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天上地下,唯我保姆 ...

  •   “大蛇大蛇,我是小花,请回答。”
      “……”
      “大蛇大蛇,距离目标还有多远,听到请回答。”
      “……”
      “大蛇大蛇,如何进行潜入,听到请回答。”
      “……”
      大蛇想抽死我。
      “你在晓也这么玩么……”
      “没有。我不敢。”
      “跟我你就敢是么?”
      我分明看见大蛇身后燃烧的熊熊怒火。
      “也不是,我这一次只怕有去无回,想给你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
      我猜大蛇顿时很后悔拐带我过来。
      “不用做这样的思想准备,我没打算让你死。”
      “是……”
      我有去无回的意思是,一找到机会就逃离你!
      “听仔细了,你去木叶不需要什么大的动静,只要融入他们,把木叶的日常情况告诉我就可以。”
      “行。”你让我弄出动静我还弄不出来呢,我活的这么低调!
      “这么干脆……”大蛇沉吟了一下,说:“你所认为的日常情况是什么?”
      “就是日常情况啊~哪家吵架,哪家女儿出嫁,今天遇见了谁,吃了什么之类的吧……”看着大蛇的脸色,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只好重说:“每日木叶的防卫安排,忍者出任务情况……”
      大蛇脸色稍缓。
      可是我还得说实话:“这些我都弄不来。”
      “……”
      “现在说了免得你将来失望,进而影响你的宏图大计。”我很坦诚的看着大蛇。
      “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融入木叶的生活。不用报告了。”
      “诶???”
      “我的人会在木叶跟你有接触,你只需按照他说的去做。”
      “哦……”不是吧?那我岂不是很危险???
      “那个人是谁啊???”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揭发他!
      “你要干什么?”
      “我问问好联系么!”
      “你只用等他联系你。”
      “那好吧。”
      大蛇盯着我,突然诡异的一笑:“以你的本事想要把他杀了可是不可能的,就算借助木叶人的手也很难办到。”
      我惊!你怎么知道的!
      “没什么,看你像哈巴狗一样问我他是谁,我‘好心’的提醒你。”
      “你想多了……”
      “是么?”大蛇似笑非笑,“那就算了。”
      我无限沮丧。“好吧,那我们怎么进去。”
      “在木叶的人面前杀你,让他们把你救下来,你就能进去。”
      我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
      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想想也是,以大蛇的功力,玩玩他们还不是随便的事。由于袭击之人的身份之特殊,危险级别之高,我被重点关注。由我们亲切又慈祥的三代火影大人亲自接待。
      继承和传播了火之意志的三代目,猿飞・荆之助。
      慈眉善目的老人,带着岁月的沉淀与沧桑静坐在火影的位置上。
      “小姑娘,你叫什么呢?”
      “小花。”
      “小花,是个好名字呢~”三代目微微一笑,“美丽而不张扬,是静静的绽放的坚强。”
      “这么一说……确实是个好名字。”看看人家思想境界,那帮反动分子根本没法比!
      “能不能说说怎么碰上大蛇丸的呢?”
      “恩……走着走着就碰上了……”
      三代的烟斗里的火光熄灭了一秒。
      “怎么走的就碰上了?”
      我那么说是因为我不想骗三代,但现在看来,不骗三代三代是不会满意的。
      “恩,他说需要人研究,就看见我了,然后,就这样了。”
      三代没有说话,拿起烟斗用力的吸着,吐出的眼圈快把瘦弱的三代淹没。
      我在想,这个饱经沧桑的老人究竟在想什么呢?
      经历过战争,看着逝去的老师,继承木叶的意志,白发人送走了风华正茂的四代,培养了响彻忍者界的三忍,现在仍没有一个弟子在他的身边。甚至最得意,最骄傲的弟子却还是他所保护的木叶最大的敌人。这个坚强的老人有没有那么的一刻感到无助与孤独?
      “大蛇丸啊……”三代默默念着这个名字,“究竟你要错到什么地步……”
      老人正独自伤心,我正在想三代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来还有我在的时候,火影办公室的大门被华丽丽地踹开!
      谁这么嚣张!
      金色的脑袋,脸上各带着三条胡须。哦,原来是我们更华丽丽的主角。
      “啊!色老头!”鸣人左腿向前一跨,右手向前一指,然后发现了现在旁边的我,立马又道:“你把姐姐一个人留办公室干什么!”
      噗!我喷了!鸣人你多大啊!!!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
      老头子立马呵斥:“鸣人你说什么!我们在说正事!”
      “正事?什么正事?”
      “……”
      “小花,你要是没有地方去,可以在村子留下来,你愿意么?可能还有事情要你协助。”
      这是在无视鸣人么……我点头说好。
      可惜鸣人不打算无视他自己。
      “诶?姐姐,你要留在村子么?你是从哪里来的?你厉不厉害?你教我忍术吧?!”
      对不起,鸣人……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鸣人,不要胡闹。”三代终究是没法无视他,“小花,村里可以临时安排个住所,你拿着这个条子……”
      “咦?姐姐你没有地方住么?跟我一起住好不好?我也是一个人,我们做伴好不好?”
      好!主角光环,万丈光芒,正金色闪耀的照着我这颗被无数恐怖份子摧残的脆弱心灵。“这样好么……三代大人……会不会……”样子还得装的么,我故做不好意思扭捏状。
      “这样的话……”三代貌似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毕竟鸣人很特殊吧。
      “三代爷爷……你就同意吧……好不好么……”刚叫骂着人家是色老头的鸣人这就蹭上去了,手抓着三代的斗篷就不放手了:“三代爷爷最好了……难道爷爷你要把姐姐带回家么?”
