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忽然 ...

  •   “哎呦!”
      我还来不及回答小天那诡异的提问,就一个趔趄从他身后滚到过道,正撞到江姜身上。
      “哎呦姐们儿!你撞死我得了!”温柔的男中音从我耳后响起,江姜赶紧扶住我两臂,以防我滚他新买的球鞋上。
      我扶着江姜胳膊,准备回小天的话。
      结果小天已经低头复习下节课的笔记了。
      看小天那个架势,也不像是要等我回答他,于是我就飞奔到了文清座位。
      “妍~刚才动静好大啊,怎么啦?”文清显然注意到了刚才闹出来的声响。
      “嗨,我数学考了90!!抱抱抱抱~”说着就开心的把文清扣在怀里揉。这个分数对于长期班里前十的文清来说小菜一碟,但是对我这种长年60开外的人来说,简直太他妈珍贵了。
      “哎呦你们两个拉拉又抱在一起,你俩干脆长成一个人儿得了”江姜袅袅婷婷的飘过来,坐在我们俩对面。
      “怎么啊?嫉妒啊?”我一边抱着文清一边斜睨着对面儿的江姜。毕竟嘛,还有比女生之间亲亲抱抱手拉着手上厕所更正常的事儿吗?偏偏江姜这个家伙非要往不正常的方向引,哼~
      “江姜怎么啦?找我们有事儿吗?”文清在我怀里挣出一颗脑袋,温温柔柔地问道。
      “嘿呀~你俩不是喜欢周时吗?我找我爸要了三张票,咱仨一起去呗!”江姜把两手扣在桌前,说话的时候脑袋一摇一摇,宛如一只大型博美。
      “emmmm~~~~~~”我抱着文清故作思考。
      “你可别装了,哈喇子都流出来了”江姜摆着他的大手,飞快地白了我一眼。
      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们相约周末在文清家门口聚合走到场馆。
      周末时候,我们三个人穿着自己觉得最好看的衣服就出门了。
      “哎呦姐们儿”,江姜带着姜黄色贝雷帽、穿着姜黄色高领短袖、下身一条驼色背带七分裤配一双土黄土黄的板鞋,还特意穿了一双明黄色的袜子,靠在文清家的石头墙壁上冲我打招呼。
      “江姜你终于决定变异啦?从此改做黄鼠狼啦?”我瞠目结舌地对着这位身长一八五,一身土黄皮的人惊呼。
      “说什么呢你~”江姜巴掌呼在我胳膊上,上下打量着我。
      “妍妍,没想到你还挺有料啊?”江姜说这话往我身上扫视着。
      我把有点紧的灰色短T拽了拽,像虾米一样缩起来。
      只听“pia”一声,江姜一掌拍我后背上“挺起胸来!”一声爹味儿十足的暴吼
      “是啊妍,你要自信嘛,听江姜的话把胸挺起来”这时候一身白色短裙的文清从门洞出来,快速走到我们身边。
      文清一米七八的身高,配着这身无袖的白色短裙,下面一双银色凉鞋,目不斜视走过来好像不染尘杂的仙子一般。
      我跟江姜见了很自觉地给文清让了一个中间位,走的时候还不自觉地往后退一小步仿佛文清的左右护法。
      这一路上,文清的回头率甭提多高了。她在前面迈着自信的步伐,我被江姜左敲一下、右打一下,感觉后背都要被这个人打肿了。
      场馆热闹的要命,很多大学生早早坐到了场馆。我们三个高一学生,就仗着长的高又没穿校服,忐忑地混迹在这些大学生里。
      这是一个新出头的摇滚乐队在大学举办的见面会,很多大学生拿着手牌和海报在等他们上场。我跟文清则互相抓着对方的胳膊左顾右盼地满场找主持人的身影。
      没一会儿周时走进场馆开始自我介绍时,文清突然松开了手,叹了口气坐回椅子。
      “怎么了”,我被她带回了座椅后方,关切问道
      “一点都不像”文清低头说道。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干什么呢你俩,开始了!”江姜突然跟着观众一起欢呼,说时还不忘把深埋在椅子上说悄悄话的我们拉起来。
      歌手在台上声嘶力竭地唱着,整个场馆都被他的乐队点燃。
      周时睿智而不乏风趣的串场既让场馆的人们更好的知道了这支乐队,同时也感染着同步转播的他的众多听友们。
      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见面会里。
      只除了一个人。
      在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期待,后来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文清。
      我握着文清软软凉凉的手,眼睛盯着她,跟着乐队激昂悠扬的音乐用头点着节奏。
      文清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凑到我耳边说“妍,你不用管我,大家来是图高兴的,你好好享受就行”。
      明明是那么漂亮优秀的一个人,却总是善解人意的照顾着周边人的感受,哪怕自己心理苦的要命,却还是习惯用笑掩饰着。
      她这样让我越发的心疼,于是什么也没说,把两个座位中间的扶手推上去,坐近把她搂进了我怀里。因为文清比我高,所以每次我搂她到最后都变成了她在反抱我。我们头碰着头,我的一条腿搁在她腿上,并肩搂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听歌。
