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别离 ...

  •   古人好阴阳祸福之说,阴阳相生,祸福相依。所谓气运各自有各自的理。当然在兵荒马乱,浮尸饿殍遍地生的时候,老百姓们便不再想着这些了,没有了茶余饭后的闲资,要在血雨腥风中谋求性命,于情于理该寄希望于国家朝廷。
      李氏王朝便是这万里挑一的天选之子,边境犯难,野火烧不尽城阙,外族金马铁蹄踏来,蹉跎了这个国家半条性命,待仅余的剩甲残兵将这群蛮人扫垃圾似扫出边境,整个国家已是岌岌可危。
      可谓祸不单行,老天应该是看这个国家快不行了,忙里添乱还给他加了把火,生怕他不夭折的快一些。鸣角收兵的号子还未传到京城,始皇便一命呜呼了。
      一时间举国上下人心惶惶,太子便在这种情况下颤颤巍巍上了皇位。
      太子是个没用的废物,这大家都知道,可废物如阿斗也得坐皇位安民心,这大家也知道。可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太子刚登上皇位不久京城便破天荒的下起了红雨,一夜之间,万紫千红全开遍,配上战火硝烟,那场面不可谓不奇诡。天降不详,必有灾祸。果不其然,红雨之后,新皇便病了,且日复一日的严重,太医院用药苦苦吊了他三天的命,最终还是无力回天,太子呜呼半晌,两腿一蹬,竟也随他父皇去了。
      一时间又是一场轩然大波。一国无主,何如?在乱哄哄的叫骂声中,西陵国师请了钦天监在皇宫阵法,一阵邪烟乱熏后断定了此乃天象,宜立新主,辟国之新气。始皇膝下少子,除却草包太子,只剩下了个远在边境震敌的三皇子。
      与他苦命的大哥不同,这个三殿下并不是个混吃等死的主。相反,他不兴那样式一套,奢靡之风一概不沾,独尊高位却又礼贤下士,鳏寡孤独皆有所安,活脱脱的明主风范。在这样的对比下,他那身份低微的瑕疵微小的不值一提。
      三殿下班师回朝后,果然不负众望一跃成为国之希望,一切水到渠成,理所当然的登上皇位。
      可圣明也好,贤才也罢,这个三殿下终归是在沙场与深宫里摸爬打滚出来的人,他从来不缺杀伐决断的血气和施行霹雳手段的狠心。借破红雨之祸之名,他修国制立新规一并做齐全了,一扫朝廷根盘交错的关系网,极力打压世家,扶持新贵,明着培养己方势力,所行目的昭然若揭。一时间朝廷内外又是喧哗一片。
      国师西陵虽为旧党,可瞎子也能看出来,从请钦天监到举行登基大典,那厮站队一直站的稳妥妥的,当然新皇也给足了他面子,扫旧势巧妙的扫漏了他。
      其实新皇再怎么威风凛凛,势在必行也都是外像,他底气并不足。因为常年不受宠,他空有的只是军中势力和打仗立的人心,常年在外,朝廷种种人脉他并不熟络,听闻始皇噩耗,太子登基,他纵使万般不甘可也无可奈何。可就在这时,西国师找上了门来。西国师狡若兔,凭三寸不烂之舌竟劝服他易大李之主,又用自己蛰伏多年的势力助其得到皇位,其手段不可谓不巧妙,思虑不可谓不深远。老兵善计,三皇子登基,西国师功高至伟。
      可西国师体弱,为偌大一个国家鞠躬尽瘁,已是万难,前月又有咳血,国家改革,琐事繁多,迎客也多。陛下体恤,于是断了国师府一切官场往来,美其名曰,调息。
      这日,便是国师府调息谢客的第十三天。白日的国师府无一点风尘,沉默的就如门口那三百年如一日的石狮子。傍晚 ,夕阳的影子沉下来,国师府也染上了一片尘埃。
      入夜,更过三响,一道影子闪进了国师府的深院回廊。月色愈深,待月上高楼,影子渐渐显露,原来是个玄衣的青年。
      青年名叫陈渑,他自小失亲,熬过了孤苦伶仃的幼年时代,在机缘巧合下被西陵带回了家,他自记事起便在国师府长大,西陵给予他名字,教授他知识,在国师府十余载,从学生到幕僚,西陵与他关系,不可用一个“恩”字言之。
      陈渑身手不错,几个翻跳躲开巡卫便隐到密林里,待脚步声渐消后,又直遁到西陵屋前。他闪进屋中,刚进入内堂掀开帘子,便听到几声轻微的咳嗽。
      陈渑顿一顿,开口道:“先生。”
      “阿渑,”一个清和的声音传来,黑暗中的人似乎是看清了来人的身影,笑道:
      “夜行衣未换,梁上君子啊!看来我国师府的护卫是拦不住你了。”
      寂静的夜被这一笑划破,被唤作阿渑的青年周身轻便下来,移步点亮了灯,道:
      “先生哪里话,我既是复命,这时贸然回府总归是不方便。”
      "那现在怎么又想回来了?"
      陈渑正欲扶西陵坐起,闻此,低头道:“我也是放心不下国师府,这里的事,我在渑池那边也有耳闻……”
      西陵打断了他的话,一幅大剌剌无所谓的样子:“有什么不放心,那帮酒囊饭袋成不了什么气候,狗皮膏药罢了。有人盯着呢!”