      我囧……三代到底是怎么在你心中留下这么光辉的形象的???
      “呵呵……鸣人,你要是答应不再叫我色老头我就答应你。”
      “行!”鸣人向老头子竖起了大拇指,“我的忍道一向说话算话!色老头!”
      “给我出去……现在……立刻……马上……”三代黑着脸指向门口。
      “哦!遵命!”鸣人拉着我风一样冲出三代的办公室。
      “三代大人,那我就……”回头看见三代目满是担忧的苦笑。
      ……
      “鸣人!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姐姐你不知道,我刚才被人追才躲到色老头的办公室的!”
      色老头……你的忍道不是说话算话么?
      “为什么被人追?”
      “哈哈~我在火影岩附近撒了泡尿!”
      原来画颜料其实还是小儿科……也不对,毕竟画颜料的效果还是比撒尿的大多了,这应该算种进步。
      但是,重点是——其实我是不是跟错人了???
      二次一元方程式,Y=aX²+bX+c,图像抛物线,我的后悔在进入鸣人房间中达到抛物线顶点,(-b/2a,4ac-b²/4a) 。
      ……
      “鸣人,你睡哪?”
      “那!”
      “那?垃圾堆上?”
      “这不是垃圾!那是我的床!”
      我默……原来,不管从晓到砂忍,还是到木叶,我依旧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保姆一个。
      我很难过……朕要去亲自哭一会儿……
      没想到蟑螂大军派人前来安慰。我抖索着手指,问:“鸣人,这是小强么?”
      “小强?”鸣人蹲在蟑螂的面前,“原来他叫小强啊!姐姐你认识啊?他也跟我住好久了。每次我都跟他说话。”
      “鸣人你个白痴!!!”不知道姑奶奶我最怕虫子么!!!
      惊吓过度,朕亲自晕了。
      “啊!姐姐!”
      ……
      “姐姐,你怎么快就醒了?!”
      是,我的意志是想:要是不赶紧醒来,小强爬到我身上来就完了。
      “鸣人,立刻行动,把笤帚拿来。”
      鸣人反应很快,立马站起来问:“笤帚是什么?”
      终于在见到华丽的主角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揍了他。
      我没想到揍人的效果竟然如此之好,不到半个小时,我和鸣人就合力把房间打扫到可以住人了。然后我悲催的发现,我竟然对晓里那帮喜欢揍我的变态产生了理解万岁的强烈共鸣。
      ……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刚才那句话我没有说过。
      “终于好了,鸣人我睡在哪里?”
      “床上。”
      “那你呢?”
      “我睡地上。”
      “诶???”
      “你是新来的人么,我是男子汉你又是女的,我当然应该照顾你!”
      太懂事了吧……
      “而且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跟我在一起……”鸣人低下了金色的脑袋,“姐姐你愿意跟我住一起真是太好了……”
      “来吧,我们一起睡床。”
      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可以么?”
      “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是小孩我是大人,我好意思让你睡地下么。你不嫌弃我就行。”
      “太好了!”鸣人欢呼,紧紧抱住我。
      我很欣慰,从我爱罗到鸣人,咱是不是也算是母仪天下了?
      ……
      我想我是做梦了。因为现实中如果有这么恐怖的情形,我一定自愿去死。
      一只巨大无比的蟑螂一只脚抱着我,一只脚举着酒杯,要我陪酒。
      他哈哈大笑,又抬起一只脚,端起一个酒杯,说:“来!给大爷笑一个!”
      我大哭。
      蟑螂很不满的一饮而尽,说:“这样吧,你不给爷笑一个,爷给你笑一个。”
      他咧开大嘴乐,我看见了血红的舌头。
      蟑螂的有舌头么????
      “啊~怪物~”我哭的更凶了。
      只见一声响雷,我爱罗从天而降,一个沙瀑葬送埋了那只大蟑螂。然后他深情的拉起我的手说:“小花,你终于叫我了。”
      我什么时候叫你了?我心里纳闷着扑在我爱罗的怀里猛哭:“熊猫~你终于来了。”
      “别哭,我给你买蛋糕吃。”
      抬起头却是青木灿烂的笑脸,咦?怎么回事?
      青木擦去我脸上的泪水,回头看着黑着脸的熊猫说:“小少爷,是我先来的。”
      ……
      “咚——”
      我睡眼朦胧的从地上坐起来。怎么回事?
      我看了眼睡的四仰八叉的鸣人,哦……这混小子把我踹下来了。
      NND果然是忍者的世界,一点同情心都不能存在!算你狠,小子!
      我打了个地铺心想托这小子的洪福,我做了两辈子以来最噩的噩梦。然后又翻来覆去的想着我是不是想熊猫和青木了,我要不要去找他们,毕竟那里待遇也还是不错的。可是缘分毕竟是不能勉强的,有时候强求反而会适得其反,还是随遇而安的好。何况我还与那么多恐怖分子为伍。
      想到此,我坐起来以虔诚的姿势给名人磕了三个头:“鸣人大神啊~你将来可以一定要罩着我,我先在此谢过了!”
      然后赶紧确定鸣人没有被吵醒,毕竟这么丢人的事情,在他醒着的时候,打死也是不能做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问一下,我的存稿箱貌似有了问题,难道说我在15号的时候,一下子更了三篇,而前后的几天都没有更么????!!!!那我那几天拼死拼活的写到底是为什么啊!!!
    亲们~遭报应了,奴家以后再也不敢诅咒你们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