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爷找到了亲戚 ...

  •   处理好伤口的时不予刚掀开帐篷,便被铺面而来的身影绊住脚跟,定睛一看竟是柳轻絮,面色如纸像受了极大的惊吓。

      时不予伸手想将她扶起来,不想还没动作就听她抖着唇语无伦次噙着泪道:“时杦啊,求求你……就现在,快将念念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说着竟要屈下身子要给他磕头。

      “表嫂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时不予惊呼一声,要拉她起来,可也不知道一个妇人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竟如顽石坠地撼动不得。

      七七见状面上阴沉,不由分说攥住她纤长细腕便将人拖起来,控制着手劲没出格,但动作实在称不上温柔。

      时不予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但当他看清七七眼底隐忍住不宜察觉的怒火时,只抿了抿唇,用小手指在他掌心蜷缩轻触。

      七七在恼怒先前的事。

      柳轻絮被拽得倒退两步,有摇摇欲坠之势,被七七身上凛冽气场镇得一时不敢上前,只绞着帕子红了眼欲言又止。

      帐内可谓清寒简陋至极,连被褥床套皆是最普通的,但整洁又舒适,床幔边挂着槐花干,在焦灼夏日里漫出一阵淡雅沁怡的冷香。

      念念还没从先前的惊吓里出来,红着鼻子抽搭哽咽,显然被吓坏了,被时饼抱在膝头擦拭身上污秽,包扎着手上的擦伤。

      时不予也不自觉软了下来,唯恐再吓到念念和眼前这个可怜女人,乱世里四处漂泊还带着个孩子,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表嫂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才能更好保护你和念念。”时不予面色冷静凝重,“还有,你们怎会出现在此地?”

      柳轻絮先前是普通良家女子,与他母亲娘家沾点姻亲,与时府交往慎密,后来又与时不予的表兄成婚可谓是两头亲,与他也是如同长姐般存在,只是后来嫁出去才来往少了些。

      柳轻絮似是做了极大的决定,谨慎看了四周一圈,见时不予暗示她可以直言,再三犹豫才开口:“当时我们全家是被官兵带走了的,本来以为要刀起一落这辈子就这样了,只是最舍不下念念。”

      她的视线落到念念身上,温柔又欣慰:“所幸老天开眼,竟没死成,醒来才发现我和念念被带了出来,安放在罪民中流放边南。”

      时不予眉头轻蹙,他当时是亲眼看到九族行刑,那些个密密麻麻的熟悉面容在他面前一个个倒下,自己只觉心神俱灭哪里注意得到少了两个人。

      最让他想不通的是,当年时家一案由皇帝亲审下令行刑,闹得很大,是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将她们母子二人保出来,又为何,是她们?

      “表嫂,为何不来找我,我……”时不予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失言,眼神一暗,当时若是柳轻絮真找了他,也不一定能将二人保下来。

      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又何谈护住他人?

      柳轻絮自顾自开口,陷入回忆。“念念又小,家里出事时还不满一岁,我一个人无依无靠也不敢带着她乱跑,这次发了这么大个天灾,我怕极了,就带着她离开了边南。”

      时不予沉思片刻:“表嫂,你可知晓是何人救了你?”

      柳轻絮陡然脸色大变,又回到了那副受惊害怕的模样,快要哭出来:“时杦,求求你快将念念送走吧!那个人,那个人说,若是让他发现我偷偷联系你,就要把念念带走杀了,我没办法,我没想过与你碰上面,我怎么敢拿念念开玩笑。”

      所以当她碰上时不予时,才会是那副惊恐的模样。

      “……那个人?”

      如同不可触碰的雷区忽然被引爆,柳轻絮的焦躁又上一层楼,她蹲下身捂着头,要奔溃的喊道:“我不知道是谁,边南那地方偏僻又都是亡命之徒,我不放心,就想着带念念悄悄逃出去,后来被发现了,他就将念念藏了起来,我怎么也找不到,关了三天才把人放回来,连饭也不给吃,念念还那么小,差点就没命了啊。”

      柳轻絮仿佛陷入了那段悔恨的记忆中,整个人缩在一团,整个人无助又脆弱,不得不说那人的确很会找她的命门。

      “别怕表嫂,我既然把你们带回来了,就定然不会让你们出事的。”时不予言语轻缓笃定,伸手在她肩头轻拍,极大安抚了她的情绪。

      他的眼神对上半天不出声轻锁眉头的七七,电光火石间,时不予猛然捕捉到一个重要信息,柳轻絮既然这几日以来都是让念念领济灾粮,那说明她早知晓自己在此地,不愿露面也是怕自己认出她来,那她又为何来到此地?

      虽说抿连县是重灾区,是济灾主要枢纽,但在各地也是分配了大大小小济灾点的,从边南至抿连,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为何宁愿选择跋涉长途至抿连,却不去最近的济灾点?更别提重灾区处处危机四伏,她又视念念如命,定不会那这件事开玩笑。

      柳轻絮虽不是什么高门贵女,但也一直生活在遥京从未远行,对外地地形路线不甚了解,从边南行至抿连,倒像是有人故意引导。

      时不予眼神骤黯,一副唠家常的口吻不动声色问道:“表嫂这一路走来定是很不容易,路上可有不寻常之处?”

      “也没有什么。”柳轻絮擦净脸上的泪痕,稳住情绪,脸上浮现感激的神色,“路上倒是遇到了个好心的伯伯,看我带着孩子可怜,便送了我一程,若不是他怕是还要走上十天半个月呢,可惜他惦念家中亲人匆匆离开,不若我可要好好谢谢他。”

      果然是有人故意为之,可逾期已久,现在追查也查不到什么了。

      时不予眼神触及哭得惨兮兮的念念身上,陡然变得温柔些许,蹲到特面前摸摸她毛茸茸的头顶,笑问:“这是沿沿吧。”

      念念原名应当是时沿,当年时不予还曾参加过她的百日宴,应当是怕留着原来的名字引起注意,才改名念念。

      先前时不予还陷在他乡遇亡人的震惊中,现在静下心来,一股怅然与欣喜齐齐跃上心头,他还以为自己孑然一身无亲无故,不曾老天跟他开了个大玩笑,留了一脉血亲,倒也算绝境逢生待他不薄。

      柳轻絮颔首,面色动容。

      时饼一拍膝头,咋咋呼呼喊起来:“我就说呢!念念和大人这么亲近,原来就是一家人啊。”

      “嗯,一家人。”

      时不予心下坚定,不管背后那人是抱着怎样的心思保下俩人,不管处于各种目的,既然现下她们出现在副使帐篷,身份已经暴露,他定要好好护住俩人。

      七七从刚刚时不予受伤起便不大高兴,注视着他脸上藏不住的笑意,心里的不痛快不知觉如冰雪消融般化去,竟也伸手摸了摸念念的发顶。

      时不予接收到七七的眼神,释然一笑,鬼知道他心里还剩个什么念头:
      时家有后了。

      ……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