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帝辛,是个绒毛控 ...

  •   这个证据就是哪吒。
      
      有人肯定会笑,哪吒是灵珠子转世,就算奉命辅周灭纣,杀的也都是该杀之人。瓜分人族气运,这不是扯淡吗?
      
      其实这些人忽略了一个细节,其实后世很多人都没注意到,在很多通俗作品里这段甚至直接消失了,一度令让卫琮怀疑是不是有人怕被发现,刻意淡化了这段。
      
      这段就发生在哪吒剔骨还父、割肉还母后,一般都认为哪吒的师父可怜他,用莲花给他重造了身体,让哪吒后来厉害无比。但其实哪吒去找了他师父太乙真人两次。第一次太乙真人早算到他要来,却对哪吒说:“你回去找你妈,让她在翠屏山上给你造一座庙,你受人间香火三年就又可立于人间。”
      
      “立于人间”具体指的是什么,卫琮说不准,但,敲黑板——“受人间香火”,看到了吧?人间香火的重要性!
      
      灵珠子是上界玉虚宫或者说是修真界的宝物,这个时候修真界一定有人发现了人间香火的妙处,在天地灵气日渐匮乏的情况下,人间香火或者人族的信仰能起到相同,甚至超出灵气的作用。这和天道选中人族也是一致的。
      
      哪吒就是先受了香火,再经太乙真人改造成莲花之躯的。
      
      那么修真界能直接掠取人间香火吗?这不和元始天尊不敢直接对抗天庭一样吗?直接动手,那就是和天道爸爸作对。
      
      如果人族自己愿意,或者在人族扶持一个傀儡事情就好办多了,可以通过傀儡在人族广建庙宇,吸收香火。
      
      扶持帝辛可以吗?
      
      首先,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帝辛的荣誉已经登峰造极,无以复加。再则,锦上添花并不能令人心悦诚服。攻略帝辛难度高,效果差。相比之下,另选一个傀儡灭掉帝辛,一切就顺理成章多了。
      
      而且,帝辛必须死,因为他是人皇。
      
      又回到开始,女娲想动手了解帝辛,却碍于帝辛头上的人皇之气。女娲未必杀不了帝辛,但她却知道不能直接对帝辛动手,这就说明妖界/修真界和人族之间一定存在某种不能轻易打破的屏障。如果打破了,极有可能会遭到天道爸爸的惩罚。
      
      各路神仙/修士都是加入两大阵营互相比拼也证明了这点。
      
      帝辛的人皇之气来源于伏羲、神农、黄帝。三皇带领人族克服了残酷的自然条件,使人族日益昌盛。那个时候,人族和修真界互不干涉,谁也管不了谁。三皇死后,对人族的爱凝聚成人皇之气,传递给下一位人皇,继续守护着人族。
      
      帝辛六大罪状中的第五条:信命,老是说自己受命于天。
      
      帝辛可不是受命于天吗?只不过这个“天”是天道爸爸,而周天子的“天”是天庭。
      
      杀了天道爸爸的亲儿子,封个主管民间嫁娶的“天喜星”,天庭那帮人要不要脸?
      
      卫琮胸腹突然涨了起来,就像许多怒气在那里翻滚,刺激的他不由站起来,把朱好吓了一跳。
      
      “我没事,我随便走走,你不要跟过来。”卫琮推开朱好的搀扶向外跑去。
      
      这不是他自身的情绪,是帝辛。他既然继承了帝辛的记忆,帝辛也有可能从他这里知道自己的下场。
      
      卫琮跑出了王宫,他还没有看到过外面的情形,到处都是绿树、叶子很大的植物、山,就是那种很原始的景色。没有经过城镇,卫琮怀疑自己跑错了方向。他胸口的那股怒气始终没有消散,而且隐约还夹杂着一股悲伤。
      
      “你别难过了,那么多人算计你,你能撑28年不错了。你放心,我都到这儿了,还能不帮你一把?”实在跑不动了,卫琮扶住一棵树自言自语。
      
      怒气在他胸腔里盘旋了几圈,消失了。
      
      唉,卫琮吐出一口气,看来这回他得好好干活了,什么时候能摆脱社畜的命?
      
