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瓮中捉鳖×金蝉脱壳×醋鱼 ...

  •   三天之后的下午。
      
      “什么?!那小孩真的拿针刺我?”正在大叫的是刚醒过来的飞坦。库洛洛正拿着本《亚美亚王朝秘史》,眼神都不给一个地任飞坦大声嚷嚷,语气无比平静:“是啊,还扎得像个刺猬呢。”
      
      一边的芬克斯凑上前来,拉过飞坦的手:“我看看我看看!咦……”飞坦被他毫不遮掩的视线看得浑身发毛,迅速把手抽回来:“看够了没有?”芬克斯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般,“诶诶,怎么一个针孔也没有啊!”还故意弯腰在飞坦脸上摸了一把:“好像皮肤还变好了呢!”
      
      飞坦同学,今年14岁,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别人说他矮,还有就是,像个女孩子!芬克斯这调戏的动作很不幸地两样全占了,他当即爆发:“芬克斯你活腻了是吧?”也不顾自己身体刚好,拿过一边的雨伞就要追杀望风而逃的芬克斯。门口的玛琪无奈地看着两个旋风般冲出去的人影,找了块还算平整的地坐了下来。
      
      “信长还没回来?”库洛洛悠悠开口。“是的,不过他带话回来,说富兰克林已经答应考虑。”玛琪看着捧着一本书钻研的库洛洛,怎么都觉得他正在走神呢。“这样做真的好吗?”科迪西亚议员可是臭名远扬啊,凡是被他看上的少男少女基本没有逃掉的。当然她和库洛洛、飞坦是例外,可是他们为了避免意外,现在都是团体行动,那个小孩只是一个人;另外,排除来历不明这一点来看,如果团体里有一个能用特殊手法解毒的人,这并不是坏事。
      
      库洛洛合上书,眼前浮现出那冰雪初融的笑容。他知道玛琪的考虑,但是他不觉得科迪西亚那帮无用的手下能抓住重霜。弱肉强食的地方承认的只有实力,他只是想知道那个人除了表现出来的那些还有多少。不过,三天了,也是时候去看下情况了吧。
      
      重霜今天换了一身休闲装,仍旧坐在自家花园中慢悠悠地喝茶。真是浪费他感情,本以为会有些高手的,没想到三天内来了二十几拨人,每次一个念刃都能扫掉一片。人海战术,还真是对得起外面开阔的大马路和广场啊。对修行没有任何帮助,几天车轮战下来的结果就是睡眠保证不了,害得他直犯困。
      
      空气中的刺鼻气味越来越大,黔驴技穷了吗?重霜略有不舍地看着花园入口处顶部四面雕花的科林斯式大理石柱,和自家的三伏云斗拱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啊。真是可惜,他还挺喜欢这房子的。
      耳边传来了轻微响动。难道是最后的突击?好像这次的水平好不少,不过才两个人?拔刀收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秒重霜就警惕了起来:居然被接住了!库洛洛从院边飘飘扬扬的紫藤花架下走出来,“我们也就三天没见,你不用那么激动吧。”
      
      “又是你?”重霜大大皱眉,白高兴一场。“原来外面那么萧条是因为这个原因啊!”知道他说的是满地血迹的道路,重霜撇嘴,“是他们自己要戒严,怕我溜掉。”想抓我、自己又跑不掉总不能怪我吧?玛琪也从藏身的树荫里走了出来。“难道那个家伙还没好吗?”重霜没想到另外一个居然会是冰山美人,他俩来做什么?“飞坦很好,活蹦乱跳的。”想着某个一脸杀气冲出门的玛琪黑线地回答。
      
      重霜这下是真迷糊了,既然好了还冒着危险来找他干嘛。“你们不会不知道他们打算放火了吧。”“当然知道。”重霜看一眼满不在乎的库洛洛,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手里的书籍上,“先说好,各顾各的,出了问题不要找我。”玛琪皱眉,库洛洛失笑,他们俩好像被当作累赘了呢!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外面人声开始嘈杂。晚风习习,可是现在只能助长火势。重霜放下书,等着火苗蹿过墙头。人似乎全往大门方向去了,大概是想要瓮中捉鳖。暗自嗤笑了一声,我有那么笨吗?重霜一跃而起,飞身掠出了花园围栏。负责守花园的人只感觉到一片阴影飘过,抬头看天,没云彩啊?而后再一想肯定不可能有人那么不怕死从熊熊火焰中飞奔出来,更不用说那么个娇滴滴的小女孩了。过不了两分钟,其他人肯定能在门口堵到人,科迪西亚议员一高兴说不定会发双倍奖金啊!
      
      重霜跑出了一大段路,确定没有人发现自己之后才回头。冲天的火光在临近的玻璃大厦外墙上异常刺眼,沸腾的人声夹杂着救护车的汽笛隐约可闻。真是会演戏,明明是抢人还想立牌坊。看来自己今晚只能找一个地方先将就下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稍微干净一点的暂住处啊。新的房子明天再找吧,重霜想到可能来找麻烦的苍蝇,看来还是隐蔽一点好了。
      
      身后的巷子空无一人,重霜这才想起来,刚刚一个站旁边、一个坐旁边的人呢?算了,自己已经提醒过他们,而且那两人的身手绝对比放火的好不知道多少倍。虽然不知道他们折回来到底有什么事,但是作为一个被拦路抢劫还治好了劫匪的无辜路人来说,自己做得已经足够仁至义尽了吧?想到这点,重霜毫不犹豫地朝外围奔去。掩饰自己的气息对他来说不是难事,安安稳稳的一觉是肯定可以保证的了。
      
