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下雨了。
      旱了整整三个月,终于下了场瓢泼大雨。
      
      边歌和吴三娘母子二人淋着小雨回的家,虽然浑身都湿透了,但是三个人都高兴得很。
      
      刚种完粮食就下了雨,这难道不正是老天爷也在预示着他们会丰收!?
      
      吴三娘根本没功夫换身上的湿衣裳,她把家里所有的容器都拿了出来接雨,看边歌搬着小板凳坐在小屋门口没动,还顺手将她小屋里的容器也拿了出来。
      
      村里的所有人都做着同样的举动,有的人放好容器以后,直接冲出来在雨里洗了个澡,边洗边哭。
      “老天爷,你多睁睁眼吧!我们都快要饿死了啊!”
      
      豆大的雨滴打在地上,滴滴答答的声音很是动听。
      边歌格外喜欢雨天,穿越前也喜欢。
      
      奶奶常说,春雨贵如油,夏雨满地流。
      她最爱的,就是从前被奶奶抱着看雨的样子。
      有时候还会调皮跑到雨里踩水坑玩。
      
      想到这,边歌看了一眼那个雨中洗澡的男人,忽然觉得自己身上也很痒。
      
      不痒才不对吧?
      她叹了一口气,四天了,她生活在这种鬼天气里,都四天没有洗澡了!
      刚才淋雨的时候,她随便动一动,身上都能搓出泥来。
      
      也不知道吴三娘是怎么看出来她的想法的,她放好所有装水容器以后,从她家屋子里搬出来一个大木盆。
      
      “边...边妹子,我要洗澡,给你也烧点水洗个澡吧?”她看一眼那个雨中洗澡的男人,笑了笑,“你这个年纪的姑娘还是要洗热水澡比较好。”
      
      “不...不用了,我一会随便洗洗就好。”
      其实这种天气,热水澡冷水澡有什么关系。
      
      边歌猜吴三娘是怕她用雨水洗不干净。
      
      “不是洗不干净,是现在这世道的雨水吧,它不是很干净,里头有细菌哪,你小姑娘家家的,皮肤没我们差,还是煮一煮的好。”
      
      边歌:!?
      邪了门了,她根本没说话,这人怎么看穿她想法的。
      
      点点红色爬上她的脸,想拒绝又抗拒不了洗澡的诱惑,最后还是起身一起去忙活烧水。
      
      翻了翻小屋,她找出来一件和身上差不多破烂的衣服,又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才注意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站在门口往远处望,干裂的土地湿润了许多。
      雨后的空气也变得凉快不已。
      明天是个种粮食的好日子。
      
      吴三娘主动承包了煮饭的任务,边歌反而闲下来了。
      
      她慢悠悠地往外走,来了这几天,一天憋在屋子里,其余三天又在种树,她都没看过村子全貌。
      
      这村子里的村民,大多和边歌一样,住在一个小破房里,好一点的用篱笆围出了一个小院,再好一点的就是几间小屋凑在一起。
      但屋子里都是黑黑的。
      
      现在这日子,别说有灯了,就是蜡烛也是没有的。
      什么资源都缺着呢。
      
      村里多数人都在忙着烧雨水,大概是怕之后还要干旱,所以提前把饮用水备好。
      
      天有些黑了,边歌开始往回走。
      
      刚转过一个拐角,入目就是一间红砖小屋,屋前用篱笆墙围出了一个小院子。
      院子里稀稀拉拉种了点绿植。
      
      弯着腰在用锄头翻地的板寸头很是眼熟。
      边歌停下了步子,一时不知道该走还是停下来打个招呼。
      
      她记得这人叫江城,揍人是个好手,又狠又快。
      这么好的力气,不知道用来种树...
      
      刚想到这,院子里的人就直起了身。
      两人目光在昏暗的空气中对视,江城扬了扬唇。
      “小老板,是不是有活找我干?”
      
      边歌:“....”
      她还真有。
      
      她掩口轻咳两声,隔着篱笆墙问他。
      “有,包吃,听我使唤,干吗?”
      
      似乎是惊讶她的回答,江城愣了一会才说话,“包吃?”
      他笑出声,“小老板,我饭量大,你有那么多大米给我吃吗?”
      
      上次看这姑娘说用大米换人一双腿,还以为是被人逼急了,他又正好缺粮,两人一拍即合。
      谁知道今天还能听到边歌说出‘包吃’这种话。
      
      开玩笑,在这个末世,谁不是为了一口饭在拼命?还有人有余粮雇人干活?
      就算是种粮食,怕是种出来的还没有他吃得多。
      
      江城乍一听到这话,还以为边歌在开玩笑,心道这姑娘别不是饿疯了。
      
      结果两人对视了好一会,他才发现眼前人一脸认真,眼神里就等着他一个回答。
      鬼使神差的,他点了头,一个‘好’字也脱口而出。
      
      篱笆墙外的边歌得了答案,欣喜不已,面上却还是冷冷静静的,甚至还表现出欣慰之意,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颇有那么点‘小老板’的意思。
      “那行,明早你带着锄地工具到我家门口来集合。”
      
      她说完就走,刚转身,脸上的笑意就藏不住了。
      
      天哪!
      这么好的力气汉子!
      一天起码能种三百...不,五百棵吧!
      
