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黑熊怪 ...

  •   法海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他现在胸口如同绑着一块大石,沉的不行,眼前的妖怪明显皮糙肉厚,寻常的法术奈何不了它,想要制伏它,只能肉搏,可自己用尽了办法也不能将它彻底击倒,每一次这只黑熊都能在重击之后站起来,战斗就这样一次次地陷入僵局,

      难道…真的要用最后的办法了么?

      法海摇摇头,将这个念头驱离,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那么做。

      身为金山寺最年轻的住持,他法力的大部分来自于雷峰塔的传承,佛门武技的练习也因此生疏,毕竟任谁也想不到,雷峰塔居然有坍塌的那一天。

      黑熊怪燃烧着红光的眼珠显然比刚才暗淡了几分,他就算再傻,也被法海一杖接着一杖给打清醒了,它注意到法海其实有很多机会能将它击毙,可是这个和尚似乎只是想制伏它,所以才和自己缠斗到现在。

      它本是杭州城外一处偏僻山洞中修炼的黑熊,以前由于雷峰塔的存在,它只能战战兢兢地躲避着捉妖法师,可当今日黑熊怪远远地看到雷峰□□塌之后,它胆子瞬间变得无限大,二话没说,用妖法催生了它的体型之后就冲进了杭州城。

      可它还是低估了金山寺里的和尚,表面上看起来它像只小强一样,怎么都打不死,可只有黑熊怪自己清楚,再这么下去它的体力马上就要被耗光了,他现在来杭州大快朵颐的心也没有了,只想带点残羹剩饭跑路。

      “哇…”

      突然,在街道的拐角处不合时宜地响起了孩子的哭声。

      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顿时被吓傻了,刚刚看法海与黑熊的战斗入神,都忘了自己怀里正抱着个婴儿,她连忙哄起了孩子,可是小孩的哭声却越来越大。

      听到婴儿啼哭的法海暗叫一声不好,因为他能感觉到黑熊怪动了逃跑的心思,而且根据他这么多年镇妖的经验,像黑熊,狼这样的妖怪是对小孩是最感兴趣的。

      果不其然,黑熊怪先是抡起一棒逼退法海,之后转身就往婴儿的方向狂奔。

      不能饱餐,至少也带个点心走,这是黑熊怪现在心里的唯一想法。

      女人脚下像是灌了铅,她傻傻地目视着黑熊怪迅速逼近,可她却绝望地发现自己一步都动不了,她低头一看,自己的腿已经抖的不像样子,根本用不出力。

      先弄死,再带走,黑熊脑袋里一下子闪过这个念头,随即它便付诸了行动,它脚下生根,双手握棒高高举到脑后,然后抡圆了双臂向下砸去。

      年轻的母亲下意识地将孩子护在怀中,她知道这样于事无补,但她还是要用自己单薄的身体挡在孩子前面,即使这样孩子可能依然不能幸免于难。

      可过了一会,女人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动,预想中被一棒砸成肉泥这件事并没有发生,她疑惑地回头望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却意外地看到了身边不远处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着的,口吐鲜血的法海。

      酒楼屋檐上,小青猛地坐了起来,她咀嚼叶子的嘴僵在那里,眉头紧皱,思绪一阵翻涌,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刚发生的一切全她都看在眼里。

      她看到来不及阻止黑熊怪的法海在刹那间化为一道金光,硬生生地用后背替女人和孩子抗下了这致命的一棒。

      法海觉得自己的后背像是要被撕开一样,强烈的痛感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鲜血一阵一阵地从他口中冒出,他的视野已经开始模糊,但还是能看到黑熊怪再一次挥起了棒子。

      法海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这么死了倒是有些不甘心,刚刚才酿成了弥天大祸,却没有办法弥补了,不过好在自己替母子挡下了一击,希望她们能逃掉吧。

      在小青的视线中,黑熊怪就站在法海的脚边,骨棒已经被它高高扬起,下一击定是要取了这和尚性命的,她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化为蛇尾,墨绿色的鳞片不受控制地生成,小青死死地盯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法海,连自己变回本体这件事情都没有发现。

      这个秃驴,为什么要去挡那一棒啊。

      世界上只有一人能让小青毫不犹豫的挡刀,那就是小白,至于其他的妖魔鬼怪,就别说替它们抗下致命攻击了,小青甚至巴不得它们早些死。

      但这个和尚,居然就那么生生地将女人和孩子护在身下,用血肉之躯为他们做着盾牌,明明是素不相识的人,他为什么要做到如此地步?

      她内心最深处的一块,突然微微动了一下。

      而就在黑熊怪骨棒将要落下的那一刻,数道金光突然从天而降,光芒化作绳索,将黑熊怪死死地缠住,它大吼着,眼睛里的火焰像是要喷发出来,但在捆仙绳的束缚下,黑熊怪只能干嚎,它半分也移动不了自己的身体。

      “法海师弟,我来助你!”

