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帝辛,磨面,擀面条 ...

  •   因为卫琮昏了过去,两班人马只好暂停争斗,先抢救卫琮。
      
      明明卫琮头上没出血,只有些轻微的红肿,却怎么叫都叫不醒。只好宣医官来,医官来了说卫琮情况和上次一样,是上次昏倒没有根治的原因,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卧床休息,静候卫琮醒来。
      
      因为卫琮一直闭着眼,所以这个医官是谁他不知道,历史上也没记载,但卫琮现在感谢他祖宗十八代。
      
      于是,在起床不到半个小时内,卫琮又回到了他那张石床上。
      
      这时候生产力落后,帝王也就这条件。
      
      虽然铺了兽皮,躺久了后背的肌肉还是一阵阵发硬。卫琮发誓,如果他能自由行动,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弄个软和点的床。
      
      房间里极为安静,窗外风吹树叶的声音清晰可闻。比干、黄飞虎在卫琮被送往寝宫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些大臣们原本就是不能进入深宫内殿的。商容自然也没死成,卫琮估计短时间内只要商容见不到他他就不会自杀,暂时稳了。
      
      不过妲己也离开了,这有些出乎卫琮的预料。
      
      卫琮转念就想明白了,妲己奉女娲命令迷惑帝辛,压根看不上帝辛这小子,与其花功夫伺候帝辛,不如掐着帝辛醒了的点过来直接收割好感。
      
      换他他也这么干。
      
      现在他可以自由行动了,卫琮活动着肩膀坐了起来,角落里“咚”的一声,差点把卫琮的魂吓掉。
      
      “大王,你醒了,我这就去禀报王后。”
      
      是那个哭泣的侍女。
      
      卫琮松了口气:“你先别去,我……”
      
      “大王,你是饿了吧?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还是先吃些东西吧。”
      
      其实卫琮还没想好他要干什么,那侍女却极为忠心和尽职,立即给卫琮端上来一碗粥。
      
      那粥看着颜色清亮,卫琮摸摸肚子,还真饿了,索性坐下来先吃饭。
      
      谁知才吃了一口,卫琮的老牙差点没被硌掉。
      
      “这是什么?”卫琮指着粥里的颗粒问那侍女。
      
      侍女惶恐又疑惑,跪在地上:“大王,此物为黍,厨官在里面加了少许穄子,你吃了病能好的快些。”
      
      卫琮:“不是,怎么是颗粒的?”
      
      侍女更加疑惑,仰望卫琮:“黍不是都是这样的吗?”
      
      卫琮陡然明白过来,在战国末期才有石磨可以把谷物磨成粉,而且过了很长时间到了大汉朝才得以推广,现在这个时候,还只是简单地煮煮吃了,因为是一粒粒的,才有“粒食之民”的说法。
      
      唉,这么纯天然的好东西竟然难以下咽。
      
      卫琮不甘心,主要是肚子饿,对那侍女道:“厨房在哪?带我去看看。”
      
      他就不信找不到能吃的东西。
      
      侍女没想到卫琮要去厨房,但其实商朝有在重大祭典上,商王象征性地充当厨子,煮制食物分发给贵族的习俗,所以这侍女很快站了起来,要带卫琮去厨房。
      
      卫琮在侍女肩上拍了下:“我们不走大路,你知道有别人不知道的小路能去厨房吗?”
      
      刚才是卫琮魂快掉了,现在是侍女魂快掉了。
      
      也许恐惧激发了人的潜能,她竟然听懂了卫琮都觉得绕的说法。
      
      “大王,这边请。”
      
      侍女先把头伸出窗户环顾左右,然后跳了出去。
      
      卫琮跟上。
      
      原始王宫不算高大,为了采光窗户开的很大,很容易就爬出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卫琮对这个侍女很满意,既忠心又机智,话还少。
      
      那侍女明显楞了下,大概是想到帝辛的荒淫好色,但片刻之后,还是道:“奴婢父亲给奴婢取名朱好。”
      
      猪好?
      
