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序章――混沌降临 ...

  •   “在亚齐大陆有这样一个传说:‘当血月之夜降临时,恶魔的使者会挑选一人进行献祭,吸收血月的力量,助他成长后为祸人间。’亚齐的子民一定要记住,这名使者名为混沌,是世间不容的存在。”

      “冷……好冷……”

      七期抱紧自己,周身彻骨的寒冷仿佛正在慢慢侵蚀他的灵魂,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暗无天日的空间里。

      “这是……哪?”

      “呵呵……”一道身影出现在七期面前,七期看不清他的样貌,只觉得这人的出现让本就阴冷的空间更多了几分阴森可怖。

      “终于来了么?”暗黑的空间随着这话落音亮堂起来,七期没来得及看清四周,他的目光深深地被面前男子的血红色双眸吸引,随即失去了意识。

      “大人。”血红眼眸男子身边突然出现一男一女,男的白衣白帽,女的黑衣黑裙,皆是手执脚镣手铐。

      “传令下去,打开地府通道,我们的朋友,醒了。”

      同一时间,七村七鸣屯――

      “咚!咚咚!!咚咚咚!”

      七鸣屯屯里的大钟突然发出震耳的响声,屯里人还未从方才突如其来的震动中回神,待听到大钟敲响时,愣神了好一会才急忙收拾细软,拉着家人冲出家门来到屯口。

      “发生什么事了?”

      “方才的地震,好吓人啊!”

      “听说七里他们回家路上看见血月了?!”

      “啊?!那……那不是传说中的……”

      屯长看着面前的屯民们吵闹,头一次没有阻止,反正也是最后一晚在这拌嘴聊天了,人齐前,就让他们说个够吧。

      “屯长,除了七期一家没来,都在这了。”

      “……我知道了……”

      点数的小童故意拖延了半柱香的时间,屯长没有责骂他,如同往常一样,在小童喝令禁止吵闹后,才不紧不慢地宣布要紧事。

      “想必大家都没忘记七村规矩,大钟响起时就要打包值钱物件。大家应该都猜到了,混沌在我们的屯里降生,为了确保大家的安全,族长命令七鸣屯及周边三公里内村屯连夜撤离。有亲戚的去投奔亲戚,没有亲戚或路途艰险的跟我走,另外……”

      村长变出一张纸,纸张右下角盖着帝都印章。

      “填补亏空的费用会在五日后发下,你们派出自家代表在这张纸上摁下手印就行。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屯长!”听到喊声,众人急忙让开路,一名妇女快步走到屯长面前,“屯长,七期一家到现在都没出现。”

      “这事……我自有定数,你们没有别的问题就按印吧,是时候出发了。”

      屯长看见远处几道青色身影,知道族长留给他们叙旧的时间不多了。

      “屯长。”

      七衣从大钟上走下,给屯长作揖。

      “师父命我给您带来几名武极。”

      武极,亚齐大陆以武为基础进行令术修行的武者,除此以外,还有以元素为基础,七魄为基础,自然为基础等几百种基础修行。

      极字为基础修行者等级划分,依次为等,明,悟,极,时,时为最高基础等级,划分前中后三期。时字后期基础修行者打通令脉,称为修师者。

      基础修行可多样选择,也可单样选择,多样选择天赋要求极高,却也可通过吸收极字令兽修补天赋不足。

      七衣便是先天赋不足,基础修行以自然为基础,极字时期猎杀极字令兽,修补天赋,自然和武双样基础修行。

      “替我谢过你师父。”屯长看着这位七鸣屯长大的孩子,心里多少有些欣慰,“七鸣屯不在了,人在就好。哪一天你师父觉得可以回来了,记得通知我,在这大半辈子,这里的一草一木没人比我更熟悉了。就算我等不到这一天,画下来让我儿子,孙子替我也好。”

      “若是这样,到那时,所有费用我来支付。”

      七衣轻轻一笑,挽着屯长走到撤离队伍,对着自家师弟们抱拳:“一路上有劳了。”

      “师兄多礼了,放心吧!我们定当竭尽全力护送。”

      七衣看着撤离队伍离开,深吸一口气,丢掉愁绪,御剑赶往地震源。

      【七鸣屯,再见了。】

      “来了。”

      齐杰海看着在半空收剑,闪瞬到他身旁的七衣,无比头疼他这耍帅的方式,却不好吐槽出口。

      “来了,师父。”七衣没注意到自家师父看到自己后半黑着脸,“这坑还真是大啊,有十米宽吧?混沌就在里面?”

      “嗯。这坑一靠近就会扩散热气,降雨,冰封毫无用处,热气范围反倒越来越广,越来越浓。”

      “听说这屯里有一家人就住在这附近,你应该知道吧?”

      齐杰海看向七衣,七衣皱着眉点点头:“那家人,丈夫叫七期,妻子叫绮媚,两人都是附近一带为数不多的医师,因为总有人夜半三更找他们治病,担心打扰到屯民休息,所以才搬到离屯较远的后山。谁知道……”

      “谁知道混沌这么会选地方是吧?你也别灰心,说不定还有希望。”齐杰海拍拍七衣的肩膀,“我叫了二十名冰时的师兄弟,等下我和他们一同施术,你借热气冰封的时机去找人,找不到赶紧回来,这玩意我可不能保证稳住。”

      “……”

      路途艰辛啊!

