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日子加速流逝,春天转瞬到来,我跪在宿舍的地上,展开一件衬衫,对宿舍另一面整理衣服的枫枫说到:“你看,我为什么会买这么丑的衣服。”
      她抽出一件马甲,“你看我这呢”
      我看着她手里的马甲,笑的歪倒在衣服堆里。
      晓贝打开宿舍门,急匆匆的在座位上放下自己的包,“橙儿,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一边叠起毛衣,“说吧,看来是个大忙,不然你不会叫我橙儿”
      “我下午要出发参加比赛”晓贝迅速在衣柜里翻找着换洗衣服,“但是我晚上有一节辅导。”
      我看她利落的收拾行李,“今晚回不来吗?”
      “是啊,如果初赛赢了,明天参加复赛。”
      “好啊,”我点头,“还是原来的时间是吗?”
      我曾和晓贝一起做过一个补习班辅导,后来由于我的社团事情太多,我便渐渐不去了,晓贝偶尔有事的时候,我也会过去代课。
      “对,”晓贝点头,然后环住我,“你最好了!”
      “少献殷勤!”我打掉她的手,“你滚去床上,没看地上都是我的衣服吗?”
      她吐了吐舌头,爬上了床。
      我将一件叠好的衣服塞进整理袋,拿起一边的手机,给何桦发消息。
      “晚上不跟你吃了,我去替晓贝上课。”
      “哦”
      我盯着对话框里简短的一个字,哦什么哦。
      收拾好换季的衣服,我便收拾好要去上课的书本,五点半便准时坐车去了城南的补习班。
      学生们也都熟悉我,简单跟补习班的张老师讲了讲情况,老师也没多说什么,我便坐进去上课了。
      三小时不长,但我被各式各样的问题问的头昏脑涨。
      八点半一到,我便急匆匆的开始收拾我的包,返回学校的最后一班公交八点半发车,大概35分就能到楼下的公交站。
      “老师,”一个小姑娘捏着练习本站在我面前,“我有题不会。”
      我看了看早已漆黑的窗外,长叹一口气,“拿来吧”
      讲完最后一题,我看了看表,就算我有博尔特的速度,也赶不到公交站了。
      我背着包,踏着有些破旧的楼梯,慢悠悠的下楼。
      拉开楼门,我傻眼了。
      难怪我刚刚叫了好久的滴滴都没人接单,又下雨了。
      我没带伞,为难的站在街边躲雨,然后不停的换着手机上的打车软件,试图能够打到一辆回程的车。
      “滴~滴~”我抬头,张老师开着车,摇下车窗。
      “陈橙啊,打不到车吧”他操着浓厚的南京口音,“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啊…”我尴尬的站着,但想想反正也打不到车,便往后排座位走去。
      “坐前面来”张老师拍拍副驾驶。
      我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应对。
      “快点,雨又大了”
      我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只好咬牙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我把书包抱在腿上,听张老师有一句没一句的问我。
      “你今年多大啦”
      “你们专业怎么样啊”
      “课程忙不忙啊”
      我简短而又礼貌的回复,眼睛紧张的盯着窗外。
      “有没有男朋友啊”
      “啊,我…”
      “肯定有男孩子追你的吧”
      我不知如何回答,不过还好,我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我看向来电显示,“何桦”
      我迅速划开接听。
      “你回来了没有”
      “我…啊…没有公交了”
      “那你带伞了没”
      “没”
      “跟你说了出门看天气预报,你就是不听”
      “打到车了没”
      ……
      我小声说,“张老师在送我啦”
      对面没了声音。
      “戴耳机”
      我乖乖带上右侧的耳机。
      “不要挂”
      我将手机扣在书包上,眼睛看向窗外,车子顶着大雨驶过那条熟悉的没有路灯的路。距离学校,还有一半的路程。
      补习班位置偏远,每次晓贝去上课的时候,我和枫枫都会收到她的行程分享。
      耳机那端没人讲话,只偶尔能听到窸窸窣窣声音。
      张老师偶尔还会问我一些问题,我也都礼貌回答。
      雨越下越大,车子一拐,开上了前往学校最后的那段路。
      “我车子开不进去的吧,”张老师看了看近在眼前的校门,“不然我给你开到校门口吧。”
