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一个世界 ...

  •   夏余吓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闭眼深吸一口气。
      片刻后,情绪稳定下来,他便开始察看起邓超身上的痕迹,企图找出他死亡的原因。
      邓超骨架是人类最常见的站姿,两手垂在身侧被袖口遮住,两腿微微分开,骨架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咬痕,齿痕圆整,不像是动物咬的,倒像是…脑中浮现一个猜测,夏余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轰——”地一声,骨架突然倒地,砸在厚厚的草丛上。
      夏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缓了几秒,探头一看,这才发现骨架倒地的方向有些奇怪,尤其是骨架的左手以诡异的动作指向一边。
      饶是昨天晚上才见过鬼,但面对这么诡异的场景,夏余还是浑身发毛,搓了搓手臂。
      这个方向难不成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夏余盯着骨架指着的方向,心中十分犹豫。去还是不去?最后,他一咬牙,选择去看看。
      一边走一边谨慎地查看四周,直到看见了江绝口中的庙。
      一座面积不大,破败不堪,布满蜘蛛网与灰尘的寺庙。
      还没等他走进,寺庙大门“吱呀”一声,从里面被人推开,夏余动作迅速闪进身旁大树背后。
      中年男人也就是村长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篮子,旁边还跟着一名年轻妇女。
      夏余一眼就认出她正是在刘富一家尸体旁说出“她们”结果落荒而逃的人。
      村长和妇女并没交谈,出庙就径直朝山下走去。
      直到两人身影完全看不见,夏余才从树后现身,收回盯着两人消失方向的目光,毅然决然地走进破庙。
      庙宇内部和外围差不多,透着一股子衰败的迹象,大殿正中间有一个石头打造的香台,里面全是凝结的陈年香灰。
      推开大殿的门,入目是刺眼的红,房间里挂满了红色围帐,透过红色围帐可以发现,殿里没有一尊佛像,只有围成一圈的六具棺材!
      棺材上贴着明黄色的符条,棺材黑的发亮,隐隐泛着红色,离近还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夏余先是在殿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有用的信息,最后把目光转到六具棺材上。
      凑近棺材,鼻端袭来淡淡的血腥味,夹带着木板腐朽的味道,棺材上的符纸他不准备碰,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些符纸应该是用来镇压里面的东西。
      棺材里装的是谁的尸体?
      就在夏余思考时,耳边隐隐预约传来了类似指甲抓挠木板的声音,一下又一下,不停地抓挠,连带着棺材外面的符纸隐隐有掉落的趋势。
      一股强烈的不安袭来,夏余下意识后退几步远离棺材,与此同时棺材盖发出微微震动,似乎随时都会被从里面揭开。
      “快跑!”手腕猝然被人拉住往前狂奔,直到跑出一段距离,夏余才对着前面的背影发问。
      “你怎么在这?”夏余十分惊讶。
      “别废话,不想死就快跑!”江绝头也不回道。
      几乎在他们跑出殿外的瞬间,棺材盖终于不堪重负,猛地向上掀开,露出里面的人,赫然是失踪的钟燕。
      钟燕双眼都被白色覆盖,指甲暴涨呈黑色,嘶吼着冲出殿外。
      听着身后的嘶吼声,夏余顿时拿出了中学百米跑的短跑速度,很快就超过江绝,于是画面很快转变成他拉着江绝跑。
      江绝:“……”
      没跑多久,前方就出现一条岔路。
      “往左边!”江绝立刻道。
      夏余执行力度惊人,几乎在他话落就转向左边,连弯都不带拐。
      几乎是在两人跑出左边不久,眼前就是一亮,接着耀阳的阳光打在两人身上。
      两人没回头又跑出了一截,直到耳边的嘶吼声消失,确定钟燕没跟上来,这才瘫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
      “没想到他们两个失踪的,一个死了,一个变成了怪物。”夏余沉默半响,突然道。
      “边走边说。”江绝站起身,朝山下走。
      夏余连忙跟了上去,简述他上山遇到的事。
      对此江绝只有淡淡一句,“四肢发达还是有些用处。”
      夏余:“……”他有理由怀疑江绝是在言语报复。
      不想在这问题上多做纠结,他转移话题道:“你为什么会在这?”
      “顺路。”江绝语气敷衍。
      接下来两人都没再说话,夏余虽然心里好奇,但也明白江绝不想多说。
      一路走至山脚,天上的烈日微微偏离,光线都温和许多。
      “这是我的球!”
      “不,这是我的,呜呜哇……我要回家告诉妈妈,你们欺负人!”
      “你去告呀,胆小鬼,只会告家长,略略略…”
      前方十米左右,围聚着一群小孩,其中一个被围在中间,张着嘴哭的眼泪鼻涕都掉下来了。
      “爱哭鬼,再哭我们就不和你玩了!”
