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Rising Sun×变化系×饿狼 ...

  •   又是一个错身而过,重霜顺着扶手一溜烟窜上了二楼。他蹲在拐角处,一手抓着栏杆保持平衡,另一只手还是稳稳地托着盘子。“等下,你是飞坦?”
      
      正准备再次动手的飞坦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上面的人长了一张异常眼熟的脸。“原来是你!”啧,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起来速度的确比自己快,刚刚那个状况居然都看清了我的样貌。上次肯定是被他设计了……飞坦眼一眯,他原来只是想好好吃一顿,要是可能再给大家抢个厨师的。可是,现在,看见那人依旧好好拿着那盘鱼,他突然非常不爽!
      
      哇,杀气!重霜目光一肃,怎么突然严重起来了?他注意到楼下人的金色眸子眯了起来,眼角流露出煞气,手已经伸向了背后。要动真格的?有没有搞错啊,抢东西的是他,自己不小心中毒了,还是我给解的。现在这算什么,以怨报德?
      
      吐槽归吐槽,重霜紧紧盯着伺机待发的飞坦,手一动盘子就飞了出去。飞坦敏捷地往旁边一躲,那盘鲤鱼稳稳落在了长桌上。就说如果是要攻击自己的话,力道也太小了,飞坦眼角余光一瞟,滑出去的盘子刚好停在桌边,汤汁平平稳稳。好可怕的控制力!
      
      正当这空儿,重霜已经打开了楼梯旁的窗户,身影迅速消失在朦胧的月色中。想溜?没门!飞坦抽下背上的雨伞,三两步也从大开的客厅窗户奔了出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重霜并没有跑远,就站在楼房和集装箱中间的空地上。
      
      重霜也不是脾气多好的一个人,他抿着唇,这个奇怪的家伙真的是惹到自己了。利落地抽出软剑,事不过三,这家伙到底想怎样?刚升起的下弦月投下柔和的光,重霜的影子长长地投射在地上。四周一片寂静,只能看到用来包裹软剑的锦白丝带一圈圈散开,在风中飞舞。
      
      飞坦微皱了一下眉头。那人手里好像握了一个什么东西,只能看见露出来的一点柄和尾部的丝带。是兵器吗?不管了,今天一定要比出个结果。飞坦握紧了藏在雨伞里的剑,加速冲了过去。
      十分钟后。
      
      “哈哈,飞坦这次可踢到铁板了。”芬克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玛琪默不作声,信长抱着双手,目光跟着缠斗在一起的两人:“唔,真没想到这小孩还有两手。”一边的富兰克林看得心惊,这是小孩么?漫天飞舞的念刃,这念量是不是太足了一点?一群人津津有味地围观一团刀光剑影,这就是库洛洛回来时看见的景象。
      
      “那是……”飞坦和重霜?库洛洛把询问的眼光投向一边的人,玛琪看到他回来,无奈摊手:“飞坦叫我们别插手。”又怎么了,库洛洛看向场中,正好看到重霜鬼魅般的身形出现在飞坦身后,手腕一斜,几缕藏蓝的头发就飘了下来。“第三次了!”玛琪摇头,“那孩子真要动手的话,他已经有三次这种机会杀了飞坦。”
      
      库洛洛算是明白了,以飞坦的骄傲,这么明显的手下留情只会让他更生气,怪不得不让别人插手了。果不其然,随着飘落的发丝,旁观的众人看到那双金色的眼眸开始泛光,那是一种嗜血、狂暴的光芒。一向嬉皮笑脸的芬克斯都吓到了,“不是吧,飞坦真生气了。”也不怪他脸色苍白,实在是他对烧掉自己头发的火球心有余悸啊!
      
