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当事人很淡定,被索要钱财的对象看不出表情,只余赵开一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李怀尘视线上下一瞥这个许久不见的小弟,开口竟然不是斥责:“手机转有限额,明早叫人给你打过去。”
      
      目的达成,李相浮配合问:“什么时候去做鉴定?”
      
      李怀尘淡淡道:“等我有空。”
      
      李相浮一怔,这人是出了名的忙,等他有空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在原地站了两秒没有说话,他回过神领着李沙沙,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楼上拐角处。听到房间门关的声音,赵开迫不及待道:“我去替您安排日程。”
      
      “不必。”
      
      后面要说的话因为简短的拒绝咽入肚中,赵开拿不准上司是什么主意,颇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
      
      李怀尘:“套钱是真的,瞧他那有恃无恐的样子,就算做鉴定,结果也不会有偏差。”
      
      赵开细想下来,小少爷是有那么几分故意为之的味道,才刚放下一点的心在看到上司时又提了起来……李怀尘是家中最有规矩的那个,寻常坐着也不会跷二郎腿。
      
      李相浮不同,从前他站要靠墙,坐要翘腿,处处流露着悠然自得。
      
      但今天,自始至终那人都是坐姿端正。
      
      赵开突然又有些不确定了。
      
      ·
      
      楼上,阿姨不在,李沙沙的房间还没收拾出来,今晚他暂时住在李相浮这里。
      
      李相浮的床足够大,别说挤,一人一被的情况下两人间就像隔了片太平洋。
      
      作为系统,李沙沙没有共情能力,只有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他知道李相浮和家人关系恶劣,却不知道具体原因,站在探究的角度问:“你都做过些什么混账事?”
      
      李相浮记不清了,很多事情就像是遥远的一场梦,短短几年他连过去相熟的高中同学名字都叫不出来。
      
      “打架?翘课……”试着回忆了其中几项,头便开始疼起来。
      
      “你不舒服?”李沙沙下床给他倒了杯水。
      
      李相浮坐起来,喝了口水后心悸要稍微好一点。
      
      “我高中时喜欢上旅游探险,经常逃课想尽办法往外边跑,尤其去些危险的地方,雪山冰川,海沟小岛……自以为在寻觅更广阔的天地,不知天高地厚,后来终于吃了大亏,”李相浮皱眉:“那次家里面几乎要疯了,到处雇人来找我,联系以往劣迹,媒体添油加醋一报道,造成了很恶劣的公众影响。”
      
      李沙沙:“怎么遇险的?”
      
      李相浮摇头:“我被救上来时,脑袋还在流血,别说当时的状况,很多更久远一点的事情也记不清。”
      
      “住院期间以往那些狐朋狗友有意无意地暗示闹出这么大的事,我迟早被逐出家门,加上我妈那边撺掇着争家产……”
      
      说到这里语气渐渐弱了下来。
      
      李老爷子是个相当古板严苛的人,一共娶了两任妻子,第一任属于家族联姻,双方都是一样的性子,坚持数年终于都受不住和平分手;第二任便是李相浮的生母,当时李老爷子总结第一次婚姻失败的原因,找了个完全相反的性格,有活力又圆滑,还有些贪慕虚荣。
      
      他错误地认为这样便可以更长远地维系一段婚姻,然而第二任妻子不仅仅是有些小虚荣,还有着不可言说的野心,到最后这段婚姻再次宣告失败。
      
      “各种糟心事堆在一起,那段时间出门就会有媒体的镜头,稍微有点名气的学校唯恐避之不及,我就被送出国了。”
      
      李沙沙眼睛微微瞪圆了些,像是猫一样,寡淡的色泽中透露出几分不可置信,无法想象宿主还有这样荒诞不羁的岁月。
      
      不过他的核心毕竟是机器,下意识开始推敲:“宿主记忆不清,对自己的认知主要是基于外界和后果进行逆推,或许不准确。”
      
      李相浮面无表情纠正:“叫爸爸。”
      
      “……”李沙沙从来不会被转移话题,继续说:“根据绑定宿主时检测出的人品值,爸爸你得分在九十以上。”
      
      李相浮有些不可置信,片刻后摸了摸他的脑袋:“或许吧。”
      
