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鸣人,我真的头大…… ...

  •   鸣人早上喝牛奶,吃泡面。
      鸣人中午喝牛奶,吃泡面。
      鸣人晚上喝牛奶,吃泡面。
      而我跟着他一天三餐只喝牛奶,因为泡面会发胖。而且我的泡面没有调料包,因为鸣人他一个人放两个人的调料。
      这样过了一天我就受不了了,因为我悲哀的发现我竟然没有大号了……因为根本没有东西进去,所以……怎么出来???
      便秘是美容的大忌。
      我毅然决然跑去跟三代老头子要钱。老头子可比我爱罗的老爹大方多了,给我了下忍的待遇,并嘱咐说好好照顾鸣人。要是最后想搬出来就直接来找他,他会跟鸣人解释。
      我听出来其实老头子就是怕我像村子的人那样对待鸣人,最终鸣人还是白高兴一场。
      俗话说吃人的最短,拿人的气短,我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好好照顾鸣人。并身体力行的立马跑去忍者学校去接鸣人。
      不过可惜没有接到,因为他们已经放学了。
      木叶果真是个祥和的村子,夕阳懒散的照着大地,偶尔想起的鸟叫,还有貌似蟋蟀齐齐嘘嘘的吵闹,每户人家冒出袅袅的炊烟,孩子吵闹的说饿了,大人无奈又宠溺的笑容。一切都如我想象的那样美好。
      在那样的夕阳中,我看见了独自坐在河边的佐助。
      我停了下来。
      双手交叉压在桥沿,看着背对着我的佐助。
      他低头看着河里的倒影,阴郁的不像样。
      只剩下略微余热的夕阳照在瘦弱的身躯上,背后的宇智波家徽格外醒目。
      佐助低着头在哭,不过不是很厉害,哭一会停一会,因为他的双肩抖抖又停下来,接着再抖。
      不知道鼬有没有见过佐助这样哭泣?我想我替他见证一下也好。
      我只觉得过了很久很久,但是夕阳的方位就没有怎么变动,我想是因为佐助的哭泣让人觉得时间格外的长吧。
      我觉得难受,但是奇怪的是我并不想离开。突然想起鼬是不是就是这样在身后默默关注佐助的?可是,鼬 ,你的弟弟,比起家族,比起木叶,比起好不容易建立的第七班的羁绊,他似乎只看重你一个人,只是你,始终都只是你一个人。直到最后,你都没有告诉过他,你爱他,你最爱的弟弟。你对他说的最多的无非是一句对不起,在我看来,你真的对不起他。
      佐助一直都在,没人理他,他也不理任何人。但是,我看见了鸣人,那个金黄色如向日葵般的孩子,在远远的对面,看见佐助,微微的笑了。
      大大咧咧的鸣人没有去叫佐助,他默默离开。佐助突然抬头,却什么都没看到,然后低下头继续盯着水中的倒影。
      我扬起嘴角,原来羁绊就是这么早就开始了么?这时候就是注定佐助什么都看不到了么?
      摇摇头,放弃劝佐助早点回去的念头离开。他们有他们的故事,而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
      我给鸣人做饭的时候,鸣人的反应是所有人中最怪的。
      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东西会比泡面还好吃。
      鸣人撅着嘴:“哼?真的比泡面还好吃么?”
      “你吃不吃?!”
      “恩……”
      “不吃拉倒,我一个人吃。”
      “恩……”
      “你便秘么?”
      “恩……既然你这么求我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吃一下吧!”
      “……”
      “嗯嗯。”鸣人嘴里塞得满满的,不住的点头。
      小样!长见识了吧!“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嗯嗯。”
      “怎么样?”
      “真的好吃!姐姐你不错嘛~虽然比泡面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的笑容在空气中僵住。你那是什么味觉啊你!
      “对了,姐姐,你从哪里来?你叫什么?”
      “从来处来。我叫小花。”
      “小花?小花?啊哈哈哈哈哈~~~小花,竟然是小花诶!哈哈哈~小花~笑死我了……哈哈哈……”
      “……”
      “哈哈哈哈……姐姐你名字太搞笑了……怎么这么普通啊……”
      “……”
      “太不响亮了!哈哈哈哈……还小花……哈哈,为什么不叫小草啊?”
      “咚!”
