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少年 ...

  •   chapter.26

      校长在台上说了几句的开场白,无非就是几句要好好和新来的同学相处,要有有爱,之后便唤门外的史画进来。

      这下好了,史画一进来,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都发出了一声声惊叹。

      认识的脸色震惊,怔愣之后是怪异,不认识的呢,也是震惊后是沉迷,再之后只能羡慕嫉妒恨发出一连串的唏嘘。

      这转学生,首先,脸真应了那句人间绝色,只应天上有,第二,虽然他是在笑,阳光明媚的笑容可眉间那展显出的是无比心惊的戾气,第三,虽然穿着十分肥大宽松的校服却一点不显俗气,清清爽爽站在讲台上,搭上眼底下那点小痣就如勾人的妖孽,有点像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要来勾人的心,勾人的命。

      “来,史画,给同学介绍介绍。”校长笑得一脸温和看向身边的少年。

      “哟,各位好!咱是史画,想必大家也知道就不多说了,后面多多指教。”

      史画抬手对台下的同学晃了晃,说话间望下面瞄了几眼,终于在最后一排看见一脸懵逼茫然的邢没,更是加大了笑容。

      这个介绍无比惊人和牛逼,大家都被这个介绍愣了神,校长假装看不见台下那些学生的疑惑,笑道:“那以后史画就是你们的同学了,在学习上大家要多多帮助他,有什么不懂也要跟人家讲一下。”

      “史画你就先坐最后一排靠窗那个位置,那个位置没人。”

      “好的!”史画点点头,走了下去放下书包,还一副乖巧拿出书本,校长见史画这么乖,也松了口气,再交代了些事便匆匆离开。

      下课后,同学们望着后排的那个少年,认识的离远了些,怕摊上事,不认识的个个涌上前,着急介绍自己就怕少年不认识。

      史画的到来无疑最让人震惊的便是邢没,史画的座位离了他两个位子,不远也不近,他偷瞄过去看见的是史画那张帅到精致的侧脸,见他望过来邢没连忙转了个头,对上淡定那双探究的眼睛。

      “我记得他初中跟你一个班。”

      淡定趴在桌上抬头望着邢没,语气是肯定句,邢没愣了下,不自在应付了句:“是吧?太久了忘记了。”

      “哦,或许吧,不过他挺让人印象深刻的,”淡定换了个姿势,手撑着头眯眼懒笑。

      “那家伙干的事简直比安友人还要混账,”淡定瞄了眼史画笑到,邢没一听噎了下,他看了眼懒懒散散的淡定,心想最没资格说这话的应该就是淡定了,这三个人半斤八两,他们干哪件事哪件不混账,都是些臭气哄哄的妖孽罢了。

      就在邢没和淡定谈着话,史画也起身了,长腿一挎,直接来到邢没身后,一把扑在他身后然后对着坐在邢没对面的淡定打招呼。

      “哟,淡定,好久不见了。”

      邢没被吓了一跳,就差跳起来了,也所幸史画压在了他身后,让他有点动弹不已,淡定看着这幕,眼神凝了凝,直接站起俯视着邢没和史画。

      “邢没,好久不见啊!”无视淡定的眼神,史画歪头在邢没肩膀上,对视着他的眸子笑眯眯。

      “你这是干什么?”淡定直问出了口,声音淡淡的,甚至一点起伏情绪都没有,可邢没知道这是发怒的前兆。

      “干什么?打招呼啊!好歹也是初中同学呀!”

      史画伸手戳了戳邢没的脸,再次让他炸毛,邢没当场就推开了他,喊到:“谁跟你初中同学?”

      “你啊!而且咱之前才刚见过面,这么快就忘了?”

      史画挑挑眉,语气开始重了起来。邢没头皮发麻,前面是一个恶鬼后面也是一个恶鬼,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心当下慌了起来,还有些臊,那是扯谎出来的臊。

      “邢没——”淡定眼神有些疑惑看着心虚不已的邢没,突想到前几天去华市在电话听到的动静,又联想到史画刚才的话,眸子当下阴了下来。

      这幕的发生让周围噤若寒蝉,大家看看脸色开始阴沉下来的淡定,又看看一脸带笑却像渗了毒的史画,眼神一转,惊呼一声。

      妖孽要打架啦,保捅一天窟窿,这场戏不得不看,着实得看,不看对不起自己的在场,看,还得看个够,看个爽,毕竟这种级别的场面百年一遇,啧啧。

      高二二班来了一个新同学,这是史才文听到的第一个消息,那个新同学还是小镇十分有名的小魔鬼,史画,这是史才文听到的第二个消息,史画和邢没,淡定扛上了,这是史才文听到的第三个消息。

      史才文坐不下去了,史画讨厌邢没他是知道的,从初中那会儿一逮到机会就和邢没做对,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仇人。

      史才文蹭得离开座位跑了出去,此时脸上的冰渣味没了,带了丝丝的着急,可走着走着停了下来,那妖艳的脸色逐渐有些诡异,荒唐无边,□□的想法突突的从他脑海冒了出来。

      如果史画把邢淡定打残了就好了,如果两人被迫退学也不错,又或者干脆都把对方打死直接找个地埋了,就那两个混账东西,死了就算了。

      想是这样想,脸上还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路过的同学看见史才文那张艳丽的脸只会觉得脸红,更不会想到这位在同学们心中的人仙儿心里想的是什么肮脏事。

      大家都在以为史画和淡定会打起来,却没有想到史画反而耸耸肩,摆摆手,咧嘴一笑:“算了,才转学第一天咱才不想给别人留下把柄呢。”

      “邢没,中午一起吃饭呀!”史画直接绕过淡定,一脸好兄弟勾搭上邢没的肩膀,邢没直接面无表情推开了他,史画也不气。

      淡定全程冷脸,甚至一句话都不说手插口袋就晃晃悠悠出了教室,邢没一见更是觉得要完,当场瞪了史画一眼跟了上去,史画见了这下不生气也难,更是觉得委屈。

      你说说他大老远求着他舅舅跑来这里可不就是为了他,为了那么一个邢没,为了那么一个他自认为已经是朋友的邢没,可人家呢,看看,把自己当成猛兽野虎,有这样的人吗?有吗?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人家好心好意把你当朋友,结果就让你这么不受待见?