      卫琮绝对不是故意取笑朱好,时间确实容易造成鸿沟。但卫琮好笑之际,脑子里忽然一亮,想起一个同样姓朱的人。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奴婢父亲朱升。”
      
      还真让卫琮蒙着了,你知道这朱升是谁?野史上记载,当日纣王摘星楼自焚,唤来封宫官点火,封宫官不肯,最后纣王死了,封宫官也跟着投身火海。那封宫官就是朱升,整个商朝对帝辛最忠诚的人。
      
      原来是朱升的女儿,怪不得朱好那么忠心。
      
      卫琮心里美滋滋的,见朱好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逗她:“我对王后发过誓,此生只爱王后一人,你不用担心我会纳你为妾。”
      
      朱好连忙跪在地上:“奴婢不敢妄想,求大王饶恕。”
      
      卫琮叫朱好起来,小姑娘脸上果然没有先前那种担忧了。
      
      朱好带着卫琮左绕右绕,走的尽是狭窄的小道,很快到了厨房。现在不是饭点,只有两个杂役模样的人坐在门口守着,看见卫琮,急忙下跪。
      
      “我要给王后做点吃的,你们下去吧。”
      
      人所周知帝辛被妲己迷惑,两个杂役一溜烟地跑了。
      
      卫琮进了厨房,虽然有心理准备,看到连锅也没有时还是叹了口气。没锅自然也没灶台,厨房中央木头架子下面吊着一个大鼎,下面有没有燃尽的木柴,旁边还分散着两个小些的鼎,这应该是煮食用的。靠墙有一溜石桌,桌面被磨得很光滑,靠墙放置些陶器,有些肚大口小,有些上大下小,有些扁平,有些像现代的舀子,还有些匕首、叉子之类的。窗户下面是几口缸一样的东西,卫琮揭开盖子,发现其中一个装的是麦子。
      
      商代已经有麦子了。
      
      卫琮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他看见一个长圆柱形的粗木棍,心想要是没有的话,只能用这个了。忽然,卫琮看到一个方形的石头,走过去一看,中央有个圆坑,这不是石臼吗?旁边还有一个沉重的石头锤子。
      
      太好了,没有磨用这个也行。
      
      卫琮在石臼里放了些麦子,手动锤打。
      
      他干活,朱好在旁边好奇地看着。
      
      卫琮本来是想让朱好锤的,后来见她是个小姑娘,干脆自己动手了。这一动手,卫琮有个惊人的发现,他一锤子捣下去,麦子直接碎成了粉。
      
      史上记载,纣王力大无穷,能徒手和野兽搏斗,能把铁条拧成麻花,能把石亭举起来。卫琮原来不信,现在信了。
      
      没多大会儿,卫琮就磨了约两碗面粉,没有细筛不打紧,把刚才看见的一个大扁圆陶盆拿过来,双手拿着轻轻筛动,这样粗颗粒都在容器中央的上面,抓掉就行了,剩下的就是细面。
      
      最后弄了约有一碗半面粉,卫琮加上水和成面团,醒面的时候在架子下面的竹篓里发现了鸡蛋和一种颜色嫩绿,叶子细长的菜,朱好说是“韭”,那估计就是韭菜的祖宗了。
      
      煮面时一般不放韭菜,但难得找到蔬菜,卫琮就洗了一把,切碎了备用。
      
      面已经醒好了,卫琮先在石桌上撒上一层预留下来的面粉,省得面团粘在石桌上。卫琮把面团擀成一张薄厚适中的大面片,再把面片叠起来,最后用匕首割成一条条的。
      
      卫琮没敢切太细,怕这个面不经煮。切宽一些也很好吃,卫琮小时候在姥姥家,姥姥就经常做手擀面给他吃。
      
      面条一丢进烧开的水里就滚了起来,筷子这时候已经发明出来,帝辛用的还是象牙的。卫琮拿着象牙筷子搅动面条,既加速煮熟又防止粘连。这面出乎卫琮的预料,看起来韧性很好。卫琮又抓紧打了两个鸡蛋进去,最后把韭撒了进去。
      
      朱好在旁边吸着鼻子,她本不该如此,但她从未闻到过这样的香味,闻着就知道肯定好吃,非常好吃,太想吃了。
      
      卫琮拿了陶碗转身过来,就见朱好的口水挂在她下巴上,而她本人张着嘴盯着鼎,浑然不觉。
      
      卫琮哑然失笑,干脆多拿了个碗。
      
      “这是赏赐给我的?”朱好指着自己不可思议道。
      
      “难道我的话是儿戏?”卫琮故作严肃。
      
      “大王……奴婢跪谢大王!”
      
