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第30章 ...

  •   担了副司狱的名头,刑狱司上奏的内容都会送到他这,批阅后递交奉书台。
      
      一堆奏折排在书案。
      
      图川示意她翻开。
      
      凉月取过最上面一本。是商户司管辖米商户的笔帖式私吞救灾粮草的事。
      
      东云南境一带一到春季就会连下暴雨,大水蔓延。因着每年都会发生,当地官员备有充足措施应对,不过京中惯例到这时点还是会拨下一定粮草衣物给到地方。
      
      没有造成大灾祸,百姓对此自然不胜在意,不奇怪有人会盯上这块肥肉动歪脑筋了。
      
      “把罪状和供词梳理好,死刑。”
      
      “我来写?”凉月歪头看他。
      
      暗卫虽然“重武轻文”,但书算一类也并非全然无知,毕竟很多时候杀人其实是最下策无用的。
      
      不说别人,图川在这方面的能力绝不逊于朝堂那些科举入仕的文臣。
      
      她至今都记得,前世他奏请离京的那一篇陈词令。
      
      当时北齐入侵,战乱横飞,东云内忧外患动荡不安,在所有人都惶惶不安或是忙于争权夺位的时候,他毅然上殿,自述无儿无女孑然一身,愿永驻关塞,长眠烽火。
      
      没有那么多的激昂陈词表忠宣言。
      
      但就是这份坦然中带着一去不回的寂寥孤勇让整个朝堂默然,就连皇帝在多番犹疑考量后,还是放了他离去。
      
      出城那日,她也去偷偷送他了。
      
      图川手执兵符,身穿铠甲,坐在马背上,耀眼的就像一束光。
      
      凉月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人。
      
      或许,他也一直是他们的光。
      
      告诉他们,也许有一天也能像他一样从阴影里走出。站在高堂之上,流入人群之中,不再畏惧阳光和善意。
      
      甚至,某个时刻他们也可以变成那照耀别人的存在。
      
      凉月小声“我写的不好,要不还是你来吧,要是搞砸了就不好了。”
      
      “没让你去考状元,皇帝看得懂就行。”
      
      说完,就转过头。
      
      明显是在嫌烦。
      
      凉月忍不住笑了。
      
      有些事做得到却不代表喜欢。
      
      就像她,为了那人后来试着去学琴棋书画,凭着日以继夜的练习一腔热血的信念也能写一手好字弹一曲小调,但终究是乏味。
      
      不再说什么,凉月低头仔细看了起来。
      
      不一会,她戳了戳坐在旁边的人。
      
      “笔帖式名崔禄丰,崔,他和秦安郡王是什么关系?”
      
      图川身子一顿,随即正常答道“远房旁支。”
      
      又看到举报人“那……这是镇国公府的旁支?”
      
      “云震山曾提点过他两年珠算。”
      
      凉月秒懂。
      
      “你们真是哪边都不落下,势要让崔云两家斗得你死我活。”
      
      理顺了思路,凉月安静下来,不再发问。
      
      映着烛火,她一会揪着笔思考,写了会又通读一遍,足足写了一个时辰,终于在爆了个小灯花后,磕磕绊绊完成。
      
      凉月小小伸了个懒腰,抬头。
      
      图川不知何时已洗漱换了衣物,正靠在窗边软塌上看着什么。慢慢挪过去,将纸递给他。
      
      “好了。”凉月握着笔站在图川旁边,有点忐忑地偷瞄他神色。
      
      翻完最后一页。凉月一个咯噔。
      
      然后,就听他说“可以。”
      
      寻常到连赞扬都不算的两个字,让她一下子放松了。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在紧张个什么劲。
      
      “还有一篇,也写了吧。”
      
      “啊——?”
      
      蜡烛烧了半截,凉月看着纸上的东西,眼睛越来越酸涩。
      
      又困又累,密密麻麻的黑字,加上这沉谧的氛围,她撑不住闭上了眼,然后,就感觉手上一暖,绵绵的涌入掌心。
      
      睁眼。
      
      图川站在她身旁,接过了自己手中的笔“回去吧。”
      
      凉月握住被触碰的地方,瞬间就清醒了“没事,快写完了。”
      
      图川坐定,已经就着她的写下两行。
      
      两人的字其实并不像,但他刻意收着力道,细巧几分,不仔细看居然看不出,浑然一体。
      
      凉月不知不觉看得入神。
      
      “还不想睡?”
      
      图川放下笔。
      
      “写完了?”凉月怎么记得还差几行落尾套话“要不要再看一遍?”
      
      图川径直越过她走到衣架旁,似乎准备换寝衣上榻。
      
      凉月吓了跳,匆匆退了出去。
      
      而在她走后,图川又把拿在手里的衣服放下,坐回了书案。
      
      雨滴顺着屋檐滴滴嗒嗒的落下,有些吵人。
      
      但也许是太累,也许是她潜意识里知道在这里的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不用时时刻刻紧绷着神经,不用再去沉沦那些让人烦恼的往事。这一觉,是她重生以来睡得最安心的一晚。
      
      直到鸟鸣在窗外响起才醒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