      “对啊,羞羞脸,只会哭鼻子!”
      围着男孩的小孩指着男孩大笑,语气十分恶劣。
      夏余最讨厌熊孩子,尤其是这种抢别人东西还骂人的熊孩子,“喂,干什么呢!”
      “关你屁事,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一个小胖墩雄赳赳气昂昂走出,学着大人的语气道。
      夏余斜睨了他一眼,板着脸语气严厉:“这还就关我的事了,快把球还给人家!”
      “你你……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出于对大人的敬畏,小胖墩明显底气有些不足。
      夏余不说话,只是威胁地动了动手中拇指粗的木棍,恐吓道:“你爸妈没教好你,我来!”说着就要动手。
      小胖墩立刻认怂,以不属于那具身体的灵活度扭躲在同伴身后,抖着嗓子喊:“给,给你就是了!”运脚就把脚边的球踢到了夏余旁边。
      夏余瞥了他一眼,满意看着小胖墩肥硕的身子抖得更厉害,这才弯腰捡球,球一入手,熟悉的重量感让他顿住,等他反应过来想找他们询问时,小胖墩和他朋友早就跑的没影了,只剩下满眼泪眼,不停吸着鼻涕,双眼亮晶晶盯着他的男孩。
      “来。”夏余朝他招了招手。
      小孩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态度十分温顺,夏余眼神顿时温和许多。
      “这球是你的?”夏余笑眯眯问。
      小孩点点头又摇摇头,边说边比划道:“这不是我的,是我在后山捡的球。”
      “在后山哪里捡的?”夏余接着问。
      小孩抬手指了指后山腰,夏余问他为什么要去后山,小孩犹豫了几秒,出于信任很快回答。
      “……因为二娃在山上没回来……”
      小孩说的很乱,但夏余耐心听完并把意思理通了。
      原来小孩和刚才那群孩子还有死去的刘富家的二娃经常在一起玩,前几天他们一群人去后山山顶玩,并看见了破庙,二娃因为和其中一个大个子起了口角,被小胖墩一群人关在破庙里,小孩胆子因为很小,不敢阻止。
      结果二娃很久没回家,小孩很害怕,便跑去后山,结果在山腰捡到皮球然后迷路了,最后是他家大人把他找回家,再后来,二娃就自己回来了。
      听完小孩的话,夏余再一次深刻体会到熊孩子的恐怖。
      江绝突然出声:“那群小孩要倒霉了。”
      夏余一脸茫然地抬头看他。
      江绝没解释,而是又道:“把球还给他吧。”
      夏余照做,只是把球递出去的瞬间,手掌感受着皮球的温软触感和重量,脑中闪过一个片段,浮现出不妙的联想。
      小孩倒是很高兴,抱着球说了声谢谢大哥哥,就跑开了。
      “那球是不是……”后面的话夏余没说出口。
      江绝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如果我没猜错,里面应该装的是二娃的人头。”
      夏余惊的呼吸都忘了,“可……这皮球不是在我们到之前找到的吗?当时二娃应该还没死…”
      “动点脑子,这不是现实世界。”江绝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夏余在原地静了几秒,消化着江绝的话。
      这时,一阵晚风飘过,吹起他额前一缕刘海,无知是最毒的恶,脑海中闪过这句话,他抖了抖,追上江绝。
      两人回到住处时,院门大敞,早上跑掉的两名村民没回来。
      还未走进堂屋,耳边就传来汪青青激动的大嗓门。
      “燕燕,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真的担心死你了,一夜都不睡不着……”
      夏余心中一突,心想不会这么巧吧,两脚不由自主加快,眨眼就走至堂屋门口。
      眼前坐在长凳上,被汪青青姐妹好挽着手的人不是钟燕是谁!
      靠!真是活见鬼了!
      夏余愣在原地,不明白前不久还追着他和江绝不放,结果不能因为不能见阳光而放弃的钟燕怎么突然出现在屋里!
      他转身后退,来到院中间,瞪着天上的太阳,虽然位置西斜,但是依然高挂在天上!
      夏余不信邪地往屋里看了看,又看了看太阳,循环往复,终于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出现问题。
      屋里坐着的真的是钟燕,几个小时前还一副女鬼样,把他和江绝追得慌不择路!
      “余哥,你在外面干什么?怎么不进来。”李启明笑得一脸灿烂。
      夏余不露痕迹地瞄了一眼钟燕,重点看了一眼她的眼睛,他记得从棺材追出来的钟燕双眼一片白,极为诡异,而现在,那双眼睛黑白分明,泛着点点泪滴,惹人怜惜。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