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少年 ...

  •   chapter.27

      哈!看戏?和安友人看什么戏——

      当邢没听到这个问题,他也只是一愣,后有些好笑盯着十分八卦的同学,能看什么好戏,就安友人那种人,能有什么好东西可以看,不过这场戏倒是真的十分低俗恶心罢了。

      邢没知道安友人找自己保管没有什么好事,不过也确实没有啥好事,安友人那家伙完完全全就是出于自己的恶趣味,这场戏他一个人看不够爽,需要一个人陪他看,就这样找上了自己。

      以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人看的是寂寞,两个人看的是乐趣。

      不过嘛——这场戏倒是有趣。

      那天,安友人把自己邀请到一棵大树上,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但是这有一处大户人家住这儿,不是他们小镇的人,听说是前几年因在其他地方犯过事而被迫搬到了这里,是一个外来户,不过有钱,买了这里一块地建个房子,房子又大又好看,还有佣人,完完全全的是羡煞旁人。

      两人坐落在一棵大树上,大树离房子十分的近,爬上去一看就能看见这所房子的院子,同时也十分茂密,完全遮住了旁人的视线。

      安友人直接蹲在粗根的树枝上,那姿势好像是要蹲坑一样却一点都不猥琐,还有种迷乱人心的魅惑在里面,邢没呢,待在他旁边,看着他作妖。

      “呐呐,听到了吗?”突然,安友人指了指耳朵,轻声道,邢没眉毛一皱,细细听了会,发现院子里头断断续续传出媚情的低喘声,女人娇嗔,男人低吼。

      听了一会儿邢没也知道是什么了,他再往里细看,看到了院子里的草丛里有两个白花花的□□叠在一起,正在做十分激烈的活塞运动。

      “你把我叫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这个?”邢没不解。

      “不然呢?”安友人勾嘴一笑,指着那个男人开口:“这个男人你知道是谁吗?”

      “谁?”邢没看不清男人的脸,只是觉得那团白花花的肉十分的熟悉。

      “嘿,那是镇长。”安友人轻轻道,成功看到邢没变了脸色,又道:“那个女人你知道是谁吗?那可是外来户的女主人呐!”

      “两个人就这么光明正大搞在一起,你觉得为什么?”

      “为什么?”邢没大脑顿了下,顺着安友人的话题问了下去。

      “哈哈哈,那当然是被允许的呀!”

      安友人捧着肚子在笑,似乎笑得肚子有点疼,心理盐水都从眼角冒了出来。

      “你怎么会知道?”邢没更不解了。

      “你问我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因为——”安友人笑得更加魅惑:“每天我都在这里看他们做运动呐,那可是一天比一天激烈,有时候还好几个一起呢。”

      “……你可真恶趣味,”邢没完全是低估了安友人的口味,更觉得浑身寒气涌起,还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不,不,这可不是恶趣味,”安友人一听,不满意摇晃的手指,后又随手指着那对男女道:“□□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当男人把女人搞得□□的时候以为是自己让女人爽了,其实呢,是男人被女人勾引的□□,一个女人,只要在床上,管你好不好看,美不美,只要一句娇滴滴的声音就把男人的魂都勾没了,恨不得就这样死在床上。”

      安友人说完还顿了下,嘴角的笑容更是令人心惊胆战,他说:“就像我对待阿氺一样,只要自己有需求的时候就会对着阿氺的照片撸一把,这样就感觉她好像在我身边,与我共沉沦。”

      邢没一听,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不可置信看着安友人,最后只能咬牙切齿憋出一句:“疯子。”

      “是挺疯的,不过事实就是这样。”安友人还同意点点头。

      “所以呢?这戏看完了,你还有什么事干?”邢没顶了顶后槽牙。

      “谁跟你说戏完了的,这还是只是小菜,再过几分钟才是好戏呢。”

      安友人舔了舔微微干涩的嘴唇,如魅鬼般出来勾人,身上那股艳乱的气质让邢没有些嫌弃。

      等了半天也不见所谓的好戏来临,邢没颇有不耐,拧紧眉头:“再不来我可就要走了。”

      “急什么,”安友人撇了他一眼,后又笑开:“对了,邢没,最近雅雅是不是和你走的较近啊。”语气是肯定句。

      “别在我这里套消息,”邢没拧紧眉头后又道:“你还真是一刻也不能让人放松心情。”

      “呵呵,我就是想要得到线索嘛,就算一丁点也好……”安友人的笑容不减,只不过那声音有点低了下去:“毕竟我可是把整颗心都交了出去呢。”

      那语气好似有点在开玩笑,可邢没知道这里面包含的感情有多重,有多炽烈和滚烫,一个从地沟里爬出来的恶鬼但且心里有了人,那是比谁都要认真和执着,那颗被包裹的心也会变得十分烫热和真诚。

      邢没眼神有些复杂,他知道安友人这种人,像这种四处溜荡,无恶不作的妖孽喜欢上一个人,那把命都给出去也是不惊讶的,这种人一旦遇到能克制住他们的人,那是会非常乖巧的,只不过安友人用错了办法……

      “啊——”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女人的惊叫声和男人的慌乱收拾声音,邢没抬眼望去却怔住了,瞳孔一缩,转头一脸不可置信望着笑的艳丽的安友人。

