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东方快车:什么玩意?]
      [大力金刚:@好大一个宇宙,说人话,谢谢。]
      [好大一个宇宙:李相浮领养了一个跟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孩子。]
      
      群里划过一水的省略号。
      
      一向浅水的人也被炸了出来。
      
      [风靡万千少女:一模一样?孩子多大?]
      [好大一个宇宙:瞧着六七岁。]
      [风靡万千少女:……我开始阴谋论了。]
      
      刘宇还想多了解点情况,仿佛一分钟前说要离开的人不是他一样,不时抬头和李相浮说话,手下快速回着信息。
      
      “跟朋友聊天?”李相浮坐在左侧的沙发上,给李沙沙剥瓜子仁吃,状似随意问了句。
      
      刘宇干笑一声,准备收起手机,群里又有新消息:
      [东方快车:呵呵,李相浮根本没羞耻心,故意说领养。后续的措施就是他故意冷着孩子,激起老爷子的同情心,让老爷子亲自开口为孩子上户口,加速孩子彻底融入李家的进程。]
      [风靡万千少女:@东方快车,分析牛逼!不愧是斗过三个私生子弟弟的人物!]
      [大力金刚:兄弟们把牛逼打在公屏上。]
      
      来回几个人水群,因为一水的‘牛逼’滚屏,刘宇看得皱眉,却品出几分道理。
      
      大家族什么没见过,故意教小孩子讨好长辈,一不小心就等于把心机写在脸上。相反,故意冷着孩子,长辈肯定心疼。
      
      念及此刘宇不禁余光瞄了下李相浮,后者正漫不经心剥着瓜子,合该是父慈子孝的画面,双方却全程没交流。
      
      他咳嗽一声,待李相浮把目光投过来时问:“这孩子的生母……”
      
      “领养的,”李相浮淡淡道:“自然是被父母抛弃了。”
      
      不料他会在孩子面前公然这么说,刘宇心里暗骂不做人。
      
      另一边赵开后知后觉还没把孩子的事情告知老板,只说了晚上会有朋友来拜访李相浮。犹豫着该怎么措辞提这件事,几次拿出手机又放到一边。
      
      李相浮拿李沙沙做借口:“下次再聚吧,在飞机上他没怎么睡好。”
      
      “好,”刘宇目中的轻视消失不见,笑呵呵道:“这两天忙完了一定要聚一次,我做东。”
      
      李相浮微微一笑:“好。”
      
      这一笑有摄人心魄的资本,刘宇过往还真见识过所谓的三分讥笑四分漫不经心,但五分欲拒还迎五分端庄贤淑还是头一回目睹。
      
      贤淑?
      
      他被自己的用词吓得打了个冷颤。
      
      刘宇受到刺激,离开时脚步都是虚浮的。浑然不知自己转身的瞬间,李相浮面上的笑容很快淡去。
      
      打发了恼人的不速之客,屋外月光如水,忽然激起了他抚琴的兴致,良辰美景偏偏缺少一把好琴。
      
      穿越前家里每个月寄来的生活费李相浮是有多少花多少,如今穿回来了,卡上的余额在买完飞机票后少得可怜。一把好点的琴不会太便宜,有黑历史在前,杜绝他胡作非为的可能,这段时间家里肯定会对零用钱卡得极其严格。
      
      李相浮关上门,在看到赵开时有了主意。
      
      他先给李沙沙使了个眼色,轻声嘱咐了几句。
      
      李沙沙跑去开电视,抱着遥控器翻找感兴趣的点播,似乎和国外的成长环境有关,赵开发现他一直在外国片子里翻找。
      
      “赵哥。”李相浮突然开口。
      
      他干笑一声:“小少爷这声哥,我当不起。”
      
      “什么年代了,还少爷不少爷。”
      
      小少爷最开始只是一种调侃的叫法,李相浮记得他还小的时候,周围人还会亲切地叫他‘相浮,’后来他多次闯祸后,外面人最常说的便是‘李家的小少爷呗,担待着点。’
      
