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出乎意料,情理之中

      
      下了火车,就听到一个异常响亮的声音说:“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到这儿来!”
      
      哈利被罗恩拽着穿过人群走过去,乘上了一艘小船。然后罗恩吃惊地发现,即使只有一点点星光,哈利居然也能速度不减地看书!
      
      “哈……哈利……你……看得清?”吞吞吐吐地,罗恩问道,意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看了看男孩手中新换的那本如砖头般厚的书,决定把他直接当雕像——暂时。
      
      霍格沃茨第一次展现在众多小巫师面前的时候,得到了一阵惊叹。罗恩也沉浸在这庞大的美丽中。不经意向旁边一撇,哈利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又翻了一页书。
      
      罗恩无力扶额:难道哈利会去拉文克劳?太恐怖了!他宁愿“那个人”现在复活。
      
      海格将他们交给了一脸严肃的麦格教授,随后他们被带到一个小房间等待分院。
      
      “哈利,罗恩,你们在这儿!”赫敏和纳威走过来打招呼。女孩立刻盯上了哈利手中厚厚的书。
      
      “哦!哈利又在看书!”赫敏轻呼,“他肯定能通过分院仪式。不知道会考我们些什么,听说是魔法入学考试。我只希望到时候我看过的那些够用。”
      
      罗恩垮下脸:“弗雷德和乔治跟我说,会对我们造成很大伤害的。”
      
      周围竖着耳朵听着的学生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看哈利这么爱看书,说不定会进拉文克劳。我看过《霍格沃茨 一段校史》,上面说拉文克劳是最智慧的学院。我想要不是格兰芬多是最好的,我一定会选拉文克劳。”
      
      “才不会呢。”罗恩立刻大声反驳,“哈利打败了‘那个人’,而且父母又都是格兰芬多,他一定会成为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
      
      “‘格兰芬多黄金男孩’?这是你新得到的称呼吗,哈利?”冰冷拖长的声音传来。德拉科带着两个跟班走过来,下巴保持着微微的上扬。
      
      “马尔福!”红发小狮子龇牙咧嘴地瞪着他。
      
      德拉科完全无视红头发的某人,眼神专注地盯着哈利,一边隐藏起自己的惊奇。他从未见过有谁可以长时间保持这样的看书姿势,身形笔直地站立着,一手扶书一手翻页,丝毫没有感到累的样子。而且,他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到了书中,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知道了。
      
      看了看这本厚得可以砸死人的书,纯黑色封面上印着烫金的书名:《分辨1000种容易混淆的魔药材料及其具体用途》。没记错的话,这是教父最喜欢的书之一。
      
      “看他的书就知道,哈利肯定是斯莱特林。”德拉科得意地挂着假笑说,“魔药类书籍。要知道斯莱特林的院长就是魔药学教授。斯内普教授肯定会喜欢哈利尽自己的学院。”
      
      罗恩的脸憋得通红,正要继续反驳,一阵惊叫声响起。他们顺着声音一看,一大群乳白色的幽灵穿过房间,让从未见过幽灵的孩子们显然吓坏了,包括贵族——当然他们的表现要镇定得多。转回头,他发现哈利依旧在看书,连幽灵贴着他飘过都完全没反应。
      
      “现在排好队跟我来。”麦格教授适时回来,命令新生排成一排,随后推开了通往礼堂的门。
      
      罗恩推了推哈利引起他的注意。哈利略显迷茫地看了他一眼,收起自己的书跟在他身后走出小房间。
      
      礼堂里灯火通明,天花板如同真正的夜空缀满繁星,成千上万支巨大的蜡烛从空中垂下。
      
      “这里的天花板施了魔法,让它看起来像真正的夜空。我在《霍格沃茨 一段校史》上看到过。”赫敏在后面小声说。
      
      低垂眼帘,哈利安静地走在新生队伍中,像个完全无害的小动物。
      
      等他们都在教师席前的台阶前站好,分院帽也被拿出来放在一张凳子上,这顶不知多大岁数的帽子突然裂了一条缝,唱起了一首非常个性的歌(*),唱完后还向四周鞠躬致谢。
      
      “我要杀了弗雷德和乔治。”罗恩在前面愤愤地小声说,“他们说得我们好像要和巨怪搏斗!”
      