      月上中天,某座集装箱房子。“什么?”顶着一头黑糊糊头发的芬克斯大叫,“你们两个跟人,居然、居然跟丢了?”玛琪狠瞪一眼口无遮拦的人,很不甘愿地说:“事实的确这样。”飞坦在一边摆弄着他的雨伞,听到这话毫不客气地给了芬克斯一个大白眼:“是不是还想试试我的rising sun啊?”这明摆着是威胁,芬克斯摸摸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头发现今的惨况,很识相地蹲到角落去了。
      
      看到芬克斯乖乖地一声不吭,飞坦满意地停下了手里擦雨伞尖的动作。他转向正翘着腿捂着嘴的库洛洛,“那小孩的速度很快?”库洛洛的黑眼珠转向他,又转回了面前坑坑洼洼的地板:“恐怕是。”“那就是说,之前我被他耍了?”飞坦突然想到,自己明明放慢了速度,没道理他追不上啊!
      
      “不,只能说明作为初来乍到的人,他很谨慎。”库洛洛放下手,其他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因为这个动作说明他思考完毕了。“他考虑到了可能的意外,所以没有贸然追上你。更何况,袋子里有剧毒物品,他只要跟着等人打开,还是有很大可能拿回来的。”“就是就是!”芬克斯忙不迭地插嘴,“要不是我带你回来……”看到面前银光闪闪的雨伞尖,他顿时消音了。
      
      “就是说,”库洛洛站起来,两手插进裤袋:“芬克斯你说不小心弄掉的猎人卡,八成已经被他拿回去了。”玛琪看了一眼听到这个完全蔫掉的芬克斯,“今天傍晚,他是等到周围火势已经很大、外围人员的注意力全被大门吸引过去的时候才出去的,也是不想被人发现吧。”
      
      “可是后来我们得知的消息是,在卧房内发现了一具小孩的尸骨。由于火苗从开着的窗户蔓延进去的原因,已经面目全非了。”库洛洛接着说,眼神幽深。“啊?也就是说那些人以为他已经被烧死了?”芬克斯好容易扶住了自己要掉的下巴,这是小孩吗?至少自己在他那个年纪肯定想不出这种金蝉脱壳的法子。
      
      “除此之外,他身上应当还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库洛洛看向玛琪,伸出手。“我也没有看清他的动作,但是念刃很锋利,不像是手发出的。”玛琪也伸出自己的右手。飞坦和芬克斯看着两道相似的长细血痕,都沉默了。半晌,芬克斯才不可置信地说:“照现在看来他是放出系的……谁告诉我放出系是粗枝大叶的性格来着?”他好不容易安慰强化系的自己,就算强化系的头脑简单,好歹还有放出系垫底,可是现在!
      
      “要找他吗?”飞坦比芬克斯早接受事实,虽然很打击于被人暗算,但是既然他给自己解毒了,就说明他并不想和他们作对,也有可能是不想惹麻烦的原因。不过要是拉到自己这边,百利而无一害啊。库洛洛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当然。大家分头行动,找到后立刻通知其他人。”
      
      第二天早晨,重霜在阳光的沐浴下醒来。他伸了个懒腰,背被坚硬的混凝土硌得有点疼,果然是不如日火的羽毛啊。水泥管的顶部已经漏了一个大洞,露出里面的砂石,生锈的钢筋把斜射进来的阳光割成了好几块。重霜眯着眼睛看出去,满目是林林总总的各色废弃物。既然议会手下也一般,那就没必要招摇地在中心区晃荡了。再抬头看天上的太阳,这个位置……怎么好像和库洛洛上次带自己去的地点方向一致呢?
      
      重霜挠挠头,干脆地爬出去看。事实证明,他的方向感绝对很好——离重霜不到二百米的地方,赫然就是两个被他唾弃过的集装箱。上次没注意到,原来侧面有一只巨大的蜘蛛油漆喷图在张牙舞爪。重霜有点冷汗,品味还真是奇特啊,十二只脚。
      
      昨晚他可是直接挑气息最少的地方来的。这样说来,八成就是因为那个小团体的原因了。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要来找茬,水平也会比较高?重霜歪着头,应该是这样没错。他摸摸身上的银行卡,幸亏自己要的是绝密账户。多付点钱不要紧,被人追踪可是一件麻烦事。
      
      最快找完自己负责的那块地方的是飞坦。无功而返,他一边嘀咕着难道那漂亮小孩速度比自己还快,一边赶回基地。眼看就快到达,他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幢小楼。眼花了?飞坦擦了擦眼睛,虽然颜色不是很显眼,但是那的确是楼房!自己走错路了?飞坦再绕到另一边,熟悉的蜘蛛图案。没记错的话,附近的人都知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啊?那么现在,谁来告诉他,正对自家基地、还隐隐飘出饭菜香味的楼房是怎么出现的?
      
      没错,住在这房子里面、现在正做晚饭的人,正是重霜。高薪聘请的建筑队伍果然神速,一天就把房子里里外外全弄好了,也没废话多问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建,重霜只在便携卡片式电脑前动了几下手指而已。然后坚信自己做的菜要比机器做的好吃、觉得自己反正也没什么事的重霜就自己下厨去了。
      
      刚出厨房,重霜敏锐地感觉到一阵劲风袭来。速度真快!他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身体已经飞速后仰避过。比那些只会一窝蜂冲上来的家伙好多了,重霜端着盘子左躲右闪,注意不让盘子里的汤汁洒出来。不过从招招都冲着胸前的情况来看,这人不会是、冲着自己手里的、醋鱼来的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