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原来啊,古代这一家,是大雍朝剑南道顺庆府南充县下的一个叫永安村的人。这永安村就在四川省偏东的丘陵地带。

      虽不如成都平原那么平,但不是高山,海拔并不高的丘陵和小山坡连绵不绝。

      山林间有很多小溪,山底也有一条名叫清溪河的大河流过,蜿蜒汇入嘉陵江中,再奔入长江,一路向东投入大海的怀抱。

      清溪河流经多个山谷,冲刷出许多断断续续大小不一的平地,多有农民们开荒种田,渐渐形成了很多村子。肥沃之地早就被人占领,祖祖辈辈不知经营了多少年。

      可想而知,永安村并不处在那些肥沃之地,而是位于一片山坡附带小片平地的地方。只有这不怎么肥沃之地,才不会被当地乡绅或是大族看在眼里。

      所以永安村是一个杂姓村,都是陆陆续续逃难过来的,村里住了10多个姓,50多户人家,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约莫有300人。

      原身这一家就住在村子西边小山坡的半山腰上,男主人叫陈安平,是家中独子,女主人叫李二梅,两人成婚有10年了,膝下只有一个8岁的女儿叫陈来娣。

      李二梅嫁到陈家快2年才生下一个女儿。当时她怀孕快9个月,陈安平的寡妇老娘摊在床上一年多,终于去世了,李二梅就得挺着大肚子忙前忙后。

      陈老娘下葬后第3天,李二梅就早产生下一个女儿,就是陈来娣。

      陈安平当时一得知是个女儿,脸直接就垮了,也不照看李二梅,找村里一起鬼混的王二娃喝酒浇愁去。

      还是李二梅她亲娘知道亲家母去世,家里没有人能伺候她坐月子,才亲自来照看。

      李二梅本来就因为劳累早产,生的时候伤了身子,坐月子的时候,陈安平不是给脸色,就是不见人影。

      在月子里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这身体越发不好了。后来又怀了2次,不幸都小产了。再后来就一直不见怀了。

      陈安平见状越发不是东西,娘子又不能生,他又是独生子,香火要断了可咋办哟!想另娶吧,又没银子。

      他们陈家香火一直都不旺盛,爷爷辈从外地逃难来到永安村,父母亲友族人,在路上死的死散的散,到这落户的时候就剩下他一人了。

      好在陈家祖爷是个老实本分的,又肯下死力,落户后就积极开荒。此时大雍朝开国不过几十年,朝廷也算清明,给这些逃难的流民很多免赋税的政策。

      再加上当地气候温暖潮湿,一年四季绿荫葱葱,山上长了很多竹子。

      当地老百姓几乎都会简单的竹编,这本身没有多高深的技法,于是陈家祖爷边看边学,没到一两年就能编些常用的生活用品去镇上卖。

      终于,陈家祖爷30多岁的时候,凭借开荒种田和竹编,攒到银子娶了一个17岁的婆娘。这陈家祖婆生了3个男娃,4个女娃,但是最终只活了1个男娃和1个女娃。

      这个男娃就是陈安平早逝的爹,女娃嫁到隔了几个山头的村子,没几年就没了。

      陈家祖爷因为早年又是逃难,又是下死力干,又要养妻儿,操劳一生不到50岁就去世了,当时陈安平他爹才16岁,正是说亲的时候。

      老爹一死,守孝就要3年。等到娶老婆都快20岁了,在当地也算是大龄男青年鸟~

      陈安平他亲娘,是隔壁村的人,嫁过来生了3个女娃后才得了陈安平。当然女娃只活了大女儿,后生的女娃,一落地直接溺死。

      陈安平他家似乎都是短命的,他爹娶了婆娘没几年就死了,留下一个寡妇。

      没有族人,村里到处是欺善怕恶的人,拉扯大2个孩子不容易,也是一身操劳病,所以才在陈安平成婚第二年就去世了。

      至于陈安平他姐,今年35岁,嫁到东边的李家坝快20年了,马上就要当奶奶的人了。而陈安平今年也才27岁,就有个8岁的女儿。

      虽说陈老娘在陈安平结婚第二年去世的,但也没少折磨李二梅,平时不是打就是骂。

      天天盯着李二梅的肚子,见嫁过来一两个月了还没动静,扯开嗓子就是一顿骂,那嗓门大得全村都听得到。

      什么不下蛋的母鸡啊,懒婆娘啊,怎么难听就怎么骂。即使后面摊床上,李二梅挺着大肚子伺候她,陈老娘嘴巴也没有停止过恶毒。

      李二梅就是典型的古代受气小媳妇,除了哭,暗自生闷气,也没其他办法。婆婆天天骂,丈夫又不向着她。

      有时候丈夫还和婆婆一起骂她。她也着急要儿子啊,送子的符水不知道喝了多少碗。

      等到终于怀孕了,日子也没好多少。怀孕了就想躺家里休息?怎么可能!继续给老陈家干农活,回家了还要做饭洗衣。

      有时做饭晚了,陈安平一巴掌甩过来,敢顶嘴就多打。李二梅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没有流产也是奇迹,

      李二梅的爹娘和3个兄弟都挺心疼她,来陈家吵了几次架,差点干起来。每次小舅子过来,陈安平才收敛几分,可是没过多久又不消停。

      至于陈来娣就更可怜了,她爹想要儿子想疯了,对这个女儿不是打就是骂。

      陈安平由于没有儿子,感觉生活没了动力,地也不好好种,平时不是和村里的二流子王二娃混,就是这荡一下,那荡一下,只吃饭的时候才能见到人。

      没办法,李二梅承担了大部分农活,每天累死累活丈夫还不心疼她。觉得一切是女儿挡了儿子的道,害得自己受苦挨骂,于是整天对来娣打骂不停。

      小来娣小小年纪就要在家洗衣做饭,承受亲身爹娘的撒火,身上就没好完全过,就这么泡在苦水里长到了8岁。

      就在前一晚,虽然刚到农历9月,但天气反常的冷,晚上一床破棉被根本不保暖,只好在屋子里生个火盆。

      本来来娣是不能进她爹娘房间的,但是前段时间风寒刚好,陈家夫妻怕这唯一的孩子也死了,就勉强让来娣入房间烤火。

      结果,窗户紧闭不透风,柴火又埋得紧,一家三口就这么一氧化碳中毒全家归了天。再醒过来,就是来自现代的陈家三口。

      等回忆完古代陈家一生,陈立军简直气的牙痒痒,李雪梅也气的骂人:“这都什么畜生,也配当父母!”

      然后赶紧掀开女儿的袖子,果然女儿整个胳膊布满了新旧伤疤淤青,脖子也是。李雪梅一看,眼泪都包不住了。

      “幺儿,疼不疼啊?妈给你呼呼。”李雪梅抱着她的乖幺儿边呼边掉眼泪。

      陈立军也是眼睛瞪得老大,气的捶床,几乎是咬牙切齿道:“狗日的,这两个老畜生下地狱都不够,死得太tmd晚了!”

      “妈妈爸爸,不哭不哭,这对夫妻肯定下地狱。我不疼,只是看起来吓人。”其实,还是有点疼。

      “艹,这两个人渣不下地狱对不起来娣。MD,还真疼!”陈安菲平时很少骂人,但此时也忍不住在心底偷偷的骂。

      “老公,你赶紧看看有没有药,给幺儿擦一下。”李雪梅吩咐她老公毫不手软,关键她亲亲老公愿意啊。于是乎就看见老陈爬下床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