      麦格教授拿出长长的名单。
      
      “汉娜·艾博!”
      
      一个女孩微微颤抖着跑上去,戴上了那顶帽子。过了一会儿,“赫奇帕奇!”帽子高喊道。礼堂里的一张长桌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女孩摘下帽子,开心地跑向自己的学院。
      
      过了一会儿,纳威被分到了格兰芬多——虽然帽子没少花时间考虑;赫敏似乎和分院帽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争论,最后进了格兰芬多。听到这个结果,罗恩显得十分沮丧;随后德拉科如愿进入斯莱特林,和他的两个胖子保镖汇合。又过了不久——
      
      “哈利·波特!”
      
      礼堂里一下子骚动起来。
      
      “波特!她说的是波特!”
      
      “是那个哈利·波特吗?”
      
      哈利低低垂着眼,从新生队伍中走出去,步上台阶,向一旁的麦格教授微微欠身,又向分院帽浅浅鞠躬,这才身形笔直地坐下,戴上了帽子。
      
      帽檐滑落,遮挡住他的视线,眼前一片黑暗。
      
      很熟悉的环境,哈利习惯性地闭上眼睛。寂静中,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不过他丝毫感受不到。
      
      分院帽长久的沉默令下面的学生议论声更大了。罗恩站在新生队伍中,紧张地盯着台上的男孩,嘴里不停念叨着“格兰芬多,格兰芬多……”;已经坐在格兰芬多金红色长桌边上的赫敏和纳威也盯着哈利,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就连坐在斯莱特林首位的德拉科,眼里也闪烁着希冀的光——虽然他自己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分院帽依然没有动静。一旁的麦格教授不自在地咳了一声,眼神飘向坐在最中央大椅子上的校长。邓布利多显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轻轻笑了一下,一副很笃定的样子。麦格教授抿了抿嘴唇,知道她的校长有自己的安排,于是只能继续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所有人的耐心几乎耗尽的时候,分院帽犹豫着开口:“拉……拉文克劳?”声音里充满了不确定。
      
      教师席上,一个非常矮的教授尖叫一声,从椅子上掉了下去,旁边的教授赶忙扶住。
      
      整个礼堂的声音瞬间消失。全场的人都惊讶地瞪着分院帽,罗恩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邓布利多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不过嘴角已经开始抽搐。
      
      “你确定吗?”他缓缓问道。
      
      分院帽再次开口,语气满是无奈。“啊,不确定,不过……”它没说下去。
      
      哈利睁开眼,碧绿色的眼眸里一片死寂。他摘下帽子站起身,双手把帽子端正地摆回凳子上,浅浅鞠躬,又转身向一旁已经呆住的麦格教授再次鞠躬,这才走向安静的拉文克劳长桌,坐到了末尾。刚一坐下,他立刻从口袋中掏出没看完的书,重新放大看了起来。
      
      后面的分院仪式异常迅速,加起来也不到15分钟。罗恩不出意外地进了格兰芬多,坐在座位上眼神不住看向哈利。
      
      当最后一个学生也结束了分院,邓布利多站起来,在人们期待的目光中大手一挥:“开饭!”桌子上立刻冒出无数美味的食物。众人在惊诧之余迅速向食物进攻,除了斯莱特林保持着贵族礼仪外,也只有拉文克劳的用餐礼仪还稍稍可看,格兰芬多长桌完全如飓风过境一片狼藉。
      
      “你……你好,波特先生!”坐在哈利身边的一个男生小声说,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泰瑞·布特。”
      
