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这狼人真狠3 ...

  •   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呜呜呜,小哥哥很不走运呢,是张民牌——”直到安安的低语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张星纯才逐渐缓过神来。
      “你放心,现在我们的谈话他们听不见哒——”安安向张星纯眨了眨眼,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民牌虽然没技能,但是玩起来心里也会安心不少,不是么?”
      张星纯那时并没有听懂安安话中隐藏的深意,只是向安安微笑着点头示意,便赶忙向下跑去。
      和一个女鬼近距离相处这么长时间,张星纯的腿早就软了。虽然他平时偶尔也会拉着陈德良看恐怖电影壮胆,但真碰上这些邪门的事情,张星纯心里仍有些后怕。
      “安安现在好像还没有要伤害我们的意思,或许完成这场狼人游戏,一切能有转机......”张星纯默默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有一说一,民牌玩得好混到结束也不是个很难的挑战,但想到也要带陈德良离开,张星纯的斗志瞬间就被点燃了。
      他有着极强的预感,陈德良不会抽到狼——现在,是咸“民”翻身的时刻了!
      根据安安召唤出的随从的指引,张星纯离开了大厅——他看不到每个人抽身份牌时的场景。经过一段明亮的回廊,张星纯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门,眼前的景象不禁令张星纯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房间分明是顶级总统套室的装潢,简直不要太过于豪华。不远处的餐桌上还摆放着琳琅满目的食品,看着腾腾的热气应该是刚出炉不久就被盛了上来。房间里的空调也已经被开了起来,阵阵凉爽的清风不禁能勾起人浅浅的睡意。
      要不是刚刚出现了恐怖的一幕,张星纯差点就以为自己是来度假的。
      “今天晚上最好就不要出门了,请您在房间内好好休息,有空的话顺便阅读一下本游戏的一些细规,没坏处的。房间内的东西您随便使用,食物都是无毒的,还请放下心来。十点以前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按一下这个门铃,我随叫随到。”随从指了指门边的门铃,冰冷地说完了注意事项,便关上门扬长而去。
      “十点?”张星纯挑了挑眉,他的很多疑惑结束于看见茶几上放着的一本小册子——其实就是本场游戏安安还没介绍的规则提醒。
      剩余内容也很简单——10点后是夜禁时间,所有人不得外出;白天时间餐厅会提供三餐,且城堡内所有房间开放进入权限;晚上会有一个圆桌讨论时间,但可以缺席;最后便是城堡结构图、狼人游戏流程和一些身份牌技能的介绍。
      张星纯用牙签插起一小块切好的冰镇西瓜送进嘴里,仔仔细细地反复研究着小册子上描述的条条框框。他玩过狼人杀,自然发现了规则中最大的端倪——游戏流程没有“投票放逐”这一环节。
      没有“投票放逐”,就意味着即便他们找到了狼,也没有有效的方式请其出局,难不成好人阵营的神职全是有攻击力的强神?
      关于这一点,张星纯有请教过随从,但随从的回答也是含糊其词,没有一个令人确信的答复。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张星纯的心态不算差,既然现在的自己无能为力,过多的烦恼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睡前,张星纯特别注意了一下时间——此时只是10点多一点,但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是在午夜被传送过来的——这至少说明,这个世界的时间线,是单独隔离出来的。
      这一夜,张星纯睡得很舒服。
      第二天,看见所有人都去餐厅用早餐——尤其是陈德良还活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张星纯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他相信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看来,是个平安夜。”陈德良拍了拍张星纯的肩膀。
      一想到还身处在恐怖游戏里,所有人的心情并不算太好,这一顿丰盛的早餐也是在一片死寂中度过的。狼人游戏没有绝对的朋友,人家掏心窝子的话可能也是谎言。
      “德良——走——反正没事干,不如在城堡里逛逛,说不定还能找到线索啥的!”张星纯等着陈德良咽下最后一口粥,便迫不及待向他提议道。
      陈德良静静抬起头,他径直对上少年闪闪发光的眼眸,脸上露出无奈的微笑。他摇摇头说着“不去,我想休息一会儿”,身体却非常诚实地站了起来。
      “图书馆?”
