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寸头青年不理解其中的含义,弄得他一头雾水;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四句话听完下来发现自己一句都没有听明白,本想着进一步探个明白。

      这时不远处的地方人头颤动,有人突然喊道:“有警察上来了!”

      寸头青年听到声音,将目光由耄耋老者身上移出转到人群去搜寻,看看说话人口中的警察是否存在。不一会周围人齐刷刷地看向同一地方。

      果然不假,在众人的目光中仇天昂顶着夕阳的余辉走上来,一脸满头大汗也顾不上擦,也管不了人群纷吵的场面发生了什么事,只为一心向前走直奔事故发生地而去,在他心里,现在头等大事就是赶紧看看躺在地上的上官云青还有没有呼吸,能不能及时抢救让他尽快脱离生命危险。

      寸头青年通过眼睛确认为实情后,看来说话人口中说的‘警察来了!’不像句假话,到是实情。回过头还想着耄耋老者临走时留下的那几句话,一直还在大脑里萦绕,总究想要问问明白话里指的是什么,顺便再为自己的莽撞行为向他做一个诚恳道歉,以求得原谅。当他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的时候,自己苦苦搜寻完在场的所有人后,始终没有再发现那位被他怼得快要吐血的老者身影心里,心里感觉有点后悔,为什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爆脾气。

      警界线内维持秩序的民警,这时也注意到人群中的不同表现;定晴一看原来是同行,这才走了出去劝阻群众让出一条道,双肩上闪闪发亮的两朵银白色梅花在阳光余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一张三十四岁中年人的脸庞立刻出现在眼前;一看就知道是领导,民警站直身。

      “仇局……”民警向他警了个礼,抬起拉好的警界线让其进去。

      仇天昂点了点头,还了个礼寻问道:“现场情况怎么样?”

      民警如实回答:“情况不是很乐观,伤者失血过多、脉博跳动比较微弱,不敢轻易挪动。目前以现有的条件,只是简单的处理;用手摁住伤口避免体内的血液过多的流失,而死亡。”

      听了简单的汇报,仇天昂走到伤者前俯下身,半蹲式的伸出手探向上官云青的鼻吸,摸了摸脖子上的大动脉;然后撑开他的眼皮观察,发现瞳孔慢慢变大,呼吸也已气若游丝。看来情况不是一般的严重,而是已经达到快断气的地步;如不在立即采取措施,恐怕真会人命归天。

      仇天昂脸色开始有些发沉,不敢有一点耽搁:“120到了没有?”

      民警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电话在二十分钟前就打过,现在估计可能还在半道上。”

      “乱弹琴,这么久还不到!”

      仇天昂没有想到,自己用了二十多分钟的路走了将近六七十公里的路程,难怪要比120来得要快。在速度上就和别人缩短了距离,更别说在时间上的节省。

      仇天昂在心里盘算后,当机立断做出决定:“不能在这里死等,待救护车到这里,人估计也没了。现在必须马上抬上警车,要的是争分夺秒一刻也不能停将他抢救回来。开车由原路返回,一定能与120车遇上。”再一次叮嘱道:“我们要尽量保住他的命,身上的刀不能当场□□。”

      民警还以为自己听错,很不确的寻问:“仇局,不等法医来查验现场吗?”

      仇天昂有些急,再这么耗下去不等120来,自己都能把他拖死在这:“我说你这个小同志,能不能避轻就重;这个时候不是等法医来,而是他的命比法医来得重要。能及时挽回他的生命,一切事情的缘由就能迎刃而解,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被局长训了一句,民警这时算有点委屈;自己不是领导,那敢随便发号施令,更别提指点江山。让自己做主,出了事情也不好交待,所以只能等领导来做进一步指示。

      民警想归想,但事情不能就此放下,‘啪’的警了个礼:“是……保证完成任务。”

      仇天昂以速战速决的迫力,分咐其他几个还在维持秩序的民警快速疏散围观的群众,能快让出一条生命通道。

      仇天昂叫回刚才的民警:“你去准备好车,以备节约抢救时间。”

      民警答应一声,立刻转身离开。仇天昂则慢慢把伤者小心翼翼翻转让他平躺,不再侧卧。没过一会,一直被压在上官云青身下四周雕刻精美绝论、双龙缠绕的小盒子呈现出来,盒内美伦美奂的玉片正发温润的光泽映入他的眼帘。仇天昂倍感有些意外,轻微皱了下眉头;这是自己从未有看过这么漂亮而充满神韵的东西,倔下身将它从地上拾起,很小心将它托在手中仔细打量。

      这一简短的画面,正被劝离在一旁,混在人人群中的寸头青年也看了个正着。当他第一眼看到此物心中也有了悸动,判断出此物非比寻常;玉体间光芒折射出说人说不出道不名的意义,对于玉质本身所包含的信息,不可只言片语来形容。

      寸头青年喃喃自语:“原来你在这!”