      没有得到回应。他颇为尴尬地收回手,满脸通红。
      
      附近的小鹰们有些不悦地看向某著名的男孩,但渐渐被惊讶取代。
      
      哈利只坐了椅子的1/3,身形笔直,除了翻书的手之外一动不动,面前的餐盘干净整洁。
      
      “哈利,就算是拉文克劳,也要吃饭睡觉的。”一个比较高大的男孩拍了他几下。
      
      哈利抬起头,看到桌上的人都盯着他,又看看丰盛的食物,略带歉意地笑了笑。
      
      淡淡的温和微笑令所有人都愣住了。接着他们看到男孩把书缩小放回口袋,伸手就近去了一小碟蔬菜,拿起刀叉安静地快速吃完,又捧出书沉浸到里面。
      
      一众小鹰集体黑线。
      
      教师席上,邓布利多明亮的蓝眼睛凝视着坐在拉文克劳长桌末尾安静看书的瘦弱男孩。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使他变成现在这样,原本预计将成为优秀格兰芬多的孩子突然变成了拉文克劳,这让他疑惑之余,开始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哈利和他想象中的几乎完全不同,可是,这么多年来,分派在女贞路负责暗中照顾男孩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究竟,自己忽略了什么呢?
      
      很快,最后的甜点也消失了,邓布利多有一次站起来,宣布了一些注意事项,特别提到三楼的禁区,引得底下一群小动物——大部分是小狮子——跃跃欲试。
      
      “哈利,别看了,我们要走了。”刚才拍了他的男生又轻轻推他一下。
      
      哈利收起书,安静地排到队伍后面。将要走的时候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回过头,正撞上三对视线。湛蓝色眼睛的主人和蔼地微笑着,银白色长胡子垂在胸前;另一双眼睛的拥有者紧抿薄唇,黑曜石般的双眸如万丈深渊,所有情绪都被隐藏在这浓得化不开的暗色中。这样深沉仿佛空无一物的黑暗,再熟悉不过。不知道这个教授教什么呢?哈利兀自想着,回过头跟学院的同学们离开礼堂,不经意忽略了第三个审视的目光。
      
      西弗勒斯·斯内普注意到男孩的视线,狠狠瞪了他一眼。但男孩垂下眼睛,微微扬起嘴角。这是一种、如同孩子发现了珍贵宝藏般的、真心的微笑。
      
      珍贵的宝藏?开什么玩笑!狠狠鄙视了一番自己的思想,西弗勒斯大步走出礼堂,墨色长袍在他身后翻滚。
      
      不知爬了多少楼梯,哈利他们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鹰状门环问道:“什么东西出生时有四条腿,长大了两条腿,老了三条腿?”
      
      “人。”级长立刻答道。
      
      大门打开,学生们走进去。“一年级新生找地方坐下,其他人可以回寝室休息了。”
      
      哈利等大家都坐得差不多了,静静坐到了最角落的一张硬板凳上。
      
      “大家好,”一个女孩走到中央,对着所有新生行了个淑女礼,“我是佩内洛·克里维特,拉文克劳的级长。欢迎各位进入拉文克劳——最富于智慧的学院!”
      
      一阵掌声后,她继续说:“正如你们刚才所见的,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没有口令,回答对鹰状门环的问题就可以了。当然,答不对的话就只能等在外面直到有别人能回答。这样可以让你们学到更多的知识。另外,公共休息室里书架上的书可以随便借阅,每人限同时拥有7本,看完后请放回原处,这些书上都附带了识别魔法。关于宿舍方面,拉文克劳宿舍两人一间,考虑到你们对学校还不熟悉,你们每个人都将和一位四年级及以上的学长同住,他们会一直和你们住在一起直到毕业,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请教他们。”
      
      这时,大门再次打开,刚才在教工餐桌上晕倒过的那个矮小巫师走了进来。
      
      “这是我们的院长弗利维教授,同时也是我们的魔咒课教师。”级长介绍道。
      
      弗利维教授走到中间,踩上一张凳子,然后说:“首先,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说着他挥舞魔杖,一大堆各色彩带从杖尖飞出来,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落到房间各处。新生们都被吓了一跳,但立刻显露出崇拜和向往的神情。
      
      耐心地等所有人回过神,教授接着说:“拉文克劳以身体拥抱知识,以真心感悟知识,以灵魂热爱知识。记住这句话,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他跳下凳子,在热烈的掌声中离开了。
      
      “好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和你们同寝室的学长会负责叫你们起床。各位晚安。”
      