      张星纯琢磨着,图书馆左看右看也是资料最多的地方,或许这确实是个很棒的主意。这样想着,他便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
      张星纯很高兴,这样看来昨天晚上陈德良也认真做了功课,有个这样的队友他感到很安心,活着离开这里的希望便也多了许多。
      和他们一并离开的,还有一对年轻的小情侣,其他人则是抱着自暴自弃的态度,打算先回房间吹着空调补会儿觉。
      然而,张星纯并不知道,陈德良其实早就做好了功课,也早就计划好要把自己心底象征着希望的小火苗彻底掐灭在摇篮里......
      餐厅里,安安端起手中的咖啡杯递到嘴边,优雅地吹去了上边冒起的热气,她正悄悄盯着离去的张星纯和陈德良的背影。泰迪静静靠在她的身边,仰头注视着主人眼眸里不断散发出的恶意,乖巧地舔去了嘴角边还残余着的血迹。
      安安心里很复杂,因为她漆黑眼眸中的陈德良的身边站着的是张星纯。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女孩在那么一刻有露出一丝丝悲伤的神情。
      “今晚——”安安抬起头望着虚空,不知是在和谁说话,“记得开工了。”
      图书馆里,张星纯确实是找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小纸条,但他在这方面的逻辑思维能力不强,怎么思考也不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相反,倒是陈德良找得异常勤快,很快他便消失在张星纯的视野里。
      张星纯自然是摸不着头脑,他也感到很奇怪,却又说不出来是怎么一种奇怪的感觉。
      直到中午,陈德良才从密密麻麻排布的书架间重新出现,他的脸上淌满了汗珠,看起来并没有少花力气,但张星纯很明显地感受到,陈德良此时很开心。
      “星纯——”陈德良抬手示意张星纯过来,他飞速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将手上拿着的一杯水递出去,“这么久了,你也累了吧,喝口水休息一下。”
      张星纯很感激地接过来,没有细想便喝了下去,还不忘带说一声“谢谢”,但当甘甜的水润湿了喉腔,张星纯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图书馆布满灰尘的书架之间哪里来的水源?
      霎那,一种强烈的眩晕感向张星纯袭来,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听见陈德良在耳边对自己说:“对不起,生存是人的本能,我想这不难理解——你的格局太小了,怎么不会为自己想想呢?”
      一片混沌之中,张星纯的脑子里不知被谁塞入了什么东西,那是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
      “忘情毒——使用者可以召唤一杯忘情毒水,喝下者当晚成为狼人的目标,与此同时使用者将获得本游戏的免死金牌。”
      那个时候,张星纯又想到了很多东西——他想到了宿舍里一直鬼鬼祟祟的陈德良,他想到了莫名其妙的看星星邀请,他想到了狼人游戏中陈德良一步步的设套,他也想到了不久后将要举行的科研报告会。
      张星纯的眼角红了,他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然而冰冷的现实却一次次地将他打醒——他现在仍被困在这片混沌之中。真可笑,自己善意的回报,居然是一次利益大于友谊的欺骗与利用......
      凭什么啊......
      张星纯没有力气再大声咒骂了,他感到很累......
      一段时间后,张星纯的意识一点一点回来,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连睁开双眼也不行。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清风,不出意外,他是被谁送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对不起......”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张星纯现在只觉得恶心,但他无能为力。
      又过了很久很久,周围终于安静下来。张星纯隐隐约约间,听见了城堡里夜禁的钟声——
      那是某种特殊的讯号——就像是一个极其扭曲的声音在张星纯的耳畔边不停狰狞地提醒道——
      “嘻嘻嘻嘻——你终于可以去死了......”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