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少年 ...

  •   chapter.28

      “唔……咱记得邢没不是和你走的近吗?怎么现在看得不像啊!”

      史画努努嘴,语气带了一丝幸灾乐祸,对于史才文的淡淡仰慕也在这几年消失殆尽。

      史才文对于史画的幸灾乐祸没有任何波动,相反是冷冷问了一句:“为什么你突然会出现在这儿?”

      “怎么?你这语气好像显得咱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咯,咱要认真读书不行啊?”

      史画完全是被史才文这话气笑了,他嗤笑一声。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也不想和你多说几句,你离邢没远点就行了,”史才文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史画。史画实在见不惯史才文那副高高在上,冷漠的表情,也不想当时他为什么会脑抽对史才文仰慕,啧,可能是他出身和他自己所得的成就十分不符吧……

      大家都知道才文的爸爸是这个小镇十分有名的暴发户,同时也是人生赢家,首先,钱是特别多,再且老婆是小镇有名的美女,更是有一个天才儿子,这个儿子特别的优秀,小镇哪个人对史才文不是赞赏有加,就连市长,外面的领导对他也是十分的关注,再者有两个天真无邪,可爱的宝贝闺女,那些人见到才文爸爸就说人生赢家,实在是令人羡慕。

      再者,史画恰恰与史才文相反,史画爸爸父亲是前一任的村长,为人老实,懦弱无能,妈妈呢,是一个精神病人,后面被史画舅舅谢沁接回家养病,而史画呢,从他懂事起完全就属于放养状态,爸爸不管,妈妈不在,也导致了他早早在外面学坏,胡非做歹。

      而那时候的史画虽然有些坏,可三观是非还是很正常的,更是对于自己邻居的史才文十分尊敬和仰慕,他是很仰慕史才文,小小年纪,优秀不断,更是别人家的孩子,那时候的史画心里想,如果和史才文做好朋友,搭上关系,那他也能变得优秀,也有人关注他。只可惜史才文高傲,不和他多说一句,更是不想搭理,相反和自己村不对付的邢家村邢没搭一起,令史画产生了深深的不服。

      那时的史画是十分讨厌和不服邢没的,原因在于他看不惯邢家村,更觉得史才文是因为这个人而不想和他当朋友的,初中三年,同班同学,每次见到邢没他都是刁难和厌恶,不过也从那时起,他也有点讨厌史才文,史画觉得他跟邢没在一起,是背叛了史家村,更是给史家村抹黑,也经常给史才文增添麻烦,逃课,不写作业,打架,作为班长的史才文这些问题都是他在负责,可初三那年,彻底变了——

      他的爸爸在整个小镇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他自己也因初三那年干的缺德事一起被责问,他的爸爸被关在牢狱里,他则是被村里人轰出去,而唯一的容身之处,那座房子也被封了起来,他被小镇的人彻底唾骂和厌恶……

      所有人都在看他笑话,没有房子的他只能去流浪,可后面来到他跟前的却是邢没。

      大雨倾盆,他一身污秽蹲坐在垃圾桶旁边,而他撑着一把伞站在自己面前,半蹲下来把伞倾过去,遮住了大雨打在他身上,轻声对他道:“先跟我回去,我已经联系了你舅舅。”

      那时候的史画才知道,在别人把他家封起来的时候,在别人骂他,嫌弃他的时候,邢家村的那人却早已悄悄联系了他舅舅。 他被他带回了家,偷偷的,家里只有一个老人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人,他洗完澡之后一脸无措被他按坐在床上,只见他按着他的肩膀,脸色严肃,声音更是轻柔:

      “你舅舅明天就来接你了,史画……”

      “到时候你去第五市和你舅舅生活,不要再回来了,史画,这个小镇不会再有人记得你,喜欢你,你父亲犯了那么大的事,他们都不会原谅他的也不会原谅你,所以,你该懂事了……”

      邢没微微弯腰和他平视,他道:“你不要再回来了,史画,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

      史画微微瞪大眼睛看着他,他的表情认真和严肃,那刻,他的心里好像有什么融化了一样,就像一束光照进内心深处,那晚,他睡地上,邢没在床上,他望着邢没那张睡着的脸,默默说了句谢谢,始终没能说声对不起。

      可现在,他回来了,离开小镇三年他还是回来,只因每晚睡觉他都会想起那张脸,那个在最后对他伸出手的人,那人认真,严肃又开朗的脸一直在他脑海挥散不去,他想他了呀,所以无论小镇的人再厌恶他,讨厌他,他还是舔着脸皮,不知羞耻的回来了……

      却不想人家邢没见到他的第一天,假装不认识自己,他也不气,原本就是他破坏了承诺回到这个小镇,既然“不认识”自己,那重新认识就好了呀。

      邢没——咱们重新认识,重新认识你这个人……

      淡定又带着邢没来到了‘猪脚饭,来一碗’的饭店,邢没坐在淡定对面,看着淡定面无表情的大口大口吸溜粉条,他竟有些不知食味。

      他知道淡定生气了,淡定生气分两种,一种是脾气暴躁,嘴角还噙着笑,在你稍微不留神时人家一脚就踢了上去,管你死活,他就是要把你打残,谁叫你惹他不愉快了呢,第二种呢,就是现在这种状况,没有质问,没有嘲笑更是没有打你,而是面无表情和你坐一起平静的吃饭,可恰恰这种更为恐怖,有时候人就是犯贱,情愿被他打一顿了气也不愿吃个饭死气沉沉。

      “淡哥——”邢没才喊了声,就被淡定那阴凉的眼神瞄了一眼,当场让他噎了下,还有种说不出的苦闷。

      “所以我去华市的那几天你都是和他一起?”终于,淡定开口了,声音没有以往的那种慵懒,而是带了点低沉,他问的期间随手将不爱吃的猪肝,粉肠等食物夹到邢没的碗中。

      “嗯……”邢没手抓着筷子,低低道:“我和他是在超市认识的。”

      “那你为什么不说实话?”