      大家纷纷走向自己的寝室。哈利发现自己的寝室在最里面,室友是一个叫菲利普斯·克劳特的四年级生。
      
      无声地推门进屋,室友正坐在桌前认真读着一本书,旁边高及天花板的书架堆得满满当当。他看到自己的行李摆放在里面那张床的床脚,就走过去,没有打扰自己的室友,安静地整理好一切,换上睡袍。
      
      “哦,对不起。”一个声音突兀传来,“我没看到你进来。不过没想到,我们居然在一个寝室呢。”
      
      哈利抬头,看到自己的室友正看着自己,浅褐色眼眸里满是笑意,及肩的黑色长发随意地披散下来。正是刚才拍了自己的那个男孩。
      
      “你好,我叫菲利普斯·克劳特,四年级。最擅长的是古代魔文——三年级的时候如果你选修这门课就能接触到,最不擅长的是魔药,说不定以后还要请教你。”顿了顿,他继续说,“很高兴能和你同一学院还同一寝室,要是白天有人这么告诉我,我肯定会以为他在开玩笑。对了,我可以叫你哈利吗?”
      
      哈利注视着这只热情的小鹰,点了点头。
      
      “太好了。对了,经过这一整天的折腾,你一定很累了吧。快点睡觉,明天早上我会准时叫醒你。”
      
      口气中略带强硬却不失温和。哈利垂下眼,又点了点头,躺进自己的被子里,把未看完的书放到床头柜上。很快,他再次坠入那片熟悉的黑暗中。
      
      *******
      
      西弗勒斯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扶手椅上,颇为粗暴地翻着一本书。过了一会儿,他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晚上是不可能看得进书的,于是砰地一声把书合上,挫败地靠上椅背。
      
      该死的波特!一个两个只会惹麻烦!
      
      西弗勒斯紧紧抿住嘴唇,攥拳的双手指关节都发白了,黑耀石般的双眸里波涛汹涌。
      
      他无法想像,那个身材瘦小、低低垂着眼睛安静站在新生队伍中的男孩,那个对教授甚至分院帽恭敬有加、不管是站是坐都保持身形笔直丝毫不放松的男孩,那个坐在长桌末尾把自己完全沉入书中的男孩,就是胆大包天的混蛋波特和活泼可爱的莉莉的孩子。
      
      该死的邓布利多!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把自己心心念念的格兰芬多黄金男孩养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他还指望着等男孩进了格兰芬多后好好找他麻烦——愚蠢的狮子总是有太多让他扣光分数的把柄。如果他胆敢进斯莱特林,就更方便光明正大的不让他好过。可是,分院结果出来的一瞬间,从来都可以冷静自持的斯莱特林院长大人突然手足无措了。
      
      一个波特居然进了爱书如命的拉文克劳!梅林请告诉我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
      
      过了仿佛很久,西弗勒斯平复了一下心情,不断告诫自己他不是冲动没大脑的狮子,并再次不得不承认梅林冬眠去了——当然梅林同学似乎从来没醒过。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再次浮现男孩安静的身影,以及最后离开前那隐匿于暗色中的淡淡微笑。这让他想起曾经的那个女孩,在得知自己的与众不同后,也是如此露出最迷人的微笑。
      
      Lily……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长的巫师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桌子上除了一堆稀奇古怪的银色仪器外,还有一定破旧的、不知打了多少补丁的帽子,在这个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旁边的栖木上,美丽的凤凰将头埋在翅膀底下安睡。
      
      “别怪我,小家伙。”分院帽没好气地说,“这是我最累的一次分院了,你根本不知道我在那个孩子的脑子里看到了什么。我都想从此辞职不干了。”
      
      “啊,我是不知道。”邓布利多微笑着说,只是没有笑意,“所以希望你告诉我。”
      
      “就知道你会问的。”分院帽状似叹了口气,“其实我能告诉你的不多,阿不思。那孩子的头脑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黑暗就是黑暗,浓重压抑得透不过气。我实际上什么都没看到,不管是记忆还是性格之类的。说实话,如果不是他看上去还会思考,我真的怀疑他被摄魂怪吻过。那样的情况,我怎么可能按你说的把他分到格兰芬多去,他根本不可能适合那里。”
      
