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格雷特像死猪一样沉,压得瑟西莉亚喘不过气来。
      
      所以等她拖着格雷特回了王宫,立刻就把他移交给了侍卫长,走到一边疯狂地喘着粗气。
      
      格雷特也相当不好受,捂着胸口咳嗽得厉害,声音跟个破风箱发出来的一样,“……谢谢你。”
      
      瑟西莉亚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在意,却没得到格雷特的回应。
      
      ……好吧。格雷特两眼一翻晕倒在了侍卫长的怀里。
      
      瑟西莉亚觉得,朱丽叶给她的魔药或许是派不上用场了。
      
      格雷特的王宫真是连空气都冒着贫穷的气息。王宫里的侍女侍卫她统计了了一下,两只手就能数得清。
      
      对比起来,蓝胡子的王宫简直是奢靡到了极致。光蓝胡子发配给瑟西莉亚她打扮的侍女就有四个。
      
      等到晚上瑟西莉亚的陪嫁侍女什么的都过来完了,格雷特仍要死不活地躺在床上。
      
      安妮担忧道,“公主殿下,要是国王就这么死掉了,对您的名声不太好呀。”
      
      瑟西莉亚疑惑道,“我还以为我嫁到了这儿,名声已经不能再坏了——”
      
      女仆长也跟了过来,这时瑟西莉亚才知道她的本名是狄安娜。
      
      狄安娜推了下她的单边眼镜,“蓝胡子国王给您带了治病的药呢。不过……”她低了声音,“这得看您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他得的是什么病?”瑟西莉亚坐在格雷特床边上。
      
      “天知道。不过精灵之泪能对格雷特国王的病起缓解作用,想来就是魔族的诅咒了。”狄安娜道,“但魔族一般只会诅咒,不会解咒。所以……”
      
      所以格雷特要完。
      
      “把药给格雷特试一下吧。”瑟西莉亚摇摇头,“就算行善积德了。”
      
      虽然罗密欧跟她说过只要格雷特一死,她就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可当这么一个大活人躺在她面前,面如金纸……瑟西莉亚不由得圣母心大爆发。
      
      吃了药的格雷特呼吸明显平缓了许多。狄安娜叹气,“……蓝胡子国王只给您带了五份的药呢,第一天就去了一份。”
      
      瑟西莉亚道,“那就当是我一过来就生了重病好了。”她抬了眼,“现在我要去搞事了。”
      
      “搞什么事?”安妮问。
      
      瑟西莉亚一甩自己的裙摆,大声道,“我要带领你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嗨。”瑟西莉亚穿着粗布裙子,走在乡间的小道上。
      
      多亏格雷特能败国,瑟西莉亚硬是在他沉睡不醒的两天里绕了苏卡里国一圈。
      
      瑟西莉亚打招呼的对象是个正在耕种的兽耳小老太,老太听见了她的招呼,便用手擦了一把汗,“……你是?”
      
      老太的头顶上有着毛茸茸的猫耳朵,说起话来一抖一抖的。
      
      瑟西莉亚直接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后——你别走啊!”
      
      老太皱眉,“怎么,看着今年年景好,又要加税了?”
      
      “哪儿能?”瑟西莉亚连忙摆手,“我保证,不会弄什么不合理的赋税的!”
      
      “那你找我干什么?”老太满脸狐疑。
      
      “就是向你打听下各种作物的产量,还有最适宜他们生长的环境啦天气啦……这种。”瑟西莉亚指指跟在她身后的狄安娜,“她会记录下你写的信息,只要你写的信息有用,就会给你发金币奖励。”
      
      老太要求先提供货款,“金币先拿来。”
      
      瑟西莉亚隐约感觉有好些人朝她靠近,她扯出一张笑脸,朗声道,“您作为第一个提供消息的人,我会给你双倍的奖励。”
      
      在瑟西莉亚的示意下,安妮哒哒哒地跑过来,从其貌不扬的破布袋子里掏出两个金币递给老太。
      
      【坨坨的破布袋子】
      
      介绍:由坨坨换下来的毛制成的破布袋子。坨坨是一只很厉害的猫,所以它的毛也很厉害。
      
      作用:破布袋子内含有一个空间,可容纳一立方米的死物。
      
      老太用牙咬了下金币,满意道,“好。你看,这是我种的壮壮麦,它需要在破土节之前中下,要在花之祭前浇满十八次水……”
      
      瑟西莉亚见狄安娜写得飞快,便交待跟着她们的侍卫长卡尔德,“一定得保护好她们。”
      
      卡尔德是格雷特的人。他有点不解,“可我的任务是保护好您。”
      
      “谁吩咐的?”瑟西莉亚问。
      
      卡尔德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要命,他紧张得鼻尖都冒了汗,“国王陛下吩咐的。”
      
      瑟西莉亚扣了扣手指上的死皮,“你家国王能不能活都不知道呢——知道了吗?”
      