      久而久之,这个称呼便渐渐传开了。
      
      李相浮自嘲地笑笑:“还是叫名字听着顺耳。”
      
      赵开勉强喊了声相浮,下意识就觉得对方冷不丁找自己搭话肯定没好事。
      
      谁知李相浮只是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今天多谢你来接我。”
      
      赵开跟着客套两句,双方陷入无话可说的地步,一时间宽敞的客厅只剩下电视机的声音。
      
      气氛更加僵硬前,赵开想着刘宇走了,李相浮惹出事的可能应该不大,准备考虑离开。边看电视边酝酿着措辞,视线却被正在播放的剧情吸引——
      
      阴暗的的地下室里,被五花大绑的人蜷缩在地上,痛苦挨着踹踢,被逼问过往生活上的细节。绑匪是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得到充分的信息后,他拔下几根受害者的头发,回到豪宅,故意把头发丝缠绕在梳子上。
      甩了甩手上的水,男人抬眼时不经意间看到被镜子映照出的半截衣角。
      他缓缓咧开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冲出去一把拽住了想要逃跑的年迈管家,儒雅的外表下藏着一丝狰狞:“果然……你已经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
      
      镜头闪回,真正的豪门公子几年前因为同性恋情和人私奔,谁知恋人心怀不轨,囚禁他不说,还把自己整成相似的容貌,挑了个适当的时机跑回来。
      
      豪门公子的父亲病重,对于儿子的归来格外欢喜,只有在家工作几十年的管家敏锐地察觉出哪里不对。
      
      这是部国外的片子,血腥镜头拍得格外逼真。
      
      手起刀落,匕首狠狠插进老管家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
      
      “哦!”老管家被捅腰,尖利惨叫。
      
      赵开仿佛被刺中了肾,身子跟着一颤。
      
      “啊!”
      又是一刀。
      
      赵开脸色更不自然了。
      
      有些事经不起细想,譬如他记得李相浮似乎是没有痣的,而现在眼角有一颗很小的痣,距离眼睫位置很近,平添了几分魅惑。
      
      这孩子专门挑了这么一部片子点播,会不会是在发射求救信号。
      
      李相浮突然站起身:“喝点什么?”
      
      赵开:“不了,我就先回去……”
      
      李相浮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已经走到厨房:“果汁还是酒?”
      
      赵开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仿佛一把冰凉的剑正架在上面。他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会激怒对方,也给自己来一刀。
      
      “伏特加。”他喉头一动:“加冰。”
      
      此刻急需烈酒壮胆。
      
      凝视李相浮站在那安静碎冰干活的画面,赵开转过头想趁机和李沙沙说上几句,小孩子眼神闪烁了一下:“爸爸正在看着我们。”
      
      赵开僵硬地转过脖子,泛着冷光的冰锥正上下晃动,李相浮似笑非笑地望着这边。
      
      赵开费劲地扯了扯嘴角,没话找话:“冰不用太多。”
      
      “好。”声线温柔得像是新鲜的蜜饯,就是不知道这蜜饯涂毒了没有。
      
      这样的笑容令赵开毛骨悚然,轻易抛开所有顾虑,给上司发了一条短信:有情况,请您速回。
      
      那边电话很快打来,古板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他又闯什么祸了?”
      
      恰好李相浮端着酒杯走过来,赵开没法说得太明白,只能支支吾吾嗯两声,幸好他遇到的是个聪明的上司,没有隔着不同空间追根究底,听意思是要回来一趟。
      
      赵开险些激动的眼泪都要给他流下来。
      
      片子被快进看完一遍,小孩特别安静地坐在那里,又重头看起,赵开再次直觉这就是求救信号。
      
      李相浮放下酒杯,忽然绕到沙发后面,赵开立刻直起身,尽量不打哆嗦地掏出打火机,走到窗边佯装要抽烟。
      
      “禁烟,”漂亮的眉头轻蹙,李相浮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孩子不能闻。”
      
      落地窗外响起轮胎压过车坪的响动,赵开认出是老板的车,亲眼看到亮着的车灯时,心中只有一个念想:得救了!
      