      “这是你们设计的,”邢没在问,不过是肯定句。

      “不然?”安友人反驳了一句。

      “呵,你们真好样,怎么,你们是打算把整个小镇都划为你们姓安的。”邢没冷笑一声,一下子就猜猜出这出计划的目的。

      “噗——”安友人噗嗤一笑,他拍拍邢没的肩膀,笑道:“所以说我喜欢和你说话,那凭那幕一下子就猜到了,真聪明。”

      “所以我还得谢谢你的夸奖咯!”邢没咬牙笑了笑。

      邢没没有再说话,而是垂了眼看着院子那幕。

      院子这个情景怎么说呢?其实是很有别出心裁的,作为小镇的镇长史姆和这所女主人偷情被发现了,这里就很疑惑了,作为一个小镇长竟光明正大和女主人偷情,怎么想都觉得很大胆,完全不怕被人发现,那个感觉好像是被发现也完全不慌,前面安友人有讲到的,被允许……

      被允许,说明这个户主是知道,又指到有时候玩的疯狂还有好几个人,便已经说明了,这话户主的主人也是在里面的,又或者这所房子集体搞黄色交易也是有可能的。

      现在院子里又有了安友人的父亲和邢家村,史家村,安家村的村长,户主对他们的警惕少,以为就只是每月隔一天的拜访,也压根想不到大白天的,自家老婆和镇长还那么闲心逸致在院子里乱搞,因为是外来户,又加上在这边做生意需要男人这个的帮衬,户主才会和男人走的如此之近,可眼下这状况简直是让他难看到极点。

      安友人的父亲,那个深沉的男人选择这种时候揭发他们显然是有事先准备的。

      第一,他摸清了这所房子的交易时间,一般都是在周一和周三,选择在工作日,给人一种掩人耳目的信息来进行肮脏的黄色交易,来这里进行黄色交易的都是一些有钱人,他们之选择在这里,也认为这里的小镇偏僻,不太会被人发现。第二,第二个关键人物便是镇长史姆,镇长史姆一直都和这所女主人有着不正当关系,后面更是发展成了感情,耐不住寂寞的一周要偷偷见上几面,户主是知道的,但他放置不理,任他老婆和镇长频繁见面,原因在于他搞的这个交易需要镇长来掩饰,导致来捞更多的钱。第三,安友人的父亲是做官的,可惜他的手还没那么长,可以插手去干扰外市那些有钱人的作为,他之所以选择这种时候来揭发镇长的偷腥,他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史姆拉下马,后拥自己人上去当这个镇长。

      这个小镇只要是明眼人都会发现,从小镇位子大到的警察局局长,高中校长小到学校里的学生会会长都是安家姓掌握着,唯独这个镇长是姓史的。

      这个男人城府十分的深,做事也干净利落,一看时机一到,便毫不留情把史姆拉下马,随带三村的村长来看这出好戏,把自己选好的安家人安排上去就好了,他是完全不怕另外两村的,邢家村太弱了,人也少,而史家村不是做政治的料,没有能力,基本都只想着赚钱。

      这下子好了,只要镇长也变成安家人来掌握,就相当于这个小镇的全部权利都牢牢掌握在手中,而作为原本就是做官的安友人父亲收益只会更大,也正因这个原因,第五市的副市长谢沁对安家人的偏见才会如此之大,明明好好一个小镇三村平衡,互相压制,偏偏有人要出来做龙头老大……

      一看到史姆落马,邢没一下子就猜到了,他一直都知道整个小镇的权利安家人是最大的,而像他们邢家村,作为人数少,地少还穷的村子根本没有资格去争取这些东西,他们的村子存在感一直都是最弱的,甚至拿不出一点东西去争,邢没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这件事无论会成什么样,都和邢家村无关。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邢没不解,实在是不理解安友人到底在想什么。

      “因为有趣啊!”安友人笑。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邢没嗤笑一声。

      “说话还真是一点都不留情呐,”安友人看着邢没的眸子,道:“邢没,你是真的很聪明,又或者说,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一个……”

      “邢没,我是看在你是阿氺的弟弟,才警告你一句……”

      “这个小镇终究是要变天的,到时候如果没有能力去抵抗的话就不要不自量力了,懂吗?”

      “你说什么?”邢没眼神一冷。

      安友人抿了抿唇,远眺天空,轻声道:“有些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到时候可能我们都逃脱不了,这也是我为什么突然回来的原因,毕竟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想多待会儿。”

      “还有的便是,我要找到阿氺,然后离开这里,带着她永永远远离开这里,到外面去过日子……”

      邢没怔住了,他看着眸子有些暗淡的安友人,突然感到了不安,他觉得安友人知道些什么,他没有说是知道现在的我们压根没有资格去插手这些事。

      “你……”邢没张了张嘴。

      “好啦,这戏看的够爽的!”安友人瞟了眼院子里的情景,接下来的也就那样,先是说了一堆对史姆失望的事,再来是在三个村长的见证下卸掉史姆的镇长之位,安友人的父亲还假意安慰几番脸色难看的户主,至于什么交易,他完全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

      而安友人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他老子办的事,儿子知道是应该的嘛!至于真正的缘由,可能邢没也猜的出,就是因为自己的恶趣味才偷偷去查这件事罢了。

      “对了,邢没,记住我的话哦,千万不要做不自量力的事……”离别之时,安友人还眨了眨眼。

      邢没看着安友人的背影,陷入了沉默,他抬头望了眼乌压压一片的云,最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