      在七衣承担着心理压力短暂安静的时间里,齐杰海一边踩点,一边计算修行者们花费的时间。

      “师父……”七衣幽怨的声音传入齐杰海耳朵,不用转身都知道那二十名修行者到了。

      “不就睁眼闭眼的事,调整心态,准备了。”

      【说得这么轻松,你咋不来啊!】

      二十名修行者在到达目的地后齐刷刷收剑闪瞬到齐杰海面前,整齐划一,异口同声地喊:“师父!”

      ………………

      ………………

      “咳咳……大师兄带着十名修行者在半空张开结界,其余人跟着我施展令术,务必使出全力,确保给七衣足够的时间救人。七衣出来时,你们紧跟着第一时间退到结界里。”

      “那师父,你呢?”七衣发现齐杰海计划里并没有自己的逃生线。

      “我总不能放着坑里的混账不管,肯定是要打破他的防线,你们恢复体力再来帮我。”

      七衣和众师兄弟没有说话,按照齐杰海的指示站到该站的位置,他们知道,齐杰海一旦下定主意,谁也改变不了,更何况,唯有他可以与那股热气交手,贸然更改计划,恐怕会牺牲所有人。

      令术咒语念起,一股股白色的阴寒之气从齐杰海和十名师兄弟们身体窜出,四面八方围住那个大坑冒出的热气。

      “走!”

      齐杰海大喝一声,热气被阴寒的白色气体贴上,瞬间冰封,与此同时,七衣抓住机会溜到热气后方。

      七衣本以为在广阔的后山附近找人会异常困难,谁曾想还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一座倒塌的木屋。

      “七期大哥?”

      七衣一边靠近木屋,一边留意不远处大坑的动静。

      “救命……救命……”

      七衣听到几声微弱的呼救,正要闪瞬上前,大地突然抖动,七衣被晃得摔倒在地,落石击中他的手臂,还没来得及喊叫,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灼热得在一瞬间令他大面积烫伤。

      “师兄!”

      半空中的一名小师弟看见七衣受伤,
      急忙闪瞬到七衣身旁,掏出玉冷丹给七衣服下。

      丹药的冷气从体内扩散到皮肤,烫伤的表皮迅速脱落,七衣勉强睁开眼,手指着那间倒塌的木屋。

      “里面……有人……”

      小师弟听从七衣指示,忙闪瞬到木屋前,掀起残骸,抱出一名鲜血淋漓的妇女,随后跟着强撑站起的七衣转移到结界里。

      正在施术的师兄弟们也急忙收起令术,带起受伤的同伴转移。

      齐杰海见七衣还算平安无事,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老夫陪你玩玩。”

      齐杰海收手,闪瞬到半空中,变出一把五米长冰剑,直击横冲直撞的热气,冰剑在接触热气的一刹那立即化作冷气消散,齐杰海双手合十,默念咒语,他的脚下张开了画着雪花样花的图腾,齐杰海咬破手指,将鲜血滴落在雪花中央,天上立即落下一颗又一颗如苹果大小的冰雹。

      “这就是修师者才能使用的自然式令术,损耗自身体能改变气候。”

      “大师兄,修师者修习的令术都这么变态吗?”

      大师兄白了提问的小师弟一眼:“对我们来说当然变态,但打通令脉后,体能会通过吸收天地精气增加,这么一点损耗微不足道。除非……”

      “除非师父被打得像我这般,别说吸收了,不被吞噬就不错了。”

      七衣虚弱地靠着自家师弟,“好在热气不是活物,只要师父不被击中,总会成功压制住。”

      众人看着齐杰海在紧接着冰雹之后又接着降雨,下雪……热气在一次次的打击下却仍不减丝毫。

      “为什么只能压制,不能彻底消灭吗?还有,令脉能吸收天地精气恢复体能,还能被吞噬吗?”

      “天地之间,有取必有夺,自然若是不吸取弱者精气,又何来给予?至于热气,它乃混沌襁褓之时的防护,从未听闻有人能成功消除。”

      由于冰封热气的中途失过手,众师兄弟们有三分之二被热气灼伤,存留者除了照顾伤患还要分神巩固结界,七衣和大师兄只能看着自家师父孤军奋战,果真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齐杰海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虽说修师者能从天地吸取精气补充自身缺损,但热气的力量超乎想象的强大,补充跟不上消耗,齐杰海内心动摇,一不留神被热气侵蚀左臂。是的,侵蚀,经过漫长的战斗,热气早已不是烫伤那么简单,表面看似毫发无损,内里骨头如同被小刀割一般,过程缓慢且剧痛难忍。

      但是,他一早就清楚自己撑不过,他要做的不过是拖延时间。

      “咦?天亮了?”

      小师弟的惊诧提醒了七衣,他们都被师父的战斗骗了,修师者比修行者强大在于体能的补充,可是当对手同为修师者或比修师者更为强大的存在,那么这一点根本不够看!

      那家伙,不过是硬撑着到天亮,因为到这时,村民们已经完全撤离出危险地带!

      “师父就是个骗子!他根本就撑不过去,他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护村民!”

      七衣的话让师兄弟们恍然大悟,怪不得师父一直摆出一副“我能搞定,我很强”的模样,怪不得这场战斗使用了使用了十几种强消耗令术,热气却丝毫未减,原来根本不是敌人太强,而是师父他根本就施展不出该有的威力。

      “呵……真是,就不该亲自教你令脉知识,心里知道就好啦,说出来干嘛?”齐杰海割破左手动脉,鲜血将徒弟们的结界封住,形成坚固的血墙。

      齐杰海彻底虚脱了,在掉下被热气吞噬的最后一秒,给了七衣最惨白的笑容和……

      “这样,我很丢脸的。”

      最后一句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