      还能锄地!
      就他三秒打断一双腿的历史来看,一口气锄上几亩地应该完全没问题。
      边歌觉得自己简直赚翻了。
      
      回到自己的小屋,晚饭也刚刚做好,吴三娘用各类豆子煮的豆粥,看着五颜六色的很有食欲。
      
      边歌满满地喝了两碗,胃鼓了老高还意犹未尽。
      
      吴三娘的手艺不怎么样,纯粹就用清水熬粥,估计是末世也不讲究厨艺,但是豆子和大米的清香根本不能被她的厨艺掩盖住。
      
      边歌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满口的豆香。
      
      不知怎的,她突然无比怀念肉的味道,想到肉,情不自禁就顺嘴嘀咕了一句,“好想吃肉啊...”
      
      以前她吃猪肉都只喜欢吃瘦肉,现在素了几天,她感觉自己能空口吞下一大块猪肥。
      
      吃得正正香的母子二人听到这话停了嘴。
      石头抬起头,“肉是什么?好吃吗?比豆粥还好吃吗?”
      
      边歌怜惜地看他一眼,没说话。
      可怜的娃,不会是从小到大从来没吃过肉吧。
      
      吴三娘对儿子点点头,“妈妈小时候吃过几次,那是特别特别香的东西。”
      
      “那是什么味道?”
      “妈妈也忘了,只记得很好吃,比所有的东西都好吃...”
      “那我们以后会有肉吃吗?”
      
      问到这里,吴三娘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哪还有肉吃,现在人都活不下去,更别说动物,只有...人吃人。
      
      她看了一眼面对窗户外黑天发呆的边歌,似是安慰又欺骗一般。
      “妈妈也不知道,也许会的,今天小歌姐姐不是说了吗,只要我们好好干活,改善环境,等世界变好了,说不定以后能吃上的。”
      
      石头开心极了,小嘴叭叭向屋子里另一个人求答案。
      “姐姐你也吃过肉吗?以后我们会吃上吗?”
      
      站窗边的边歌身子一僵,无奈地看一眼满脸期待的小石头。
      微不可及地点点头,又很快不再看他。
      
      自穿进游戏那天起,她就连个蟑螂都没见过,上哪儿吃肉去。
      边歌:就很惆怅。
      
      也不知道直播间礼物除了种植类,有没有荤食。
      也许有,但总不会是猪鸭鸡之类的活物,边歌暗道:要是能有点熏肉、肉干也好。
      
      所以说,人类都是贪婪的,从一开始的吃饱到现在妄想吃得更好...
      
      这个晚上,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做了同一个梦。
      梦里是数不尽的肉,数不尽的粮食,遍地都是吃的,黄土地都变绿了,所有的人都吃得白白胖胖,满脸笑容。
      
      *
      
      第二天一早,边歌还在梦见吃卤鸡腿,门外就响起了一声暴喝。
      “你偷偷摸摸在这里做什么!?”
      
      是江城的声音,又凶又狠,与他对峙的人说话吞吞吐吐。
      “我...我随便看看,谁偷偷摸摸了...”
      
      “哪里不好看,你要盯着这个屋子看,想骗你江大爷?”
      “...啊啊啊啊,松手松手,我不看了!这屋子天天有吃的!谁不想吃粮食!你不想吗!”
      
      边歌立马起身开门。
      吴三娘和石头两人哆哆嗦嗦挡在她的门口,不远处的江城正钳着一个看着十几岁的少年双手。
      
      少年双手被绑在身后,一张瘦得凹陷的脸颊涨得通红。
      说着说着都快哭了,“我阿爸快饿死了,我就是想来看看他们有没有吃剩下点什么...”
      
      见屋主出来,他涨红的脸更红了,也不知道是羞愧被人抓住,还是羞于自己作为一个男子汉,却在这么多人面前哭。
      
      边歌示意江城把人放开。
      
      少年猛地被人松开,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腿软得许久都没能站起身来。
      
      或许是看过江城几秒钟就把一个人的双腿打断的过程,也害怕自己双手不保。
      
      “我屋里没粮食,你要是不信,完全可以等我们走了以后来看,不要再这样偷摸吓人,再有下次,你这双手可就真保不住了。”
      
      边歌冷着脸和他说话,丝毫不惧怕他是否真的会如她所说,偷偷摸摸来屋里查看。
      
      少年自知势微,也不反驳,见江城确实没有再揍他的意思,连滚带爬就跑开。
      
      边歌借着一点曙光扫了一眼四周,大大小小的屋子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躲在暗处看着这场闹剧。
      
      看来他们的异常确实被很多人发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江城:我吃得多,但是我不胖,我还有肌肉。
    边歌:赚了赚了,一个顶十个!
    在看的盆友萌,作者可以打滚求个收藏和评论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