      事实究竟如何,早就没那么重要,荒唐事又不是别人拿着枪抵在他脑袋上逼着做的。
      
      久违地躺在曾经熟悉的环境里,李相浮很快睡了过去。这一夜,梦中的景象光怪陆离,世界在触手可及的距离里斑驳成一片片的色彩板块,他伸出手想要复原,又无从下手。
      
      清晨,被钱到账的声音吵醒。一觉醒来薄衫湿透,昨晚下了一场暴雨也没能驱散夏日的燥气。
      
      虚掩着眼睛,李相浮试图阻挡从窗帘渗出来的微光。
      
      缓了片刻他起身从行李箱中取出一根发带,潦草地系了下。鬓边还散落着几缕发丝,整个人透出一种单薄病美的味道。
      
      到账信息正好是二十万,不多不少。
      
      李怀尘不知何时已经去了公司,负责做饭的张阿姨许久没见他,手拘谨地在围裙上蹭了蹭:“相浮回来了啊。”
      
      李相浮冲她笑笑:“张姨,我想喝……”
      
      “豆浆。”张阿姨深知他的喜好,端来一杯温度刚刚好的豆浆。
      
      “昨天我家里有事急着回去,就没准备晚饭。”
      
      “不打紧。”李相浮抿了口豆浆:“您忙吧,不用管我。”
      
      李沙沙晚一步洗完脸下楼,张阿姨问清楚确定他没有不能吃的东西后,准备了热牛奶。她在李家工作了几十年,见到再惊讶的场面也不会多问。
      
      早上李怀尘走前交代过李相浮领回来一个小孩,她就只想着要准备什么东西,绝不多嘴多心。
      
      李相浮有时候都挺佩服这种处世之道。
      
      吃完饭叫上李沙沙,准备出去买琴。
      
      乐器并非是越新越好,相反,一些有年代感或是有故事的,能为本身增色不少。李相浮准备去奇宝居转一圈,幸运的话可以在那里淘来一些好东西。
      
      车库里车没一辆属于他,车钥匙也不知道在哪里,李相浮正考虑要不要打出租,刘宇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打电话过来。
      
      “昨天太晚了,今天酒吧包场怎么样?”
      
      李相浮:“我有点事。”
      
      刘宇一贯喜欢嬉皮笑脸,一般人会说改天约,他非要问个究竟:“要去干什么?现在国内变化特大,想玩的话我可以带你。”
      
      免费司机送上门,他没理由往外推:“奇珍居。”
      
      那边诡异地迟疑了一下,半晌才说:“奇珍居换主人了,现在叫落霞阁,你确定要去?”
      
      李相浮只关心能不能买到心仪的乐器:“还做一样的生意?”
      
      “对。”刘宇不知是不是脑子突然不好使,回答起问题来有几秒钟延迟。
      
      李相浮:“那就麻烦你了。”
      
      通话结束后那边刘宇有几分懊恼,后悔非要主动开口提当司机的事情。
      
      这一片都是些高档小区,刘宇来得很快。开到一半又特意问了句:“真不再考虑其他地方了?”
      
      李相浮意识到他话中有话:“这地方有什么特殊?”
      
      等红绿灯的时候,刘宇打开窗户,胳膊肘搭在车窗沿上,抿了抿唇说:“落霞阁是秦家的产业。”
      
      秦家崛起的速度堪称一个传奇,李相浮在国外读书的那段时间经常听到有留学生提起。
      
      “他和我家有生意摩擦?”
      
      不是和你家,是和你。刘宇不止一次怀疑过李相浮记忆出问题是逃避责任放出的烟|雾弹,现在看来还错怪人家了。
      
      想当初李老爷子话里话外没少暗示过,尽量别在李相浮面前提起不该提起的事,刘宇自然不会当出头鸟,含糊不清地说了句:“好像是吧。”
      
      没有再主动拉开话题,红灯一过,他加快车速,很快就到达目的地。
      
      李相浮隔着车窗望去,落霞阁清楚呈现在视野范围内。
      
      赤红的朝阳顺着金色的牌匾洒下,两种颜色交织融合,鸭子戏水的画面若隐若现,从气势上看,当得起落霞阁这个名字。
      
      原以为这个点可能还没开门,门口却早早站着保安。
      
      保安帮他们拉开门,进去后茶点味道扑面而来。
      
      “一层是茶馆,供客人讨论交流,”刘宇介绍:“去二层以上要找专人领着,不管买卖能不能成,都要先刷两千元服务费。”
      
      李相浮挑眉:“这是什么说法?”
      
