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十四、乏术 ...

  •   南宫彻挥了挥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可还是有人看不惯这个叛臣。又有大臣起身道:“陛下,此时所奏皆是我南国军国机要,不相干之人怕是需要回避吧。”又有人起身附和:“齐王殿下常年居于齐叛宫中,也无任何任职,确实应当回避。”紧接着又有人起身,出言更是不留情面:“齐王殿下曾经叛我南国,切不可再让其参政啊!”面上一副忠心为国的模样。

      座上那白衣之人依旧面色平静,喝着酒,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那些人此时所讨伐的,正是他自己。
      话说,今晚这人真的太能喝了,一杯接一杯,若是叫旁人,早就醉酒失态了,可这人竟然还能保持一派从容风雅的姿态。

      南宫彻道:“此言有理,左相如何看待?”一直保持沉默的左相大人,此时被点到名后惶恐起身,道:“启禀陛下,虽然齐王殿下智勇双全,但此时,确实不大适合在此处。”话里似是有一丝犹疑,一丝颤抖。
      “好。”,南宫彻点头,一副虚心纳谏的模样,道:“那就差人把齐王殿下送回齐叛宫中吧。”

      殿上立时走来两位宫女,上前来轻扶叶城起身。
      其实身下双腿早已毫无知觉,但双手扶在桌子上支撑一下,或许可以站起来吧,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能回宫了。叶城心想着,于是缓缓起身。但终是高估了自己,确实是支撑不住了。

      于是,众人亲眼看着那个一身清冷矜贵,却狂妄到一定地步的齐王殿下,在沉默了一晚后,缓缓起身,但双腿还未完全站起,便踉跄了一下,鲜红血液他从口中喷出,洒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而后那人接着便倒了下去,伏在桌面,鲜血从其口中不断涌出,一身白衣竟也不知被从哪里渗出的血瞬间浸染成红色,看上去甚是骇人。

      众人一片惊恐。

      贺闲匆忙起身走到叶城身旁,抓起他的手,把了下脉,心下一沉,面色苍白地看向那上座之人,支吾着开口:“陛下……”
      南宫彻这下再也无法保持镇静,起身走到殿下,抱起那人,转身走出大殿,贺闲紧随其后。丢下那帝后一人坐在殿上,与殿下的左相大人遥遥对视一眼,不知所思。

      道道血痕流淌在地板之上,宛如盛开的红莲。

      留在殿上的众位大臣面面相觑,皆是沉默不敢言语,却在心里默默推翻了今日刚刚下的新定论。去他的宽容大度,去他的恩宠依旧,都是假象。怪不得齐王一直灌酒呢,怕是想要强压下那口血气吧。
      看来最开始他们对自己陛下那折磨人的手段还是低估了,看那齐王如今这副模样,怕是活不了了。
      今日晚宴之前的那种失落和气愤顿时消散地无影无踪,心中反而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悲哀和惋惜,实在莫名其妙。但无论如何,今晚所见的一切,皆不可传扬出去,那各国使节还在京都呢,可不能再生事端。

      帝王的寝宫中,叶城昏迷着躺在床上,口中仍不停地涌出鲜血,面上毫无血色。贺闲一次次喂他服下丹药,却皆被吐了出来。最后贺闲用银针封住他的几个穴道,才勉强止住血,但他的眉头依然皱得紧紧的,丝毫没有轻松下来。
      南宫彻问道:“如何了?到底怎么了?”一直玩世不恭,不把皇权放在眼里的贺闲,此时面色一片惨白,跪倒在南宫彻脚下,颤抖地把事情原原本本字字道来,“……恐是与那六皇子比试时,受了内伤,只是强压下来了。”
      最后说了十个字:“肺腑俱裂,恐是……无力回天。”

      一向冷静的帝王一把揪起跪在地上的贺闲的衣领,怒喝:“你说什么!你怎么敢!”面上一片颓败死寂。

      而此时深度昏迷的叶城,也陷入了梦魇。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