      “邢没——邢没——”

      史画追在邢没身后赶,这样缠人的程度绕是脾气再好不生气也难,史才文来到这里的一幕便是这样,淡定阴着脸走开,而史画缠住邢没不让他走。史才文当下瞳孔一缩,觉得史画更令人厌恶了,邢没也看到了史才文,只觉得头更疼了。

      有人说当有一个天仙妖孽的人看上了这么一个普通的你,那一定是几世修来的福分,而当有三个人间绝色,才艳惊绝,的人看上你,那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像这种时候就不应该矫情拒绝来拒绝去,就应该好好躺下享受就好了,邢没只想说一句放屁,这种时候邢没情愿被一只猪缠上都想踹开他们。

      像这种孽障就应该收了,直接关起来不要再去祸害其他人了,都是一群坏心眼烂心肠的东西,表面天使般的面孔内地都是腐烂的心,哦,这样说他们都算轻了,直接下地狱都不够他们受的。

      遇到老同学是怎样的心情,遇到同村曾经还是邻居的同学是怎样的心情,遇到曾经是他崇拜仰慕的人是怎样的心情呢?没怎样啊!只想一刀捅了他而已,史画这样想。

      而才文呢,看到曾经在自己面前说不喜欢邢没的那家伙如今缠的邢没够紧,曾经说邢没那家伙太丑了不想和他说话如今缠在他身边叽里呱啦说一通话,曾经说两个男生这样太恶心了的史画如今这样对待邢没,才文心里想,他现在要干嘛呢?哦,他现在要就找把斧子,砍了那双手,这样还不解气,还得把他的头砍下来当球踢。

      淡定觉得今天谁都在挑战自己的脾气,史画是一个,史才文更是一个,果然姓史都是一群贱人,只会抢别人东西的贱人。

      邢没是最难受的,现在的他感觉心里堵着一口气,堵的他七上八下的,特别是面对这么一个不要脸的混蛋就怕心肌梗塞死在了这里。

      或者是感受到了邢没极差的心情,史画终于有了那么点良心放开他了,转头向史才文挥手:“哟,才文,好久不见了呢!”

      “你怎么会在这儿?”表面史才文面无表情走了过来,听到这话的史画有点莫名其妙,他摸摸下巴道:“上学啊,不然来看你啊?”

      “啧,”史才文一听,脸色更难看,但是他也没有和他多扯,他知道史画的性子,越是和他扯他越乱来,最后落下面子的还是自己。

      “邢没,过来。”淡定一看见史才文,原本就差的心情更差,直接把邢没叫走,一点也不和他们周旋。邢没不吭声,直接走过史才文身边跟上淡定。

      这下子史画倒不作了,没有追上去,而是看向史才文,特别是他那有了丝波澜的脸,眼神逐渐怪异起来。

      全部探出窗口的同学们就期盼能目睹一群妖孽的地狱修罗场,可看了半天谁也没动手都十分失望,他们还打算下注呢,看邢没淡定一方,史才文史画一方打起架来谁能赢,结果双方就这么平平淡淡揭了过去,啧,实在不像他们的性格。

      可虽然没有打架,不过也够大家吃好一顿的瓜了,在这个小镇,谁都知道邢家村和史家村不对付,眼下新来的转校生好像和史才文关系很好的样子,而一直是死对头的淡定和史才文中间又夹杂了个邢没,这个邢没和史画又有那么一点关系,啧啧,这下真的是有戏可看了。

      邢没这家伙啊,其实在同学眼中一直是个迷,你说人家聪明厉害吧,可偏偏要跟在淡定那么个混账东西身后当小跟班,你说他蠢吧,可如果他蠢那他们又算什么呢?他也会干混账事,但从不干那些出格的事,这跟史画他们还是有些区别滴。他跟谁基本都玩的好,好比如说史雅雅吧,雅雅那家伙就是一个作天作地的小恶魔,谁都入不了他的眼,可也就这么个东西情愿绕远路跑来问邢没学习上的问题,也不愿拉下脸跟他自己班上那么一个大神史才文说一句话,哦,也有可能是因为雅雅的那个心上人刚好是邢没的邻居,所以爱屋及乌吧……

      再说安友人吧,那家伙干过的事从来都是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简直玩出了新天际,懒懒的一个动作都让他们心惊胆战,就这么一个恶鬼,那天竟然跑来邀请邢没去看戏,他们原本以为邢没不会答应,可是人家就是答应了,他们不知道安友人邀请邢没看什么戏,不过他们也可能知道这场戏将会是十分低俗又恶寒,也不是简单的看戏,请原谅他们想这么坏,不因别的,只因那人是安友人……

      唉,所以说邢没一直是个迷啊,能让这么多令人发指的妖孽跟他好好说话,他是这个小镇的第一人。

      作者的话:

      妖孽打架,神仙都劝不住。

      同学:“邢没这人呐,其实长相很平凡,比起淡定他们那真是差远了,可人格魅力呢,比谁都更吸引人,就好比如一颗明明是要发光的珍珠就被放在一堆垃圾里,那谁也注意不到。”

      是一堆垃圾的淡定和史画他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