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不知道是高兴过度多饮了几杯,还是本身不胜酒力;几杯浊洒下肚,双眼微闭很享受这一刻宁静给带来的惬意,手指很有节揍地轻弹起藤椅扶手。
      桅子轻声道:“爷爷!”
      只见耄耋老者半梦半醒动动嘴:“别说话,让我好好听听这风声!”
      桅子泯嘴一笑,眼睛露出了月牙型:“你真是个怪老头,还有这个闲情逸志!可这那里来的风声,我怎么没有听见!”
      “不信呐!你仔细听,就能听见。”
      桅子坚起耳朵静听了一下:“确实没有风声吖!”
      桅子尚在年轻,那里会听得出老者所说的涵意是什么;只能探着头看了看外面的柳树,根根柳条随之在摆动。
      “起风了!”
      “是起风了!”
      “可我只看到树叶在飘动,并没有听到风声啊!”
      “用耳听只能听到几米外,用心听就能听到几十米外甚至几里外的声音!”
      桅子:“爷爷,我看你是喝醉了在说梦话!这么细微的声音你都能听见。”
      耄耋老者没有接他的话,有点微熏地靠在藤椅上睡着。
      “叮铃……叮铃……”
      屋檐羊角上铜铃发出清脆悦耳般的声音,一股凉风‘嗖嗖’不期而遇的灌进厅堂,桅子坐在椅子上不惊意的打了个冷哉。
      “要入秋了,我给你拿个毛毯盖上!
      耄耋老者静静躺在藤椅上。微风拂面,老人头上缕缕银发在风中摇曳。桅子睁着漂亮的眼眸回过头看着他安祥地躺着,嘴角露出一丝难掩的叹息,便走了出座位。
      推开房门,桅子摸索地走到床边顺手拿起一件毛毯。哗啦……哗啦……”不知道里面藏有什么,随着力气的移动掉落在地上。
      借屋内的昏暗只能用脚下意识的在地上扫了扫,感觉到有动静便屈身弯下腰从床底下拿出。
      “原来是一本有些泛黄的旧书籍,爷爷怎么把它放到了这!”
      看了看书籍表面不知是什么黑乎乎的东西沾在上面,放在手里有点嫌弃,瞧也瞧没多瞧上一眼就这么往桌上一扔。
      书页大浮度的散开,原本夹杂在里面的一张纸张却不经意掉了出来,低下头隐约可以看见上面写的不是什么文字,朦胧中看见倒像是一幅画作,带着一丝好奇将它拾起。
      “咦……这是什么!”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拿着走到窗边,借着还有透有一丝亮光的窗户想一看究竟看。发现所构的图案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感,像是在那里见过。
      自言道:“爷爷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他是从那里来的。”
      双眼微闭使劲的想找出影印的出处所在,细胞在头盖骨里去网上搜悄无声息的快速翻腾运动,犹如闪电穿梭在云层里搜寻那点可以击起火花的物质。
      过了不一会,眼睛突然睁开终于想起来这是在那里见过:“这不正是当初上官云青送给自己的礼物的草图,怎么会夹在爷爷书籍里,还隐藏得这么好。今天要不给爷爷拿张毛毯,还真不会发现。”
      拿着纸张,走了出去。刚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呆在那里来回跺了几步:爷爷这会正在休息,还是不去打扰的好。同时也想起,刚过不久自己将盒子还给了上官云青的场景。
      “今天,情已清、缘已灭;你我各自都是天涯,叶子的离开不是风的追求,也不是树的挽留。它的留下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现将它原本属于你的物件,现原物奉还。”

      站在原地心里略有些遗憾:假如稍微迟缓一点还他,就能弄清楚那东西是不是正与自己手上的图为一致;假如是这样,现在所遇到的问题就能更清晰明了,也更能说明白一些不知道的问题。
      桅子晃了晃有些发懵的脑袋无奈回头,目光落在了桌面的书本上;嘴角微微一翘,心里的希望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看来不用去问,书,就应该能告诉自己一切。撮了撮手,心里有点小得意拉过椅子借着仅有一点的亮光扒在桌上正要打开。
      一个声音灌进她的耳朵:“你在干什么?”