      眼前一道寒光闪过,库洛洛紧紧盯着重霜的手,原来是剑!怪不得,刚刚看他的手明明没有接近飞坦,头发却被削了下来。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非金非玉,在月光下是全透明的,只有在比较倾斜的角度才能看见它的反光。“生气就生气吧,不过别把那把剑烧坏了,我还没见过那么有意思的东西呢。”信长盯着场内,确切地说盯着重霜握剑的右手,眼睛闪闪发光。
      
      听到旁边的议论,重霜脸色瞬黑,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唯恐天下不乱。“不要走神!”重霜惊异地看着飞坦大吼,他已经把剑外雨伞的伪装扯掉了,自己正对着寒光闪闪的剑尖。不对,怎么有点通红的颜色呢?还越来越大……火球!重霜眼睛瞬间睁大,身形急退。飞坦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退吧退吧,后面可是一座全是石头钢筋什么的建筑垃圾山。重霜一看就不是强化系,要是按照这个势头退下去,一身伤算轻的,搞不好命都没有了。
      
      “轰隆”一声,烟尘弥漫。飞坦退到一边,眯着眼,满意地打量自己的战果。“飞坦,不是跟你说过要给我留下那把剑的吗?这么烧肯定坏了!”信长一看怒了,冲着飞坦就吼起来。芬克斯则故作惊异地看着飞坦,“那样的绝世小美人你也下得去手啊,啧啧~”
      
      飞坦正要发作,却瞥见库洛洛黑沉沉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等下,自己做错什么……啊,坏了,他一时热血上涌,明明本来目的是要找那个美人入伙的!飞坦把视线转向一边,心虚不已。
      
      “烧掉我的剑吗?可没那么容易哦!”众人一惊,齐齐望向声音的来源。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从漫天尘土中走出来,正是重霜。还好还好,幸亏他没死,不然自己肯定要倒大霉了。飞坦心里松口气,可等他把头转回去,立刻就僵硬了:开什么玩笑,自己火球的威力自己还不知道?芬克斯都没有躲过去,而且那还是在自己放水的情况下。后面的巨石都变成了粉末,为什么现在这个孩子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前面,眉毛都没有少一根?
      
      重霜抹一把脸上的水,再拧拧袖子,就算这种一身是水的狼狈样子也分毫无损他的外貌,脸上愈显冷漠清丽了。看来是用水灭火了……等下,一身水?水?看着从重霜袖子和裤腿滴滴答答往下落的液体,众人脑中都冒出了一个大问号:这东西哪儿来的?谁不知道流星街的水和食物一样珍贵,那个垃圾山里难不成有口泉眼?
      
      “飞坦,”重霜看着一脸惊愕、还没回过神的人,晃晃手指,一股清泉喷涌而出:“不管原因是什么,但是结果还真是要感谢你呢。”刚刚,他发现自己身后是坚硬的石头,急忙用上坚。而面前快速移动的大火球,自己首先是用念刃挡,虽然降低了它的速度,但是热度还是不可避免地越来越高。那一刻,突然想到要是有水就好了,最好是流云瀑布那样的水,可以把火焰挡住,甚至浇灭——才这么想,手指放出的气顿时形成了瀑布。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这才没控制好量,淋了一头一身。
      
      “你……”飞坦指着他说不出话。搞半天没教训到人,反倒给他练习了能力?他真的是抓狂和想死的心都有了。重霜伸出手,“作为报答,我请你吃饭吧。”此话一出,一群等着看好戏的蜘蛛们集体瞪眼。这是什么诡异的发展趋势?前一刻还打得要死要活,后一刻就上演哥俩好了?
      
      飞坦完全言语不能,指指他又指指自己,完全没明白眼前人的思维。自己刚刚是真的想杀了他啊,他明明知道这一点的!重霜看飞坦愣在那边不动,自己说的话有那么难理解吗?“你刚刚不是还想吃的吗?再晚就真的凉了!”说完,一把拖过还愣在原地的飞坦就走。半秒后,身后传来一片物体倒地的声音。
      
