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混沌也是人吗? ...

  •   “七霄!”

      七衣抄起一旁的椅子,直接打向正在和同伴聊天的黑发少年。

      “爹!有话好好说!”

      黑发少年闪瞬到同伴身后,同伴见椅子即将精准打击,急忙抱头蹲下,奇怪的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到来。

      同伴睁眼,只见椅子被一根红线拉住,红线的主人是一位白发苍苍的断臂老人。

      “呜哇!爷爷~”

      七霄看见自家爷爷拦住了自家父亲的怒火,急忙佯装委屈跑到他身后去。

      “七霄!躲在别人身后算什么男子汉,出来!”

      七衣丢掉椅子,闪瞬到断臂老人身旁,揪住七霄的耳朵。

      “哇!疼疼疼!爷爷救命!”

      断臂老人正想要帮忙,却被七衣一个眼神吓服。

      “齐杰海!我告诉你,这事你也有责任,你要是插手,今晚就饿着吧!”

      于是,可怜的七霄就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了。

      “齐爷爷,七霄到底做了什么呀?”

      方才和七霄聊天的同伴见七衣带着七霄离开,这才安下心来八卦,齐杰海摸摸他的头。

      “他偷了月兽的孩子,吃了飞翼的蛋,剪了秘羊的毛,最重要的是,还撩了隔壁屯长的女娃。”

      “……七霄他……还真是,大胆。”

      当晚,七霄被罚“辟谷”。

      “不就是晚饭嘛,他不给我吃,还有别人来送,你说对不对,黑鸦?”

      月夜下,一名身着黑长袍的男子站在树丛间,手掌心的火焰正烤着一条鱼。

      “主人,我不明白……”

      七霄停下吃鱼,转头看他,微微一笑。

      “是不明白我偷月兽孩子为其治病,亦或是鼓励屯长家女孩儿,承认自己的取向?”

      “黑鸦不明白主人为何甘愿待在这小村屯,甘愿做他人的孩子?主人明明是混沌!”

      七霄没有回答,坦白来说,他也不知道。但出生那一刻起,抱住他的那人说,混沌也是人时,他的内心就开始隐隐期盼着什么,或许,他真的可以摆脱世人的想法,或许,他真的可以做一个普通人?

      那时的情景,可真是惨烈――

      “师父!”

      七衣跪在结界边,眼睁睁看着齐杰海掉入热气中,可热气是不会给他们伤心的机会,没了齐杰海的攻击,热气瞬间爆发,白雾冲击结界,造成剧烈摇晃,七衣等人纷纷撞上血墙,昏迷过去。

      “啊呀呀……真是不省心啊~”

      拥有血红眼眸的男子突然出现,他看了一眼坚固的血墙,发现并没有损坏的迹象,勉强松口气,紧接着进入热气中央。

      神奇的是,热气并未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热气,别玩过火了,除了献祭者,混沌不能在这时伤害任何人。”

      热气听话地将血墙所在半空绕过,单单毁坏了附近三公里所有的一切。

      “哇哇哇!!!”

      血红眼眸男子听见婴孩的啼哭声,在热气的帮助下走到一块石头前,血红眼眸男子发现石头的不远处躺着一位修师者。

      “气息虚弱,体能消耗过多,要不是你将他转移到这,可能早就被自然吞噬了。”

      血红眼眸男子从左手储物环中取出一个瓷瓶,将齐杰海靠在自己身上,撬开嘴,倒入瓶中液体。

      “早知当初就定下你毁灭的时间,不然怎么又会有人不顾生命危险,延迟你爆发。哎呀呀!又浪费了一瓶会神水,十代混沌了,都没人还我……以后一定让你主人还清!”

      热气表示这句话降生一代说一次,每次都这样说,结果遇上历代混沌都只顾着聊天,定下个毛线啊!还个球啊?

      “左手彻底废了,不过算了,他打你,你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地府通道如往常一样,在你这设一处,在黑鸦那设一处。”

      见齐杰海有醒来的迹象,血红眼眸男子立即闪瞬离开,热气也急忙收起白雾,世界顿时安静。

      齐杰海醒来时,血墙也随之瓦解,墙里的人提前被血红眼眸男子唤醒,七衣在小师弟的帮助下跳进大坑中。

      “师父!师父!”

      七衣等人刚跳下大坑就直往齐杰海方向而去,齐杰海还没从自己还活着的惊诧中回神,就被突如其来的一拳挥中。

      挥拳的人正是七衣。

      “你妹的齐杰海!拿自己开玩笑很好玩吗?!”

      “额……七衣?师父错了。你就行行好,放过为师?”

      齐杰海愣是没想到自己这一遭会活下来,看着咬牙切齿的七衣和泣不成声的徒儿们,真不知道是该说幸运还是不幸。

      “哇哇哇!!!”