      刘宇:“二层以上卖得东西全部找专家鉴定过,出差错的可能性不大。”
      
      李相浮轻笑道:“这是把捡漏的路给堵死了。”
      
      刘宇想了想:“可以这么说。”
      
      不过来这里的大多是有钱人,比起捡漏,更忧心上当受骗。何况两千元也不贵,交了反而让人觉得放心。
      
      二层都是些小玩意,李相浮转了一圈就准备继续往上,刚站在电梯口,便有人走来给他介绍楼上东西的种类,并且说明服务费。
      
      李相浮气质实在太好,还牵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乘坐电梯时,服务生不免多看了两眼。
      
      “麻烦直接带我去看古琴。”
      
      刘宇诧异:“你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他总觉李相浮这次回来说不出的奇怪,先前是碍于对方手上还有逆风翻盘的筹码,才又恢复联系,如今在接触中滋生出好奇和猜疑。
      
      “一直都有。”李相浮没什么表情:“有专门抽空学习过。”
      
      这几年处于放养状态,隔着一片大洋,谁也不能复盘他在国外的全部轨迹。
      
      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选品上,很快相中了一把,无论是漆面还是木头,都处在中上水平。服务生叫来专人试音,琴弦拨动时音沉而不闷,李相浮闭着眼听了片刻,颔首:“就它了。”
      
      这把琴卖十二万,同等级说算是物美价廉,他干脆利落地刷卡结账。
      
      刘宇抱臂站在一旁:“我还以为你至少要买一把古董级别的。”
      
      李相浮笑了笑没说话,那种层次的琴稍微炒一下,最少也得千万起步,真要开口问家里要,估计会被直接赶出去。
      
      转头对李沙沙说:“你有没有想要的?”
      
      李沙沙正要开口,又听他道:“先想好,一会儿带你去逛超市。”
      
      “……”
      
      这里提供送货上门,李相浮留了地址,下楼时主动提出请吃饭,算是答谢刘宇陪他跑一趟。
      
      刘宇笑容有些不自然:“换个地方吃呗。”
      
      每多停留片刻,他都觉得下一刻会撞上秦家人。
      
      “好,想吃什么?”
      
      刘宇松了口气,随便说了个地方。
      
      他们刚走不久,一辆车停在落霞阁外面,助理从车上走下来。原本只是顺路来取一件订好的工艺品,回来时助理却脚步匆匆。
      
      车窗缓缓落下来,里面传来一道略有些阴沉的声音:“怎么了?”
      
      助理:“里面的人说刚刚李家那位小少爷来过,还买了把琴。”
      
      车里的人便是秦晋,和一般商人不同,他的手段向来狠厉,不给敌人留一点余地。曾经圈里人预言他走不长久,因为这样阴狠的人一旦失势,敌人绝对会像蚂蟥一样疯狂涌来将他马干吃尽,最后骨头渣子都不剩。
      
      然而狠辣有时候的确是一种立世手段,这种工作风格吸引了一批同样讲究效率的人,秦晋从不在薪酬上吝啬,给足了晋升渠道。
      
      此刻听到汇报,他突然低低笑出声来,苍白的面容有了一丝血色。
      
      助理有些畏惧地咽了下口水,仿佛正在面对一条进食前的鲨鱼。他很早以前就跟在老板身边工作,知道有些传言不是空穴来风。
      
      秦晋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据说感情还不错,当年和李相浮一起跑去探险,至今下落不明。李家甩出一张失忆报告,拒绝任何人去打扰。
      
      那样恶劣又缺少食物淡水的环境中,不得不令人猜想李相浮究竟有没有为了活命做出些极端的举动。
      
      想到这里,助理抿了下干涩的嘴唇……没有尸体,没有目击证人,那时候秦晋的力量还不至于同豪门掰手腕,想要讨个公道都难。
      
      今时不同往日,当年唯一的幸存者在这时回国,想到老板往日的行事风格,助理已经能想象到未来那位李家小少爷的悲惨命运。
      
      秦晋说话时总是给人不怒自威的错觉,眯了眯眼:“他怎么样?”
      
      问得没头没脑,助理小心翼翼回道:“听说瘦了。”
      
      秘书坐在副驾驶座,很会见风使舵:“肯定是过得胆战心惊。”顿了顿问:“是不是都瘦脱相了?”
      