      门被推开,夜晚的寒气随之灌入。
      
      来人身姿挺拔,和李相浮是截然不同的气质。作为家中长子,李怀尘气场很足,哪怕是人多的场合,单单往那里一站,也不是可以忽略的角色。
      
      看到不省心的弟弟,他眯了眯眼,随手把钥匙扔到一边,倒是没有赵开初见李相浮时那么大的反应。
      
      赵开朝上司靠拢,轻咳一声给他指了指李沙沙的方向。
      
      李怀尘面无表情:“长本事了。”
      
      对面人曾经的荒唐事太多,作到差点自己玩死自己,以至于搞出人命都不显得奇怪。
      
      多得一个字都没说,李怀尘冷归冷,到底不至于在孩子面前公开谈论一些事。
      
      就怕才缓和一点的气氛因为领养一说再次僵持,赵开拼命使眼色,希望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少爷能停止蹩脚的谎言。
      
      可惜李沙沙亲自开口说:“我是被收养的。”
      
      明明是局外人,赵开拼了老命地把话题往回拉:“相浮变化特别大,我今天去机场差点没认出来。”
      
      重点在于前半句的强调。
      
      李沙沙又开始专心看电视,情景重现……老管家被捅。
      
      “啊!”
      
      那一声惨叫仿佛叫在了赵开的心上,他迫切地希望上司能自己品出一些东西。总不能他亲口去说‘我怀疑你弟弟是假的’这种话。
      
      客厅里,静坐着三个大人一个小孩,一言不发看着电视。
      
      过了稍顷,李相浮起身去卫生间,路过李怀尘身边时手指从长发缝隙间穿过,眨了眨眼,目光中充满暗示——
      你看这头发,又黑又亮。
      
      回来时指尖不经意扫过冰凉的手背……你看这血管,细长清晰。
      
      他的暗示似乎终于起了作用,李怀尘薄唇微动,终于说了对方想要听到的:“你这次回来变化太大,大到有点不像是我弟弟。”
      
      停了一下说:“现在联系国外复盘行踪时间太长,还是直接做鉴定最方便。”
      
      一旁赵开听得倒吸冷气,说得这么直白,万一真是个冒牌货被激怒杀人灭口怎么办?
      
      李相浮果然面露不虞:“没必要这么侮辱人。”
      
      心道肯定要开撕,赵开试图找个借口溜走,尚未行动便听李相浮用誓不妥协的口吻说:“想让我做鉴定,除非给钱。”
      