      身旁的石头突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哭喊声,似乎是在不满人们没发现他的存在,齐杰海在七衣的搀扶下,走近石头。

      石头被齐杰海轻轻一碰,如同花朵绽放一般,露出里面的“花蕊”,那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婴孩,被玄色小棉被包裹着,在石头绽放后就停止了哭泣,睁着大大的眼睛,“咿咿呀呀”地向齐杰海和七衣伸出手。

      仿佛被蛊惑一般,齐杰海和七衣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当两人双手触碰时,皆是惊诧地看向对方,婴孩咬着手指,嘴里发出“呜呜”声,似是不明面前两人的举动。

      “师父……”

      “七衣,你想做什么?”

      “我……”

      齐杰海看七衣吞吞吐吐的样子,心里已明白几分。

      “你想收养他?!可他是混沌啊!”

      “那师父呢?又是为了什么要抱他?”七衣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带着倔强和不满反问道。

      “……师父,唯一能伤害混沌的人类只有光辉,就算现在我不收养他,往后也会有令兽将他带走,确保他长大……”

      “所以,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会教他读书写字,教他善良,因为……混沌也是人啊!”

      “我承认我方才有恻隐之心,但你把一个刚出生就杀人,造成三公里内生灵涂炭的生物,称为人?!你疯了吗?”

      齐杰海劈头盖脸一顿怒斥,他无法想象,因为烫伤差点没命的七衣,此时竟然会为了混沌反驳他,恳求他。

      七衣没有回答。

      “我……我要杀了他!”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被小师弟救出的妇女冲上前,一把推开七衣,向石头里的婴孩伸出手。

      “不要!”

      七衣大喊一声,想要阻止却已经迟了,一时间,惨叫声和哭闹声响彻云霄。

      七衣看着跪在地上,表情因痛苦而狰狞的妇女,盯着她的血肉模糊的双手,身体忍不住地颤抖。

      “师……师父……”

      齐杰海的目光看向嚎啕大哭的婴孩,随即蹲下身,从储物环中拿出一瓷瓶,将里面的蓝色液体倒在妇女双手上。

      只一会,妇女的双手就恢复如初。

      “人死不能复生,就这样吧。”齐杰海交给妇女一个铃铛,那是他踩点时发现的。

      妇女抓紧铃铛,猛地站起身。

      “死的不是你们亲人,你们当然这么说!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妇女话音未落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齐杰海叹口气,站起身看着七衣。

      “还想养他吗?”

      七衣依旧在颤抖,他看向那婴孩,婴孩也在同一时间看向他,婴孩的眼角挂着眼泪,模样楚楚可怜,可七衣不再像方才一般心软,他沉默了。

      齐杰海也不逼他,命令师兄弟们休息恢复精力,众人坐在一旁,等待着七衣做出抉择。

      “师父……”七衣走到齐杰海面前,跪下,“混沌,也是人。”

      齐杰海早已料想到这结果。

      “如果你能把他抱到我面前,我就答应你。”

      七衣惊恐地看向齐杰海。

      “怎么?害怕?你要收养他,自然要将他抱回家,如果这都做不到,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

      “我……我……我去。”

      七衣起身,再次走到婴孩身旁,他颤抖着将手伸向婴孩,他仿佛看到面前可爱的婴孩化作一个恶魔,领着他走向死亡,七衣害怕了,他急忙收回手,不敢看面前的婴孩。

      齐杰海静静等着,他知道七衣不会有事,混沌只会伤害想让他死的人,他这么做是想让七衣明白,当他想拯救一个恶魔时,他需要承受的代价。

      七衣急促呼吸着,他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犹如溺水一般,下一秒就会因窒息而死,七衣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

      “没什么好怕的,师父在,师兄弟们也在,最多没了一双手,命还有就好。冷静,冷静七衣,不要想这么可怕,说不定,说不定……”

      “咿呀?”

      七衣听到婴孩的声音,停止自己无休止的自言自语,他跪在婴孩面前,鼓起勇气开口。

      “那个,我想当你父亲。啊~我知道这很奇怪,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这么做,如果,如果你不嫌弃,可以让我碰碰你吗?”

      婴孩似乎听懂了七衣的话,他向七衣伸出小手,七衣不禁轻笑出声,他也伸手抓住那只小手。

      在那一瞬,七衣仿佛听到婴孩喊了一声“父亲”,可是当七衣紧盯婴孩时,又感觉那只是他的错觉。

      接下来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七衣抱着婴孩走到齐杰海面前。

      “恭喜你当爹了,七衣。”齐杰海看着抱着婴孩笑得像个孩子的七衣,心中感慨颇多。

      “宝贝快看,那是你爷爷,这些人都是你的叔叔。”

      齐杰海和众师兄弟满头黑线,这个人听不到别人说话吗?!

      “我不过是将至不惑之年,怎么就当爷爷了?”

      “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你看,他喊你了。”

      齐杰海将信将疑地凑上去,只见婴孩嘟囔着“呀呀,呀呀”这一句话。

      “……算了,我好歹是看着你们这群崽子长大的,爷爷就爷爷吧,好歹有个身份教你照料他。”

      “七衣,这孩子取名了吗?”

      七衣看看天又看看婴孩,想了一会,微笑道:“这孩子从天而降,就叫他七霄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