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第29章 ...

  •   脑袋空白。凉月后腿一步,差点磕到椅子。
      
      在世人眼中,南王早已是半个出家人,清静无为,无欲无求。
      
      她凭什么斩钉截铁地说他会。
      
      深深呼吸,安抚自己冷静下来。死后重生,回到起点,多么骇人荒诞的事,他不可能猜到的。
      
      只要她不认,什么都不算数。
      
      凉月抬头,故作镇定地看着他“我,我只是分析,南王似乎对云夕瑶有好感,见她受伤一定会动怒。”
      
      “你——在害怕?”图川一语戳破她的伪装。毫不留情。
      
      “那就说明,和南王熟悉,不止,是非常透彻,包括他的喜恶,想法,甚至——”
      
      “没有。”凉月昂起头,厉声打断“我不了解他,一点也不。”
      
      说完,她就忍不住闭上眼。
      
      此地无银。
      
      难怪不管是骨头多硬的人,图川想要的都能从对方嘴里“问”出来。他甚至没做什么,她就被压得喘不过气。
      
      图川低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面颊和微微颤抖的羽睫,轻声道。
      
      “还记得,暗卫要做到什么吗?”
      
      “啊?”凉月睁开眼,愣愣看着他,随即回答道。
      
      “忠君。”
      
      没错,只有两个字。
      
      除此外,无善恶,无是非,也不该有任何自我的欲望和情感。
      
      这话出口,凉月就意识到是她心虚太盛,自己吓自己了。
      
      他或许没有发现什么,只是在例行警告她不要背叛?凉月呼吸渐渐平静。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但不知为何。本该是虚惊一场后的欣喜,但落下的那颗心并没有停回原位。
      
      反而,层层下坠。
      
      前世,他也和她说过一样的话。记不得当时自己回答了什么,但终归是遗憾吧。
      
      遗憾没有听醒他的话,更遗憾没有看清她选择的究竟是一条怎样的不归路。
      
      凉月鼓足勇气注视他的眼睛,坦然而坚决道。
      
      “我不会帮南王,更不会对他有任何期待。”
      
      图川点头。
      
      很淡,似乎并不在意她的回答。凉月却明显感觉自己头上那把刀挪开了点位置。
      
      风从窗口吹入,夜雨寒凉。凉月准备离开,就听见他说。
      
      “今晚留下。”
      
      留下?为什么要留下?
      
      因为外面那点雨吗?凉月惊愕看他。
      
      她武功是退了点,但在他眼里已经弱鸡成这样了?
      
      “身上血迹不是我的。”
      
      图川目露嫌弃“有事让你做,自己去洗漱换身衣服。”
      
      “哦哦。”意识到自己想岔了,凉月忙低下头。
      
      图川回到案前,又开始写着什么。见他没有再搭理她的意思,凉月慢慢退了出去。
      
      所以……那么大房子,让她去哪洗?
      
      凉漫无目的地走在回廊。雨越下越大。
      
      经过的屋子却十室九空,别说热水,连个木桶都没有。
      
      要不是知道图川没那么无聊,凉月都以为这是惩罚她的新招式。
      
      终于,在绕晕之前,看到一间屋子。缩在靠边门的角落,不大但有总算床有衣柜。
      
      凉月推门进去,没有一点香料气味,应该是客房。
      
      从衣柜清一色的黑色衣服里挑了件最小的,麻溜地找到厨房烧了点水。
      
      忙活半个时辰,本就累了几天困乏无比,听着雨声,躺在热水中的凉月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直到水凉透了,才睁开眼。
      
      雨还在下。
      
      窗外透过一个影子,似是要推门。凉月吓了一跳。
      
      但那影子却停在了门口,没有进来。穿好衣服,用内力蒸干头发,她快速开门。
      
      雨将天地连成一线。
      
      图川背对着她,左手捧着一叠册子,站在檐下。
      
      “抱歉,刚才睡过去了,是去刚才的书房谈事吗?”
      
      图川看了她身后的屋子“你在这里?”
      
      不在这,那在哪?等等,脑中突然一炸。
      
      这这房间……不会是他的吧?
      
      图川轻哼一声,隐隐带着笑意,转身进了另一间房。
      
      他是在……逗她吗?!
      
      凉月站在原地,有些凌乱。
      
      “好了就过来。”
      
      “哦,哦好。”
      
      收起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凉月抚平沾着水皱巴巴的衣服,卷起袖子,匆匆跟了过去。
      
      图川的房间比之客房大了不少,却依旧单调。
      
      一张木床,一条软榻,配上一方书案,窗边的架子上还搁着未折的朝服,应该是刚刚回府后换下的。
      
      “看完了吗?”
      
      凉月做贼心虚地收回目光,走到他旁边。

  • 作者有话要说:  指路预收《剧本炸了才酥脆》
    这本没完暂时不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