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这狼人真狠2 ...

  •   故事目标——根据剧本完成演绎,或者达成目标:在狼人游戏中生存。
      剧本加载中......
      在这个世界上,是有灵异现象存在的,只不过是大多数人选择不愿意去相信而已。他们更希望早晚能有一天,科学知识能解释这一切。在那次经历以前,张星纯一直这么认为......
      张星纯的父母都是顶尖的院士,他从小就在极其浓厚的教育氛围下长大。清秀端正的面庞,阳光开朗的性格,优雅得体的行举,偶尔还会皮一下逗人开心,不管在什么时候,张星纯永远都是那么发光发亮。后来高考结束,张星纯优异到诡异的成绩也是顺理成章地把他送到了国内最一流的高校,他很高兴自己能成为父母的骄傲。
      当然他也高兴,自己能在高校里碰见那个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陈德良。
      陈德良是张星纯大学时同寝室的上下铺,每天你来我往,关系也慢慢地熟络了起来。他们都选的是化学专业,有空也会一起约定好去实验室搞科研,一些有趣的实验一玩就是一整天。
      “你看你看,真的变成粉色了哎——”张星纯举着手中的试管,笑嘻嘻地把它展示给陈德良看,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你呀——”陈德良无奈地摇摇头,把试管接过来好好端详一阵,提醒道,“这个药剂腐蚀性不是吹的,小心点,这么白皙的皮肤可不要白给了。”
      微风轻轻拂起薄薄的窗纱,阳光一拥而进,缀满实验室洁亮的地板。张星纯一直以为,这种简单而又幸福的美好将永远持续下去,永生永世。陈德良,此时此刻就是他的全部。
      有一段时间,陈德良经常会问张星纯信不信世上真的存在灵异事件,张星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当然不会信这些。对于他来说,所谓的灵异现象都是人们在装神弄鬼地吸引热度罢了。
      但是,这几天陈德良却表现得越来越奇怪了,他每天都很晚才回寝室,每次回来总是会神神秘秘地跑到阳台上看着手中的什么东西,张星纯一度以为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是生活上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需要什么帮助可以向我提,别总是闷闷不乐的啦——”看着张星纯澄净的眼眸和爽朗的笑容,陈德良紧蹙着的眉头才略微松开了一些。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张星纯真的想穿越回来骂自己一声,他的噩梦,就源于这次“朋友”间的帮助。
      如果他知道那个时候的陈德良不是闷闷不乐,而是快欢喜疯了,也就不会向那深渊迈出那一步了。
      过了一两个星期,陈德良忽然提出了夜半去赏星星的主意,张星纯二话不说就同意下来,他为自己的朋友能够脱离坏心情的胁迫由衷感到高兴。
      夜半赏星星,多有趣的经历啊!刚好过几天就是一场重要的化学科研展示会,那是自己和德良多少日日夜夜的心血,在那之前偷偷溜出去放松放松也不错。
      午夜,张星纯准时来到了公园里的后山上,他看见早就等候多时的陈德良,笑着打了声招呼。
      “来啦——星纯。”陈德良温柔地笑着,也向他挥了挥手。那时候,张星纯只读出了陈德良眼神里最浅显的一层含义——见到朋友的高兴——也是最虚伪的一层。
      “滴答——滴答——”手表的指针精准地指向了十二点,霎那,一阵阵不明的白烟瞬间就将张星纯和陈德良包裹起来。
      “德良——”张星纯发现自己的意识愈加模糊,来不及想太多,下意识地就去抓陈德良的手。
      在意识完全模糊之前,他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温度,脸上不禁微微浮起一丝笑。
      “小哥哥——小哥哥——醒醒——”叫醒张星纯的是一个稚嫩的童音,他缓过神来,抬起了厚重的上眼皮,观望着四周。
      自己面前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哥特风格小裙子的女孩,她抱着一只泰迪熊,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看到张星纯醒来,小女孩满意地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接下来,令张星纯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突然就消失不见,出现在不远处一张童话式的皇宫座椅上。