      预备逃跑的脚步停下,赵开眼皮一跳不禁去看上司,谁料后者丝毫不惊讶,仿佛一早便料到他会这么说。
      
      “多少?”李怀尘淡声问。
      
      李相浮闻言面色微缓:“头发五万,现拔X1.5;支持真人现场采血……十万。”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李相浮: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李怀尘:有话直说。
    李相浮:我想要装逼,但没钱买道具。
    李怀尘:……
    改了一下设定,主角是二十四岁~
    依旧是你们的日更遥!
    感谢在2021-01-18 00:01:42~2021-01-19 00:03: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月亮不睡我不睡、辰七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Euphoria 4个;软体兽 3个;五条悟、解长观、重度甜食控、火鸡味锅巴、茵茵家的猫、惊山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六音、梅友不是没有、墙外行人、曈v曈、凤栖梧彤、十里春风人不遥、齊小玖、喻渊、死傲娇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橙橙花 10个;辰曦 4个;五条悟、精灵在巫水河养身、dio科生物 3个;四喜小丸子、焦糖布丁、yy小仙女、?花开再会?、枕头骑士、叶修宝贝、等遥大投喂的小可怜、全年无休的咸鱼非 2个;羡羡、叶子、随遇而安、南风知我意、未息、妘妘妘~媱、青青呀~、衙似、青黛泠眠、玫瑰芋圆啾、allergic、苗苗、湬白敀、咲舛、没有资格说不的温妍、zzyyby、晚晚、与光同尘、归、疯转的离心机⊙▽⊙、田园木偶、朕真幸运、藤道西风、小聪明、偷看大大存稿箱、大豆、噢噢噢、西索cc、想偷渡欧洲的秋、百年安乐、繁裕、想给遥遥生个寻崽、皮卡啾、(¨?)、GONG、啊不想起名字了、20494736、旺财、SFMQ、爱死春风遥、青阳雯、不知者、萧晓、月出皎兮、希丽斯、君君臣臣、咕叽、苏礼执、复方对乙酰氨基片、踏血寻花、扶黎、陆琬、再再、一只风、庄刀、符应女、陆云与林云枫、支持正版、大怪兽割撕拉、叶永恒、爷、蘑菇、不吃早餐、兜兜、明夕玦、疯人院的羊腿、有一只猫、作者哭着求我往他菊花、张思睿three、彗星、这是一个晋江小号、七七、弦丁、兔兔兔兔兔超可爱、我爱苏尔、逖微、arotai、临渊、瓦瓦瓦瓦、nico、岁岁、慕雨、镜子、白狐落叶、阿离不知火、沉溺于宇宙、窝窝头、distinguish、黎黎、昔兮戏、小透明、慕清碧、江南浮客、微砚池、金药药、草莓蒜泥、帽子呀、抓到了一只活的小天使、圈圈VS叉叉、寻酒白、荷叶田鸡、言言、恪守予夺ぃ、Sonic、lll、今已亭亭、诶嘿嘿ww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黑色流泉 263瓶;解长观 196瓶;崽崽可可爱爱 182瓶;朱一龙的宝贝 175瓶;小月 166瓶;田园木偶 150瓶;豆豆子 131瓶;魔法少女☆梅莉酱 120瓶;曈v曈 119瓶;鱼籽粥、nancy、ruoruo、夢夢 100瓶;安 95瓶;___Resurgam、春风遥遥子 90瓶;伊吖伊吖 88瓶;五条悟 80瓶;zxcv、千里共婵娟 69瓶;无理取闹、lly 66瓶;流深 65瓶;かな奈々 64瓶;躺都不会?、27864612、柴夫猫 60瓶;鞠幻珊 56瓶;小妖精 53瓶;盛夏风凉、小紫同学、冷夏、花秋瑟、天天想爬大大的存稿箱、瑞瑞瑞瑞、cdviviany、浮生辞。