      周围的人有的欢呼、有的人在尖叫,但我们的世界只有彼此。我们甚至在喧嚣的会场满场找最忘我的观众,然后两个人一起欣赏他们忘我的样子,好像这是我们俩独有的玩法。
      “嘿!你们俩跑这儿喂什么狗粮啊!赶紧听歌!”江姜回头冲我们吼
      毕竟是江姜的好意,我拉起文清,想让她试着再融入一下。
      文清会意地直起身体。
      “那么对你们乐队来说,影响最深的歌是哪首?”周时正在为主唱做着下一首歌的铺垫。
      “我想对我们乐队来说,影响最深的歌曲应该是日本SnAP组合的《世界上唯一的花》”。主唱挎着贝斯,回答道。
      “这个答案很意外啊”周时笑着说
      “是的,很多做摇滚的会觉得这首歌不够摇滚。但是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就沉浸在里面了。它是一个生命个体对这个世界发出的宣言,一般的个体在面对强大的群体时,态度都是激昂的、愤怒的、甚至是绝望的。但这首歌不一样,它的旋律非常昂扬乐观。好像在发声的同时,依然深爱着这个世界,哪怕这个世界是危险的、不平静的甚至是有时丑陋的。这首歌的态度让我觉得它非常摇滚。”
      “你对这首歌的领悟很深”周时点头赞同道。
      主唱有点害羞的摇摇头。
      周时对这首歌背景进行了简单介绍之后,把舞台又留给了那个乐队
      过了一会儿,灯光全暗。悠扬而高昂的前奏响起,一束光打在主唱略长的卷发上,他用沙哑的声线吟唱着:
      “一起种世界上这唯一的花。我们全部都是唯一only one……”
      我跟文清手拉着手像全场人一样站起来,跟着旋律摇动着。
      “在谁都不曾留意的地方”
      “好像盛放的花儿一般”
      “是的我们都是”
      “世界上唯一的花”
      当主唱唱完这句时,我不自觉地用力捏了捏文清的手。文清回头与我对视,也回捏了一下我的。
      整个场馆仿佛都浸泡在了这首歌悠扬的旋律里。
      文清到这首歌结束时,才稍微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
      于是她也热烈地加入我跟江姜回程路上的讨论中。
      “你说今天一下午,有多少大学生看你啊文清”江姜站在文清旁边给她说着
      “哎呦,光走出大学这一路上就有仨男的找文清要电话号码好嘛”我在文清另一边,边走边给她数着。
      “妈呀,文清你上大学了得让追求者挤爆了”江姜叹口气道
      “什么呀”文清有点不好意思地走着。
      “你们将来想做什么呀?”江姜问道
      “嗯,我想像我爷爷一样,做个影评人。”文清低头笑着说。
      “你呢?”江姜问道
      “没想好,我想学哲学。”
      “哲学”江姜撇嘴道。
      “江姜你想干什么呀?”文清抬头问道
      “我想当警察”江姜毫不犹豫地说道
      “嘛玩意儿??”我生怕自己听错了,把头往江姜方向挪了一下
      “干嘛呀?”江姜挑眉瞪我一眼。
      “我说江姜~”我看着江姜那个不自觉扭臀走路的姿势和虽然土黄土黄但仍然花枝招展的身影,想说点儿啥,但却生生咽了下去。
      文清不失时机的捏紧了我的手,认真回他:“江姜一定没问题,你那么高、又壮。考警校一定没问题。”
      “我也觉得呢,我这身高,穿警服多帅啊。”江姜傲娇地哼了一声。
      “妈耶,你是想当警察,还是想穿制服啊。”我一个没忍住,还是发声呛了他。
      “你给我挺起胸来!”迎接我的,果不其然是江姜呼我背上的巴掌。
      我们三个在街上像夏天的鸣虫一样叽叽喳喳,主要是江姜叽叽,我渣渣。文清在我们两个中间被逗的前仰后合。并排走在石板铺就的人行道上,两排郁葱的梧桐随风点着头。在夕阳拂照下,仿佛天无限高,地无限大,远方无限远,我们都有无限美好的前程。
      先送文清回家,江姜又送我回家,路上我们果不其然又叽叽喳喳吵了一路。
      临到我家楼下,江姜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妍妍啊,你是个女生得注意仪态知道吗?你看我的胸,挺起来也很大。但我就很自信。我从来都挺直直的,你得学我……”
      我“略略略略略”地回了江姜,转身就上楼了。
      开防盗门时,屋里头的电话正在铃声大作。我三下五除二把家门打开,还是错过了想了很久的电话。于是我开始开灯、拉窗帘,边准备把剩下的作业写完,边等着爸妈回来做晚饭。
      “铃……铃……”电话又一次响起
      “喂?”来不及看号码,我第一时间俯冲到沙发上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先是极力控制的喘息声音
      “喂?”透过电话,我仿佛听到了电话那头紧张的呼吸
      “妍~”是文清紧张到发抖的声音
      “怎么啦?宝贝?”我疑惑地问道。
      “洛文回来了”文清在电话那头仿佛快哭出来了。
      “你能来我家陪陪我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洛文:作者你过来一下,说这节让我出来,结果就出来了一句话?啊?就这!?
    作者:……再等一等等一等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