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高空中相当安静。
      
      瑟西莉亚耐心地等着。
      
      她不清楚等了多久,只见中央大平台中凭空出现了一个穿着绿色短裙的白发少女。少女双手握于胸前,闭了眼像是祈祷了片刻,就见许多绿色光点从花儿们上凝聚了出来,飘到少女的身后。
      
      聚集的光点越来越多,像是少女有了一双巨大的绿色翅膀。
      
      少女轻轻地抬起了手,像是乐团里的指挥一样。
      
      瑟西莉亚听见了冰破碎雪消融的声音。她像是在跟着活跃起来的水旅游,她听见了溪流的潺潺,听见了大河的怒吼,听见了大海张开了她广阔的胸怀。
      
      她又听见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听见了泥土的舒展,听见了种子的萌发,听见了新的一年第一朵花骨朵的形成。
      
      不是错觉。
      
      少女遥遥地注视着错愕的瑟西莉亚,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她随后抬头,迎接阳光的洗礼。
      
      “我的女神,你的花朵们等待着你的降临。”少女的声音像是在说话,又像在唱歌。
      
      少女将手交叠,一朵粉色的大花出现在她的手心。
      
      “我的女神,该开花了。”
      
      空灵的乐曲就像背景音乐一样突然响起,逐渐变成神圣的颂歌。
      
      粉色大花伴随着乐曲的进行升入了高空,在乐曲的结束时忽得变大了好几倍,阴影几乎覆盖了整个中央大平台。
      
      少女重复,“我的女神,该开花了。”
      
      就像烟花升入高空后炸裂,发出最后艳丽的光辉。粉色大花猛地舒展开它的每一片花叶,甜腻的香气带着粉雾从花蕊出一涌而出,蔓延至观礼的每个人身边。
      
      瑟西莉亚受不了这样浓厚的香气,捂着鼻子才能吸气。她打量坐在旁边的朱丽叶,见她一脸诚恳嘴巴里还不断念叨着‘有我有我有我’的样子,好奇起来这花之祭会有多大的魔力,让朱丽叶都能这幅作态。
      
      “开花了!”朱丽叶喊道。
      
      瑟西莉亚连忙收回视线,朝中央大平台看去——所有的花竟悄无声息地开放了!
      
      盛开的花朵里飞出一只又一只的小精灵,有好几只冲着瑟西莉亚她们过来。
      
      一只黄色的小精灵冲到瑟西莉亚前面,啵唧一声像泡泡一样消散在空气中。与此同时,瑟西莉亚感觉心沉了一下。
      
      【花之祭祝福:风卷麦浪】
      
      介绍:在你的领地中种植的作物成熟后使用,使其产量翻倍。使用次数:0/1。
      
      格雷特的迎亲车队还有三天就能到达王都,瑟西莉亚身边的人都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只有她这个新嫁娘每天闲得蛋疼。
      
      在此之前瑟西莉亚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天半个月了,也没了离开的心思,只偶尔会对自己的过去感到奇怪。
      
      为什么在她的记忆里,一切的经历都鲜活得要命,只有和她有交流的人褪去了颜色,还打着马赛克。
      
      罗密欧把一只三花猫送给了瑟西莉亚,她原本是不在意的。
      
      但三花猫口吐人言了,“你就是瑟西莉亚?”
      
      瑟西莉亚:……??
      
      “我是。”
      
      “我是坨坨。”三花猫坨坨道,“我可是给你的寡妇生活出了一份力的。”
      
      罗密欧说过他曾经派了坨坨和其他人去打探她未来丈夫的情况。可她没想到,坨坨居然是一只猫。
      
      坨坨像是有读心术,“你见过哪个人叫坨坨的?坨坨可不是人类能拥有的名字。”它略有些自豪。
      
      瑟西莉亚在和坨坨斗嘴的过程中等到了迎亲车队。
      
      一个浑身肌肉像座小山的男人交给了蓝胡子礼单——礼单的长度还没有成年人的小拇指粗。
      
      朱丽叶拉着瑟西莉亚在柱子后面看热闹。瑟西莉亚看着男人的体型,“这哪里像要死的样子?”看上去能打飞好几头老母猪。
      
      “……是不是傻?来把你接回去的人能是人家国王?”朱丽叶的口气略有些恨铁不成钢,“信使啦。”
      
      蓝胡子的脸有点黑。他本来就知道多比希斯国已经行至末路,但没想到家底只剩下了这么点。
      
      但他还是同意了信使的迎亲要求。
      
      跟赶鸭子上架一样,等着聘礼入了库,瑟西莉亚就要被打包送走了。
      
      朱丽叶在瑟西莉亚走的前一天晚上给了她一瓶神药。
      
      “如果你不想和格雷特过了,或者是他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就把这个喂给他。”朱丽叶笑得阴恻恻的,“喝了之后等三天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
      
      “谢谢。”瑟西莉亚感动道。
      
      “不要以为我是在担心你!”在晃动的烛光下,朱丽叶像是红了眼睛,“好不容易性格好了点,就要嫁出去了,真是便宜那个国王了。”
      
      坨坨插嘴,“瑟西莉亚快去抱抱朱丽叶,她舍不得你呢。”
      
      朱丽叶道,“闭嘴!”
      