      卡尔德的心咚咚地跳,“是。”
      
      “所以你的老大不是他了,是我,懂吗?”瑟西莉亚叉着腰。
      
      “是,王后。”卡尔德道。
      
      瑟西莉亚不太喜欢王后这个词。她心想,要是格雷特没死就这么凑合过下去……要是格雷特死了,她一定要他们称呼自己为大王。
      
      瑟西莉亚使用了【万年牢】,拿出一根糖葫芦慢慢地咬着。
      
      卡尔德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
      
      瑟西莉亚看了卡尔德一眼。面部凹陷,嘴巴爆皮,整个人都有点发黄。
      
      “你摸一把你的头发。”瑟西莉亚道。
      
      卡尔德觉得奇怪,但仍听话地照做了。他用手抹了把头发,轻轻地,连力气都没用。
      
      可就算这样,一大把的红发还是被他薅了下来。
      
      瑟西莉亚咬了下后槽牙,有点生气。
      
      怎么一个二个都是营养不良的瘦鸡?格雷特这国王到底是怎么当的?就不怕被吊路灯?
      
      “你在做侍卫长之前是干什么的?”瑟西莉亚道。
      
      “在军队里工作……后来军队解散了。”卡尔德道。
      
      瑟西莉亚突然用手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有些痛苦,“我怎么感觉我也要和格雷特一样吊路灯呢?!”
      
      “你!”瑟西莉亚对卡尔德道,“回去之后统计下你们最近这一个月的伙食!不准欺瞒!”
      
      现在姑且还算和平时期,要是就这个状态打起了仗……哎,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瑟西莉亚气成了一只河豚。她又等了一会,见老太把她的种植经验彻底抖完了,就道,“您能带我去您家坐坐吗?”
      
      老太搓搓大拇指和食指。
      
      “……安妮!”瑟西莉亚头疼道。
      
      又给了老太两枚金币,瑟西莉亚才如愿以偿地去了老太的家。
      
      是个又小又破又温馨的小木屋。
      
      瑟西莉亚握着有缺口的木杯子发愣,问老太,“……您今年多少岁了?”
      
      老太满不在乎,“六十三了。”对于兽人而言也不再年轻了。
      
      “……您每天要种多久的地呢?”瑟西莉亚闷着声音。
      
      “太阳升起到太阳落下。”老太道,“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
      
      “哦。”瑟西莉亚木着脸在老太不满的目光注视下在她的家里绕来绕去。她特别瞧了瞧老太的厨房——
      
      空空荡荡的,一点儿肉也没有。唯一的桶里装着的白色面粉也快见底了。
      
      瑟西莉亚特别难过。她蹲了下来,不知怎么的就开始了哭泣。
      
      “公主殿下……”安妮也蹲在瑟西莉亚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您怎么了?”
      
      “安妮,你是因为什么来当我的侍女的?”瑟西莉亚捂着脸,泪水哗哗地透过她的指缝往外淌。
      
      “……那年收成很差。”安妮陷入了回忆,“天气很热,有好多虫子吃掉了我们种的粮食……饿死了好多人……爸爸妈妈带着我往王都走……最后……”
      
      安妮不愿意再说了。
      
      “对不,嗝,对不起。”瑟西莉亚打着哭嗝。
      
      “您是公主,怎么向我说对不起呢。”安妮有点诚惶诚恐。
      
      “我——”
      
      瑟西莉亚站起来,“我决定了!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吃饱饭!”
      
      她的声音很大,连屋外还在给狄安娜说种植经验的人都惊动了。
      
      “感谢您。”一个老头走了进来。他的耳朵尖尖的,背后有双破败的白翅膀。
      
      “您是一位有善心的王后,是我们的幸运。”老头认真道,“但让所有人都能吃饱饭……您恐怕不清楚这个概念。”
      
      “在百年前,这儿来了一位美丽的精灵。他告诉我——”老头道,“这是片被诅咒的土地,所有关于植物的魔法都无法在此使用……你明白吗?孩子。”
      
      瑟西莉亚问,“你们为什么不走?”
      
      “我们不会走的。”老太扶着门框。
      
      “这儿是我母亲出生的地方,是我出生的地方。”老太眼里闪过一丝坚毅,“所以我不会走的。”
      
      老头道,“我们也是。年轻人不像我们这样倔强……你也赶快离开吧,走得远远的。”
      
      “你们要当这儿的守墓人?”瑟西莉亚扯着嗓子,“然后把自己也葬送掉?”
      
      老头点头,“是的。”
      
      “不可理喻!”瑟西莉亚跟发了疯似的,没了命地往外跑。
      
      她跑到屋子外面,用脚使劲踩着土地,一边踩一边骂,“臭魔族!一天闲得没事干就知道诅咒!有你妈的病!”
      
      她的心沉甸甸的。
      
      瑟西莉亚就不信了,这儿的土地就是种不出来东西?按老头所说,应当有一种魔法可以使作物增产……就像她在花之祭上得到的【花之祭·风卷麦浪】一样。可这儿的土地却没法使用这样的魔法。但她曾经的世界里,她的国家用着用杂交水稻养活了数亿人。
      
      她才不会绝望!
      
      这儿也一定有着这样的人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