      “……”
      “……”
      “总之,这就是我的名字,那代表着谦逊而不张扬的美,是静静绽放的坚强。你懂了没?”
      鸣人捂着脑袋惊恐的点点头。
      “懂了,你就可以吃饭了。”
      “好。”
      “我比你大,以后你要听我的。”
      “凭什么……”鸣人很不满。
      “枪杆子里出政权你懂么?”
      “不懂。”
      “就是你打不过我,你就要听我的。”
      “……好吧……”
      “还有以后你的钱都要归我管。”
      “为什么?”
      “私有财产要交公,进行再分配,这样有利于共同富裕。你懂么?”
      “不懂。”
      “你的钱要给我,我在按你的需要给你,明白了?”
      “那给我多少?”
      “恩……我看你也没啥需要,就不给了。”
      “你骗我!”
      “你看,你这就不懂了,我刚才说了啥?”
      “不给我钱。”
      “……”合着你就记住这句了是么?
      “前一句。”
      “没啥需要。”
      “……再前面。”
      “……不记得了。”
      “是共同富裕!”
      “什么意思?”
      “就是先让我富起来,在消灭富不起来的你,最终达到我们这个家的共同富裕。”
      “我还是不懂……嗯……好复杂啊!”鸣人开始揉脑袋。
      我心想,幸亏你听不懂了。
      “没事,听我的准没错。”我揉揉鸣人的的脑袋叫他赶紧吃饭。
      “呐、呐、呐,花姐姐!”
      我给了他一爆栗。
      “别这么叫!”花姐姐?你咱不叫花姑娘呢!
      鸣人并没有跳脚,反而更积极跟我套近乎:“呐、呐、姐姐,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能不能委托你做个任务啊?你接不接受啊?”
      “行啊~有啥不行的。”我顺手把鸣人的泡面扔进了垃圾桶,以后这种跟我的菜肴叫板还能对我的菜肴造成极大威胁的东西,眼不见为净。
      “呐,姐姐你能不能、能不能放学去接我啊?可不可以啊?”
      “啊?为什么,你自己回来的不是挺好的?”
      “因为……那个……因为……”鸣人吞吞吐吐,“大家都有人接……我、我……”
      我看着鸣人,鸣人低着头,脸憋的通红,手指紧抠着饭碗的内壁,半天接不下话来。
      “因为什么?”我问。
      “因为,因为我不能脱离大家嘛!总跟大家不一样嘛!嘿嘿!”鸣人昂起头,宝蓝色的圆眼睛眯成了细条,露出整齐的两排牙齿,阳光灿烂地冲我比划出胜利的“v”。
      这家伙……
      是幸好你跟大家不一样啊。
      ……
      我很悠闲的坐在忍者学校的秋千上晃荡,实际上我早来了很久。因为实在在家里闲的没有事情干。
      在这么老远的地方我都能听到鸣人的吵闹声,可见伊鲁卡平时对他有多么的头痛。
      慢慢忍者学校门口的人聚的越来越多,家长们都来接孩子了,互相微笑着致意,聊聊家长里短,满是温馨的气氛。
      我突然就深刻体会到了鸣人的那种悲哀。
      接着很不可思议的觉得为什么鸣人会那么乐观。
      如果说坚强只是敏感的孩子在经过过无数次伤痛后的麻木,那么乐观又是哪里来的?一个人生存的那些日子里,是谁教会了他这些?
      “小姑娘,你也来接孩子?”来人的口气带着明显的佩服。
      等下……佩服?佩服什么?
      我抬头,菠萝头,脸上有道疤,穿着忍者服英姿飒爽的靠在秋千旁的大槐树上。
      鹿丸……他爸?!
      我激动,我亢奋,我脱口耳出:“爸!”
      “哈?”鹿丸老子的嘴巴半天没合上。
      “没……”我羞愧的想找个地洞,“我是说是吧。”
      “真厉害,小小年纪孩子就这么大了……”鹿丸老子连连点头。
      晕之……我说你怎么一副佩服的口气呢!
      “奈良,你跟人家小姑娘套近乎,不怕老婆了?”旁边的人们也过来凑热闹。
      “我什么时候怕老婆了!”鹿丸老子满脸是汗:“别瞎说,人家孩子都上学了。”
      “呀,这么小孩子就这么大了?真是厉害……人们点头附和。
      我囧……
      “不是的……不是我的孩子。”
      “哦,弟弟妹妹吧。”
      “嘛……算是吧。”
      “我就说么,这么小怎么发育这么早……奈良,你太居心不良了啊,这么小姑娘的主意你也打……”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
      我晕……难道鹿丸老爹在大家心中就在这么一个形象吗!