      学校对面的公交站映入眼帘,我看见何桦站在那,举着一把伞。
      “不用麻烦了老师”我指了指车窗外,“我朋友来接我了。”
      张老师看了一眼何桦。
      “谢谢张老师,今天跟您添麻烦了。”我飞快的道谢,然后拎着书包拉开副驾驶的门。
      何桦将伞举在我头顶。
      “欧呦,小陈男朋友是不啦”
      “嗯,谢谢张老师”何桦关上了车门。
      我举着伞站在原地,努力辨认这那声轻不可闻的“嗯”,是在回答我心里的疑问,还是只是对张老师敷衍的回应。
      何桦扭头盯着我,然后脱下他的外套,扣在我头上。
      “冻不死你”
      我只穿了一件衬衫,袖子也被雨打湿,顾不上那么多,我将伞塞在他手里,披上了他的外套。
      我低头闻了闻,还是我运动会赢来的那桶洗衣液的味道。
      “闻什么”他扯着我的袖子,往斑马线走去。“新的”
      “你洗衣液怎么还没用完。”我抬头。“不是让你们宿舍一起用。”
      “他们不用。”他盯着对面红灯倒数的秒数。
      “别是你小气鬼不给人家用,”我将袖子撸了撸,“一起用啊,反正白来的,今年还会有。”
      马上就是运动会,不出意外,我应该还会拿个几桶洗衣液回来。枫枫和晓贝仰仗着我,从入学开始就没买过洗衣液了。
      “今年别跑了”他将伞往我这边倾斜了下,“清明节跑运动会赚洗衣液不如去看樱花。”
      绿灯,他撑着伞,带我小心的避开水坑,往学校走去。
      ……
      到了宿舍门口,我将伞交给他,又想将外套脱下。
      “穿着吧,明天自习给我带来。”
      他撑着伞,转身离开。
      也行,反正回宿舍还有一小段路会淋雨,我扣上他外套的帽子,往宿舍走去。
      打开宿舍门,申枫枫放下手机。
      “不是,你怎么才回来”
      她见我穿着何桦的外套,“何桦去接你了?”
      “啊”
      “怪不得,我说电话一直打不通。”
      我将他的外套脱下,用衣架挂好,勾在宿舍的晾衣绳上。
      “啪嗒”一个东西从他口袋里掉出来。
      我捡起,是一袋还温热的牛奶。
      ……
      和晓贝一起准备的项目就要答辩,晓贝还在比赛,为难的给我打电话,叫了一声:“橙儿”
      “知道啦”,我将原本要塞进书包的考研课本取出来,把桌子上的电脑装进书包。
      “不就是做个ppt嘛”我收起电源线,“不至于不至于哈”
      “那我尽量把我这一部分做好发给你。”
      晓贝的能力我是完全相信的,作为全宿舍唯一一个非学霸,参加项目的时候我才怀疑我会拖慢小组的进度。
      背着书包来到何桦发给我的五楼的教室地址,我将书包扔在桌子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干嘛找这么高的教室”
      他戏谑的看了我一眼,“怎么,没吃饭啊,今天体力这么菜”
      我拿出水杯咕咚咕咚的喝水。
      “可不是嘛”我抱怨道,“本来睡的就晚,早上徐静五点多就穿着高跟鞋到处走”
      徐静是我们另一个室友,不知道是她针对我还是我讨厌她,反正我看她怎么都不舒服。
      可能也不是我一个人,枫枫和晓贝也经常被她乱丢的垃圾和早起的噪音气的发疯。
      “骂她啊”,何桦递给我一颗蛋黄酥,“你平时骂我的劲儿呢。”
      “五点钟骂人,枫枫不要睡的了?”我接过蛋黄酥,三两口吃掉。
      “那你得表示你的不满吧”
      “我表示了!”
      “怎么表示的?”
      “我…我踹床板了…”
      他翻了个白眼,对我无力的反击表示不满。
      我掏出电脑,他疑惑的看了一眼。
      “今天不复习了?”
      “要答辩了,晓贝回不来,今天把ppt做了”
      他点点头,又翻开了新一本雅思真题。
      天气很好,午餐我们商量着去研究生食堂,吃那家好吃的盖饭。
      回教室的路上,我叼着巧乐兹,指着天上的云,“何桦,你看那像不像一只猪”
      他抬头看了看,“像你”
      我抬手就要打他,他仿佛熟悉了我的套路拳法,捏住了我的手腕,用力压了下去。
      我努力挣脱,但他力气太大,我们就一直打打闹闹的走在学校那条被阳光洒满的路上。
      到教学楼的转弯,我看见徐静背着书包从前面经过,我下意识的扭过头,避开她望过来的目光。
      何桦察觉到我的躲闪,对上徐静看向我时略带厌恶的眼神。
      他没有松开我的手腕,扯着我往前走去。
      擦肩而过到一瞬间,他突然开口,“下次你室友再吵你,我就把她床拆了。”
      我被他扯着,大步流星掠过了目光错愕的徐静。
      “你干嘛啊,她不都听见了吗?”
