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地方,太阳酷热,边歌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再湿。
      
      还好她准备得比较充足,头上顶着一个用干草胡乱编的草帽,怀里还揣着一壶水。
      
      直播间仓库里拿出来的水,随时可取可存,具体一份代表多少单位并没有标注。
      
      眼前这条河,在游戏地图里叫做沧河,是这一片地区人类的母亲河。
      
      边歌对比过末世前后的地图,之前的沧河虽然也算不上清澈见底的清河,但至少有鱼有虾,还有各种水生动物、两栖动物。
      
      人类对水中生物的过度捕杀,涸泽而渔;工业生产排污大肆排放进河中;破坏环境引发全球变暖,降雨减少...这些都导致末世的沧河变得不堪入目。
      
      如今的沧河,水质浓黑,臭气熏天,就好似有人倒进去了高浓度的硫酸。
      所以没人来这里取水。
      
      大概是因为这样的水就算过滤了也不能入口。
      谁知道喝了会生什么病。
      
      边歌捂着鼻子靠近河边看了看。
      水位降得厉害,肉眼可见地能看到之前的水位遗留位置,比现在至少高出两米。
      
      几近干涸,还有各种垃圾堆存,这样的沧河,也不知道究竟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又或许会一直干下去,直到河流的彻底消失。
      
      先沿着河边种吧。
      她拿出一部分树苗放在一边,弯下腰挖坑。
      
      记得玩游戏的时候,系统有提醒过,树坑深度50厘米为宜,边歌大概地比划了一下,一口气连挖了十个。
      挖完还要在坑内回填部分熟土,才能栽植。
      
      “三埋,两踩,一轻提。”
      劳动过程伴随着种树口诀,她小心翼翼地把树苗放进坑里,按照口诀行事。
      
      最后浇水、覆土,等把十个坑都栽完,已然累得气喘吁吁。
      
      喝了好几口水,边歌才缓过劲来。
      看了一眼一排整整齐齐的小树苗,树叶迎风飘着,嫩绿的颜色对比着萧索的不毛之地,显得生机勃勃。
      
      虽然只有十棵,比不上用鼠标轻轻一点就能种好的大批树苗,却莫名有些许成就感。
      
      整整一天,种到太阳快下山,边歌总共才种了不到五十棵。
      累到她整个人都瘫倒在地,趁着天还没黑,赶紧踉踉跄跄走回家。
      
      不知道正常的植树工人一天的工作量能达到多少。
      “身体这么差,天气还热到想让人发脾气,还是慢慢来吧。”
      
      回到小屋的边歌累得连手指都抬不起来,眯着眼假憩了好一会才点开直播间。
      【直播时长:五分钟;可点击开启直播,是/否】
      
      忙碌了一天的边师傅,用劳动换取五分钟的直播时间。
      
      按照十棵树换算一分钟时长,直播间大方地给她四舍五入了。
      
      “只有几分钟,可能打开直播还说不到两句话就要强制关闭了,运气差一点的话,可能还等不到观众,还是再攒攒吧。”  
      边歌麻利地点了否,趁着这股劲起身把晚上的吃食煮了。
      
      没有再像白天那样煮上整整一碗,只熬了一小锅比较浓稠的粥,小屋没有糖,粥里加了少许盐,用以补充人体需要。
      
      虽然味道有点怪,但是热热的白米粥一入胃,瞬间感觉浑身都舒坦了。
      
      三下两下把东西吃完,刚放下碗,门外就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边歌顿了一下,把还有些许残渣的粥碗收起来,起身走到门口。
      隔着门问话,“谁?”
      
      外边的声音静了好一会,有人小声开口。
      “姐姐,妈妈让我过来谢谢你。”  
      
      声音稚嫩,轻轻的,仿佛还有点害怕。
      是白天那个喝脏水的的小孩。
      
      边歌迟疑了两秒,打开门。
      门外只有小孩一个人,瘦瘦小小一只,硕大的眼睛。
      
      小孩见她开门,把藏在衣服下的碗拿出来递给她,连连弯腰小声说谢谢。
      
      边歌接过碗,借着月色才看到碗底一点点呈浓黄颜色的东西。
      好像是糖。
      
      她沉默了一会,脑子里思考着要不要再把自己的口粮拿出来一点,小孩转身就走了。
      
      目光顺着小孩离开的身影看到隔壁,白天的女人躲在门后,小心地探出半个头看她,眼神木然。
      两人一对视,女人就立马把头收了回去。
      
      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油然而生,边歌眨了眨有点酸涩的眼,转身回了屋。
      
      劳累的身体最容易入睡,一夜好眠。
      
      *
      
      深夜某大学宿舍,一个男生蹲在电脑面前,不停翻着各种直播app。
      “不可能啊,难道我在做梦?昨天明明看到有全息游戏直播的,怎么找不到了,我出现幻觉了?”
      
      他旁边的室友见状嗤笑道,“自信一点,把问号去掉,你肯定做梦呢!现在市面上哪有什么全息游戏。”
      
      男生白室友一眼,“你等着吧,等我找到了,非让你叫我爸爸!”
      