      苍老如烘钟、由远至近,在喉腔深处里发出击进桅子的耳膜,忽明忽暗的黑影就此在虚掩的房门出现,抬起一只干柴如裂的手,脚步轻轻的慢慢靠近她。
      桅子被吓得一惊,屁股不由自主像触电般从椅子高高蹦起,直接摔到地上;书也从桌面被她滑落到地上。身心错愕难以理解,这里怎么会出现有人的声音!。
      视线模糊不清地想看清来者的面容,脸上瞬间铺满寒霜,缓缓抬起头惊若寒蝉的看着面前这个一直眼前晃动的消瘦身影,手有些发抖摸着心魂未定的胸脯,说话磕磕巴巴的道。
      “你……你……你是谁!”
      黑影依然没有停下:“丫头……爷爷有那么可怕吗?”
      声音的再次出现,让桅子听出了是爷爷的声音,愣了几秒才有所放下内心的恐惧。
      “爷爷,你都快把我吓得魂飞魄散,还以为大白的自己在家里碰见了……!”
      话还没有说话,耄耋老者紧跟抢先一步把她要说的话说完。
      “碰见了鬼是吧!”
      “爷爷!你不是一直都躺在藤椅上么,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你就到了房里来,看把我吓成了像受惊的小兔子!”桅子的语气中有些责备,也有些无奈的苦言。
      “人老了,睡眠浅,所以容易就容易醒。”
      “此时你孙女内心除了惊悚唯一剩下的只有恐惧了。”
      耄耋老者呵呵一笑:“不怕,有爷爷在!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战胜恐惧,有一个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比什么都强,你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磨练!”
      “磨练!”桅子重复这两个字后,出言:“磨练只是一个过程,实践才是目地!爷爷,你没见我今天磨练了吗!”
      耄耋老者都有点为错愕,居然被将了一军:“怎么跟爷爷说话的!”
      桅子:“我就是给你开个玩笑。呵呵呵……”
      耄耋老者:“你的开玩就是将爷爷的军是吧!”接着道:“刚才这么聚精会神的看什么,居然那么入迷,就连爷爷进来都浑然不知。”
      桅子嘟囔着嘴吧道:“我发现一个秘密!”
      “哦……什么秘密?”
      “你等着!”桅子从地上起身找到开关将灯点亮。
      明晃晃的灯光一下子把屋子照得通亮,看着亮如昼的空间,这时的心里才觉得有安全感。
      指着地上开口道:“爷爷,它怎么不见了?”
      耄耋老者看着地面:“地上什么也没有吖!”
      “我刚才被您一吓,就不小心把它划落在地上。”低着头转了两圈:“明明是在这里吖,这本书怎么会不见了呢!”
      耄耋老者知道桅子说的是什么,脸上显得有些严肃:“你找它做什么?”
      “这就是我要给你看的秘密,其实它就是一本书和一张图!”
      耄耋老者:“你全都看了?”
      桅子:“算是也没有完全看到,我刚坐下来想看,你就出现在了,所以没来得及!其实,我就是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写的是什么,怎么和我见过的东西那么象。”
      耄耋老者追问道:“什么东西?”
      桅子用手比划了一下:“就是那么大的一个小盒子,里面还装着一块玉片。”
      耄耋老者想着,看来这个自己坚守了几十年的秘密怕是要示人,便追问道:“丫头,你在那里见到的?”
      桅子很认真道:“就是上官云青之前送给我的礼物,和这本书里夹着图片一模一样。”
      耄耋老可是将这本书视为生命,一直都放在身边从未离开过;今天听桅子这么一说,心里一紧越来越感觉事情不妙。
      “上官云青把它还送给了你!”
      “嗯……就是像这张图的实体!”
      “实体?“耄耋老者不惊脱口而出。
      桅子:“对!是它。”
      从今天自己的发现与孙女口中得知,这天底下的事情不会也太巧了,居然会在同一时候出现,这中间会不会有人特意按排在身后操纵,其目的应该就是要得到还未得到的东西。
      耄耋老者警惕性的问道:“你确定没有记错?
      “爷爷,您怎么就不相信孙女说的话呢。”
      “不是不相信你说的话!”耄耋老者摇着头慢慢道
      事实证明桅子的话是很可信的,耄耋老者担心说道:“你接触过这个东西,看来这个事情不是很简单。”
      桅子心里疑虑地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的事情太多!”
      桅子感到气氛有点紧张,从未一脸严肃过的爷爷,此时神情肃目;一点也不像平常的那个老头。
      桅子开始犯起了嘀咕,小心的问道:“怎么了,爷爷!”
      明知危险要降临,耄耋老者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样子,就怕她也会跟着一起担心。
      “没什么!酒精有些上头,现在听到你这么一说就来了精神。能不能把它拿出来让爷爷瞧瞧是不是和这张图做的一样!”
      桅子没往深处想,为什么爷爷想看看这件东西;是不是出于好奇还是想用它来做一下研究。
      桅子一脸失望道:“还给人家了!”
      “还了……唉……”
      “这有什么可惜的,不就是一只盒子嘛!有机会我再给你拿来看看就行。”