      “又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朱丽叶要强得很,“你!以后联合发展讨论会上我会等着你的!”
      
      联合发展讨论会是这个大陆上对于统治者们相当重要的会议了。在每年花之祭的前三十五天,也就是破土节当天,会在大陆上最富饶的国家的王都举行。所有的统治者都会去参加,然后和其他人交流,商议出新的一年的发展方向。
      
      瑟西莉亚一愣,朝朱丽叶伸出手掌,“一言为定!”
      
      “我是肯定会去的,不过你嘛……”朱丽叶啪地和瑟西莉亚击了掌,“不过你就不确定了。”
      
      “这也是我要跟你说的话。”瑟西莉亚恶劣地咧嘴。
      
      “如果真待不下去了,就告诉坨坨。”朱丽叶很快转了话题,“它会帮你离开的。”
      
      坨坨骄傲地喵了一声。
      
      “这么厉害?”瑟西莉亚抠了抠坨坨的下巴,然后被凶恶的坨坨抱住了手,一顿好蹬,“……臭猫!”
      
      “坨坨可不是普通的猫咪,你见过那个动物会说话的?”
      
      “那只乌鸦?”
      
      “那只乌鸦只是一个传话筒啦,没有脑子的。坨坨虽然脑子小,但也有一点。勉勉强强算得上有智慧……比起我来说可差远了。”
      
      坨坨不满,“你才是笨蛋!”
      
      朱丽叶不屑道,“只有笨蛋才会和人说自己不是笨蛋。”
      
      这段插曲驱散了瑟西莉亚的愁绪。她来这儿时间不长,却有了奇怪的乡愁,还有比这更难过的吗?
      
      侍女们给瑟西莉亚换上红色的礼服,把嵌着红宝石的王冠戴在她头上,又仔细地给她化妆,喷香水。
      
      瑟西莉亚被折腾来折腾去,“可不是要走很久吗?难道我要一直不换衣服不卸妆?到了那儿格雷特不会被我给臭过去?”
      
      安妮努力憋着笑,脸都涨红了。
      
      “我们可不是苏卡里那群穷鬼能相提并论的!”朱丽叶道,“早就约了穹顶观测者下山开传送魔法呢。想什么呢!”
      
      “那我就放心了……”瑟西莉亚道。
      
      “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朱丽叶站起来,“全大陆都没几个会传送魔法的,你要是在那边被坑了要回来哭都回不来!你知道那个信使来这儿走了多久吗?四十六天!还是一个有着体力强化魔法的健壮男人!这么一想,还不如你过去直接把格雷特给臭死。”
      
      “所以我给你的东西该用的时候就要用!受了委屈就要告诉坨坨!”朱丽叶道,“至少我们还能给你收尸。”
      
      瑟西莉亚反而乐观了起来,“放心,我一定能好好活着的。我可是要去联合发展讨论会的女人!”
      
      “还女人?”朱丽叶瞥了一眼瑟西莉亚的胸前,“你的胸和背有区别吗?”
      
      瑟西莉亚:QAQ
      
      自鸣钟敲了九下,盛装打扮的瑟西莉亚被蓝胡子领出了王宫,走在大道上。
      
      围观群众狂热的眼神让瑟西莉亚觉得她是动物园里的大熊猫。
      
      “国王陛下的蓝胡子好帅!”
      
      “呜呜呜瑟西莉亚公主真好看啊,怎么之前都不爱出门?”
      
      “和朱丽叶的作风简直是两个极端!”
      
      “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要去嫁给一个病痨鬼了!国王到底是怎么想的?”
      
      道路的尽头有个大喷泉一个穿白袍子的老头子手里握着法杖,浮空立在喷泉之上。
      
      最后一段路是瑟西莉亚一个人走的,蓝胡子只能在后面看着她。而她的陪嫁侍女什么的也要等到下午才能过来。
      
      老头子念起了听不懂的诗句,喷泉前面缓缓地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大漩涡。大漩涡逐渐停止了转动,像一扇打开的门一样,露出不一样的景色。
      
      看上去就很破旧的道路,铺着的地砖缝里还长着杂草。街边的店铺墙上是一片一片的黑污,挂在屋檐下的挂灯摇摇欲坠。
      
      迎接她的侍从们神色萎靡,身材也瘦巴巴的。
      
      瑟西莉亚鼓起勇气,走过了漩涡门,一只脚踏在苏卡里国的领土上。
      
      两只脚都踩在苏卡里国上时,身后的惋惜声终于消失不见了。
      
      “瑟西莉亚公主,欢迎来到苏卡里国。”
      
      男人黑发红眼,脸色是不正常的惨白。他站在瑟西莉亚面前,单薄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请挽住我的手臂,我的王后。”男人道。
      
      ……格雷特?
      
      瑟西莉亚闻言挽住他的手臂,在新的国家完成她被围观的宿命。
      
      “……请撑住我。”格雷特道。
      
      瑟西莉亚连忙握紧了格雷特的手臂,格雷特就像是一朵娇花一样,将大半个身体依靠在她身上。
      
      格雷特低声同瑟西莉亚交流,“我不能在国民面前倒下,所以……所以拜托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