      张星纯才发现自己似乎处在一座城堡之中,周围富有童心的装潢设计仿佛也印证着这一点。
      “星纯——”听见陈德良呼唤自己的声音,张星纯猛地坐起来,向声源看去。这个小厅里算上自己大概有12个人,他看见陈德良正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向自己跑来。
      “我没事,你呢?”张星纯站起来,轻轻拍去了身上的灰尘,他看见完好无损的陈德良,便也放下心来。
      “好啦好啦——都静一静——”小女孩坐在座椅上,抱着泰迪熊默默注视着一切,“我知道,你们中有人很激动,也有人很懵逼,不急,我会解释的啦。”
      “本公主叫安安,是这座童话城堡的主人,这是我的好朋友泰迪——”安安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把手上的泰迪熊向大家挥了挥,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
      张星纯看着安安手上的泰迪熊,不禁后背一凉。那泰迪熊的脸上是一双恶狠狠的大眼睛和狰狞的嘴,嘴边甚至还有红红的如血迹一般的东西残留着。
      “别抖啊——现在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啦——哎哎哎,那边那个,别看了,逃不走的,省省心吧。”安安收起了泰迪,将它重新抱入怀里。
      “不知道你们之前信不信灵异,反正现在必须要信啦——本公主就是个鬼!”安安没管底下的骚动和窃窃私语,继续说道,“想离开这里很简单——你们不是刚好12个人么,来玩把狼人杀吧——胜利者不仅可以离开这里,还能获得安安的奖励哦~”
      “那失败者呢?”张星纯旁边站着的一个少女勇敢地问道。
      “安安会奖励你——永远待在这美好的城堡里陪着安安!”安安笑嘻嘻地说道,“规则很简单——找到狼人。等下呢,你们轮流来上面抽取身份牌,抽完以后就可以回房间休息啦。今晚,就是第一晚。明天开始,所有的白天时间你们都可以在城堡里自由探索来寻找线索,运气好的话,可以找到安安精心准备的礼物哦——是一些有趣的东西呢!”
      安安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张圆桌,上边整整齐齐地盖着十二张身份牌。她招招手,一级级台阶出现在众人眼前,径直通往安安面前的圆桌。
      张星纯与陈德良面面相觑,当然像他们一样困惑的人也不在少数。人们不安地交谈着,始终没有人敢第一个上去拿。
      期间,张星纯还听见有人在讨论是不是单纯是小女孩的恶作剧罢了。确实,让张星纯相信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被卷入一场灵异事件中确实有点难,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让所有人真正在心中吊起一块石头的,是那个第一个去抽牌的人——他觉得一切都是恶作剧。他走上台阶直接略过圆桌来到安安面前,还没迎上安安疑惑的目光,手中的拳头便举了起来。
      “快放我走——老子没空陪你......”男人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安安害怕地哭喊——
      “啊啊啊啊——骑士救我——”
      话音刚落,一把巨剑突然从男人一旁升起,毫不留情地劈了下去。
      张星纯的反应速度极快,立马伸手就捂住了陈德良的双眼和自己的双眼。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和接连不断的惨叫。
      男人的尸体和血腥的现场很快就被处理好,一切恢复如初。底下突然再次冒起了白烟,又有一个人被传送进来。
      安安仔细地用手帕擦去了脸上的血迹,脸上的表情也冷淡了不少,她似乎十分反感这样的行为。
      “温馨提醒,本游戏所有涉及死亡的全部都是实打实哦,只有这样你们才会认真对待这场游戏。安安讨厌粗鲁的坏家伙,又不是说不放你们走了!”
      张星纯紧张地吞了一口唾沫,拍了拍陈德良的肩膀,小声通气:“别怕,我先去看看。”
      在万众瞩目之下,张星纯是第一个去抽取身份牌的人。
      “帅气开朗善良的小哥哥——安安很喜欢你!祝好运哦!”
      避开了安安恐怖的目光,张星纯稳下心来,向圆桌上的一张身份牌拿去——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