      “你最后选择了拉文克劳。”邓布利多指出,“如果像你所说的,我认为赫奇帕奇是更好的选择。”
      
      “赫奇帕奇不够安静。”分院帽如实说出理由,“他的头脑里异常寂静,只有拉文克劳的书呆子们才相对适合他。”
      
      沉默了很久。“怎么会这样?”邓布利多连微笑都收起了,仿佛在询问,却更像自言自语。
      
      “我怎么知道,毕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脑子。”说完,分院帽不再发出任何声响。它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好好休养。
      
      邓布利多把帽子放回身后的橱里,重新坐下陷入沉思。他想起刚才一直关注的男孩,如斯莱特林般礼仪完美,如赫奇帕奇般温和安静,如拉文克劳般嗜书如命,唯独没有一点格兰芬多的特点。这不是他想像中的男孩——不,这不是任何人眼中的哈利·波特。第一百次他无法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使男孩变成现在这样。以他的成长经历来看,他要么变成渴望关爱的孩子,这样就很容易成为格兰芬多;要么变成防备一切的孩子,像伏地魔一样进入斯莱特林。不管是哪种情况,他都有足够的应对措施。可是现在,事情似乎变得脱离了掌控。
      
      看来,有必要找他好好谈一次。
      
      *******
      
      伴着一声响亮的念咒声,一道鲜红色光芒闪过,德拉科潇洒地放倒最后一个挑战者,随即一个华丽的转身,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德拉科为什么生气?”待铂金男孩离开,潘西·帕金森不解地看向身边的布雷斯·扎比尼,“得到年级首席也没见他高兴。”
      
      布雷斯注视着可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渐渐隐去的单薄身影,摇了摇头跟了上去。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会是同一寝室,回去再问他好了。
      
      德拉科把自己浸到浴缸里,铂金色的头发没有了发腊的束缚,柔软地散开在水里,配上弥漫的水汽和淡淡的柔和灯光,画面异常唯美。男孩轻轻闭着眼睛,思考着一些事情。
      
      德拉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听到那愚蠢的破帽子说出“拉文克劳”时,不由自主地感到愤怒。这种情绪一直延续到斯莱特林例行的年级首席挑战赛上,把所有的对手都狠狠修理了一番,连跟自己相对比较熟悉的布雷斯也受了不少伤。要知道,大家都是贵族后裔,所谓的挑战赛再怎么激烈,出手都是有分寸的,今天的自己,的确过分了些。看来罚抄家规是免不了了。
      
      都怪该死的波特!(某猫:汗~果然是教父教子吗?用词都一样……)他忿忿地想,要是乖乖来斯莱特林,哪会有这么多事!虽然他也没去格兰芬多。不知道爸爸会怎么看,进了拉文克劳的波特,这关系,不好拿捏啊。
      
      还有,仔细回想一下,哈利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说过一句话,要交流也只是写下来。这很不正常。难道他不会说话?还是,另有隐情?
      
      德拉科缓缓从水中走出来,雪白的浴巾裹上他原本苍白、这时却被热水泡的微微有些发红的身体,擦干后套上华丽的丝质睡袍,这才一边拿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走出浴室。
      
      “德拉科,你今天怎么了?”布雷斯坐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整理着睡衣上的褶皱,看到铂金男孩出现后问道。
      
      男孩没有正面回答。“你的伤好了?”
      
      “当然,治疗咒我还是会一些的,都是些皮外伤。”
      
      “那早点睡吧。”说着他躺进被子。上好的被单覆盖住他修长的身体。
      
      “喂,你还没回答呢。”布雷斯忙说,“潘西都看出来了。”
      
      “是吗。”含糊地回了一句,德拉科不再说话。
      
      “真是。”布雷斯摇摇头,也躺下了。还是快点睡,明天早上要是迟到,可不是闹着玩的。
      
      凝视着洒在床头柜上的一小片月光,德拉克又想起那双碧绿色的眼眸,毫无波澜,深不见底,沉静如死人般。他原以为只有自己的教父才会拥有这样一双丝毫看不出情绪的眼睛——即使是教父,也偶尔会流露出一些什么,可是那个男孩……
      
      他的沉默,他的微笑,他不经意间写下的令人吃惊的一针见血的话语……究竟是什么,使他成了这样一个神秘的存在?这真的是,那个据说打败了“那个人”的波特吗?
      