      “你们可不要胡说啊……我就是好奇过来问问。”
      “哈哈,是怕被老婆知道吧?!这样,请我吃个饭,我就不跟你老婆说了,怎么样?”
      “诶!你这是不敲诈勒索么!”
      “哈哈……你才知道啊?!”
      这帮老不正紧的!!!
      “对了,小姑娘,没见过你啊,你叫什么?你来接谁的啊?”
      “我来接……”
      “花姐姐!”惊天动地的一声叫喊,我从秋千上栽了下来。
      “花姐姐,你没事吧!”
      我虚弱的爬起来揪住鸣人的衣领:“混小子,别这么叫!”
      “什么呀,原来是来接他的。”
      “没听说他有亲人啊,怎么回事?”
      “别问了,赶紧走吧。那种怪物……”
      “嘘!别说了,孩子出来了,赶紧接完走吧。”
      “是啊是啊。”
      “……”
      “鸣人?”
      “……”
      “鸣人?”
      “……”
      “鸣人你再不说话,我就扔下你走了。”
      “不要!”
      “那还不走!饿着呢。”我伸出手,“拉着我。”
      “花姐姐……你不讨厌我吗……”
      “我讨厌蟑螂。”
      “恩?”鸣人不明所以地看着我。
      “就是以后只要家里不出现蟑螂,我就会很喜欢你。”
      “真的么?真的么?”鸣人欢呼雀跃的拉上我的手:“我还以为花姐姐跟小强认识,特意把他们养起来了!我回家就把他们放了!”
      我打了个寒颤,太惊险了~你果然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
      “咳、咳。”
      “恩?那个……您怎么还在这?”我也惊讶奈良一点影响也没受,依旧执着的站在距离我们一米内的地方。
      要知道,其他人早就跑到了十米以外了。
      “我家孩子一向磨叽,出来最晚。”
      恩,符合鹿丸的特性。“那行,我们先走了。”
      “等下。”
      “哈?有事?”
      “那个,他们今天的玩笑千万别当真。”
      “这事啊?我知道的。”
      “那……我老婆要是来问你……”奈良的脸红了……“你可千万要为我解释啊!”
      ……
      “行、行,你放心……”我面部表情一定很抽搐。
      “谢谢你啊!!!”奈良感激的差点没三叩九拜,“花姑娘!”
      花姑娘……花姑娘……花姑娘……
      余音不绝,绕梁三尺……
      我狠狠把鸣人修理了一顿。
      鸣人在回去的路上一直跟我道歉:“花姐姐,我错了。我绝对不养小强了。”
      ……
      救命啊……鸣人,这世上已经没有人比你再蠢了==!
      我瞪了鸣人一眼,继续哀悼为什么所有热血漫画的主角神经都是这么大条。
      然后鸣人不走了。
      “干什么!”我没好气的问他。
      “你看。”
      我顺着鸣人的手臂看见了依旧坐在河边的佐助。
      “怎么了……”
      “他叫佐助,是我们班的第一名。”
      “然后呢?”
      “可恶是的好多女孩都喜欢他!!!”
      “恩……谁让人家是第一么……”
      “这还不是最可恶的……”
      把你马子抢了还不是最可恶的???汗……
      “最可恶的是他总叫我吊车尾的!!!”
      “恩……是挺可恶的。”可是也是事实嘛~
      “不过每天看到他一个人坐在这里我就很开心。”
      我看着鸣人……什么时候他成恶魔之子了?
      “因为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平等的了。”
      ……
      “今天我更开心了!我最终有人陪着回家了,他还是一个人!我才不是吊车尾的!哼!”
      红果果的小人之心啊。
      “我们去气气他吧!”鸣人捡起一块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佐助。
      我没拦住。
      幸好的是石头砸偏了。
      不幸的是,石头“咚”的一声掉进了水里,引起了佐助的注意,还溅了佐助一身的水。佐助湿透了……
      我怒:“靠!你拿那么一大块想砸死他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嗯嗯……发之前看了下,希望没有错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