,仝芳跟她特合得来,整日里比亲姐妹还亲,两人结下了手帕情,得知高氏生了女儿,立刻就来送汤米。
      
      车夫在后面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李氏和王氏迎了出来,接过了东西,寒暄着,“少奶奶,您这是客气什么,真是破费。能来就好,还带这么多东西。”
      仝芳笑了笑,柔柔地道,“婶子才客气,我姐姐生产,我可不得来么,这都不好意思出门呢!”
      王氏检视了一下,有一篮子一般大的鸡蛋,估摸着得十几斤肉,还有红糖点心的若干,忙拎进屋里去。
      李氏问道,“少奶奶,可吃了饭没?我这就给您做去!”
      仝芳忙拦着她,“婶子,这么些年了,您真是越来越客气,我都不好意思来了。我吃过来的。您甭忙活!”
      李氏估摸镇上到这里也就个把时辰的路,萧家马车快,肯定吃过,况且自己小门小户,就算把最好的拿上去未必对人家胃口,便也作罢,让仝芳进里屋跟高氏说话。
      
      仝芳进了里屋,李氏便拉着萧朗的手,越看越爱看。这富人家的孩子,锦衣玉食,模样也生得极是俊俏,小小年纪煞有介事的模样。
      她拉着他去了东间,“小少爷来了,大家快来看看。”说着将他抱到炕上。
      萧朗乖巧安静,一双大眼湿漉漉地看着她们,毫不害怕。
      
      王氏在他腿间摸了摸,笑着道,“给我们吃个小家雀!”
      萧朗还不知道害羞,笑嘻嘻地看着她们,还自己掏一下,然后放到她们嘴上。文沁和李氏也来摸他,景椿好奇地看着他。
      景椿脸红红的,“哥哥,奶奶怎么谁的小家雀都吃啊。每次都要吃我的。”
      景枫已经大了也知道是奶奶们稀罕孙子,笑起来,“小孩子就是要被吃的,等你长大了就好了。”
      景椿见萧朗被家里女人像宝贝一样哄着,撅起嘴巴,忽然回身抱着哥哥,“要抱抱!”
      景枫抱起来,“走,去给仝姨请安。”
      然后跟文沁过去里屋,去跟仝芳请安。
      
      

  •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提示:关于那个吃小家雀,实际是这样,在北方家雀是麻雀。但是这个话的原话不是家雀,而是另外一个叫小chen子的东西,那个小chen子也就是麻雀。老人用那个代指很小男孩的小jj。哈哈。老奶奶们都喜欢男孩子,会用给吃一个你的小chen子,来逗他。小男孩习惯了就会自己抓一下,然后类似飞吻……囧啊囧。哈哈。
    欺负新人是不对的,霸王新人是可耻的啊。
    一天码三章,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休息去。要是有力气,明天继续更新。
    不过估计没什么人看,嘿嘿,俺也随意就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