      他松开我的手,“我故意的”
      我撇撇嘴,刚才那一瞬间,好像还挺爽的。
      “那她万一给我床也拆了怎么办?”
      他打了一下我的头,“你以为谁都会拆床的?”
      “怎么办嘛”
      “没事,那我就去实验室偷设备给你做个席梦思”
      回到教室,我拿着我们两个的水杯去接水。
      当我蹦蹦跳跳的提着我们俩的水杯回到教室,看见他拿着我的电脑噼里啪啦打着字。
      我走到座位,“你干嘛呢”
      “没干嘛,你ppt还有多少?”
      我低头,“刚写好大纲”
      他拿笔敲我的头,“那还挂着□□聊天?”
      他伸手抽走我的手机,“没收了”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随他便吧。
      没收了手机之后我的工作效率果然突飞猛进,快晚饭的时候终于做好了ppt,一整个晚上的时间都节约出来了。
      想到明天会检查宿舍卫生,吃完晚饭我便回到宿舍。
      我打开门,正看见晓贝在整理衣服。
      “回来啦”,我放下书包,“正好,我把ppt拷给你,你看看要不要改。”
      晓贝点头。
      枫枫带着胶皮手套从洗漱间出来,“回来这么早?”
      我点头,“回来帮你干活啊”
      “放心,厕所给你留着呢”
      我简单换了衣服,为了方便直接把电脑搬给晓贝改ppt,就提着马桶刷和洁厕灵进了厕所。
      枫枫蹲在另一边刷浴室。
      “橙,今天是不是何桦拿你的号在群里说的话?”
      “啊?”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我用手臂推了推垂下来的头发,“他不知道发什么疯下午退了我□□,还没收了我手机,让我做ppt”
      “啧啧”
      “不然我也不能这么早回来干活啊”
      “怪不得你一下午没回我消息,快点刷,刷完去看看。”
      我好奇心作祟,刷厕所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
      扔下洁厕灵,我洗了洗手,拿起被我扔在桌子上的手机。
      微信上好多同学的聊天,我正想点开。
      “先看班群啊!”枫枫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我点开□□,班群里最后一句还是我发出的。
      “在我这陈橙比你好千万倍!”
      我的心突然停滞了一秒,手指有些颤抖的往上滑动着聊天记录。
      时间:14.03
      徐静:我们班有些女生真是狗仗人势,以为认识几个男的就了不得了?
      底下有几个好奇的同学,纷纷提问,“谁啊”
      然后我就看到我的对话框漂浮在页面上。
      “有屁就放,别在那里含沙射影”
      “有些狗还找不到人仰仗呢”
      “你自己干什么缺德事心里没数吗?”
      徐静:陈橙你挺牛逼的?
      “她就是比你牛逼”
      “在我这陈橙比你好千万倍!”
      班群里寂静了。
      我返回微信。
      隔壁宿舍的同学发来微信:
      “牛逼,陈姐”
      “不对,你被盗号了?”
      “不会是何桦吧?”
      申枫枫:“何桦在用你电脑?”
      班长:“这是何桦护短现场?”
      体委:“牛逼,我被秀恩爱了”
      我一条条翻下来,忍不住头大,怪不得何桦要没收我手机,这是什么事啊。
      拜他所赐,我们经常会在食堂,教室,图书馆,遇见我的同学们,法院又很小,所以班上的同学大多认识何桦。也拜我所赐,2系的同学大多也都认得我。
      我也懒得回复几小时前的微信,跑去浴室。
      “看完了?”枫枫听见脚步声,头也没抬。
      “嗯”
      “什么感受?”
      “感觉…”
      我沉默了一秒。
      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学校,我纵然有自己的脾气,但也没有以前胡乱发作的底气。想到搬进这个宿舍前,我被气的在洗衣房给妈妈打电话哭诉,快递打翻在校门口我站在大雨里嚎啕的那些瞬间。
      “感觉,被人保护了”我小声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