      算了,明天再想。德拉科翻了个身,尝试着进入睡眠。他最后想起的,是男孩抱着那本厚厚的《分辨1000种容易混淆的魔药材料及其具体用途》认真阅读的样子。
      
      教父会喜欢他的吧……
      
      与此同时,罗恩也在烦恼着。“哈利居然进了拉文克劳!哦!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罗恩,你已经这样哀嚎了快两个小时了!”同寝室的西莫·菲尼甘无奈地说,“快睡觉吧,除非明天你想迟到。第一节可似乎就是院长的,据说她可是严厉出了名的教授。”
      
      “是啊,罗恩,”一旁的纳威也说,“哈利去了拉文克劳,也总比去斯莱特林好,毕竟还可以做朋友啊。”
      
      “可是,哈利应该是个格兰芬多啊,他还帮你找蟾蜍了呢。这么善良的哈利怎么可能不是格兰芬多?分院帽一定是搞错了!”
      
      “好了,罗恩。”另一个叫迪安·托马斯的男孩说,“实在想不通的话,明天找机会去问问他好了。”说着钻进被子里。
      
      西莫和纳威也钻进被子,很快传来轻微的呼噜声,大家都累坏了。
      
      直到进入梦乡,罗恩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突然变成了拉文克劳的书呆子了呢?
      
      同样作为格兰芬多,赫敏已经开始后悔。果然应该听分院帽的去拉文克劳啊,要是在哈利后面分院,自己肯定已经躺在拉文克劳的宿舍里了。不知道能不能申请转院的?
      
      她想到哈利在火车上写下的最后那句话。男孩的洞察力令他惊讶。住在麻瓜世界10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竟可以一下子抓住事物的本质?哈利很不简单,她确定,这个谜一样的男孩子,说不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或许11年前众所周知的万圣节所发生的事情,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
      
      只是,哈利,你以为进了拉文克劳,就真的能置身事外了吗?毕竟,你还是大难不死的男孩不是吗?
      
      褐发女孩闭上眼。不管怎么样,哈利,我一定要在学习上打败你!

  • 作者有话要说:  默……分院分完了……大大们都猜到了是拉文克劳啊……(其实没什么好猜的)
    感谢鸦九和残翼绝羽两位大大提供名字参考
    然后,下一章,小哈要开始校园生活了……
    偶被小德出浴萌到了……描写无能……
    另:赫敏小朋友还是如此聪明啊……
    另另:偶一直想告诉大大们偶们家这只小哈的原型,但一直忘记……默……其实这是偶某天突然发现的。偶家这只小哈,就是小小的不二小朋友加上夏尔小朋友(看过《网球王子》和《黑执事》的大大们肯定知道偶再说谁……),好像似乎貌似还有点我们家原创樱树少爷的影子(偶们家樱树少爷因为偶来写这只小哈了于是被停掉了……默……不过樱树少爷毕竟还在纸上,还没进化到电脑上……樱树少爷主要特点是独立、强大,身世也挺郁闷的,而且还是一家之主……年龄跟小哈一样……默……其实小哈也是一家之主——波特家……)
    下次更新:10.24
    *:由于故事情节,没有把分院帽著名的歌写在文里,于是在此附上。
    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
      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
      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
      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
      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
      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礼帽,
      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你们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
      都躲不过魔帽的金睛火眼,
      戴上它试一下吧,我会告诉你们,
      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
      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
      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
      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
      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如果你头脑精明,
      或许会进智慧的老拉文劳克,
      那些睿智博学的人,
      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也许你会进斯莱特林,
      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
      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
      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来戴上我吧!不必害怕!
      千万不要惊慌失措!
      在我的手里(尽管我连一只手也没有)
      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魔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