      几位同样身披袈裟的僧人依次落在法海身边,一个年轻一些的僧人搀起法海,将他护在身后,其余几名年长的僧人则分散在黑熊怪的四周,将它团团围住。

      “师弟,刚刚我们去处理雷峰塔那边,来晚了,让你受苦了。”为首的白胡子僧人沉声道。

      “法明师兄…莫要杀它,想办法制伏它。”法海用气出声,很是微弱。

      法明深深地看了法海一眼,便不再理他,可马上,他的表情突然急变,大喊出来:“小心,它要自爆!”

      黑熊怪浑身颤抖着,即便是当今妖王被捆仙绳索住,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更何况他这只还没化形的妖,黑熊怪自知必死,万念俱灰,现在它只想拉人一起下水。

      法海也发现了黑熊的异样,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惧,妖怪自爆的杀伤力可是巨大的,到时候别说他们几个,就是杭州城也要毁了大半,但时间紧急由不得他多想。

      “列阵!”法明目眦尽裂,他想不到这只黑熊居然宁可魂飞魄散也要拉别人下水。

      “来不及了!”最外围的僧人恐惧地大喊。

      法海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眼前的巨大黑熊已然通体赤红,黑金色的纹路不停地生长,它的腹部早就撑的巨大,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一起死吧!”黑熊怪用尽全力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可下一秒,它的呐喊就如同被拦腰切断一样,顷刻间没了声响,它的表情逐渐呆滞,巨大的腹部慢慢缩了回去,燃烧着的瞳孔在不甘地跳动了几下后,熄灭了。

      小青将蛇尾从黑熊的脑袋里抽出,带出一大团浓浆与血液,她嫌恶地甩了甩,然后变回人类的双腿,飘然落地。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黑熊怪后仰着摔倒在地,没了生息。

      “青姑娘,你…”

      “蛇妖?列阵!”

      法明目睹了小青由蛇身变为人身的过程,既然黑熊怪已死,那么伏妖阵的下一个目标便是这只蛇妖!

      小青重新化为蛇形,身体骤然变大,头颅远高于杭州城内最高的酒楼,她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粉红色的信子冲着法明几人挑衅式地吐着。

      “法明师兄!等等!”法海高喊,制止住了将要对小青展开攻击的法明。

      “怎么了?”法明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为何法海此时叫住自己。

      “不可。”虽然法海的声音很虚弱,但是他却硬撑着,字字铿锵着说道:“她刚才救了我们,也救了半个杭州城。”

      “可她是妖!我们的职责就是将妖发配回六道,现在雷峰塔已塌,采取□□消灭的措施实属无奈,只有这样才能将她送入轮回。”法明不甘示弱,回击着法海。

      法海拄着禅杖,一瘸一拐地挡在法明身前:“就因为雷峰塔塌了,我们才不能胡乱行事,师父他老人家叮嘱我们的你都忘了么?不杀生,只教化!我们这么多年可曾杀过一只妖?不能因为雷峰塔倒了就失了本心吧。”

      “那你说怎么办?放她出去危害人间?法海,我看你是怕背因果吧?你怕,老僧我可不怕。”法明脸沉了下来,话锋不善。

      “她能保全半个杭州的百姓,又怎会危害人间?”

      “那可说不准,论迹确实如此,论心可未必,谁晓得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私仇,而且即便如此,妖就是妖,逆天修行的生灵不该存于人间,这个道理你不是最懂的么?怎么今日如此婆婆妈妈,难不成是看那蛇妖美艳,又动了凡心?如此也好,你脱了这身袈裟,交了擎天禅杖,与我佛门断了关系,之后随便你干什么。”

      “法明师兄不要血口喷人!”法海被法明噎的满脸通红,他身体本就虚弱,现在更是急得咳出鲜血:“我只是想说,该谁去不该谁去,该去哪不该去哪,所有的一切都该交由六道决定,而不是我们僧人凭自身的判断决定妖的生死去留,你要知道,经我们僧人之手杀掉的妖怪,可是统统要被发配三恶道的!我们的职责只是将它们镇在塔下,而不是亲手送走,雷峰塔虽然已倒,但我们可以重修宝塔,等那时再镇也不迟!”

      “重修?你也好意思提重修?你弄塌雷峰塔,放走了镇压百年的妖怪们,这件事情我们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好,这是准备把这一页翻过去了?”

      “法海从没有逃避责任的想法,我也正打算启程去收伏那些四散的妖怪们,弥补我的过错,但是一码归一码,眼下我是不会让你们动手杀掉她的。”

      两位僧人僵持着,谁也说服不了谁,

      “喂”小青无聊地吐了吐信子,有些揶揄地插话:“我说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在这杀来镇去的,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