      “唉?”邢没一怔。

      “我说在华市的时候我问你,你为什么不说,”淡定搅了搅碗中的粉条,还漫不经心的戳,把粉条戳的烂极了,十分的难看,可正因这样他还又吸溜了一大口。

      邢没怔怔看着那些粉条被搅的十分烂,可淡定还是面不改色在吃,他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不想说。”淡定把粉条吃完了,还顺带把碗里的汤喝完了。

      “对不起,淡哥,我只是觉得以后不会再见面,也不想提到那个人,所以……”

      “哦,”淡定喝完了汤底,抽了张纸擦了擦嘴,目光放在邢没面前那碗还未动过的猪杂粉。

      “不吃?”淡定微微挑眉,邢没没有吭声,只是拿起筷子缓缓吃了起来,淡定手撑下巴,看着邢没那嘴唇一张一合的,那双桃花眼微微一眯,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醉人,更是将邪魅发挥到了极致。这样一个少年真的很难想象是一个不良少年,更是一个作恶极端的恶鬼,可淡定就是这样一个人,往往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就散发着窒息的魅惑感,这样一个妖孽此时正伸出手,指腹抚摸着邢没嘴角的渣渍,还伸了回去放在嘴里吸吮,十分的有美感。

      “……”邢没被淡定的动作弄的瞪圆了眼睛,淡定舔着纤细白皙的手指在那里低笑,那笑声十分的低,低到好像夜里的鬼魅声,让人不寒而栗。

      邢没呆住了,说实话他很少看见淡定这副模样,常常他都是一副气比天高的模样,完全不像现在这样,具有危险性的。

      “邢没啊……”淡定出声了,伸出那双被他舔的湿润的手指抚上邢没的嘴唇,让邢没的嘴唇沾上了他的水迹,他轻轻叹了口气:“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允许你欺骗我。”低咛的声线消失在邢没耳中,也让他的一下午都魂不守舍。

      当邢没回到家里的时候,奶奶正窝在沙发上看京剧,看见邢没像个孩子喊到:“没没,回来了呀!”

      “嗯,奶奶饿了吗?”邢没回神过来,看着奶奶十分高兴的脸,压下内心的不适,轻笑。

      “没没,今天吃火锅呀!”奶奶起身慢悠悠来到厨房,拿出一堆菜。

      “奶奶,这些菜谁给的?”邢没看见那么多菜,应有尽有,十分惊讶,急忙走了过去。

      “画画买的,没没,今天跟画画吃火锅,吃火锅。”

      “……”邢没一愣,转头便看见史画从院子里跑出来,手里拿着盆,腋窝下还夹着衣架,史画一看见邢没兴奋跑了过去,却不知邢没的眼神完全冷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见奶奶在厨房忙活,邢没的神情十分不好看,冷冷质问,史画不介意邢没的态度,反而搂上邢没的肩膀,附身在他耳边道:“邢没,别这样嘛!咱今天想吃火锅,可是就咱一个人,咱寂寞啊!”

      “你……”或者是被史画的那句一个人,他的神情缓和了点,但又想到今天淡定那副疯狂的样子,心里有些发毛,一把推开了史画,道:“想吃火锅回家吃去,你那些菜多少钱,我还你然后赶紧走。”

      “邢没——”史画委屈了,他嘟囔:“你怎么这么狠心啊?舅舅家那么远,你要咱坐火车回去啊?”

      “我记得你舅舅给你在这么租了房子。”邢没督了他一眼。

      “可是——那房子阴森森的,地方还偏僻,咱害怕,邢没,咱真的不敢一个住,”史画急了,还红了眼眶。他一把抱住邢没,声音有些抽泣:“邢没,我真的害怕,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让我跟你住,我睡地板,我给房租,我做洗衣做饭,这些我都会,都让我干,你让我留下来好不好,”听听,都害怕的连咱都不说了,直接我我在那里恳求,可见多么可怜。

      “……”邢没直接是被史画突如其来的抽泣声弄的怔住了,他抬头看着史画,只见史画像一个大型犬一样挂在他身上,鼻子红红的,眼角还有泪滴,直接埋在他的脖颈哭咽。

      “邢没……”还在哭。

      “我知道了,”邢没眉毛一皱。

      “你先放开,”见史画还抱着他,邢没拍拍他的肩膀,两人坐了下来,史画坐在他面前,规规矩矩坐着,乖巧的不像话,这是邢没从没见过的样子,这副样子让他一顿,还是开口了:“你不用住我这儿,我这儿没有多余的床,也不可能让你睡地板,这样好了,桑淼你认识吗?”

      “认识,”史画乖乖应到。

      “桑淼在隔壁,正好她屋里有空房,她弟弟的,不过现在她弟弟在外市读书,不经常回来,到时候我去跟她说声,让她把房子租给你,你给她房租就行,这样可以吗?”

      邢没说完望着史画,史画一话不说答应了,正巧就跟邢没在隔壁,有啥不答应,更何况他也见过桑淼几面,对她也有好感,还可以照顾她说不定她还能在邢没面前美言他几句,嘻嘻。

      邢没看见史画答应了也松了口气,其实他也是有考量的,邢没一直都知道桑淼缺钱也需要赚钱,她一直想找别人合租既能不让房子空着又可以收房租,再来邢没也相信史画的人品,他是坏,可不会对女生做什么,更不会欺负女生,这一点从初中他就看的出来,现在史画答应了,也给桑淼少了一些负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