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好饿啊!求求你给点吃的吧...”
      “滚开,我自己都吃了这顿没下顿了...”
      “天爷啊,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地,竟然只收获了这么点粮食...还让不让人活了?”
        
      一望无垠的贫瘠荒芜,随处可见骨瘦如柴的人类,这是边歌穿进游戏的第二天。
      
      作为一款名为《末世重建》的游戏推广主播,边歌每天矜矜业业地为游戏公司上班,就等着哪天玩到通关领全勤工资。
      
      谁知道她刚建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城邦,把账号玩到满级,心里还在盘算着领到工资该怎么花。
      就两眼一黑突发脑溢血,一不小心嗝屁了!
      难道这就叫做‘高兴死了’???
      
      穿着一件破破烂烂、勉强只能遮住重要部位衣服的边歌,茫然地看着身边饿到随时昏厥的人类,和远处一亩种不出两个萝卜的土地。
      她的内心是绝望的。
      
      《末世重建》这款游戏的制作初衷是建立于人类大肆开采地表,破坏自然环境,导致星球暖化,天灾频繁,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产出火箭式暴减,人类进入饥荒时代,科技倒退,人口骤减。
      
      饥荒时代过后,就是末世重建。
      土地逐渐复苏,人类重拾希望。
      
      可是!
      这和边歌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送她来这样一个地方!
      她只会动动鼠标,点击砍柴种树而已!
      
      穿越者成为救世主吗?
      她不行,她不可,她做不到。
      
      没有吃的,没有喝的,甚至没有种子,若是要等到土地彻底恢复那一天,她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
      
      边歌抬眼看天,太阳直喇喇地挂在上面,炙烤着整个大地,有土地已经干涸裂开来,看样子是很久没有下雨了。
      她呼出一口气,热烫烫的,升了温的地球,人类呼吸都好像是在放火。
      
      “好饿好渴...我不行了...”
      隔壁的屋子忽的跑出来一个孱弱的身影,是个瘦得掉光了头发的女人,女人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个踉跄就跌倒在地,然后缓慢爬到不远处一个乌黑的水坑里,也不管这水干不干净,埋头就苦喝起来。
      她身后还紧紧跟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孩,小孩不知是渴了还是饿了,一直嗷嗷大哭。
      
      女人喝完水,唇边还挂着被她当做粮食的泥巴没有擦,她满足地喟叹一声,又把自己的小孩拖过来,按着他的头就往水坑里去。
      “喝吧喝吧,喝饱就不饿了。”
      
      看到这里,边歌不忍地别过头,自她穿进游戏以来,没有和这里的任何人有过交流,因为她总觉得这些‘人类’不过是游戏里的NPC,一串代码而已,比手机余额里的数字还要虚假。
      可即便她如此想,眼前发生的一幕还是真实到让她心慌。
      
      若是现实碰到乞丐,或许她还能好心给点吃喝。
      眼下,大家都不过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咕噜咕噜...”
      昨天吃了一顿饭,现在饿得肚子咕咕叫,边歌一手握着最后一份口粮,一手摁着干瘪的肚子,径直走进身后老旧快要坍塌的小屋,呈大字型躺到床上,闭着眼吸了吸鼻子。
      饿死...还不如脑溢血呢。
      
      【叮咚!有观众进入房间】
      
      听到熟悉的叮咚声,还在哀叹命苦的边歌娇躯一震!
      睁开眼,头顶上那几近透明的光屏上缓慢划过两行字。
      【感谢观众1号送给主播的一袋大米】
      【观众1号:这是什么游戏?主播在睡觉吗?什么时候竟然有全息游戏了?还有直播!?】
      
      什么叫做生命不息,直播不止。
      大概这就是了。
      
      没想到她进了游戏里还能看到直播间里的弹幕,这个观众是把她当做全息游戏的主播了吗?
      边歌试探性地点了点光屏,触屏式的弹幕上面瞬间弹出了直播等级、直播时长、观众人数、收到礼物等选项。
      
      略过前三个和最下面几个目前呈暗灰色的选项,边歌直接点开收到的礼物,小型稻米图案赫然映入眼帘。
      【目前收到礼物:三斤大米*1】
      稻米图案旁边还有一个【提现】的按键。
      
      这是什么?
      边歌默默嘀咕,“提现成钱?”
      她都完犊子了,提钱给谁花?
      就算能提现到这个游戏里,也不管用,在这个缺衣少粮的末世,人民币只能沦落成一张废纸。
      
      虽然如此,但边歌还是不死心地点了点提现按钮。
      
      【一袋大米已提现,目前收到礼物:无】
      
      光屏的提示刚完,边歌就眼前一花。
      一道白光闪过,一小袋上印‘大米’二字的东西安安静静堆在床头。
      
      边歌:!?
      