      *
      
      第二天天还没亮,边歌就自动醒来了。
      
      作为一个天天熬夜通宵的新世纪年轻人,难得早睡早起,她感觉精神轻松得不得了。
      只除了不停响动的胃。
      
      看了看外边的天,还是漆黑一片,估计着时间应该才五点左右,朝歌立马起身,准备好东西就出门‘打工’。
      
      “小时候以为早睡早起身体好是一个口号,长大了才知道是三个梦想。”
      边歌心情不错,脚程都加快了一些。
      
      天边出现第一丝晨光时,目的地就到了。
      
      边歌兴冲冲地跑去看昨天的劳动成果,然后...
      傻眼了。
      
      昨天离开之前还绿油油的小树苗,眼下全都恹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
      原本繁茂的树叶干枯败落。
      
      最主要的是,最右边一个坑里空空如也,小半个人高的树苗被人连根拔起扔在一边,树叶全部秃噜下来洒在地上。
      
      边歌蹲下身,扫了一眼一地的树叶,捡起那棵小树苗,皱着眉头把坑又挖开种进去。
      
      内心燥火不断升温,倏然看到某几片树叶上...满满的牙齿印迹。
      仿佛燃烧正烈的干柴上忽的洒上一盆冷水,气愤戛然而止。
      
      看来昨天晚上有人趁她回去后,尝试将这树叶当做食物。
      咬了以后发现根本不能吃,又或者...即使知道不能入腹,为了饱肚,还是硬塞到胃里去了。
      
      发现这个事实的边歌忽然好茫然。
      她点开直播间,对着透明光屏发呆。
      脑子里闪过无数个乱七八糟的念头。
      
      平时玩过的普通游戏里面,只要玩家不动,NPC就会待在自己的地方,然后反反复复重复作为NPC的‘职责’。
      
      而边歌穿进《末世重建》的这三天,看到的每一个人类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也有情感反馈。
      就好像...这并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个和她现实生活平行的世界。
      
      算了,不想了。
      她甩甩头,随手点开仓库,树苗的数量单位换成了454,后边紧跟着多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昨天种了46,就算被人□□也还是算数,算你还有点人性...”
      边歌嘀咕了一句,点开后边红色感叹号。
      
      【警告:树苗存活率若低于百分之七十,自动判定为全部栽种失败,将相应减少直播时长】
      
      边歌:“呸!刚还夸你呢!我又不是园林大师!我怎么知道怎么提高存活率!你要点脸!”
      
      她刚吐槽完,红色感叹号直接变成了黑色。
      光屏的字也换了一行。
      
      【温馨提示:主播可适当裁剪移栽树苗的树叶提高树苗存活率】
      
      边歌:“....”
      好家伙,变脸大师在线表演。
      
      看来系统也并不是冷冰冰的代码,边歌试着对光屏提问。
      “树苗总共有多少?”
      
      根据这两天的观察,她严重怀疑现在拥有的这个直播间,和《末世重建》游戏的狗策划有一腿。
      
      脑回路简直如出一辙。
      
      在游戏里,要种树才能升等级。
      在直播间,要种树才能延长直播时长。
      
      现在两者合一,种树越多,直播时长就越长,时间一长,直播等级就越高。
      换而言之,她很有可能还得种上至少十万棵树才有可能换个活干。
      
      面对她的问题,光屏停顿了一会才给出反应。
      【对不起,你的问题我听不懂】
      
      边歌:“???”
      
      “那我可以知道观众还能打赏除了大米之外的其他礼物吗?”
      “末世重建完成,或者直播满级的话,我能不能回现实世界?现实世界的我已经死了吗?”
      ....
      
      接连好几个问题,光屏上都显示同一句话。
      
      直到问到——“除了种树之外,我还能自行种植别的东西吗?”
      
      光屏的字又换了。
      【主播是自由人,可自由活动,也可自行直播任何游戏世界内容(色情除外)】
      
      边歌不问了。
      光屏对很多问题都避之不答,可能是不知道,但也有可能是她此时的权限不够。
      
      如此这番你来我往地互动了一会,方才的沉重感也悄然而逝。
      
      没有剪刀,就只能徒手摘掉一些树苗上的树叶。
      
      边歌翻着自己脑子里贫瘠的知识储备。
      
      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她曾经在一个微博上看到过关于树苗移栽的小知识。
      
      博主配图了七张自家的大别墅和一张别墅前的院子,剩下一张就有院子里几棵刚种下的树苗。
      
      文案内容大概是:树叶靠树根吸收水分,就像妻子靠丈夫,我虽然只给妻子提供了比较简陋的生存环境,但是给我家的树还是用心了。
      ps一个小常识:树在移栽过程难免有些损伤,种植一定要剪掉一些树叶,用以提高成活率。
      
      如此低级的凡学,引发了网友的一波热嘲,也因此被无聊刷手机的边歌看到。
      
      穿进游戏不过三天,记忆里那些玩游戏刷手机微博的日子却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就...很惆怅。
      
      吭哧吭哧地进行了一天的种植事业,待到日落时分,仓库里小树苗的数量终于变成了300。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话可以点点收藏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