、凉风、lvy 50瓶;惊蛰一候桃始华、寻酒白 48瓶;19108066 44瓶;瘸腿、大大不更新是穿书了么 43瓶;39583728、未息、打酱油的贞子 40瓶;明月如霜、朕真幸运 39瓶;dio科生物、焦糖布丁 38瓶;42316610 36瓶;午后、沙啦啦啦啦啦、弦丁、你们说的都对、21593925、遗忘之途丶、云笑翎飞、Sonic、爱吃鱼的鱼、丐帮扛把子、最难将息、忘崽teacher、金石为开 30瓶;毛满满猫 29瓶;早萤 28瓶;你老公彧哥、清、一个大甜甜 27瓶;42112978、青阳雯、府里有肉 25瓶;格子、囧灬囧、猫薄荷、溯伊、长烛、Ann、不是山谷、绝对book、少糖谢谢、君君臣臣、烟灰。、霖沅睎、画腔、金鱼、不渡du、阿玉、玄狐、清歡、不知、哟西、蓝筠、哪管风花雪月、深云不归月、teisyunliki、嘉德(换号不换名)、?花开再会?、邵瑜暮、你好,晚安、尽在选啥都在选、永安、Candy-慕、空空、青云游子、二十七只、墨、闷戚戚、那碗鱼、于你携阳、北极夜 20瓶;木木、七言诗与木曜日、全村人的骄傲、陆离 19瓶;池崽 18瓶;暖星、啪啪啪 17瓶;233333、小井 16瓶;日暮成诗、biubiubiu~、呓语 15瓶;双环杂佩摇叮咚 13瓶;子浊呀、流氓兔、初心如七 12瓶;蓝莓果子酱、欺负宝宝 11瓶;星河、昔兮戏、魑晓之夜、今天的太太也好短qaq、喵呜、娟喵、lillily、逢考必过、驳木、略略略、★大大求更~、distinguish、月出皎兮、哎呀我的天、七页书、water、遥泠风、也爱喝茶、音书寂寥、小企鹅晃jiojio、猫猫团、阿晋你不对劲、益生菌、咩咩、噢噢噢、姚懒懒呀!、以梵、法海你不懂爱、蟹粉小笼包、_(:з」∠)_、黑白之间。、whatever、秋木苏、冬天的小王子、凌墨魔、Ash、好心的饭团子、黎璃原上草、白墨、小疯子、大门牙千秋万代、亚飞、四之蒲牢、一叶粥、蓦然回首、黑糖珍珠奶茶冰激凌、ArsNova、大狸子、千埜、青黛泠眠、嗷啊、氐惆.、请叫我小纯洁233、混吃混喝等死、葡葡挞、24827037、禾困困、落霞紫云归、月亮呀、丹、陈迹觅旧、求一日十更、众里千度、繁缕、涉江虽已晚、小铃铛、超级机智的鹤肆、藤道西风、肖肖、熊的猪掌、不要续订、更年期少女、爱吃橘子糖、睦洲、一二、团子、王木木、姜子牙疼、大海啊全是水、青烟雨、joyce、兮远、蓝色小懒豆、秋日私语、精灵在巫水河养身、螻、墨姑娘、止戈、温柔毛毛子、晨光清澈、etec、木樨、夕阳的刻痕、作者哭着求我往他菊花、Euphoria、舒浅、大橙子、兰因、海上生明月、苏尔他不知道、青墨、vonni、没钱的时候想有钱、晨光微曦、锵然、瓶邪.、雲草雨田、有序 10瓶;馨兰若冰、泠泠七弦上 9瓶;君兮、醉卧挽叶修、竹马识君初 8瓶;单名薇、凤栖梧彤 7瓶;早茶月光、一缕春风、月微沉是个大霸王、我磕的cp都成真了、空白呐、梦鲸落故里、辰曦 6瓶;珍珠奶茶不要珍珠、小猪小猪胖乎乎、风吹雨斜、道德标兵zzh、莫回、桃夭、AS、思君不见、天命册、看书要抖腿、沾衣欲湿杏花雨、万小金爷、春鸽子、嘿米、唐萌萌萌、梅友不是没有、嗯嗯嗯、正经人琴笙、欧阳漠漠、大理寺门口的那只喵、李阳羽、WRJCFY、天晓得、马甲三两件、嘻嘻。 5瓶;喵喵碎冰冰、佐料少味精、万更 4瓶;月下、白衣卿相、慕慕斯、栖左!饭绪、请叫我逗比君萌萌哒、西山雾酒、小宝 3瓶;我的小丫丫、我就是想改改名字、雾锁碎石、迟城、岚、王见过建国、新白空子、一江芦苇、叶修宝贝、华盛、无阁主、落英缤纷、橘猫大法好、谁家甜糕、安塞斯塔小蝙蝠、可可 2瓶;盛夏白瓷梅子汤、若伊、hm、欲揽星河、晨鋍宇嗄啊錒、橙满噫、潇潇暮雨、凡凡、秋夜、沈升时、给大大充钱!、高锰酸钾、殇幽、吾吾是谢允老婆嘛!、生命不息,学习不止、Samantha、hey、天晴无雨、灯、□□九歌、流年、yunlei、橙橙桃桃酸甜甜、桐染、大大冲鸭、水月、XY、宵故、小宝贝、白满川、无声、345、悦诗、半缘君、46978413、一枝花、山河依旧、寒芒不可见、燕凌晨、木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