      “我明白……先生教我,我自然明白,我明早就回去。”
      “那明早一起吃早饭吗?”
      西陵话题切的飞快,又道:“哦对,明早怕是留不了你,那狗皮膏药找我呢!”
      陈渑愣愣的,问:“太尉找您……您去?”
      西陵答的轻松:“去,为什么不去?青天白日的我还怕他瓮中捉鳖?”
      “可皇上不是已断绝了国师府的一切来往了吗?”
      西陵道:“皇上也去。”
      陈渑不做声了。
      西陵见陈渑闷闷,支棱起来笑到:“愣什么呢!不必担忧我,我没事,你只需按我说的做就好了。天一亮就回去吧!”
      末了,又问:“现在是几更天了?”
      昏黄灯光中陈渑看不见刻漏,摸约着回答:“大约四更天了,先生要睡一会吗?”
      “不必,”西陵答的爽快,“横竖睡不着,不如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正值初冬,外面霜寒露重,陈渑只觉得这个人又要作践自己身体,一口否决道:“不行,外面露重……”
      “阿渑,”西陵已披衣走到了烛火边,黄色的烛光在他脸旁跳动,半边阴影遮了下来,映的他的侧颜无比的温柔,他慢慢开口:“陪我走走吧,就这一次,不碍事的。”
      鬼使神差的,陈渑走上前握住他的手,馋扶住他,鬼使神差的,陈渑胡乱的“嗯”了一声,就这样答应了。
      四更天的京城,脱去了白日的繁华热闹,在沾着白霜的小道边走过,整个城镇,近乎是温柔的。
      搀扶着西陵走过往日里那日日行过的庭院,陈渑的心也断成了一节一节的,每一节都附在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上。他一向认为,自己是最懂他的,可此时他又完全不懂了。走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太子已进了坟墓,旧势家族几乎全部殆尽,陛下已经软禁了他,下一个动刀的可能就是他,他感觉不到吗?为什么不走呢?
      以陈渑对西陵的了解,他知道西陵是绝不可能束手就擒的,那么,他为什么不走?是另有打算吗?自新皇一扫百家起,西陵便将他派去了北边渑池那边联络骊将军,这一离便是数日。渑池消息堵塞,听闻皇帝软禁国师府,他今晚这样冒死赶回来,再见到西陵,他莫名从西陵身上看到了一点别的东西,一种独一无二的温柔,像是要告别一样,他们是再见不到了吗?
      陈渑不敢再胡思乱想,心却一点点的沉下去,心中既难过又悲痛,和一些难以平复的冲动交杂在一起,一时间竟是五味杂陈,难以言说。
      突然的,西陵拉起了他的手,无比自然的拉过,握住:“手冷的很啊,尽忙着为我添衣了。”陈渑慌乱道:“先,先生…”
      “呐!”西陵一只手将陈渑的手揣到怀里,一只手指了指天上的星,“在最南边那颗最亮的星,叫天狼,是井宿中最为醒目的一颗星。”
      他眸子闪亮转过来问陈渑:“我在讲课的时候,没怎么详细给你们讲过《周易》吧?”也不用等回答,他继续说:“冬日的星宿很多,刚好,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我来给你说说……”
      也不管对方是不是乐意,西陵就这么自顾自的讲起来了,他声音亲和又清冽,很适合这晚来霜降的冬季,万里星河在他口中娓娓道来:“……五车二、北河三、南河三……那是参宿七,瞧,那是连起来的……”
      揣在裘衣里的手慢慢温热,整个身体慢慢有了温度,听着这些星宿在耳边婉转,陈渑一时间发觉,整个天空竟然变得澄澈起来,像静谧的湖注入了一丝蓝,一切开始慢慢旋转流动。那颗躁乱的心也开始慢慢平复。
      忽而声音停止,脑门上又挨了轻轻的一巴掌,“老是走神!我讲的你听了没。”
      西陵并没有生气,陈渑看他的眼神也清亮:“听了先生,您说……”
      西陵哼哼道:“记性不错!不愧是我的最得意的学生。”对此大言不惭,陈渑笑了:“也是您最优秀的幕僚。”
      西陵笑的愉快:“是,不错!”
      言语间天色渐亮,却不能朗行,满天星宿也未淡,朦朦胧胧间,显的国师府有些冷清。
      陈渑将手从西陵手中挣脱出来,欲替他将披肩拢高系好,西陵突抬手抱住了他。
      陈渑结结实实的愣住了,感到鼻子一酸,差点没哭出来:“先生。”
      西陵的拥抱很温暖,感受着胸膛里的震动,陈渑听到头顶上的声音传来:“这些知识,是我本该交给你们的……阿渑。”西陵闭上眼睛,将脑袋搭在陈渑肩上,“我知道的,阿渑,我一切都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呢?你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吗?你知道皇上已经有杀心了吗?你知道了也还是不走吗?你是知道我们不能再见了吗?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可是这一切,陈渑都没有问出口,诸多的疑问,猜测,不确信,让他开不了口。他沉溺于这个拥抱之中,星辉灿烂,月夜静悄悄。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半段挺硬,牙口不好的朋友可以跳过不啃了,感觉不太会有影响后面剧情……那为什么不删?咳咳,凑字数,为了好看。
    (也不是不能删了重写,思考ing)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