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十三、晚宴 ...

  •   一场围猎和一场比武,众人很是尽兴。返回宫中时已天色不早,晚宴开始。
      众人还如午宴时那般坐在各自的位子上,膳食一道道呈上,美酒倒在杯盏之中,散发着醇香。

      各国使臣依旧带着恭敬到甚至有些虚假的表情,赞颂着这南国江山,向这位陛下表示着祝贺,希望各国保持长久的友好。
      这位南国帝王面上终于露出些许笑容,举杯,向台下众人敬了一杯。众人皆恭敬起身,举杯回敬。众人余光向四周扫过,发现那殿下却有一人坐在位子上纹丝不动,依然自顾自地饮酒,格格不入,似乎并没有把众人、甚至这位陛下放在眼里,甚是无礼。
      可座上的帝王都没有发话,众人自然谁也不敢在此时打断,依然仰头饮下杯中酒水。落座后有大臣目光带着斥责看向叶城,叶城却视而不见。

      终于,有一武将沉不住气,起身道:“陛下,齐王殿下怎可如此无礼,面对陛下赐酒竟毫无反应,实在是太过嚣张跋扈,陛下切不可纵容。”
      这位最是尊贵之人只是淡淡看了殿下左手边的那人一眼,并无言语,那武将只得愤愤不平地坐下,恶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见那人没有任何反应,气得猛灌了两口酒。

      又是一番歌舞。
      叶城喝着酒看着殿上那帝王帝后,眼神有些迷离。忽然忆起一年前的此时,自己也是以叛臣的身份坐在这殿下的。
      那时叶城只是坐在一个丝毫不起眼的位置,亲眼看着南宫彻登基为帝,看着他迎娶帝后,听着众人不绝于口的祝福与歌颂。却又控制不住想起那年他与他崖边并肩,听他说道:“我不会娶她。”目光诚恳,信誓旦旦。
      面上微微露出几分自嘲。
      咎由自取。

      使臣们吃饱喝足,由侍卫们护送着陆续回驿馆,他们的出使任务已然完成,不日便可各自回国了。

      但这大典还没有结束。送离了各国使臣后,南国大臣还要继续留在殿上,汇报这一年来各部、各地的重大事件,总结这一年的各项成绩,接受他们陛下的赏赐或是责罚,而后听候他们陛下颁布新一年的命令和政策。

      按照官职,理应由左相大人先作汇报,可还未待左相大人说什么,便有人受了什么眼色,率先起身,道:“陛下,齐王殿下刚才竟如此无礼,在各国使臣面前如此作态,实在丢了我帝国颜面,望陛下定要严惩之!”而后匍匐跪地,一片忠心做派。
      上座的帝王似是对此赞同,点了下头,饶有兴趣地问道:“哦?那依爱卿之言,朕当如何惩治此人?”那人以为陛下已然十分恼怒,接着道:“依臣之见,此人目无尊上,理应当众处以杖责之刑,以示惩戒。”堂堂男儿,当众杖责,自是万分羞辱。

      话音刚罢,贺闲立马起身反驳:“不可不可,今日是我南国大典之日,怎可动刑见血,望陛下三思。”

      南宫彻见贺闲这种反应,心中更是沉了几分。
      其实南宫彻早就发现了叶城今日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虽然中午初见时看上去一切从容,可因为对他实在太过熟悉,他一到殿上,自己便察觉出异样。仅仅与三日前见他时相比,他的变化都极大,气息极其虚浮。
      于是围猎时,故意甩下身后跟着的护卫四处寻找叶城的身影,却发现他差点跌落马背。比武时,其实想要阻止,可到底还是没来得及出声。看他明明可以一招击败那人,却与他缠斗了那么久。刚才敬酒时的反应也不对,他如今从来都是一副恭敬姿态,断不会如今晚这般猖狂。
      现下再看贺闲这张惶神色,越发不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