      助理特小声道:“大约……瘦到能出道那种。”
      
      这都是谦虚的说法,按服务生的描述,活脱脱就一神颜。
      
      “……”秘书试着补救:“四年了,有些变化也正常。”
      
      “若说变化最大的,”助理回忆和服务生的对话:“四年过去,他孩子已经六岁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李相浮:清晨,叫醒我的不是闹铃,而是钱到账的提示音。
    ·
    PS:有些事后面会慢慢交代清楚的,先别急着下结论哈~感谢在2021-01-19 00:03:00~2021-01-20 00:04: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遥遥的小心肝、挥洒的日子过的太快 2个;Sonic、拾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晕、若若若萌、篱荆 2个;愿做薛洋掌中糖、五花肉、未晞、跃向大海、刷就算了②、mmio、我只想做个死宅、白夜暮歌、荷包蛋壳、healer.、猫猫团、越暖越凉、慕华陌倾尘、萌新小透明、苏礼执、阴阳怪气?、咸鱼翻身依旧咸、道心不稳、竺惘不是二狗、胡萝北京烤鸭梨山大无、藤道西风、我爱苏尔、pooh、哒宰爱撒娇、林某、浅笙白黎、丹三撇、华山扛把子、全年无休的咸鱼非、奈何九九、wacfy、梅友不是没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73瓶;满城烟华 158瓶;凡时年 136瓶;可爱宝贝 99瓶;骨余 65瓶;江离、不要洋葱不要葱 60瓶;夏山山 59瓶;葡萄^_^ 58瓶;我可以、泠泠弦七、泠然、紫琰凌澜 50瓶;浅唱ξ素色流年す而过 49瓶;水余、爱吃鱼不会吃 48瓶;兔头回忆录(吸溜) 46瓶;boss不更新我就不换昵 45瓶;奶鸭子的鸭子、魔王指导手册、太阳 40瓶;素炒板蓝根 36瓶;挥洒的日子过的太快 34瓶;healer.、啾啾啾、旺财、18楼大姐 30瓶;林黛玉倒拔垂杨柳 28瓶;东隅已逝、糖多米00 26瓶;木阳 22瓶;拾遗、pooh、跑的比香港记者还快、wacfy、司罗清徵、余粮、云里雾里、华山扛把子、橘子、浮生辞。、有吃万事足、如愿、陆十一、无二、糯米团、想吃螃蟹QAQ、杳兮兮、霜降、郭怡然 20瓶;还是不知道该叫什么名 19瓶;疆疆、冷玖 17瓶;鱼十九、春鸽子、甫衣 16瓶;姜子牙疼 15瓶;han、Candy-慕、云默默、月芥残辉、不要续订、镜歌、抢不到亲签的凝某人、azul、墨水心、下武维周、LHG、一起吸jio吗?、春野樱呀!、七言诗与木曜日、商南、26621178、催更小天使、世景、42746961、哒宰爱撒娇、程子、48459301、若若若萌、陈迹觅旧、岁岁有今朝、小饼干、嘤嘤嘤、比个月亮、贞子不忘挖井人、阿故、鹤别空山、世界时王马、小泠kant、天命册、fish、白舟、金十、月半七、木林森 10瓶;时雨萌萌、路方舟 9瓶;江、不吃早餐、我有三只狗 8瓶;燕凌晨、阿七儿啊、陆云与林云枫 7瓶;babyface、風風兔、卖蛤蜊的黑兔子 6瓶;掩与留、你是儯货、青花瓷、莫挨老子、浅酒、小啵不熬夜、落羽、灰色溪流、p10、重生v刹、江湖、余婷婷、讷口君、芸豆、JeniessLy、苍山白芷、叶芩、晒太阳的熊 5瓶;巫覃、梦璃、密密蜜桃 4瓶;星未倦、竹马识君初、肖肖是小月亮、biedescovery、42624585 3瓶;绽欢颜、碳、23322757、王见过建国、一只锦鲤游呀游、幸运呆呆 2瓶;晚晚、原谅朕一生放纵不羁爱、家家、弥笙、中华田园猫、生命不息,学习不止、简图、媛、意蔓蔓、与君一曲、吾顾盼兮、纯白、图海、流云不驻、 00、谁家甜糕、沈升时、萌新小透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