      耄耋老者确定了,就是今天自己看到的那件东西。
      “拿不回来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说还就还,接下来就怕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桅子:“他就是一个盒子,况且我也不喜欢,能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爷爷你别在岂人忧天了!”拉着耄耋老者的手:“来来来,我扶您去休息。”
      耄耋老者将手从桅子腕着的臂弯抽出:不是惋惜檀香龙眼玉骷盒与自己擦肩而过,也不是想要再次遇见;当它有朝一日再现身的时候,恐怕是一场无法解开的争斗。
      “你还年轻,什么都不知道!说得太轻松,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告诉我,这件东西的主人是一个叫上官云青的人?”
      “上官云青……”桅子愣了几秒:“对,是他!爷爷你认识?”

      耄耋老者接着道:“和你接触的人不多,能送你物品的又能有几个,所以我一猜应该会是他。在之前还有谁知道他有这个东西?”
      桅子摆着头:“不太清楚!不过今天的事,是我造成的。”
      “今天什么事?”
      “我把他捅伤了!”
      耄耋老者:“而且还是重伤!”
      “爷爷这事你也知道。”
      “我是恰好路过那里。”

      “我和他缘已尽、情已断,没有什么可留恋!事到如今,他变成这个样,估计谁也救不了他,还不如让他好自生自灭。幸亏你孙女今天的命大,不然恐怕你在也见不到现在能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的我。”
      提到上官云青桅子心里就堵得荒:“别再提他!我已经将她手刃。如果命好可能还有救,命不好现在估计正走在黄泉路上!”
      耄耋老者语气带着威严道:“你怎么能这样?”
      “是他要置我于死地,我是在奋力反抗中失手错重了他!”
      看着眼前的桅子,耄耋老者不敢相信她身板弱不禁风,称不上能打得过上官云青这样体格好的人,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女流之辈。
      桅子看出了爷爷的不解,微微平复心中的悲愤拉着他坐在床边,将所发生的前因后果全盘而出。
      耄耋老者:“叹……可惜了!”
      “一点都不可惜,他是死有余辜。”桅子想起当时的情景就咬牙切齿、愤愤不平。
      “我说的不是他,是那只盒子。”
      桅子忍不住问道:“爷爷,这个盒子对您很重要性。从头到尾您一直都在问它,能和我说一说么?”
      “比生命还重要!”
      “这样的话上官云清同样也说过,莫非真像他说的那样,比生命还重要。”
      “是的!”
      简单两个字给了桅子的肯定:“上官云青原来早就知道这里面存在着秘密,而故意隐瞒。原来自己一直都在无知中像个傻子一样帮他守护,一直视为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耄耋老者:“现在你知道他为什么那么重要了吧!”

      桅子歪头脑袋道:“难道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耄耋老者:“既然你接触过,那有没有告诉你,自然有他的道理,难道他连这个东西叫什么对你也是只字未提!”
      桅子道:“没有,一个字也没提!”
      \"看来他直的什么也没有告诉你,要不然他也不知道!而你,却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依我的推断,这小子应该是被人算计了,好引出另一件东西的下落。”
      “爷爷,我怎么越听越悬乎,到底是什么东西?”
      “征途记!”
      “听起来像是一本笔记。”
      “是一本笔记。”
      桅子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想起了掉下的书:“莫非是刚掉在地上的那本笔记。”
      “你先别管它是不是!对方采用些卑劣的手段以此来达到目的,可见内心的阴暗真是无法想像。可暗算的人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你把他刺成了重伤,让警察把它当成了证物拿走。也是正因为如此,你也惹祸上了身。”

      耄耋老者目光犀利打量屋内的一切,转过头对着桅子:“你现在已经不能置身世外。不知道暗害上官云青的人是如何得知你的身份,又是怎么想方设局让他与你接触。你留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它之所以被看作比生命还重要,是因为它叫檀香龙眼玉骷盒?”
      “檀香龙眼玉骷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