      卫琮正在思索,天上忽然传来呼啸声,他还没抬头就见一颗流星“砰”的一声砸在不远处的草地上。
      
      一张弓。
      
      卫琮想看不见都难,那弓看见他看它,弓弦立马震动起来,似乎想让卫琮过去捡起它。
      
      卫琮拔腿就走。
      
      反常既为妖,为了屠尽人皇,不知道多少圈套等着他往里面钻呢。
      
      下一步,卫琮的脚被重重绊了下,摔倒在地上,脸正好贴在那飞过来的弓上。
      
      “轩辕弓?”
      
      卫琮拿起弓箭。
      
      轩辕弓为黄帝所造,蚩尤被黄帝用此弓三箭穿心而亡,和震天箭一起封印在陈塘关,后来落入李靖手里……帝辛是人皇,轩辕弓感应到人族有难,现世守护人族很有可能。
      
      卫琮手指下意识地摩挲在轩辕弓上,这弓有点沉,据说是用泰山之柘,燕牛之角,荆麋之弭,河鱼之胶造成的,通体却泛着耀眼的金色,华贵美丽。如果他不拿,将来就会被敌人所用,与其那样,不如先下手为强。
      
      仿佛感应到卫琮的想法,轩辕弓上流光一闪,金光似乎全部钻进了弓的体内,整张弓变得黯淡,内敛起来,却更瓷实。
      
      好弓!
      
      卫琮就想试试轩辕弓,但震天箭没跟着来。
      
      男孩子小时候多半喜欢玩弓箭、弹弓崩鸟,卫琮也不例外,他折了段树枝,摘掉树叶,也不指望射中什么,就想看看能射多远。
      
      卫琮向远处的树林射去,“嗖”的一声,树枝不见了,与此同时,树林里响起一声惨叫,听着不像人,像某种野生动物。
      
      当时卫琮心里是“我艹”了一声的,因为他压根没想到能射那么远,更没想到射中,但他总不能自己夸自己吧?卫琮还是很低调的。
      
      不过卫琮没时间想了,一只白色的萨摩耶……不可能有萨摩耶的,是狐狸……屁股上插着他刚才制作的“箭”,一瘸一拐地从树林里跑了出来,转眼就到了面前。
      
      白狐目若杏子,瞳仁出奇的大,仿佛两汪深潭,里面却全是怒火。
      
      他不过是赴了场宴,主人投他所好,秘法烹制了数只鸡,他不免贪杯,回途中困乏才落到这里略作休息,竟被这愚蠢的凡人一箭射中!
      
      更惨的是他刚才吐出内丹醒酒,被箭射中的同时内丹也不见了。
      
      没有内丹,他又不在碧游宫,就化不了形。
      
      天下谁人知道通天教主的原身竟是一只九尾狐?若是走漏消息,只怕女娲第一个来剥他的皮当裘。
      
      四月的傍晚,夕阳绚丽,到处是祥和的景致,树木却无风自动,哗哗地刮起来,树叶纷纷落下,仿佛同时感受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灼烫的气息就在白狐尖尖的嘴里,通天只要一张嘴,就能把面前这个人烧的渣也不剩。可能因为那一幕太令人愉悦,时间似乎停止了,就在这时,通天感到脑袋重重一沉,什么东西压在他脑袋上,撸毛一样用力揉了两圈。
      
      通天:……
      
      某一瞬间竟然还很爽。
      
      那是来自童年的记忆,以及太长太长时间没有触及过的柔软。
      
      但在万分之一息的时间内,通天就反应过来,这个人竟敢把他当狗一样撸!
      
      狐狸又白又长的毛在风中舞动,杏眼凶又恶,看起来随时都能咬卫琮一口,卫琮脸上却没一点担心,反而太太太开心了。
      
      卫琮的朋友都知道他是个绒毛控,对带毛的生物毫无抵抗力,像这样大而美的“萨摩耶”一直是卫琮梦寐以求的。
      
      不过“萨摩耶”是只狐狸……其实卫琮之前犹豫过,你说什么生物敢公然跑到妲己的地盘上?自然界的兽类向来有圈地盘的习惯,某地有个厉害的,附近小妖都会自动后退。这么可爱的白狐只能是妲己自己。
      
      人形妲己对卫琮没吸引力,带毛的就不一样了,再则卫琮从来没考虑过杀掉妲己或者驱逐妲己,因为对妲己动手,一定会引起女娲和天庭、玉虚宫的怀疑。如何处置妲己本来就是难题,不过如果妲己是这种形态……岂不是既能撸又能减轻危害?
      
      “你受伤了?来,跟我走,我带你去治疗。”小算盘打完,卫琮笑眯眯地诱哄白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