      边歌飞速起身,惊疑不定地看着床头那袋东西,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除了偌大‘大米’二字,包装边角上还特意注明了:此包装属完全降解塑料。
      
      她撕开包装,里头白花花的大米就跳进了眸。
      用手抓出一把,这米色泽清白,颗粒饱满,显然是上好的香米。
      
      观众打赏的东西竟然能够直接输送到末世里!
      边歌:我又可以了。
      
      边歌内心飞速计算,她饭量小,省着点吃一天只要吃半斤,这袋大米还能吃一个星期!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这袋大米的出现比在现实走路边白捡了十万块还要让人惊喜。
      
      最关键的是,只要还有人对她的直播进行打赏,她就还有机会获得这些救命粮食。
      
      想到这里,边歌终于记起来要去搭理刚才给她打赏的那个观众,只是等她抬起头再看,观众席上已然空无一人。
      看来是久久没有得到答复,觉得有些无聊就走了。
      
      她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欣喜,此外还能自我安慰。
      “铁打的主播,流水的观众,没关系,这个走了那个还会来,只要我坚持直播。”
      
      话刚说完,就见透明光屏上一闪一闪,状态就好似手机电量不足即将关机。
      
      果然,闪了不到三秒的功夫,光屏上的那个关于边歌的直播小窗口就黑了下去。
      黑底白字——【直播已关闭】
      后边还跟着一个类似软件解惑的问号。
      
      边歌蹙眉,怎么回事?她总共播了应该还不到十分钟。
      
      她尝试点击那个问号,光屏跳出来一个解释。
      【温馨提示:直播时长耗尽将强制关闭直播间,请主播尽快采取恢复自然环境措施,用以换取直播时长】
      
      还有直播时长限制?
      边歌挠了挠头,恢复自然环境?
      
      直播小窗口已关闭,但其他选项仍在,甚至多出了一个仓库的选项。
      她点开仓库。
      【仓库余存:树苗*500;水*1】
      
      原来是要植树造林。
      边歌苦着脸,猛然想起一段黑暗时光,玩这款游戏的前期,她种了整整十万棵树,刨土、挖坑、种树、埋树...
      亲手种下一颗又一颗,整个过程无聊又枯燥,喝退了一波又一波的直播间观众,她自己都觉得点鼠标的手指头僵硬麻木。
      
      奈何这游戏的初期,就只有这样操作才能升等级,等级到了才能进行末世重建的下一步。
      
      肚子又咕噜咕噜叫起来,边歌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填饱肚子。
      她舀出一小勺刚收到的大米,又把之前那把口粮混杂进去,满满当当地煮了一碗大白米饭。
      饭粒油亮,香味浓郁,她吃得喷香。
      
      摸着终于有点饱腹感的胃,边歌长叹一声,打死她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竟然因为干了一碗没有任何辅菜的米饭而满足得想哭。
      
      吃完饭,边歌只休息了一会就准备出门干活。
      那些退化的土地暂时没有办法种植,就算种了也要一段时间才能生长发育出来,更何况现在的这些土地产量少得感人,等她吃上,坟头草差不多应该两尺高了。
      
      所以眼下这直播俨然已经成为她的救命稻草了。
      而只有努力延长直播时间,才能有机会得到路过观众的打赏,必须赶紧尝试植树造林。
      
      边歌舔了舔还留有大米余香的唇,不知道除了大米,还会有什么礼物?她还有机会吃到烧烤麻辣烫小龙虾吗?
      
      她想了一会,又不觉苦笑出声。
      活着就不错了,要什么自行车。
      
      把床头那袋剩下的大米严严实实地藏起来,又盖上好几层破棉絮做遮掩,确定基本不会有人找到以后。
      边歌犹豫了整整三分钟,才把锅里剩下的半碗饭端出来,外加一大杯水,走出门去悄悄放在隔壁那家有女人和孩子的小屋门口。
      
      随即偷偷摸摸从小屋另一侧拐回家,在她那间小屋里翻了半天,最后扛着一把生锈铁锹出了门。
      
      她记得新手村往南走会有一条快要干涸的河流,但那边没有人居住,因为河里的水质已经变得很差,还不如天降雨,也没有鱼虾等生物生存。
      无主土地,适合她干种植。
      
      有路过的老人看到她肩上的装备,以为她打算去挖点野食。
      老人神情麻木,眼神涣散,却还是好心提醒,“那边已经没有吃的可以找了,你挖不到什么东西的,还不如节省一点体力。”
      
      边歌点头致谢,“我就是去随便看看。”
      
      老人见她不听劝,也不再多说,只是摇摇头,“唉...人要灭亡了。”
      说着闭了闭眼,连眼泪都不舍得流出来,生怕消耗身体机能。
      
      见状,边歌沉默地走开。
      初玩这个游戏,主要是工作需要,玩归玩,她从来不曾关注过里面的NPC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如今自己身处其中。
      忽然就觉得所有东西都细节到让人害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