      朱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叩头,然后把那碗面端到地上,就跪在那里吃了起来。
      
      朱好动作太快了,卫琮根本来不及阻止,看了两秒后,卫琮自己找了个地方吃面。
      
      其实历史学界对商朝的社会性质一直存疑,有说是奴隶制社会,有说是封建社会雏形,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商朝至今存在奴隶。所以社会等级制度不是一日两日可以打破的,卫琮就算有心也不宜操之过急。
      
      卫琮吃了口面条,皱眉,忘了放盐了。
      
      卫琮正想提醒朱好,朱好从地上抬起头,端着空碗:“大王,太美味了,天下竟有此等美味之物!”
      
      卫琮:……
      
      卫琮最终在一个陶罐里找到了卤,卤是天然盐,西周以前都是卤,而无盐。
      
      有了咸味后,卫琮也觉得味道好极了。
      
      朱好等候在一旁,忽然觉得帝辛变好看了。那怎么可能?帝辛还是那个帝辛,她是不是对帝辛产生了不应该的想法?朱好羞愧地想。
      
      其实不然,帝辛本来是很英俊勇猛的,但自妲己进宫后,沉迷酒色,整天休息不好,那脸色肯定不好,加上日益丰满的肚腩,看起来当然像猥琐大叔。而卫琮穿过来先装病卧床了几天,捂白没捂白不说,至少休息好了。黑眼圈没了,人显年轻,再加上一碗面的力量,朱好感觉卫琮变帅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朱好的种种想法卫琮皆不知道,吃饱肚子他才觉得茫然,该干点什么挽救帝辛这倒霉孩子呢?
      
      帝辛是真倒霉,倒霉的惨烈。
      
      这话怎么说?大家还记得纣王题了淫诗后,女娲是想直接结果纣王的吧?但女娲并没动手,是因为帝辛头上有人皇之气,她动不了。
      
      帝辛就是人皇。
      
      商纣灭亡这段是伴随着封神榜的崛起,说是天庭刚刚成立,缺乏人手,想招揽元始天尊座下的十二金仙。这十二金仙,都到金仙地步了,那是相当厉害的人物,凭啥去给你天庭打工呀?咱要是呼风唤雨、一言九鼎的霸总,还会喜欢天天打卡、朝九晚五的公务员生活吗?没事看看天凉了灭一个X家不爽吗?
      
      十二金仙很不爽,元始天尊也很不爽,但这事是他老师鸿钧道人牵头组织的,不能不尊师重道。
      
      不想给,干脆拿东西换吧,元始天尊很鸡贼的拉上了大师兄和小师弟。
      
      元始天尊的大师兄就是老子、太上老君,代表人教。
      
      小师弟是通天教主,截教。
      
      元始天尊自己是阐教。
      
      在元始天尊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动下,三教签订了封神榜协议,去天庭的公务员名额变成了365个,选择范围从十二金仙扩大到三教所有弟子,选拔方式变成了下界灭商兴周,论功行赏。
      
      这里面就不说别的了,譬如人教可能原本就是向着阐教的,通天教主最倒霉之类的,就说这件事本身,在没有开始前,商朝的国土就预备为战场了,你说帝辛倒不倒霉?
      
      神仙打架,关人族什么事啊?这不是无妄之灾吗?
      
      而且,这时候天道已经选择了人族,自然界的灵气逐渐稀薄,已经不是上古时期了,修真界开始走下坡路,而妖族在更早的时候就开始衰落了。
      
      这么一听,是不是觉得人族特别牛啊?
      
      NONONO,猪肥了就该杀了,整个封神榜就是一场瓜分人族气运的盛宴。
      
      关于这点,卫琮有证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