      摔了一地的蜘蛛们大眼瞪小眼。“我一定是眼花了,才会看见飞坦被一个小孩子拖着走。”芬克斯两眼望天,努力不去看那两个背影。“没错,而且飞坦居然没还手,还乖乖地跟着走了。”信长现在非常怀疑,那个飞坦是不是被人调包了,不过刚刚那个火球确实是飞坦的拿手好戏啊。玛琪走了两步,回头看见他们的样子,直接省掉了叹气的力气:“那是事实。快起来,走了。”
      
      库洛洛早在重霜拖人的时候就跟着过去了。他一回来就注意到了那座离自家基地几乎可以说是对门的房子,没想到居然是重霜的。再侧眼看了一下远处烟尘散去后显出的淤泥,的确是货真价实的水啊。难道重霜是双系念能力者?放出系和变化系的觉醒度看起来都很高呢。再有就是相当完美的坚,攻防转化也很迅速,说是极其少见的念力天才也不为过吧,他紧紧盯着前方的背影。
      
      重霜换了衣服,硬把还没反应过来的飞坦按在桌边坐下。飞坦看着面前无比精致的饭菜,再看着手里重霜塞过来的两根貌似是用来吃饭的木棍,生平第一次觉得世界太不真实了。头一回自己抢劫杀人未遂,受害者不但不报复,而且还要请自己吃饭表示感谢?
      
      重霜无语地看着还在发愣的飞坦,“你不是还要我这个请客的喂你吃饭吧?”飞坦举着筷子,回过神来:“谁知道这饭菜有没有问题?”其实那些鱼肉菜蛋什么的都很诱人,但是,他死也不会承认,比起饭菜的问题,更大的原因是他不会用餐具!流星街的食物本来就少,有那个慢慢吃的功夫东西早被抢走了。自己在重霜面前基本已经算是完败,不能再多一件被他看不起的事情了!
      
      这应该说是疑心病重还是警惕性高?完全不知道飞坦实际心态的重霜叹口气,每样菜都夹了一点吃,再掏出一把银针,天女散花般的一挥。“这下可以了?”飞坦盯着白得耀眼的银针,脑中回想着刚刚重霜的动作,终于迟疑地下了筷子。
      
      请客也这么痛苦,要不是看在你帮我修炼的份上才不会把我辛勤劳动的成果分人呢。就算你以怨报德,我也不能那么做。就在重霜暗自唾弃自己的道德观时,眼角瞥见库洛洛已经拉开一把椅子。“你做什么?”库洛洛已经拿起了筷子,动作标准得无可挑剔,谁都不会知道他其实也是第一次用这种东西:“吃饭啊,找你一天,我快饿死了。”
      
      “等一下!”后面进来的三个人大呼,以信长和芬克斯为最。可惜晚了一步,玛琪、信长、芬克斯、富兰克林和重霜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飞坦面前的食物以光速消失。库洛洛看起来动作十二万分优雅,可是速度居然一点也不落后飞坦。
      
      “你们……”信长和芬克斯是担心有没有陷阱,而重霜是吃惊于库洛洛和飞坦吃饭的风卷残云之势。“真、的、只、是、一、天、没、有、吃、饭、吗?”重霜一字一顿,指着已经拿着洁白餐巾擦嘴的库洛洛。那架势,哪是一天没吃啊,就跟上辈子没吃似的,就差眼放绿光化身为狼了。库洛洛微笑:“没办法,习惯了。”而一直埋头猛吃的飞坦此时抬起头来,好不容易把最后一大口吃的咽下去,接下来的动作却是狠瞪了库洛洛一眼:“他请我吃饭,又没请你!”
      
      事实上,库洛洛是现在蜘蛛中嘴巴最刁的家伙;而且,一向听话、对食物也不怎么挑剔的飞坦居然为了吃的瞪库洛洛……看见这种情况,剩下的四人再迟钝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统统把期待的目光投到了重霜身上。重霜一阵恶寒,这些家伙怎么回事?难道统统饿了八辈子?
      

  • 作者有话要说:  飞坦此时念能力未开发完全,米有铠甲。
    米人看哇……难道都上学去了?画圈圈,BW的都浮出来偶看下,点击本来就少,再BW偶要没热情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