      说完,嘴角的弧度就开始往上微微一扬。而另一个看到此物的有心人便是被寸头青年怼过的耄耋老者,此时他正处在一人让人无法特别注意看到的视线死角观察周围的一切可接触到玉片的人。睿智的眼神里透出锋利的目光,清楚地看到这物件一出现,让自己心里有了充分的肯定。大半辈子自己费尽心思地去寻找,没想到这一次偶遇的杀人事故现场得以目睹它的尊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一个青年也想看看警察手里拿着什么,使劲折往里蹭;当走到耄耋老者身边时,觉得他有点碍事。出言道:“老鬼,让一下。一大把年纪在这里和年轻人挤也不怕把你骨头挤散了架。”

      耄耋老者不动声色,往后挪了挪让出空间给他;现在自己想要的已经在这里找到了答案,接下来的事情那还得从长计议。可让自己费解的是,这么一个重要的物品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毛头小伙子身上。他又是怎么得到的。对于这些问题在他心里已经显得并不重要,更不需要抽丝剥茧来将它慢慢揭开。

      而是他现在眼中的这块古玉,当自己眼睛所看到时,可是流露出一种难以割舍的眷恋,都不想再次移开这才是重要。盒子雕刻得再精美那也是为它做的嫁衣,不直一提。心中暗自:此物一出,江湖必定会出现一股腥风血雨,争得你死我活,此物不毁恐怕会死更多的人。

      “嘎吱……嘎吱……”

      两声刺耳急促的刹车声,打断了寸头青青年和耄耋老者对它的注视;众人也随着声音看去还以人又是那里出了车祸,车上下来两人,正好是一男一女。耄耆老者睿智的目光穿过人群看见了寸头青年,同时也看见了正走在前面的女警察,会意地在嘴上留下一抹笑容,随之悄悄离开现场。

      不用想,这两人一定是凌尊和雁翎两人已经赶到,‘砰、砰’的沉闷关门声把车体震得一晃。雁翎扎着精干利落的马尾辫摇曳在空中,边整着警容边快步上前。

      “都怪你开车技术这么差,连个车都跟不上。瞧见没,仇局都到这快半小了,我们才姗姗来迟,就等着一起挨批吧!”

      凌尊想想自己都觉得委屈,这怎么能怪自己;怎么不说自己躺在车上,两眼一闭就仙游了。揉了揉有些快要神经绷断的神经。

      凌尊:“我也想开快,可咱也比不上仇局不是!他开的是飞机,咱驾的是蜗牛,两者都不在一个层次,当然没有他快。要是咱也像仇局一样,脚下油门用力一踩,我可不想眼睁睁看着你我英年早逝。”

      雁翎:“呸……呸……呸……断章取义,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句子,能不能有一句像人话。”

      凌尊:“你可别时态我,咱就这水平。”

      雁翎:“懒得搭理你!”

      脚步匆匆,心里有事情趋使他俩快点走;要不真会被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就有点得不尝失,说不定还会记过处份。

      “快点、快点、十万火急!把车上的简易单架拿下来,都来晚了!赶紧,别在那里磨蹭。”一个医生车门都还未推开,声音却传的比动作还快。

      火急火燎的急得满头大汗,推开车门脚未沾地就显示出领导的作派;一个劲地催促已经落地的几名护士加快速度,早一秒到达现场救治,这么有高度的医职责任心看来是他的工作作风。

      在焦急的催促声,护士们表现出高度的职业感,动作精准干练、伸手敏捷快速地从车后把东西接二连三拉出,随地支好,一手挽着急救箱挎在肩上匆匆离开。

      这一阵的急燥声,正惊动了匆匆脚步前行的凌尊和雁翎。两人住足停下,回头观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对凌尊道:“他们怎么现在这个时候才到?”

      凌尊怂怂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无法给出准备的答案:“这个得问他们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赶到。咱们先上去吧,要不仇局还以人咱俩临阵脱逃了呢。”

      看着一阵忙得不可开交的的医生、护士。

      雁翎道:“那走吧!”

      护士们的小皮鞋踩过坚硬的青石板发出‘咔、咔’声,人命关天的大事,让他们心里倍感着急;短短两三分钟就到了凌尊和雁翎不远处。说来也巧,与被仇局派下来准备车辆转移伤者的警察撞了个面对面。

      看见满身白大白大褂的救护人员,民警心里长舒一口气,以此来释放自己心里紧张气氛:“谢天谢地,你们可算到了。再晚一步我们就得自己送人去医院。”

      一个走在前面上坡的护士,低着头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抬头看见是警察再与自己说话,很会意地点点头。简单答道:“是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身旁的医生也歉意地点点头,表示歉意:“实在抱歉。”

      民警看见或听到他们的这样,心里或多或少有了些安慰,要不是在赶在自己前来到,还真不敢想象一路开车狂奔医生会是个什么结果。想着躺在地上那小子奄奄一息的样子,还真不知能不能挺得到目的地。

      民警站在台阶上凝神仰头远视,看着即将西沉的太阳,心里才得以最大限度的释放胸中的负重。凝神专注几乎快忽略了不远处的同行,两个大活人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这样的神情,雁翎从心里能体会到,他一定是刚才很着急去办一件是内心急之所急,想之所想才造成一种表现过于平常人的心里的事。

      但,就在120出现之后,才把所有的焦点都投在了医护人员身,因为这才是他最终所期盼的结果,心中压力才得以释放。

      雁翎看着凌尊道:“你有过吗?”

      凌尊:“这也算压力!”

      雁翎悄以为然,就知道他会这么回答。

      雁翎走上前,在民警身后道:“同志,现在情况如何?”。

      一个寒颤掠过民警身体冷不防的惊了一下,转回身一看两人便知道是自己的同行;立刻收起自己走神的状态,恢复到之前。对于他们的问话,要是自己要记忆不错,这应该是今天听到的第二次被问到同样的问题。

      目光看过雁翎之后又移到凌尊的身上;面对两人的面孔,可以说从来没有见过。看着两人手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带也不像是法医来办案,按理说要是法医生的话,也早应该来了,可面前这两位……。心里有些疑惑,在现有的地方的警察队伍里似乎从没有见过,也没有在系统内部现有的资料提示来了新同事,低头在脑子里来回沉思,最后得出了一个自己大胆的猜测:他们一定是从其他地方暂时借调来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